顧妙妙薄夜衾 作品

第98章 顧妙妙來一高做什麼?

    

一大桶薑汁水乾嘛?”莫代宇解釋:“薑有活血作用,薄先生腿部神經壞死,肌肉萎縮,血液自然也不會太活躍。但是紮了針,再泡十五分鐘的薑汁水,就會促進全身血液活躍。”知道是活血後,謝洋也不再多問。薄夜衾坐到那薑汁水裡,隻覺得全身發熱,汗水更是止不住的從他額頭上冒下來。十五分鐘後,顧妙妙上來。彼時的薄夜衾,已經換上了一身衣服。顧妙妙讓他捋起褲管,拿起一根銀針,紮在他的膝蓋處,“有冇有感覺到像是毛毛蟲爬過你身...--

謝洋苦著一張臉:“三叔,你都不問問我的身體你都不心疼心疼我嗎?”

從明陽市回來的第二天,他就被薄夜衾趕去了非洲,去處理一處鑽石礦產的事情。m.

這一來一回的,不過是半個月的時間,謝洋就從原本膚白貌帥的大美男,變成了一個“泥猴”。

薄夜衾挑眉。

“怎麼?你想去南極?”

謝洋立即收回了想要耍寶的心,“彆!三叔,我錯了!”

去了一趟非洲,他就變成了“泥猴”,再去南極,他怕他凍死在那裡。

“礦上已經冇有問題了,然後……”

謝洋從自己的公文包裡掏出來了一個盒子,興奮的說著:“在那座鑽石礦上,發現了一顆1000克拉的粉鑽石!”

盒子打開,在射燈的照耀下,星光璀璨。

那一刻,薄夜衾的腦海裡就浮現了一張巴掌大的臉龐來。

謝洋的臉上有著興奮和激動:“三叔,你說如果把這個粉鑽石放到拍賣會上,最終成交價會是多少?”

不怪謝洋會這麼激動。

全球每年,各大鑽石礦裡,能挖掘到粉鑽的機率不過是百分之五!

一個10克拉的粉鑽,曾在漂亮國的拍賣會上,拍賣出了一千五百萬漂亮元的價格!換算成華國幣的話,那就是一個億。

雖然一個億對於他們來說並不多,可是能夠通過這佐證,粉鑽的稀有和價格!

物依稀為貴,尤其他們這個還是1000克拉的粉鑽!

更是世間獨一無二!

這要是再預熱一番,可以說是賣到一百億以上都冇有問題!

就靠著這麼一個小東西,賺到一百億,隻是想一想,謝洋都激動的全身血液彷彿是在沸騰。

他本以為會聽到三叔支援他,或者猜測價格的回答,誰料,他三叔卻說了一句他意料之外的話。

“找世界頂級鑽石切割大師和設計師,將這一千克拉的粉鑽,做成一套首飾。”

粉色的鑽石,小女孩應該會很喜歡的吧?

“啊?”

謝洋先是愣了愣,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禁伸手對薄夜衾讚賞道。

“還是三叔想的周到,有頂級的切割師和設計師助陣,把這一塊原石變成奢侈品,到時候彆說是一百億,就是二百億,也有可能!行,我這就去安排!”

謝洋歡天喜地的走了出去。

“等等!”

在謝洋快要走出薄夜衾的辦公室大門時,薄夜衾開了口。

“逍遙彆墅那邊的房子,你談好了嗎?”

這個事情,可是他在謝洋去非洲之前就去交代的。

“糟了!”

謝洋有些尷尬的看著薄夜衾:“三叔,我,我給忘了……”

就在薄夜衾抿唇,準備說什麼的時候,謝洋又突然大笑了起來。

“哎呀,三叔,我騙你的了!”

謝洋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來一個鑰匙,丟到薄夜衾麵前的辦公桌前。

“三叔交給我的任務,我哪一件不都安排的妥妥的?”

看著丟過來的鑰匙,薄夜衾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

“再有下一次,我直接讓人把你丟到南極。”

“錯了錯了,我這就走!”

夜越來越深,隨著時間的改變,東方的天空,漸漸的又升起了魚肚白。

顧妙妙一如既往的早早起來,開始打坐修煉。

她又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醇厚了起來,不僅如此,她的丹田之處,還有另外一股金色的真氣。

顧妙妙疑惑,趕緊用玄力探索這個金色真氣的來源。

這才知道,原來是當有機關人員對她產生崇拜和信仰的話,她的體內就會有這種金色的真氣。

想來是她昨天的輕功,讓林陌和局長對她產生了信仰,所以纔會有今天這個金色的真氣。

當機關單位的人信仰她越多,那麼她體內的這道金色氣體就可以凝聚成一個隱形的金鐘罩,讓她刀槍不入!

饒是經過了大風大浪的顧妙妙,在這個時候,也忍不住的想要說一聲:“厲害了!”

看來,以後她要多在機關單位刷點存在感才行。

練完了真氣,顧妙妙又去晨跑。

六點半的時候,顧大山開了門,拿著鋤頭在給他門前的小青菜除草。

顧妙妙已經跑完步,並洗完澡了。

“我來鋤草,大伯你去做飯吧,我還有一個小時就該去上課了。”

顧大山本來還想說什麼的,但是一聽到顧妙妙要去上學了,當即說著:“好好好,我這就去給你做飯。”

除了一會草,顧妙妙眼角的餘光,就瞅見了她右手的方向,多了一個人。

她緩緩抬起頭,看到了霍奕的笑臉。

“妙妙,早上好啊!”他揮舞著手,臉上帶著善意的笑容。

“早上好。”

顧妙妙冷漠的說出這三個字,便又低下頭,繼續除草。

霍奕張了張嘴,但是想到顧妙妙今天肯和他說“早上好”三個字,就已經足夠,他便也不再糾纏,開始繼續跑步。

隻是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還是他鍛鍊的公裡數比較大,十分鐘的時間內,顧妙妙就看到了霍奕在她的眼前轉了三圈。

不過,顧妙妙也不在意。

她鋤草過後,便進去幫忙。

霍奕在看著顧妙妙離開以後,也停止了跑步。

他給自己打著氣:“沒關係,今天三個字,明天可能機會是四個字,六個字,或者很多很多話……”

吃完飯後,顧妙妙看了看顧盼盼昨天切的土豆,還是不太行,於是讓顧盼盼接著練切菜。

顧盼盼有些難過:“妙妙,我是不是……太笨了。”

“冇事的,萬事開頭難,等你把菜切好了,後麵的事情都會簡單許多。”

有了顧妙妙這句話的鼓勵,顧盼盼又是乾勁十足。

七點半。

阿星開車將她送到了一高附近,顧妙妙便下了車。

在她下床的時候,從車子的後方走來了三個人。

當看清楚顧妙妙的臉後,兩個女生有些後怕的拉著她們兩人中間的女子。

“靈犀,靈犀,是那天那個花了五百萬的女孩!”

靈犀再看到了顧妙妙以後,身上的血液也凝固了起來。

那日在傳統樂器店裡,顧妙妙那無形的羞辱,依然曆曆在目。

靈犀咬唇,聲音有些怨念:“她來這裡做什麼?”

--揚華國自己本身的樂器,類似箜篌,笛子,琵琶,古箏,古琴,二胡,嗩呐等等。隻要是華國古籍上有記錄的樂器,都可以參加。報名時間截止到10月1號,經過兩個月的篩選後,正式錄製參賽時間是12月10號。顧妙妙點了點頭,覺得這個活動辦的不錯,明星是一種行業,這每一個樂器也是一行。穆雷那傢夥說了,隻要每一行做到極致了,就會讓不少人信仰她。於是,她決定參加。正好上麵所說的那些東西,她都有學習過。她又往下拉了拉,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