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妙妙薄夜衾 作品

滿級大佬隻想在薄先生懷裡撒個嬌第1章

    

已經放了一年了。但是現在,造型師突然覺得這套禮服,可以重見天日了。“二百萬?”顧盼盼吃驚:“這是金子做的嗎?”造型師笑了笑:“雖然不是金子做的,但是也差不多,上麵鑲嵌了一百零八顆鑽石代表永恒,還有銀線,珍珠等穿梭其中,任何人,隻要穿上這套禮服,必定會是宴會的聚焦點。”一聽到“聚焦點”這三個字,顧妙妙看也不看,像是一個敗家子一般,豪氣的說著:“買了。”“買,買,買了?”造型師都吃驚了,有些不確定的問...--錦繡小區。

顧向坤正準備聯絡薄家退婚,卻被一陣門鈴聲打斷。

顧向坤和溫舒情起身去開門。

顧妙妙也起身走了出去,來客人了,她得出去迎接,這是禮貌。

門外來的是顧雪。

顧向坤和溫舒情都愣了一下,就連顧妙妙,眼眸也輕輕的抬了抬。

剛剛纔從老宅出來,顧雪這麼快就找上門了?

“爸爸,媽媽,我來看看你們,順便看看姐姐,給她帶了點衣服。”顧雪穿著淺色的連衣裙,頭髮紮在兩邊,露著甜甜的笑。

有種溫雅嫻靜的感覺。

溫舒情看了眼顧雪手裡提的袋子,臉色就變了。

這些衣服,可是老太太買來給顧雪的,好多都是穿了一次,就冇再繼續穿了。

這個顧雪……

“你有心了。”溫舒情接過她手裡的袋子,隨手放在櫃子上。

“你怎麼突然過來了?”顧向坤也看到了顧雪手上的袋子,一張臉沉的不像話。

顧雪眸色微變,抬眸看向顧向坤,眼眶含淚,一臉委屈的道,“我知道爸爸剛找回姐姐,想跟她多相處,不想看到我,可……是奶奶讓我來教姐姐規矩的。”

顧向坤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看向顧雪的眸光帶了些不耐煩。

又來這一套!

這些年每次來他們這邊就哭哭啼啼的,好像誰欺負了她似的。

難道不是她有了顧老太太的寵愛以後,就瞧不上他們這個養父母了嗎?

現在這樣給誰看?

顧向坤冇來由的火大,“教什麼規矩?小凝的規矩好的很,不需要彆人教!她又不是要嫁給皇上當妃子,哪來那麼多規矩?”

“噗!”顧妙妙被顧向坤的話莫名給逗笑,一時冇忍住,笑出了聲。

顧先生還挺——幽默的。

顧雪白皙的臉一陣緋紅,她低頭,咬著唇,“爸爸,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

“好了,你回去告訴你奶奶,跟薄家的婚約,我會退了,她既然看不上小凝,就不要管她有冇有規矩。”顧向坤的語氣有些惱火。

“什麼?退婚!”顧雪當下就有些裝不下去了,她的雙手死死的抓著兩邊的裙襬,眼裡的恨意幾乎要噴出來。

虛偽!

可笑!

果然親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樣。

當初薄家以為跟薄夜衾訂婚的是她,讓她嫁過去的時候,她暗地裡透露過不想嫁給薄夜衾,可顧向坤是怎麼說的?

他說,這個家他不做主,要不要退婚,讓老太太決定。

可現在呢?

顧妙妙剛回來,顧向坤就迫不及待的要退了這門親,現在他怎麼不說這個家不是他做主了?

“對,小凝才十九歲,我又剛剛把她找回來,不可能讓她嫁人。”顧向坤一臉嚴肅的道,“你去跟你奶奶說,讓她少打小凝的主意。”

彆以為他不知道他這個媽心裡在想些什麼。

以前他可以事事都聽他的,但在小凝這件事上,冇的商量。

誰敢打小凝的主意,他就敢翻臉。

“可是……”顧雪咬著唇,有些不甘心的道,“姐姐同意嫁給薄少了啊,她要是不嫁的話,薄家會怪我們的,得罪了薄家,我們冇好日子過的。”

顧雪說著看向顧妙妙,輕聲道,“姐姐,你不希望顧家出事吧?這可是爺爺努力了一輩子纔有的,要是因為你……”

她的話冇說完,故意留了一半。

聞言,顧妙妙清魅的眸子微抬,紅唇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似笑非笑,“是啊,我不想嫁,不如,你嫁?”

顧雪身子一僵,臉色有一瞬間差點繃不住。

誰要嫁給薄夜衾那個殘廢?

她是榕城的才女,在各個領域上都有不小的成就,如今更是榕城雲陽的尖子生,她的未來前景一片大好,怎麼能毀在那個殘廢身上?

顧妙妙這是什麼意思?

故意噁心她嗎?

“姐姐,這個玩笑不好笑。”顧雪從牙縫裡擠出一抹笑,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顧妙妙眨了眨眼,斜著腦袋看她,“我冇開玩笑!”

顧雪,“!!”

她差點忍不住給顧妙妙一巴掌!

給你個杆子,你還順著往上爬了?

“你纔是顧家的大小姐!”顧雪的語氣陡然升高,眼裡的陰狠越發深了。

“哦。”顧妙妙表情淡淡的,“所以,你在教我這個大小姐做事?”

“你!”顧雪垂在雙側的手緊緊握著,很快,她深吸一口氣,輕笑著道,“姐姐誤會了,我怎麼敢教你做事?是奶奶說的,跟薄家的訂婚非同小可,尤其是,訂婚後,薄家還會給我們公司投資一筆錢,所以絕不能退婚的。”

不等顧妙妙說話,顧雪便站了起來,“爸爸,我一會還要去公司,就不多留了,奶奶來的時候,讓我跟您說,她不同意姐姐跟薄少退婚的,若是您執意如此,她就收回這間房子。”

顧老太太當然冇有這麼說,這些話都是顧雪自作主張這麼說的。

但她可以在顧向坤找老太太之前,先改變老太太的態度。

顧向坤臉色一變,正要說什麼,顧雪已經離開了。--呀?”顧海一噎。他是絕對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承認顧妙妙是他女兒的,所以在聽到顧妙妙這句話後,他先是生氣,後也鬆了一口氣。她冇有喊他爸爸,這樣他在這些人的麵前也還是多留了一些臉麵。但他不僅冇有選擇息事寧人,反倒是選擇了趕儘殺絕。“你彆管我是誰,你推到了我老婆,你就要和我老婆道歉。”這時,安保人員也走了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顧海擔心苗玲會說出什麼錯誤的話來,說著:“這個服務生推到了我老婆,你把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