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傾顏 作品

《》 第1章

    

。有了這五十兩,她就可以做點小本買賣,日子總能熬過去。反正這輩子她也不想嫁人了,一晚就一晚吧。其實她也是有過婚約的,可未婚夫婿不想被她家牽連,悔婚走了。那天晚上她哭了一整晚,又燒了好幾日才緩過來。“我今晚要出去一趟,後日才能回來。你在家裡好好照看姨娘和妹妹,不管誰來都不許開門。”她把飯菜擺好,小聲叮囑道。小妹怔住了,不一會兒眼淚就湧了出來:“姐姐不要我們了嗎?”“我去貴人家裡做點繡活,活很趕,得忙...名字是《顧傾顏傅琛》的小說是作家佚名的作品,講述主角見正文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

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顧傾顏傅琛》第1章免費試讀時逢二月,寒風仍如刀鋒一般,颳得人臉皮生痛。

一大早顧傾顏就站在了當鋪門口,握著手裡的珠釵,反覆撫挲著。

她父親是個五品官,半年前受到景王謀反一事的牽連,被處了極刑。

抄家後,嫡姐跟著未婚夫跑了,嫡母用一根白綾自掛於房梁上,偌大的顧家隻剩下顧傾顏,三姨娘,還有兩個妹妹,四人窩在城西一個破屋裡艱難度日。

前幾日姨娘又病倒了,一直在咳血,今日再不換點銀錢回去,莫說姨孃的病冇錢治,兩個妹妹也得餓死。

吱嘎一聲,當鋪大門打開,掌櫃打著哈欠出來,一眼瞥見顧傾顏,搖了搖頭。

“顧姑娘,海公公放話了,冇人敢收你的東西。”

顧傾顏央求道:“多少當一點點,我等這錢救命。”

掌櫃上下打量她一眼,說道:“顧姑娘何不尋那高枝呢?

隻要你同意,那金山銀山不都是任你躺。”

顧傾顏白皙的臉皮頓時脹得通紅。

他說的高枝指的就是海公公,太後身邊的心腹紅人。

海公公瞧她美貌,在抄家時就有心要辱她,被她打了一耳光之後放出狠話來,要顧傾顏跪著去伺侯他。

她雖是庶女,但好歹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兒,哪怕再落魄,也斷做不出這種事。

她心裡憋屈,掉頭就出了當鋪。

漫無目地走了會兒,又硬著頭皮走向一家綢緞鋪。

她女工不錯,一直想尋個活作。

可海公公放了話,滿京中就冇人敢收留她。

但願,今日能遇到一個膽大心善的掌櫃吧。

她人還未走到,隻見那掌櫃就像見了鬼一般,砰的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一陣寒風吹過來,凍得顧傾顏猛打幾個冷戰,而肚子這時又咕嚕響了起來。

這兩個月來,她每兩日才喝一碗稀得隻見水的粥,配的是撿來的菜葉子。

兩個妹妹還小,天天餓得直哭,都指望她今日能帶點吃食回去。

現在怎麼辦?

偌大的京中,她竟尋不到半點機會,委屈得她真想哭。

“顧姑娘請留步。”

這時當鋪掌櫃追過來了,壓低聲音說道:“我這兒確實有個活,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隻要不是作奸犯科,能掙銀子的都行。”

顧傾顏連忙點頭。

掌櫃聲音壓得更低了:“有個貴人想尋個通房。”

顧傾顏的臉一下就脹紅了。

“你如今處境艱難,再這樣下去,你們母女不得活活餓死?

就算是想逃,那也得逃得出去才行,那海公公可是在城門口安了眼線的。”

掌櫃立起食指,繼續道:“隻需要姑娘去一晚……”“一晚?”

顧傾顏楞住了。

“我那親戚收了三百兩銀子,可昨兒才知道女兒已經不是黃花閨女了。

如今她家把銀子用光了,若不送個人過去,脫不了身。

所以,她爹孃想找一個模樣、身材相似的姑娘,頂替一晚。

他們願意給這個數!”

他伸出五根手指,輕輕搖了搖,“五十兩!”

顧傾顏紅著臉,拒絕的話硬生生咽回了肚裡。

風更大了。

她站在寒風裡瑟瑟發抖,一股子沁骨的冷意從腳底一直湧到頭頂。

這便是她的命麼?

夜深了。

顧傾顏煮了一鍋米飯,用肥肉煉了一點豬油,豬皮在鐵鍋上來回擦了一會,放進白菜和豆腐,煮得香氣直冒。

她明晚不能回來,便把兩天的飯食都煮出來了。

“姐姐,珠釵賣了多少錢?”

小妹趴在灶台前燒火,好奇地問道。

她才六歲,最近一直幫瘦顧傾顏乾活,手上裂了好多傷口。

“能撐上一段日子。”

顧傾顏冇敢說收了五十兩。

若不小心傳出去,肯定會有人來搶。

有了這五十兩,她就可以做點小本買賣,日子總能熬過去。

反正這輩子她也不想嫁人了,一晚就一晚吧。

其實她也是有過婚約的,可未婚夫婿不想被她家牽連,悔婚走了。

那天晚上她哭了一整晚,又燒了好幾日才緩過來。

“我今晚要出去一趟,後日才能回來。

你在家裡好好照看姨娘和妹妹,不管誰來都不許開門。”

她把飯菜擺好,小聲叮囑道。

小妹怔住了,不一會兒眼淚就湧了出來:“姐姐不要我們了嗎?”

“我去貴人家裡做點繡活,活很趕,得忙上兩個通宵。”

她輕聲哄道。

“姐姐你可不要丟下我們。”

小妹抱緊她的腿,哭得一抽一抽,傷心極了。

“不丟下。”

顧傾顏輕輕摟著小妹,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顧姑娘,該出發了。”

院外響起了婆子的聲音。

那小通房的家人就在屋外等著,敲門催了她好幾回。

門外停著一頂小轎,她一出來,婆子就蒙上她的眼睛,扶她坐上轎子。

蒙她眼睛,是不想讓她知道去了誰家裡,免得以後她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她坐在轎子裡,想到自己即將要麵對的事,悲從中來。

兜來轉去,她竟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心臟被堵得生痛,想哭,又怕眼睛腫了,誤了明日的事。

就這麼一路摁著心口,忍著憋屈,被抬進了一棟氣派的大宅子裡。

轎子是從後門進的,裡麵有兩個婆子接應。

下了轎子,二人牽著她就走。

“記住,你叫玉娘。

萬事順著爺,他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顧傾顏腦子裡嗡嗡地響,一身熱血全湧了上來。

不是說好明晚嗎,怎麼今晚就來了。

她什麼都不會,等下該怎麼做啊?

“進去吧。”

到了廂房門口,婆子取下矇眼布,把推進了屋子。

房間很大,一張華貴的紫檀榻放在房間正中,上麵垂著淡青色的帳幔,帳中隱隱躺著一個身影。

這便是她今晚要服侍的貴人吧?

怎麼辦,她慌得不行,緊張得雙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水。”

帳中的人翻了個身,啞聲喚道。

顧傾顏看向桌子,上麵擺著上好的汝窯白瓷茶具。

她抖著手,倒了碗茶,忍著害怕捧到了榻前。

男人的手從帳子裡伸出來,骨節分明的長指勾了勾。

顧傾顏趕緊把茶碗放到他手裡。

“混帳。”

男人頓時發怒了,握緊茶碗,翻身坐起。

顧傾顏嚇得動都不敢動,眼睜睜看著他掀開帳幔朝她看來。

這是一張白皙清俊的臉,她再熟悉不過了……她把飯菜擺好,小聲叮囑道。小妹怔住了,不一會兒眼淚就湧了出來:“姐姐不要我們了嗎?”“我去貴人家裡做點繡活,活很趕,得忙上兩個通宵。”她輕聲哄道。“姐姐你可不要丟下我們。”小妹抱緊她的腿,哭得一抽一抽,傷心極了。“不丟下。”顧傾顏輕輕摟著小妹,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顧姑娘,該出發了。”院外響起了婆子的聲音。那小通房的家人就在屋外等著,敲門催了她好幾回。門外停著一頂小轎,她一出來,婆子就蒙上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