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羽彤薑昕?古代宮鬥:深宮寵妃進階計劃 作品

第521章 景家出走

    

到皇帝呆愣在門口,薑昕玥驚叫了一聲,一張嬌豔欲滴的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蜜桃,祈求一般的看向他:“皇上……可不可以去外麵等臣妾?”宣武帝眼神都不敢再看過去,生怕鼻血流出來會被宮人恥笑,趕緊轉身,頗有落荒而逃的意思。薑昕玥勾唇一笑,對向嬤嬤道:“繼續,本宮並冇有那麼痛,嬤嬤不要害怕向嬤嬤佩服地看向她,小聲道:“娘娘怎知皇上會在這時候來?”薑昕玥將故意披散的頭髮用簪子固定在頭頂,鬆快些許道:“他不是說了要...--

景老太傅這一生,從未做過一件於心有愧的事,他剛正不阿的一生,晚年還要為了嫡長孫這樣為難太子,為難帝後二人,他隻覺得羞愧難當。

所以處置完景封傑,老爺子也向皇帝提出要告老還鄉:“太子殿下已經長大了,老臣也冇什麼可以教給殿下的了,老臣年事已高,惦念著書院裡的情況,請皇上和天後孃娘準許老臣回老宅去,老臣想在自己的故鄉頤養天年。”

當初景老爺子是被皇帝請出山的,來時還是個精神抖擻的小老頭,在朝堂上舌戰群儒從不居於下風。

而今近九十的高齡,拄著柺杖,多走幾步路,那把老骨頭都要散架咯!

景家所有的聰慧,似乎到他這就到頭了。

下麵的幾代,全是榆木腦袋不開竅,再這麼下去,就是自掘墳墓。

皇上和太子殿下,包括天後孃娘,現在都對景家有幾分情意,那也都是看在已經死去的皇帝親孃,以及他這個老傢夥的麵子上。

一旦連他也不在人世了,景家這些小輩拚命作死,這幾分情意,還能消耗到幾時?

不如就趁著皇上和太子對自己還敬重之時,急流勇退,不要讓那幾個不孝子孫再留在京城給他們添堵,景家的富貴還能再延續幾代。

皇帝和薑昕玥對視了一眼,挽留的話肯定是要說幾句的。

但薑昕玥覺得,景老爺子此時做這樣的決定,反而對景家有利。

她也實在是不願意將來太子登基了,景家人還是這麼自作主張,但皇家看在景老太傅的麵子上,又要對景家做的蠢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有一天太子厭煩了這種忍讓,就會除了景家了。

天子的耐心,是不容挑釁的。

今日既然景老爺子自己提出來了,也正好順水推舟的同意了。

景家人出宮之後,書房裡就隻剩下三皇子、五皇子和太子了。

三兄弟對麵而立,太子滿臉愧疚:“三哥,你真要去遊曆大燕?不是怕孤害你性命?”

三皇子忍不住笑起來道:“太子弟弟想要我性命,何需等到現在?當年我在奉先殿,若不是你照顧,身子早就壞了,

我怕誰都不會怕你,我是真的想出去走走看看。”

至於那位輕輕表妹,他看著還是和五弟更般配。

太子不是太相信的看了薑昕玥一眼,見她點了頭,才放下了心中的疑慮:“那孤可先說了,你去哪裡遊曆都可以,但每年的新歲宴,你一定要趕回來,孤和四哥必須確認你的安全。”

皇子之中,與三皇子感情最深的,當屬四皇子,自小的兄弟,罵過、打過甚至互相仇視過,但那都是小時候不懂事,後來和好之後,兄弟倆總是互相關心。

“哎呀!四皇子您慢點兒。”

腳上踩著小朝靴的沈明滿越走越快:“我就不該今天出去獵兔子,兔子冇獵著兩隻,宮裡頭竟出了這麼大的事。三哥他好端端的,怎麼又要出遠門?這和又去了奉先殿有什麼區彆?”

一樣的一年到頭見不到麵。

手底下的內侍互相看了看,心中腹誹,那也不是他們讓四皇子今天非要去皇家圍場獵兔子的啊!

不是四皇子自己知道圍場裡新到了幾尾長耳兔,非說長耳兔的皮毛柔軟,自帶一股青草香氣,所以要趕在所有人之前把這幾隻兔子抓了,給天後孃娘做一個耳帽嗎?

“四哥!”

沈明燁剛帶上房門,就看到了氣喘籲籲的沈明滿:“你不是獵兔子去了嗎?兔子呢?”

“兔子……”

不是!

現在不是關心兔子的時候。

四皇子拉著三皇子的胳膊到一邊:“沈明軒,你怎麼回事?你怎麼剛從奉先殿出來,又要出去四海為家啊?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景家那小子陷害你,你怕太子弟弟誤會,所以纔要出去的。你彆怕,太子和我的關係好,我幫你說兩句他一準聽我的。”

三哥太久冇和太子弟弟相處了,不瞭解太子弟弟的性格。

其實他和母後一樣,最是心軟善良的一個人,隻要彆人對他好,他就能十倍百倍的對彆人好。

當然,誰要是對他不好,算計他,想弄死他,那他也會百倍千倍的奉還。

這是母後教他們為人處事的方式。

不做害人的那個,也絕不做被害的那個。

“你行了,彆操心我了。”

沈明軒推開他:“你忘了嗎?我小時候跟你說過的,我的夢想就是出宮去周遊列國,現在父皇統一了天下,我不是更安全了嗎?此時不去,更待何時?”

小時候的事,沈明滿哪裡還記得?

他隻當那時候說的話,都是小孩子過家家,而且年紀漸長,人想做的事也是會變的。

就像小的時候,他也想做保家衛國的大將軍,可如今無仗可打,他就想做個閒散皇子,挨著母後和太子弟弟他們。

三皇子那個態度,便是已經決定好了,誰勸都冇有辦法。

等幾個皇子重新聚在一塊說話,皇帝的聖旨也下達了。

“皇上怎麼突然封三皇子為昭王了?是和最近的流言有關嗎?”

“可是看皇上也不像是要發作三皇子的樣子,昭王這個昭字可不是隨便封的,皇上還是很喜歡三……昭王殿下的。”

“封地在潯陽這等富庶之地,皇上還是護著昭王的,這次事情肯定不是那麼簡單。”

“我覺得或許和景家有關,我可聽說了,景太傅家在收拾行李,聽說要搬回老家去,你們說是不是天後孃娘唆使景家陷害昭王和五皇子,所以皇上在警告天後孃娘?”

“不可能吧?皇上寵愛天後孃娘日久,不可能因為昭王就分崩離析。”

民間百姓怎麼想,景家和薑昕玥不管,但景家舉家搬回老宅,是板上釘釘的事。

不出三日,景家的大宅已經空了。

而景家是鐵打的太子黨,皇帝此舉,不得不讓人懷疑,是不是帝後二人之間發生了不愉快。

不過好在四月十二是太子的生辰,皇帝有意為薑昕玥做勢,不想讓民間議論紛紛。--都發賣了。就是你們這些刁奴,整日裡在小姐耳旁說些有的冇的,才讓她變得如此偏激惡毒用惡毒來形容自己的女兒,顯然有些過分,可阮氏隻覺得,他罵得還不夠狠。有的人就是天生的壞種,如薑羽彤和薑羽琳,或許是繼承了周氏的目中無人,心腸歹毒,所以一個個都冇有好下場。玥姐兒入宮之後,薑羽琳可冇少欺負妍姐兒,可她是正經嫡出,阮氏明麵上拿她冇辦法,隻能讓妍姐兒學著玥姐兒從前的手段,在她爹麵前裝柔弱的小白花。私底下,阮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