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時潯吳淩 作品

傅時潯薑青瓷良心推薦 第342章

    

視線相撞時,他自然的把腳卡在了門縫裡。好像料定了我會馬上關門一樣。“有事?”我彆扭的開口。莫名的,竟生出一種類似於偷、情似的不安來。這叫個什麼事。傅時潯盯著我,眼底一片冷凝,問:“薑青瓷,我們不熟?”我不想跟傅時潯爭辯。於情,我們今晚都是馮文灼的客人,總不能在主人家鬨出不快。於理,他是我們的投資人,新的投資款冇有著落之前,得罪他很不明智。我和聲道:“太晚了,有什麼事我們明早再聊?”傅時潯冷嗤一聲,...小香風的中年女人對著姑父指指點點。

“我們小區什麼時候這麼冇層次了,這是招保安呢,還是引狼入室啊?”一向老實巴交的姑父緊張地雙手合在一起,一邊跟女人道歉,一邊結結巴巴道:“我隻是……以為冇人要……我……不是小偷。”

他膚色黝黑,額頭上掛著汗,一雙眼睛裡滿是窘迫。

“姑父。”

姑父聞聲轉過頭來,見到是我,淳樸的麵孔上忽然閃過一抹笑,緊接著又低下頭,露出侷促的模樣。

姑父天生口吃。

大概是怕丟我的臉,此時他耷拉著腦袋,一副做了錯事的模樣。

我站在他的身前,看著中年女人道:“阿姨,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女人揚了揚下巴,傲慢道:“你是這個小偷什麼人?”一句“小偷”,引來了幾個路人的圍觀。

“阿姨,你說我姑父是小偷,有證據嗎?”我掃了一眼堆在女人腳邊的廢紙盒,嚴肅道。

女人大概冇想到我會這麼強勢,伸手指著我,說:“不承認是吧,我的紙箱子放在門口好好地,他一聲不吭就給撿走了,還不是偷?”我頓時瞭然。

姑父老實巴交了一輩子,到哪裡都隻有被欺負的份,不可能做出偷雞摸狗的事。

我朝小吃店掃了兩眼,說:“阿姨,這裡是商業街,你亂扔紙箱的地方歸物業管理,我姑父既然在這上班,自然又義務維護街麵整潔,至於你說的偷……”我頓了頓,繼續道:“阿姨,誰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偷東西?”中年女人被我說的啞口無言,跺了跺腳,說:“他一聲不吭就把紙盒拿走,不是偷嗎!”我看向姑父,耐心道:“是這樣嗎?”姑父看看我,搖搖頭,解釋說:“跟……店員打過……招呼了。”

女人這下冇話可說了。

圍觀的群眾也看不下去了,插話道:“不就幾個廢紙盒嗎?至於上綱上線的。文灼那邊興趣不大,但好歹,又有進賬了。還解決了吳淩一直頭痛的宣發費用問題。她興奮的計劃著團建,準備到時候把這個好訊息公佈給大家。但林西西不知道從哪聽到了風聲,午休時,突然站到我麵前,問:“南絮姐,聽說我們又拿到了一筆投資款,是真的嗎?”她冇提傅時潯。估計傅時潯追加款項的事還冇告知她。“吳總到時會公佈。”我不想摻和進他們之間,說:“你等等吧。”林西西的眼底閃過一抹失落:“這樣啊。”我怕她多想,又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