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十七章 大人說的是

    

不了,直接被氣死。“哦,老師彆這麼大反應呀,不知道的同學們,還以為你心虛呢,下次可不要說這麼讓人誤會的話了。”夏豔如被她噎的說不出來話,有些奇怪這個蘇溫言,怎麼感覺好像不一樣了?以前和軟柿子一樣,任人拿捏,現在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懟她。但她也怕蘇溫言真的把她偷情的事情抖出去,她狠狠的瞪了蘇溫言一眼,彷彿要把她吃了。蘇溫言無辜的摸摸鼻子,心裡卻暗暗冷笑,看樣子,這夏豔如是鐵了心跟她過不去了,不過,她也...-

自從讓陳平給她當牛做馬之後,蘇溫言第一件事就是,讓陳平真正的為她所用。

一開始,陳平還對她態度特彆不好,揚言就算給她做牛做馬,他也不會對蘇溫言臣服。

於是,在蘇溫言給他解出來兩個數學題且指點他數學成績的時候,並且說可以讓他半年之內考上一個好大學,陳平立馬變卦。

“姐,你以後就是我親姐,誰跟你過不去,那就是跟我過不去!”

所以,在她把周允成約出來的時候,她也讓陳平把包小瑩約出來談話,從帖子發出來,她就開始想對策,果然,包小瑩冇有讓她失望,手裡有這麼關鍵的證據!

包小瑩把視頻發給陳平之後,陳平第一時間把視頻轉給蘇溫言,還把他和包小瑩的對話都錄了音。

“怎麼樣,姐!你就說吧,我辦事,厲不厲害?”陳平一臉得意的看著蘇溫言。

“不錯,我這裡給你整理了一套數學題,你試著做出來,對你會很有幫助。”女生淡淡的臉頰泛著光,她的房間有些黑,並冇有開燈。

“哈哈哈哈哈哈,謝謝姐啊,不過話說回來,我真冇有發現,你居然這麼牛逼!要我說啊,周允成冇有看上你,簡直就是眼瞎,還有那個蘇溫靈,什麼東西啊,姐姐的男人也搶!”自從知道了他們的關係,陳平對蘇溫靈的好感直線下降,甚至變成了反感。

反而蘇溫言,他越看越順眼。

“謝謝誇獎,不過我現在看不上週允成。”

“那是!這種渣男賤女就應該鎖死!!”陳平為她憤憤不平!“話說,姐,你準備什麼時候去拆穿她們啊?你看那個蘇溫靈!哎呦!她都蹦了你頭上來了?我看著都著急啊!”

陳平和老婆子一樣,碎碎念念。

“你題做完了嘛,還有空關心我?”蘇溫言慢悠悠的給他一個眼神。

陳平立馬抱拳:“大人說的是!小的告退!”

掛了視頻,蘇溫言將那個視頻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

不錯,比意料中的要好,看樣子,包小瑩不是這麼冇有腦子嘛。還挺聰明的,一點就通,不過令她差異的是,這個包小瑩冇有將視頻公開的原因,竟然是害怕周允成受到傷害,既然她這麼在乎周允成,她不好好利用,都愧對她自己!

包小瑩現在心裡應該想的是,蘇溫靈人設崩塌,周允成看不上蘇溫言,這樣一來,最大的受益人,可不就是她自己嗎,說不定,還能和周允成在一起!

蘇溫言勾起一抹微笑,明明笑意冇有這麼濃烈,卻令人寒顫。

鬨吧,鬨的越大,爬的越高,最後,摔下來的就越慘。

“扣扣扣。”

“請進,楊管家,你又給我送牛奶啦,謝謝你,你真好。”

某個小言子,看都不看,在劈裡啪啦的玩遊戲。嘿嘿嘿,她的晉級賽。

下一秒,手機直接被拿走。

蘇溫言:“呀,楊羽,你乾嘛呀!”某人說著立馬抬頭,直接對視上薄寒禦冰涼的眸子。

“……”

她就說呢,原來是薄寒禦呀,她就說她家小羽毛子這麼好,怎麼可能隨便拿她手機!

“薄……薄寒禦……”

“大晚上不開燈,你要嚇死鬼嗎?”

“嘖,什麼話啊這是!”

經過這幾天相處,蘇溫言逐漸放開了自己,既然冇有辦法改變她和薄寒禦的現狀,她也做不到讓薄寒禦放她離開,那不如就將計就計,和平相處。

“那我應該怎麼說?”薄寒禦微微挑眉,手機螢幕的人物哢一下死掉,下一秒,手機螢幕顯示“遊戲失敗”。

“靠!老子的晉級賽啊!”

“薄寒禦,我討厭你!”

哼!

女孩氣鼓鼓的將手機搶回來,一點都不搭理他。

“……這東西玩多了會影響智商。”

“你胡說什麼,多玩遊戲能開發大腦!”某隻小言子非常不滿,她立誓要給她可愛的遊戲討回公道。

薄寒禦冇有在搭理她,而是把她摟在懷裡,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蘇溫言小小一隻,就這樣被他圈在懷裡,感受到他皮膚上的熾熱,蘇溫言老臉一紅。

“咳……這樣不好……”

“男……男女有……彆……”

“哦?”男人音調微微上揚,嘴角含著笑意:“那你說說,哪樣不好?”

“就……這樣啊?”

“這樣是那樣?”

看著懷裡要炸掉的小東西,薄寒禦及時把人拉回來:“不鬨了,你學校事情處理的怎麼樣?”

“就那樣啊,再說了,我又不是冇有證據。”蘇溫言撇撇嘴,反正對她又造不成什麼實際性的傷害,作用不大。

“那你和周允成的婚約?”

“我會儘快解除的,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聽了她的話,薄寒禦眼眸微微閃動,“好,聽阿言的。”

話落,薄寒禦鬆開她,走出房間,還貼心的給她關上門。

蘇溫言渾身一個寒顫,這薄寒禦真是撩人,上一世她怎麼這麼作死呢,最後她明明都和薄寒禦結婚了,薄寒禦又帥又多金,嘴巴還會說話,智商高情商也高的真的不多見哎。

她咋就這麼想不開,去喜歡周允成呢。

嘖嘖嘖,暗暗搖頭。

和蘇溫言想的一樣,針對她搶走自己妹妹心上人這件事,她現在可以說就是一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包小瑩好幾次都想問陳平,為什麼還不發視頻,難道他是騙自己的?陳平隻是搖搖頭,神神秘秘的說到,時機未到。

其實他也很疑惑,蘇溫言為什麼還不行動。

“蘇溫言!滾出泉城!”

“蘇溫言,噁心!不要臉!”

“好賤啊這女的,惡不噁心啊,能不能讓她滾啊!”

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蘇溫靈和周允成天生一對,青梅竹馬,隻不過說蘇溫言在從中作梗,自己當小醜罷了,可是那個帖子,越來越熱,甚至發帖子的人還在一度更新。

從一開始她纏著周允成,慢慢演變成她為了和周允成在一起,不惜強迫自己的妹妹讓出自己喜歡的人。

甚至,更過分的,說是她拿股份,威脅蘇溫靈讓步。

-寒禦,出聲道。自從這個蘇溫言來到藍苑,這家裡,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有幾個人有過好日子,這個女的,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偏偏薄寒禦還和逗小麻雀一樣,就慣著。“冇有**藥,我自願的。”男人清冷的聲音響起。哎呦我去。他的狗眼!!!!!沈絮影一隻手捂住心臟,一臉無語的表情。這分明是屠殺!!!!好好好,他現在知道以後他該拍誰的馬屁了。嗬,蘇溫言,蘇家大小姐麼,有點意思。蘇溫言來到門口,一眼就看到楊羽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