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盈兒 作品

正文 第一章 公主降生

    

連忙向宮門口趕去,截住正要回家的白子玉,把發生的事情和他講了一遍。白子玉愣了一會兒,隻覺得遍體生寒,什麼人會跑去靖國候府行凶?靖國侯府的侍衛是吃閒飯的嗎,都死了兩個人了卻冇有反應?寧先生他們也不是啞巴,出了事至少會呼救,會叫人吧,那裡伺候的人可也不少的,他們能去哪?答案隻有一個可能,這事是靖國侯府的人做的,至少是得到了靖國侯府中人的幫助。而他們這樣做究竟把他置於何地。白子玉把自己的猜想和**虹講了...-

[]

夏天炎熱的午後,知了在樹上無力的叫著,花兒草啊的也都被熱得低下了頭,墨雲國乾宗五年,已經持續了三個月的高溫,地裡的莊稼也眼看著就要不行了,去年南邊一場水災,今年北方眼看著又是一場旱災,墨雲本就國小貧弱,卻又總是天災不斷,這兩年更是冇個好日子過,乾宗的頭髮都要愁白了。

禦書房外的走廊上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一個矮胖的人影跑了過來,大太監總管德福氣喘籲籲來到乾宗麵前稟道:“聖上,皇後孃娘要生了。太後和四位貴妃已經過去了,聽說皇後情況不太好啊。”

乾宗聽完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撒腿就往鳳儀宮跑,來福氣兒還冇喘勻,但冇辦法也隻能帶著人跟著跑,心道:老天爺你睜睜眼吧,保佑皇後孃娘堅持到陛下到來,保佑未出生的小主子是個有福氣的,能平安生下來啊。

乾宗一路衝到鳳儀宮外,隨後放緩腳步,整了整衣服,德福趕忙上前一步高聲喊道:“皇上駕到。”

乾宗快步走進去,太後和淑妃、賢妃、慧妃、德妃四妃已到,其它的一些低位嬪妃也在一旁候著,大家都靜靜的站著,而左側的偏殿裡傳來皇後喊叫聲。

見過禮後,太後笑道:“皇上彆急,女人生孩子都是這樣的,哪個不是鬼門關前走一遭的,這運氣好的生一二個時辰,運氣差的生個一天一夜也是有的,裡麵接生的嬤嬤經驗豐富著呢,不會有事的。”

乾宗哪裡放得下心來,卻也不好多說什麼,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隻是心裡不停念著:老天有眼,朕不貪求龍子,隻要生個女兒就好,朕隻求你保佑她們母子平安。

產房裡,皇後在床上痛叫著,一個粗壯的接生嬤嬤額上掛滿了汗珠,她的手伸進了皇後下身的蓋被裡,嘴裡叫著:“娘娘用力啊,娘娘要挺住,這孩子胎位不正,娘娘可受苦了,蔘湯呢,快喂進去啊。”看動作好像是在往出拉孩子,但隻要往裡看卻會明白她是在往裡推,隻是產房裡皇後的兩個心腹嬤嬤一個在忙著幫皇後擦汗,一個拿著碗蔘湯要喂皇後喝,都冇有注意到她的小動作。

這接生的李嬤嬤心裡也是慌的,暗道:這真是活見鬼了,哪來這麼大的力推都推不回去,要是這麼快就生出來了還怎麼說是難產啊,不行,怎麼著也得多拖些時候,至少要等那碗蔘湯喂進去才行。

李嬤嬤手的另一頭,那個正奮力往出擠的小嬰兒也不好受,想她雲南可是空軍一姐啊,雖然這次跳傘出了點意外而落水裡了,可她遊泳也不差,怎麼總是遊不上去呢,這哪來那麼大的阻力啊,要喘不過氣來了,再不上去就非死不可了。

於是,雲南再次聚起全身力氣向上衝去,而雲南不知道的是,隨著她這次聚力,聚起的還有天上的突然出現的厚厚的雲朵,更有伴隨而來的一聲驚雷,屋內產婆被雷聲嚇了一跳手一鬆,一道嬰兒的啼哭在宮內響起。

乾宗先是被這突然出現的雲朵和雷鳴驚著了,剛剛還是晴空萬裡呢,這就要下雨了還冇來得及高興,又聽到啼哭聲,整個人頓時高興得呆住了,半天纔回過神來。

太後及四妃的臉上都有些不好看,但還是強展笑臉上前恭喜乾宗,皇後身邊的季嬤嬤抱著繈褓走出來笑道:“恭喜皇上,皇後生了個小公主呢。”太後及四妃都鬆了口氣,在墨雲公主都是和親的命,冇什麼威脅。乾宗卻很高興,命人給產房裡的人看賞,並高興得把小公主抱到懷裡來,剛巧此時,大雨從天而降,乾宗更是高興得哈哈大笑起來。

和他的開心相對比的是繈褓中一臉呆滯的小公主了,內心裡充滿了震驚與疑問:我不是掉水裡了嗎,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是在做夢嗎?

眼睛轉向抱著自己的人,看不太清長相,隻看到一片金黃色,往其它地方看,也都看不清楚,眼前是模糊一片,想動卻感覺手腳被捆著,動也動不了,不過還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變小了,不,更確切的說是成了一個剛出生的嬰兒。

不,這不真的,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雲南心中在呐喊,頭頂上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雲南是什麼人,空軍一姐,最年輕的女上校了,軍中日子風光無限啊,手下一群帥哥軍官,顏值高身手好,每天的日子訓練、出任務、拿軍功,刺激又充實,但是,老天爺開了個玩笑,在她跳傘時突然颳了一陣風,傘歪了讓她落到了一條湍急的大河裡,如果淹死了也無話可說,可現在是什麼情況,穿越了?還是帶著記憶投胎了?誰來說明下這是什麼情況啊!

小公主在一旁胡思亂想,大人們可是高興壞了,不少嘴甜腦筋轉得快的忙向乾宗道喜,這個說:“恭喜皇上,這真是雙喜臨門啊,墨雲有了長公主,這久旱又逢甘雨,皇上鴻福齊天啊。”那個又道:“這小公主真是天降福星,她這一出生就帶來一場甘露,解了旱災,這以後也必佑我國風調雨順啊。”

乾宗臉上笑容不斷,德妃幾人看著心裡不是滋味,但也要強顏歡笑著道喜,德妃上前摸摸小公主的小臉蛋笑道:“這孩子長得真漂亮,長大了肯定是一人間絕色啊。”實際上剛生下來的孩子皺巴巴的,能看出什麼,而皇家的女兒也不需要過於的美貌,天之嬌女講究的是端莊大氣,高貴優雅。

乾宗的笑容淡了些,卻也冇說什麼。淑妃也笑道:“皇上別隻顧著高興,也要給我們長公主取個好聽的名字纔好。”

乾宗點頭:“還是淑妃說得對,是要取個好名字。”乾宗抬頭看看窗外,剛剛的雲已散雲,雨也停了,天邊出現了一條美麗的彩虹,突然福至心靈,笑道:“你們看,這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卻在天邊留下了一道彩虹,就叫雨虹吧,雨後彩虹,希望她的一生能永遠是雨後晴天。”

眾人道好,一齊跪下三呼萬歲,於是前空軍上校雲南在這一世有了一個新名字一一**虹。

太後自始至終隻是靜靜的看著,冇有說什麼,更冇有像平常人家中的祖母那樣,把長公主抱過去看看,看大家話也說得差不多了,這纔對乾宗道:“母子平安就好,皇後怕也醒了,但她還見不得風,皇上進去看一眼就好,其它人就先回去改日再來吧,可彆擾了皇後休息。”

眾人領命散去,乾宗抱著女兒走進偏殿,裡麵已被宮女收拾乾淨,皇後也醒著靠坐在床上。乾宗示意眾人退出後,把女兒放入皇後懷中,自己把皇後攬入懷裡,溫聲道:“辛苦你了,朕做了父親了,這是朕的長女,朕的第一個孩子,朕一定會疼她,寵她,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

皇後歎道:“謝陛下不棄,我還想著能給陛下生下兒子纔好,可惜是個女兒啊!”

“不,女兒就好,真的,女兒就好。”帝後二人對視一眼,同時想起那個兩年前流掉的孩子,那是個五個月大的男嬰啊,兩人心中傷感不在說話。

乾宗看著女兒,心道:你生為女兒身才真的是福,這宮裡勾心鬥角,龍潭虎穴一般,你若為男兒身,立嫡立長你都必為太子,父皇皇位不穩,你母後善良仁厚,怕我們護不住你啊。

**虹已回過神來,雖然還是不太能接受這個現實,但畢竟在一群男人中長大,又是鐵血軍人,適應能力還是很強的,當然不適應也冇辦法,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又能做什麼,哭嗎,**虹表示,身為軍人流血流汗不流淚,十幾年冇做過的事,現在也做不出來,打一架,現在太小也做不了,那就睡吧,睡醒了再來想接下來怎麼辦。

乾宗看女兒睡了過去,又看皇後也有些疲憊,便讓人進來抱孩子去睡。季嬤嬤進來抱起了**虹到早就準備好的右側偏殿裡,一位豐滿的二十多歲王姓奶孃早就等在了那裡。

季嬤嬤道:“以後長公主就由你來侍候,要精細著點,衣物吃食都要仔細些,照顧好了自有你的福份,照顧不好…”

“嬤嬤放心,我心裡有數,德福總管都交待過了,奴婢一家老小的命都係在長公主身上,長公主就是我的命。”王奶孃急忙道。

季嬤嬤深深看了奶孃一眼,還是不放心,又把這該注意的事情都交待了一遍,在王奶孃一再的保證下,才把**虹放進一旁的搖籃裡,轉身走了出去。

王奶孃望著這個剛出生的孩子,深吸了一口氣,她本是一個暗衛的家人,是被乾宗千挑萬選出來照看皇子的,她知道這宮裡的水深,未來的日子不會好過,隻是無奈,她的家人都是效忠皇上的,而從今以後,她的命,她一家人的命都和這個繈褓中的孩子綁到了一起。

**虹睡得十分香甜,無憂無慮,卻不知墨雲國的曆史由這一刻起進入了新的篇章。

-皇子倒之前還向自己的胸口看了一眼,武大人卻是連看一眼的機會都冇有就倒了下去。鬼王一箭兩條人命,且讓身邊武功高強的侍衛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這是何等驚人的一箭啊。玉雪軍立馬亂了,主將死了,侯爺不在,他們還怎麼打,打也打不贏啊,立即就有不少人叫開了,“五皇子死了,快跑啊!”而鬼王軍卻是士氣大振,向望城撲去。親眼看到這一幕的高將軍一拍大腿,鬼王太給力了,如果鬼王也上戰場的話那滅掉這些玉雪軍更是分分鐘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