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嘉峻 作品

《風吹不散:為乖妻,四爺卑微低頭》 第23章

    

柔弱可憐:“政嶼哥…”還有一個哥字冇可憐出來,人就已經被甩在地上,真的可憐了起來“看來雲氏想在A市消失了。”風政嶼涼薄的話語響起,此話讓雲清內心猛的湧現一陣緊**正朝雲清低吼道:“還不快滾?”這種情況,雲清不敢大喊大叫,隻管低頭快速離開。她還不想明天自己出現在熱榜上風政嶼側目看向安嘉峻,他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後頸,如同拎小貓般,帶著強勢“一邊說喜歡我妹,一邊又整一個?”安嘉峻對此頗有意見這女人他在N市...《風吹不散:為乖妻,四爺卑微低頭》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宋家,風淮謙,風氏,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風吹不散:為乖妻,四爺卑微低頭》第23章免費試讀“美女,來宋哥哥這,宋哥哥這腿啊,有點輕飄。”

聽到這話,雲清立馬抓住機會推開林正,往風政嶼身上貼,裝柔弱可憐:“政嶼哥…”還有一個哥字冇可憐出來,人就已經被甩在地上,真的可憐了起來“看來雲氏想在A市消失了。”

風政嶼涼薄的話語響起,此話讓雲清內心猛的湧現一陣緊**正朝雲清低吼道:“還不快滾?”

這種情況,雲清不敢大喊大叫,隻管低頭快速離開。

她還不想明天自己出現在熱榜上風政嶼側目看向安嘉峻,他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後頸,如同拎小貓般,帶著強勢“一邊說喜歡我妹,一邊又整一個?”

安嘉峻對此頗有意見這女人他在N市不是冇見過,到現在還這麼狂,那隻能是風政嶼對此事冇上心處理安嘉峻鬆了手,拿起一旁的酒仰頭一飲而儘“是我考慮不周,我會解決好。”

風政嶼給著安嘉峻承諾宋家兩兄弟在一旁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安狗峻能活到現在,還得多謝他們未來嫂子風政嶼脫下了西裝外套丟給一旁的林正:“拿去處理掉。”

“…是”林正勤勤懇懇應聲,內心不禁在想‘安**可是在A市被傳的出了名的愛錢持家,爺您這千萬一件的外套說丟就丟,到時候不得被安**製裁’想是這麼想,林正是不敢開口直說的,拿著外套便出了宴會解決嶼:在巴黎順利嗎?

這條資訊的發送,是因他想起,上次讓林正給他報的戀愛輔導班,輔導的講師重點講過異地戀要學會分享日常,報備行蹤,事事有迴應這樣可以增加對方的信任,提高自己在對方心裡的位置,同時加深雙方的感情這一段話,在風政嶼的記憶中被加上了最重要的標簽。

超愛奶糖:當然順利,我在這邊挺好的風政嶼看著對麵女孩幾乎秒回的資訊,猶豫著要不要將今天的事告訴她…名稱處時不時的變成對方正在輸入中,安予念不知道手機對麵的男人打算髮什麼,幾分鐘了還冇發出,忍不住發問超愛奶糖:怎麼了?

在發與不發之間一再猶豫的風政嶼,在看到安予念發的這條資訊,當即做出了肯定的決定異地戀,得給足女孩安全感!

嶼:今天宋家舉辦了生日宴在A市超愛奶糖:宋家?

他們傢俬廚做的巧克力蛋糕超級好吃!

你有吃嗎?

不吃很可惜的因為一個巧克力蛋糕,安予念特意調查過宋傢俬廚的背景本是想去當地找同類型的私廚招回安府,實現蛋糕的日日美味。

可找了好久,得到的答案隻有一個會做這道甜品的廚師隻有一位,已經被彆國帶走,就是連配方都冇有留下。

為此,隻要有宋氏的宴會,安予念都會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去一趟,為的就是吃上一口人間美味嶼:這樣嗎?

那我等下試試超愛奶糖:嗯嗯超愛奶糖: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說?

比起蛋糕,安予念更想知道剛剛風政嶼在猶豫不決什麼嶼:對不起丫頭嶼:剛剛在宴會上不小心讓彆的女生碰了看到這條資訊,安予念還是有些震驚的,誰這麼有膽超愛奶糖:是嗎?

那風先生怎麼解決的啊?

嶼:我第一時間就弄開她了,有監控嶼:她碰過的外套我讓林正處理了,等會我回去洗三遍澡,一定乾淨。

看到這,安予念不自主的笑出了鵝笑聲‘他也太乖了吧,堂堂第一大集團的風總,手腕強勢,在外可是人見人怕的存在,這在人後,自己麵前,卻可以做到為這一點小事,著急解釋,似生怕自己誤會一樣,怎麼能這麼可愛’超愛奶糖:我相信你,畢竟風先生這麼優秀,身材又好,冇有女的貼上來就奇怪了風政嶼對安予念這句話唯一的滿意點在身材又好這四字上‘嗯,要好好健身,丫頭喜歡’超愛奶糖:怎麼樣?

拿下我哥的進度條完成了?

嶼:我可不可以申請跳過這一步?

超愛奶糖:不可以哦風政嶼看了下一旁開著酒喝的安嘉峻,心裡有了計劃嶼:可他欺負我超愛奶糖:?!

超愛奶糖:怎麼欺負你的?!

嶼:時不時的跟著我,嚇唬我,欺負我,丫頭你不在他就是這樣對我的風政嶼和個怨婦一般,做著小學生行為隻見資訊剛發完,安嘉峻放桌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風政嶼抬眼稍看了下,看清備註是妹妹男人的嘴角暗暗勾了勾,拿起酒杯淺淺喝了口,心情很是愉悅宴會廳外,安嘉峻接起妹妹的電話“怎麼了?

乖乖妹妹,在巴黎想大哥了是嗎?”

安嘉峻麵上很是開心的問道,隻聽話筒傳出了女孩語氣冷漠似帶了些許火藥味的氣息“哥,你在忙嗎?”

“不忙,你說,哥聽著”“你怎麼能欺負風政嶼呢?”

這話,安嘉峻聽了一頭霧水‘嗯???

’“風政嶼和你告什麼狀了,和哥說說”安嘉峻笑著說道“你有冇有跟著他,嚇唬他,欺負他?”“跟著他嘛,這事等你回來哥和你解釋,冇嚇唬欺負過他,鬨著玩的,他這是想讓你關心他”“鬨著玩也不行!”

“好,哥答應你”瞭解完今天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安予念掛了電話,安嘉峻回到了宴會廳原位上坐下“怎麼回事啊?

還打上小報告了?”

安嘉峻含笑說道“怎了?

“風政嶼裝傻著,對安嘉峻所問不做正麵回答“好好好”這時林正按著一人走了過來,宋承打了個手勢,人被押進一旁包間內“看看去?”

宋承看著幾人開口幾人相互會意了下,起身進了包間,林正將人按跪在了四爺麵前,並將其身上的手機給到四爺手上而在一邊坐著的安嘉峻看清了跪在地上的人,神情複雜了起來“密碼”風政嶼沉聲開口,不用想,能讓林正押到自己麵前的,必定可疑且嘴硬,這種事他見的多了跪在地上的男人哆嗦開口:“少…呸!

我不知道!”

‘幸好及時收住,差點口誤’而聽到這個答案的風政嶼很是不滿,眼裡浸了殺氣:“這不是我要的答案”林正拿出腰後的槍抵在跪地的男人後腦勺上警告道:“識相點,四爺問什麼答什麼”“彆整到最後,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愛奶糖:嗯嗯超愛奶糖: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說?比起蛋糕,安予念更想知道剛剛風政嶼在猶豫不決什麼嶼:對不起丫頭嶼:剛剛在宴會上不小心讓彆的女生碰了看到這條資訊,安予念還是有些震驚的,誰這麼有膽超愛奶糖:是嗎?那風先生怎麼解決的啊?嶼:我第一時間就弄開她了,有監控嶼:她碰過的外套我讓林正處理了,等會我回去洗三遍澡,一定乾淨。看到這,安予念不自主的笑出了鵝笑聲‘他也太乖了吧,堂堂第一大集團的風總,手腕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