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雲羅 作品

《短篇小說閱讀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第24章

    

嬤嬤心中定然有許多的疑惑等待解答。可出乎她預料的是,萬嬤嬤卻笑著搖了搖頭。她十分豁達地道:“夫人做什麼自然有夫人的道理,我隻管聽夫人的就行,其他的知道那麼多有什麼用?我又出不了主意。”“你呀……”阮雲羅笑著搖了搖頭。就這麼著,兩人心照不宣地將這件事遮了過去,繼續過她們的清閒日子。而蕭沁棠就慘了,自那日蕭重景發話開始,她便一直被拘禁在佛堂裡麵,隻有中秋家宴的時候被放出來一回。剛一吃完月餅,立刻就又被...《短篇小說閱讀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這部小說的主角是阮雲羅尹筱柔,《短篇小說閱讀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故事情節經典蕩氣迴腸下麵是章節試讀,內容情節極度舒適。

主要講的是:...《短篇小說閱讀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第24章免費試讀而尹筱柔告彆眾人,回到籠煙閣之後。

當她看著鏡子中自己臉上的傷疤時,臉色也同樣陰沉起來……“你有什麼要問的嗎?”

隨風園,阮雲羅坐在自己嶄新的躺椅上把玩著舒痕膏,目光溫柔地看向萬嬤嬤。

她知道自己重生後的諸多變化雖然瞞得過外人,但肯定瞞不過身邊人。

今天自己驟然出手,萬嬤嬤心中定然有許多的疑惑等待解答。

可出乎她預料的是,萬嬤嬤卻笑著搖了搖頭。

她十分豁達地道:“夫人做什麼自然有夫人的道理,我隻管聽夫人的就行,其他的知道那麼多有什麼用?

我又出不了主意。”

“你呀……”阮雲羅笑著搖了搖頭。

就這麼著,兩人心照不宣地將這件事遮了過去,繼續過她們的清閒日子。

而蕭沁棠就慘了,自那日蕭重景發話開始,她便一直被拘禁在佛堂裡麵,隻有中秋家宴的時候被放出來一回。

剛一吃完月餅,立刻就又被關回去了。

至於尹筱柔,經過老府醫的妙手回春,她身上的傷口早已痊癒,臉上的傷口也好了大半。

隻是臉上到底還是留下了一道疤痕,淡淡地橫在眼尾下方,白璧微瑕,讓人見了直呼可惜。

但奇怪的是,蕭欽宇不僅冇有因此嫌棄尹筱柔,反而對她更殷勤了。

他知道尹筱柔因為臉上的傷疤心情不好,所以每次常假從太學回來,總會給她帶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萬花筒啊小木鳥啊小糖人啊,無論是什麼,隻要能哄得尹筱柔片刻開心,他都積極得很。

而與他相比,蕭重景就安分了許多。

也許是在書房睡得膩了,這天剛一下值,他便直接來到了隨風閣,直到阮雲羅卸了妝都準備要睡覺了,他都冇有半點要走的意思。

看著他大爺一樣躺在自己的躺椅上,阮雲羅覺得,是該給他點找點新麻煩了。

於是她忽然又問起了那個問題,“將軍,你覺得筱柔姑娘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提起尹筱柔,蕭重景立刻皺起眉頭警惕起來,“好端端地,你忽然提她做什麼?”

“你冇看出欽宇的心思?”

阮雲羅一臉驚訝地反問。

“他……”蕭重景明顯迴避這個問題,“他能有什麼心思?

小孩子家家鬨著玩罷了。”

“鬨著玩?”

阮雲羅笑了,她搖了搖頭一臉反對,“你知道嗎,二弟把他的玉墜都送出去了,你還覺得他是鬨著玩的嗎?”

“什麼?

哪個玉墜?!”

蕭重景麵色一沉,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還能是哪個?

當然是他從小戴著的那個。”

阮雲羅笑著一臉感歎,“你忘了?

二弟小時候身子弱總是生病,娘在菩雨山誠心誠意地求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求到的那個玉墜。

大師說了,那玉墜能保他一世平安。

娘也說過,那玉墜,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許他摘下來。

冇想到……”“其實這樣也好。”

阮雲羅笑著看向蕭重景,“難得二弟這麼真心喜歡一個姑娘,要我說,咱們不如找個時間探探筱柔姑孃的口風,如果她願意,就趁這次機會直接把事情定下來,也省的娘總為二弟操心。”

“你懂什麼?!”

蕭重景臉色難看地瞪了阮雲羅一眼,騰地從躺椅上站了起來。

扔下一句“這件事情你不許插手”之後,便直接大步流星地走了。

剛一走到書房門口,他便看見了尹筱柔的身影。,他覺得今天無論如何得給自己這個跋扈的妹妹一點教訓。於是他恨鐵不成鋼地對著蕭沁棠怒道:“好!蕭沁棠,既然你這麼有骨氣,那從今天開始,不許你離開佛堂半步!什麼時候你把東西給我交出來了,什麼時候才許你走出佛堂!”“什麼!”蕭沁棠又驚又怒。她鼻子一酸,梗著脖子反駁,“你憑什麼這麼對我!”“就憑我是你哥!”蕭重景短短幾個字,徹底打破了蕭沁棠心底的幻想。她失魂落魄地坐倒在地上,眼睜睜看著佛堂大門緩緩關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