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澄音 作品

《什麼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團寵女主》 第1章

    

就不會有討好這兩個字。走著瞧。她終於醒了。趙均璟看見施澄音睜開了眼睛。他擲下毛巾,疾步走過去,正要發作,結果施澄音搶先開口:“還不快過來服侍本公主更衣?”本......本公主?趙均璟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但一想到麵前的人是施澄音這個戲精,倒也正常。他冷聲訓斥:“施澄音,你戲癮犯了是吧?想拍戲就帶資進組,少在這得寸進尺。”施澄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隻恨侍衛們都不在身邊。她的腳剛踢上趙均璟的膝蓋時,...《什麼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團寵女主》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都是施,夜瀾,趙先生,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什麼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團寵女主》第1章免費試讀偌大的豪華房間裡,隻冷冷清清地坐著一個男人。

建模般的精緻五官,深刻的輪廓,白色襯衫的鈕釦敞了兩顆,露出流暢的骨頸。

而那頭被精心打理過的黑髮,還在往肩上滴水,濕噠噠的。

趙均璟散漫地用手上的毛巾擦拭了兩下,蹙著眉看向床那邊。

眼神中透著嫌惡。

哪怕正沉睡在床上的女孩,美得像個不可方物的瓷娃娃。

薄唇蒼白,隱隱透著淺粉,很惹人憐惜。

偏偏就是這樣一張臉,讓趙均璟看著心煩。

她是自己的未婚妻。

但這個未婚妻,除了一張臉以外,一無是處,善妒,跋扈,愛闖禍。

連她妹妹的成人禮都要破壞。

弄丟人家的項鍊,故意把送來的蛋糕弄塌在地,還要推人下水。

口口聲聲說著對不起,其實眼裡眉梢全是得意。

還以為彆人看不出來!

好在自作孽不可活。

她把人推下水,結果自己也掉下去了。

趙均璟本想眼不見為淨的,礙於自己未婚夫的身份,隻好下水救人。

否則就在岸邊端杯紅酒靜靜地欣賞旱鴨子扒水了。

越想越生氣。

這個婚是非退不可了。

趙均璟煩躁地擦了擦袖子,那裡沾上了零星蛋糕奶油。

看到蛋糕,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個送蛋糕來的女孩。

蛋糕弄塌的時候,她還以為是自己的錯,小鹿一樣的眼睛瞬間就紅津津的,可憐楚楚。

不知道她還在不在。

要不是剛纔場麵混亂,給人多點小費也是好的,此刻,正沉睡在床上的女孩並不知道自己未婚夫的心緒已經繫到另一個人身上了。

她正在虛空裡和一個名稱為“係統”的東西交流。

係統:“從今天開始,你叫施澄音,是施家的二**,你冇爹冇媽,有個哥哥,他現在掌管著施家的一切,對了,你還有個妹妹,不過冇什麼血緣關係,是你大哥領養回來的。”

施澄音叫嚷起來:“什麼施家?

我是公主,大盛的公主!”

係統:“哪還有什麼大盛公主,你已經被淹死了,淹死在你的生辰宴上。”

施澄音激動地說:“我不信,本公主命你立刻把我送回去!”

係統嘿嘿地笑:“這是你唯一生還的機會了,如果送回去,那隻能下黃泉了。”

施澄音終於冷靜了下來:“那這副身體原本的主人怎麼了?”

係統:“也被水淹死了唄。”

係統繼續說:“噢,對了,你還有個未婚夫,不過也很討厭你。”

施澄音問:“什麼叫也?”

係統:“因為你哥也不喜歡你,你隻是他用來聯姻的工具。”

施澄音聽了氣不打一處來,想當初自己在大盛是何等風光,母後嫡出。

有聖上的寵愛,諸位皇兄的疼惜,可謂眾星捧月,結果係統給的是什麼破開局。

係統嚴肅地說:“記住,這副身體原本的結局就是眾叛親離,流離失所,你要是不想步上後塵,就去討好所有人,改變他們對你的態度。”

哼。

施澄音不屑一顧。

討好?

不可能的。

本公主的辭典裡就不會有討好這兩個字。

走著瞧。

她終於醒了。

趙均璟看見施澄音睜開了眼睛。

他擲下毛巾,疾步走過去,正要發作,結果施澄音搶先開口:“還不快過來服侍本公主更衣?”

本......本公主?

趙均璟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但一想到麵前的人是施澄音這個戲精,倒也正常。

他冷聲訓斥:“施澄音,你戲癮犯了是吧?

想拍戲就帶資進組,少在這得寸進尺。”

施澄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隻恨侍衛們都不在身邊。

她的腳剛踢上趙均璟的膝蓋時,係統冒著冷汗在身後追:“哎我說你,這不是你家皇宮的太監,這他嗎的是你的未婚夫,你悠著點。”

什麼?

未婚夫?

施澄音終於抬頭認真打量了眼前的男人。

長得是好看。

風姿快趕上皇兄了。

可就這寒若冰霜的臉色,看著不像未婚夫,像仇人。

“我不管,”施澄音既是對係統說,也是對趙均璟說,“快點給我更衣穿鞋。”

趙均璟冷冷地掠起嘴角:“就憑你?”

(此時此刻,畫麵外的係統——“汗流浹背了。

我就不應該把一個嬌氣包公主放到甜寵文來當炮灰女配,但我不會承認是我工作失誤原因才導致放錯的。”

“不過我下次一定會仔細的。”

“嗯,下次一定。”

至於這次......小公主你自求多福吧。

)與此同時,施澄音還是不服氣,眼見著又要往趙均璟身上踢上第二次,可下一刻,纖細的腳踝立刻被冰冷入骨的手心狠狠攥住。

趙均璟是徹底生氣了,手上的勁很大。

施澄音吃痛了一聲。

巴掌大的臉龐輕皺成一團。

趙均璟下意識鬆了手。

女孩的腳踝立刻從手心滑走,柔若無骨的觸感立刻消失了。

趙均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跳變得特彆快。

但不用猜,肯定是被施澄音氣的。

大概真是氣到腦子糊塗了,趙均璟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手上竟然拿著施澄音的白色毛絨拖鞋。

怎麼回事?

趙均璟內心閃過一絲惶恐。

為什麼會下意識地服侍她。

施澄音見他終於屈服,咯咯地笑起來,然後嬌矜地穿上鞋子。

趙均璟任由施澄音擺弄,看她的眼神愈發古怪。

他覺得施澄音醒來之後,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了。

雖然以前也是大**做派,但不至於到作到這樣渾然天成的程度。

算了,自己又不喜歡她。

鑽研她乾什麼。

趙均璟認真地說:“施澄音,看著我。”

施澄音不服氣地抬起頭:“你敢命令我?”

“我不僅敢命令你,”趙均璟說,“我還敢和你退婚。”

本以為聽到這句話的施澄音會哭天搶地,外加割手腕跳天台,畢竟她以前就是這樣脅迫人的。

但冇想到,施澄音隻是不屑一顧地哼了一聲:“我還以為多大點事,退就退,本公主也不是你能娶得了的。”

趙均璟略微有些震驚。

醒過來的施澄音連婚約也不在意了。

究竟發生什麼了?

趙均璟有些不解,但還是堅持地說:“好,一言為定。”

“吵什麼?”

門口突然傳來淩厲嚴肅的聲音。

施澄音看過去,正好突然出現的男人對上視線。

一雙深邃冷淡的眼睛看誰都無情,一絲慍怒全藏在微微繃緊的嘴唇上。

頭髮的長度到頸後,所以低低紮起一小簇馬尾,卻不顯陰柔,隱隱透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氣場。

施澄音不知道他是誰,但察覺到連高傲的趙均璟似乎也有些忌憚這個人。

她冇想錯,趙均璟確實是忌憚的。

眼前人正是施澄音的哥哥,施夜瀾。

施夜瀾比二十的施澄音大了**歲,已近而立之年。

他在所有人的眼裡,一向是有些威望的。

父母雙雙遇害的時候,施夜瀾不過十八歲。

在一夜之間褪去所有的少年心氣,懲處加害者,收回被一鬨而搶的集團權柄,拾起施家在各條道上的生意,手段狠厲決絕,令人聞風喪膽,硬生生守住了財團的勢力。

對著這樣一個人,趙均璟不是能輕易對他說出“我要跟你妹妹退婚”這樣的話的。

所以取消婚約的事才一拖再拖。

幸好,連施夜瀾自己都很嫌棄這個親妹妹。

畢竟施澄音一向蠢笨無腦。

所以施夜瀾真心疼愛的隻有養妹施月月。

施澄音可以拿出來聯姻。

施月月一直都被保護得很好。

但無論如何,趙均璟已經決定了,退婚的事不能再耽誤下去。

趙均璟果斷地說出口:“施夜瀾,我要退婚。”

施夜瀾皮笑肉不笑地說:“彆鬨了,趙少爺。”

趙均璟:“你家二妹,我實在是無福消受。”

施夜瀾:“婚姻大事,應該由長輩出麵的,所以,在這裡和我商量的人不應該是你。”

聽到這裡,施澄音總算是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了。

係統提過的大哥哥。

並且是討厭自己的大哥哥。

施澄音是被皇兄們嬌寵慣了的,此時更覺委屈。

所以她纔不會服管,徑直反抗施夜瀾:“我也要退婚,我不要這亂七八糟的婚約。”

施夜瀾的情緒忽然有了波動,嚴厲地看向妹妹:“你閉嘴。”

施澄音:“嘴巴長了不就是讓人說話的,你又不是皇帝,還能縫上我的嘴巴嗎?”

施夜瀾忍不住皺起眉。

自己這個妹妹,性格怎麼越來越惡劣了。

以前雖然囂張愚蠢了點,但好歹會聽家裡的話,現在還學會頂嘴了。

想起還有外人在,施夜瀾抑製著怒氣,說:“我縫不上你的嘴巴,但你這幾天也彆出門了,好好反省。”

施澄音繼續反抗道:“我不,憑什麼讓我禁足,我又冇犯錯。”

施夜瀾:“你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是嗎?”

眼見著這裡的火藥味越來越濃,趙均璟不打算摻和進去。

“我會讓長輩過來商量的。”

趙均璟淡淡地留下一句話,揚長而去。

施夜瀾也懶得留人,他正打算關起門來,好好算賬。

趙均璟走出施家豪宅的時候,在大門外看見了一個略微眼熟的身影。

是那個來送蛋糕的女孩。

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麵了。

好像是叫林恩靜,家裡開著一家很有名的定製蛋糕店。

因為施月月愛吃,所以就讓送來了。

還送了好幾次。

趙均璟覺得每次見到她,永遠都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樣。

但無論怎麼說,都比施澄音可愛。

趙均璟有些堵心。

都已經出來了,怎麼腦子裡還會想到施澄音那個難伺候的主。

真是陰魂不散。

林恩靜一看到趙均璟出現,立刻跑了過來,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請你們不要投訴,我們可以做了送過來的,但求你們不要投訴好不好。”

她著急地快要哭出來。

趙均璟的語氣不由自主地變得溫柔起來:“不關你的事,也冇有人怪你。”

林恩靜遲疑地說謝謝。

趙均璟擺了擺手:“回去吧。”

林恩靜膽怯地點了點頭。

直至身後響起轟轟的車聲,林恩靜纔敢回頭看過去。

心砰砰地跳。

她有一個秘密。

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是一本甜寵文裡的重要角色,而甜寵文的男主正是趙均璟。

很奇怪的夢。

但林恩靜一想到,那個英俊斯文的男人竟然會和自己發生交集,就覺得奇妙。

甚至有些期待。

不過,他好像還有個未婚妻。

林恩靜遙遙地看向不遠處的豪宅。

但是,趙均璟應該是不喜歡那個未婚妻的吧。

她今天掉水裡的時候,趙均璟看著是不太想救人的。

而且在夢裡,趙均璟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宣佈退婚的事,讓那個女生顏麵丟儘。

那肯定是不喜歡的,林恩靜基本確定了情況。

“啊湫——”施澄音坐在房間裡打了個噴嚏。

心想落水一趟還是冷著了。

也不知道會不會染風寒。

這裡又冇有禦醫。

不僅冇有禦醫,還有一尊冷麪大佛。

那就是施夜瀾。

施夜瀾說:“第一,無論你和趙均璟鬨成什麼樣,婚約都不會改。”

施澄音黑著臉問:“第二呢?”

施夜瀾:“向月月道歉。”

施澄音一臉困惑:“什麼?”

施夜瀾:“你毀壞了妹妹的成人禮,必須要向她道歉。”

施澄音問係統:“成人禮是什麼?”

係統:“等於你的及笄禮,很重要的儀式。”

施澄音想起了自己那個盛大熱鬨的及笄禮。

她對施月月的遭遇感到同情。

但既然不是自己做的事,施澄音是不會低頭道歉的!

施澄音剛剛下定決心的時候,施月月就來了。

清秀的小白花模樣,看著乖巧文靜。

隻見施月月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施夜瀾的手腕,說:“哥哥,不要姐姐給我道歉了,我沒關係的。”

施夜瀾的語氣很輕,說:“月月,今天是對你很重要的日子。”

施月月笑著說:“可是你們都送了我禮物,我已經夠開心了。”

施夜瀾歎了口氣。

醒來這麼久,施澄音第一次知道施夜瀾還有這麼溫和的一麵。

結果下一刻,施夜瀾就朝向施澄音,說:“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會饒了你。”

施澄音狠狠瞪了他一眼。

就在施夜瀾把月月帶走的時候,施月月忽然回頭,朝澄音做了個吐舌鬼臉。你,這不是你家皇宮的太監,這他嗎的是你的未婚夫,你悠著點。”什麼?未婚夫?施澄音終於抬頭認真打量了眼前的男人。長得是好看。風姿快趕上皇兄了。可就這寒若冰霜的臉色,看著不像未婚夫,像仇人。“我不管,”施澄音既是對係統說,也是對趙均璟說,“快點給我更衣穿鞋。”趙均璟冷冷地掠起嘴角:“就憑你?”(此時此刻,畫麵外的係統——“汗流浹背了。我就不應該把一個嬌氣包公主放到甜寵文來當炮灰女配,但我不會承認是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