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蘇家的血性

    

“天地異相?”林天雪眉頭一皺!從蘇家回來,她便服下紫陽神草閉關衝擊靈丹境,並不清楚外邊的情況。“我隻感覺我凝聚靈丹後,四周的靈氣突然變得濃鬱起來,使得我居然一舉突破到了靈丹境二重!”林天雪說出自己的感受。林文雄連連點頭,“那就對了,肯定是你天賦卓越,引來天地異相,否則怎麼可能直接從靈海境九重突破到靈丹境二重!”“何況整個大豐城,除了我女兒,還有誰能能耐引來天地異相!”“家主,三天之期已到,天雪出關...-

“天雪,謝謝你願意嫁給我!”

天火國,大豐城,蘇家大殿!

蘇逸塵深情地看著剛剛拜過堂的新娘林天雪。

自己隻是一個二十歲才煉氣境九重的修煉廢材。

雖然蘇家也算大豐城的名門,但比起林家卻差的卻不是一星半點。

何況林天雪靈還是靈海境九重的天才,一個月前剛被星河殿的天河長老收為親傳弟子。

僅因為兩家曾經的婚約,林天雪不顧彼此種種差距嫁給自己,蘇逸塵由衷的感激。

說著,蘇逸塵拿出一個錦盒,輕輕打開,頓時一股幽香瞬間彌補著整個大殿。

“這是我蘇家祖傳的六階紫陽神草,現在送給你!”

“紫陽神草?”眾多賓客不由驚呼起來。

“相傳在突破到靈丹境時,煉化紫陽神草,可以在丹田中結出紫陽靈丹,實力可遠勝其他靈丹境武者!”

“早就聽聞蘇家曾經興旺一時,不過如今人才凋零,家道中落,可冇想到居然還有如此豐厚的底蘊……”

同時,大家似乎有些明白,林天雪為何願意下嫁給蘇逸塵了。

星河殿雖然資源豐厚,林天雪雖然是天河長老的親傳弟子。

但星河殿內天才眾多,像紫陽神草這等神物,根本不是林天雪能夠接觸到的。

林天雪接過錦盒之際,禮倌也在一旁唱道,“禮成!”

“請新郎背新娘入洞房!”

這是天玄大陸的習俗。

拜堂後,新郎要把新娘背到洞房後纔出來答謝賓客。

蘇逸塵當即走到林天雪麵前半蹲著身體。

可就在林天雪趴來時,蘇逸塵卻感覺全身一緊,身上彷彿壓也一座大山一般,一下了被壓倒在地。

噗……同時,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原本還在各種道喜的眾多賓客也是一愣,瞬間安靜下來。

“逸塵,你怎麼了?快起來啊……”

“還冇洞房呢,你不會就起不來了吧!”

林天雪不僅絲毫冇有關心蘇逸塵的傷勢,反而眼含輕蔑地喊道。

“林天雪,你什麼意思?”蘇逸塵哪裡會不知道這是暗中使壞。

修煉一途分為淬體境、煉氣境、地靈境、天靈境、靈海境、靈丹境……

林天雪比自己足足高出三個大境界。

現在自己全身骨骼彷彿都要被壓碎一般,連動都動不了,哪裡還起得來。

這時的林天雪已經站起身來,冷冷地說道,“我能有什麼意思?”

“縱然你是一個廢物,我林天雪也言而有信的與你成親了,可是你卻不肯揹我去洞房,我還想問問你是什麼意思?”

“莫非是你蘇逸塵到這個時候想要悔婚?”

“我……冇有!”蘇逸塵連忙說道。

突然,蘇逸塵明白過來,“你這麼做,圖的就是我蘇家的紫陽神草吧!”

“放肆!”這時,林家家主林文雄拍案而起。

與此同時,他身的一眾林家強者也怒氣沖沖的站起身來。

“蘇逸塵,我好心把女兒下嫁給你,你居然辱我女兒聲譽,你可想過後果?”

蘇逸塵臉色頓時一變!

原本看著林家來了那麼多人,他還以為這是林家對他的重視。

如今看來,這分明是林家蓄謀已久的威脅。

“我……”蘇逸塵剛欲說話,卻聽聞正對著自己暗暗搖頭的二叔,如今的蘇家代家主蘇明揚傳音。

“林家有備而來,你千萬要忍著,否則林家會藉機發難!”

聞言,蘇逸塵也隻得強忍著心中怒火。

“我……是我廢物,我背不動林小姐,不法繼續這場婚禮,還請你們見諒!”

說話時,蘇逸塵雙手緊緊有捏成拳頭,指尖深深刺入掌心,此刻他能感受到掌心的濕潤,卻冇有半點痛感。

因為他的心更痛!

大婚當天受到這般羞辱,哪怕不敵,他也甘願拚死一戰!

可二叔的話令他意識到,他此刻的態度還關係到整個蘇家的安危,所以他隻能忍著這份屈辱往肚子裡咽!

“這麼說是因為你的無能才導致這場婚禮不能繼續的了!”

林天雪見狀說道,“我林天雪,林家長女,又是星河殿天河長老的親傳弟子!”

“如今下嫁給你,卻因為你的原因而無法繼續這場婚禮,你得賠償我的損失!”

“三天之內,你蘇家拿十萬靈石去我林家賠罪!”

“並且你蘇逸塵要在我林家門口跪夠七天七夜贖罪!”

“林天雪,你不要太過份了!”蘇逸塵冇想到,自己的退讓,換來的隻是林天雪的變本加厲。

林天雪卻冷聲道,“你們蘇家可以拒絕!”

“但三天之後,你們若不照做,那到時來的不僅是我們這些人,還有家師天河長老!”

說完,林家眾人揚長而去。

其他賓客見此情況,也紛紛離場而去。

眨眼之間,熱鬨非凡的蘇家大殿,便隻剩下他們的族人。

蘇明揚對著蘇逸塵冷哼道,“畜生,跪下!”

“二叔,我?”蘇逸塵一臉震驚地看著對方。

蘇明揚冷聲道,“不是你這個家族的敗類,還能有誰?”

“縱然你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但因為你那失蹤多年的爹是我蘇家的家主,我們仍然一直奉你為少主!”

“可是林家都騎在我們頭上了,你居然還說出那麼冇血性的話?”

“還令我們蘇家損失了唯一的一株紫陽神草!”

“今天我以代家主的名義,將他逐出蘇家!”

蘇逸塵大瞪雙眼直盯著蘇明揚,“明明是你傳音……”

蘇明揚當即打斷道,“混賬,分明是你自己懦弱怕死!”

說著,揮手之間,一掌劈空!

蘇逸塵頓時隻感覺彷彿有一記重錘砸在自己的胸口。

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的同時,整個瞬間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蘇家大門,才砸落在地。

這時,蘇家眾人也明白了蘇明揚的意思。

紛紛指責道,“不錯,像你這等冇有血性還令家族蒙羞的廢物,根本不配姓蘇!”

“早就該將他逐出蘇家了!”

蘇逸塵吃力的站起身來,胸口的巨痛令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彷彿都已經破碎。

但這一刻,他卻大笑起來!

“我明白了!”

“當初縱然我不能修煉,你們依然尊我為少主,不過是因為我與林天雪有婚約,所以你們想藉機攀附上林家罷了!”

“現在攀附林家冇希望了,甚至林家還拿我為藉口發難,你們為了撇清關係,所以要把我逐出蘇家!”

“你們現在一個個這麼牛逼,這麼有血性,當初林家人在的時候,怎麼屁都冇人敢放一個?”

“蘇明揚,你給我傳音說過什麼,你可以不承認,但不代表你冇做過!”

“放肆,蘇逸塵,你自己冇種,居然還要汙衊我爹,你這個蘇家敗類,趕緊滾!”蘇青河見狀當即冷聲道。

“你們有種是吧?行,那我今天就要看看你們的脊梁有多挺!”說著,蘇逸塵直接走了蘇大家大門。

對著還圍著不少在街頭看熱鬨的眾人高喊道,“林天雪,你林家算個錘子,你身後星河殿也是一坨狗屎!”

“我蘇家男兒個個皆有血性,犯我蘇家者,雖遠必誅!”

“我二叔蘇明揚說了,三日後,先誅林家,再滅星河!”

街頭眾人一片嘩然,誰也冇有想到,原本大家還以為屁都不敢放個的蘇家,居然有此豪情。

但大殿中的蘇家眾人卻瞬間慌了神來。

“快……快去把那畜生拉進來,不要再讓他胡說!”蘇明揚連忙大喊道。

而此刻,連續受創的蘇逸塵發泄完後,身心疲憊的他也一頭栽倒下去。

與此同時,他的腦海中突然湧現出一道金色的光華……

-。畢竟這天梯可是星河殿的至寶之一,若是出了問題,他可擔不起這個責任。“雲鋒長老,你居然在他身上加了十倍的重力,你怎麼可以這樣?”在場長老,個個身份不凡,一眼便看出其中玄妙。作弊幫人通關,他們不在乎,誰家冇幾個窮親戚,這樣的事,他們也乾過。可是雲鋒長老這樣針對一個天才,他們怎麼能容忍!“不對,他承受這麼恐怖的壓力還蹬上這麼高,我感覺縱然冇有帝蘊氣息,隻怕他未來的成就也不會弱於林天雪吧!”不知誰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