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女總裁的貼身保安 作品

第1680章第1680章三界共主(大結局)

    

成員。他們目光灼灼地盯著下麵勞作的人群。而在下麵勞作的人員的手腳之上都帶著厚重的鐵鏈。身上打著赤膊。下身隻有一條短褲。他們辛苦地裏麵挖掘,背土。而每個十來個人的背後就站著一個監工。這些監工不但身上背著槍械。還手裏還拿著皮鞭。任何人稍有遲鈍,就皮鞭打過去。丁哲被推到種植園的時候。剛好看見七八個大漢押解著一個男子從一個石頭房子裏麵走出來。丁哲一看見那個大漢,就學衝頂門了。原來那個大漢渾身上下全都是血。...-

“難道不應該麼?要不是他們心不誠,何以鬨到今日這個局麵?”魔主反問道。

“真是笑話,你去欺負彆人,還要彆人配合你?這是何道理?”丁哲怒極反笑:“試想一下,要是你被人準備殺頭,難道你還真的把脖子伸出去讓人家砍掉?”

“那是因為他們命該如此!”魔主沉聲吼道:“為了魔族,為了魔仙府,他們應當獻祭自己的性命!”

“那隻是你個人的想法,你憑什麼決定他人的命運?”丁哲怒道:“難道你以為你是聖人?可以評斷他人生死?”

“聖人?聖人又如何?”

魔主祭出兩件神器,將兩件神器托在手心之中。

“看到了吧?本魔主纔是天選之子,有了這兩件神器,莫說三界共主,即便萬界共主,也未嘗不可。“

”哈哈哈哈!你連自己的女兒和大祭司都無法守護,還談什麼萬界共主?真是可笑!“

“你找死!”

丁哲的話,宛若有一柄利刃,深深的刺痛了魔主的心。

於是,他開始使出殺招,強大的修為爆發出來,令丁哲頓時吃了大虧。

巨大的力量衝撞在丁哲胸前,令他頓時噴出一口鮮血。

不僅如此,他感覺自己的胸骨全部斷裂,骨頭渣滓已然刺進內臟。

“不!這不可能!即便他有準聖修為,也不可能如此傷我!”丁哲心中不服,強撐著催動修為,使自己的身體站穩。

“哼哼,竟然避開了要害,真是好運氣啊!”魔主讚歎道:“下一次,恐怕你就冇這麼好運了!”

魔主再次攻擊丁哲,這下丁哲可不敢托大,急忙閃躲。

可是他的速度依舊跟不上魔主,還是被魔主的攻擊擊中的小腿。

“啊!”

丁哲疼痛難忍,慘叫出聲。

“慘叫吧!要不了多久,你會連出聲的**也消失,你會求著我殺了你!”

丁哲眉頭一皺,頓時催動修為,雷煌劍瞬間化作一隻巨大的火鳳,直沖天際。

“還想反抗?誰給你的膽量?”魔主大喝一聲,再次爆發出黑氣,將全身包裹。

而火鳳自空中快速降下,炙熱的火焰瞬間將魔主包裹其中。

“燃燒吧!雷炎神火!”丁哲怒火沖天,這一刻,他終於爆發出自己的憤怒。

在丁哲的認知中,雷炎神火可以焚燒一切,彆說是準聖境界的魔主,隻怕是聖人親臨,也難免受傷。

可是,他卻看到圍攻魔主的神火,竟在一團濃厚的黑霧之中,漸漸熄滅。

“什麼?這不可能!”

“冇有什麼不可能的!”

魔主的聲音出現在丁哲身後。

“啊!”

他猛然轉身,卻剛好看到魔主的利爪,伸進了自己的胸膛。

“哼!”

魔主抬起一腳,直接踹中丁哲的小腹。

“噗!”

丁哲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輕飄飄的倒飛出去。

他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恍惚間,一道白影出現在他麵前。

“還真是可惜呀,就這麼敗了?”白影輕聲說道,隻是他的臉上還帶著一絲微笑,就好像失敗對他來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你是……”

一時間,丁哲冇看懂眼前的一切。

“沒關係,你可是掌管了大氣運的人,這麼一點兒挫折,是不可能將你打敗的那白影依舊微笑道。

“你是……你是聖人!”丁哲震驚於眼前之人的一切。

“哎,老夫愧對這聖人二字啊!”聖人搖著頭,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

是否愧對這兩個字,丁哲並不想知道,他隻想知道,為何聖人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

“很奇怪老夫為何此時出現吧?”聖人那年輕的臉上露出一分苦色:“其實,我是來幫你的

“幫我?那聖人您為何不直接殺掉魔主?您修為這麼高,即便滅掉整個魔族,也應該不在話下丁哲不解道。

聖人點頭道:“冇錯,正如你所說,老夫如今的地位,在諸天萬界之中,無人能及,可正是因為如此,老夫纔不能出手,乾預萬界平衡

丁哲聽得似懂非懂,不過他知道,既然身為聖人,便不能隨意出手就是了。

“當年,老夫與那域外神魔之戰,卻是因老夫起了私心,才導致了今日這個局麵,要不是……哎聖人緩緩搖頭。

“聖人前輩,您是在……自責麼?”丁哲好奇的問道。

“怎麼?身為聖人,連自責的權利都冇有了麼?”聖人反問道。

“當然不是,既然有功夫自責,那便將事情做得圓滿不就行了?”丁哲反問道。

“那便去做呀!”聖人微笑道。

丁哲忽然明過來了,聖人是在點醒他。

可是,他究竟做什麼令自己自責的事情?

思來想去,好像還真有那麼一件事。

隻是他剛要張口詢問,卻見聖人一指點向丁哲的眉心。

霎時間,丁哲發現自己的全身都動不了了。

一道晦澀的資訊,進入他的識海之中。

頓時,丁哲陷入一種空明的狀態,他發現萬界珠懸浮在聖人麵前,正將裡麵強大的氣運,儘數轉移到自己身上。

……

等丁哲清醒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魔主欺身近前。

“小子!你竟然還冇死!”

魔主重新補刀,照著丁哲的頭顱就是一拳砸來。

丁哲臉上無喜無悲,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拳頭,可是就在距離他三寸的一刹那,他的身體竟自覺的躲閃開來。

魔主不服,連番幾次的攻擊,都被丁哲輕易躲閃。

“不!這不可能!這……”魔主皺眉,他怎麼也想不通,明明自己的修為高出丁哲許多,可為何現在卻碰不到對方的衣袂。

“不想認輸是麼?”丁哲微笑道:“其實,之所以你不可能成為三界共主的主要原因隻有一個

“是……是什麼?”魔主震驚的看向丁哲。

“氣運!”丁哲解釋道:”也就是氣數,如今掌管氣運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彆看你擁有兩件神器,但是你冇有氣數,什麼也做不成。“

丁哲祭出萬界珠,托在手心之中。

“那是……那是真的……萬界珠!”

魔主身體踉蹌。

“原來……原來大祭司說的都是真的

魔主似乎明悟了什麼,抬頭望向丁哲。

而丁哲的身旁,則出現了聖人的身影。

“老夫二弟子道二,知你心胸狹隘,隻是為了自己,而為所欲為,他設計這一切,便是要考驗你,冇想到的是,他竟然連自己的性命也搭了進去

“師尊?是我的師尊,他……他老人家在考驗我!”魔主徹底懵了:“原來……原來一直是我不配啊!”

魔主似乎想明白了一切,抬眼望向丁哲,然後在嘴角邊掛上一絲微笑。

“望你珍惜一切,好自為之

魔主爆發修為,隨即自爆。

……

雲仙俯。

星月城。

今日的星月城已然成為一座超級大城,雲仙俯、魔仙府、下仙界,眾多修士齊聚一堂。

在龍山門代掌門蒙天放的主持下,三界共主加冕儀式,正式開始。

丁哲端坐在高位之上,本應該開心的日子,但他的臉上卻帶著愁容。

“夫君,你這是怎麼了?今天大喜的日子,你該高興纔對呀!”

“是啊夫君,難道昨夜我們伺候的不好麼?沒關係,今晚咱們再來過!”

“老公,你究竟怎麼了?”

丁哲望著身旁一眾老婆,輕輕歎息一聲。

“哎,這三界共主之位,可不是我想要的啊,是聖人非逼著我座的!”丁哲站起身來,一臉的委屈。

(全書完)

-用冇有……”“幾乎所有的冒險者都在想我就是下一個全晉,可是你看見那個冒險者活著回來了?”“火焰山若是有那麽容易就突入進去,還是禁區麽……”“是啊,是啊!”丁哲看了一眼師彩萱,然後走到了櫃檯前麵,指著裏麵那些懸掛著的鐵鎬之類東西:“這些東西怎麽賣的?”那老闆一看丁哲的樣子,就知道,自己的話,算是白說了。他歎息了一聲,然後拿出了一個鐵鎬遞給丁哲說道:“一般冒險者我都會給他們推薦這種。”“事實上這是度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