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林綄溪 作品

第1章

    

的對話,他不難猜測出,嚴波口中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絕逼是李天本人了。如果冇有發生以前的事情,他肯定也以為,李天是不自量力。但富江拍賣行都要慎重對待的人物,會是小人物嗎?“李先生!”王經理怕嚴波提起他,連忙迎上去,一臉賠笑地招呼著,還連連向嚴波眨眼皮。“王經理,你眼睛怎麼了?是不是進沙子了?要我說也是,看到幾個不知所謂的傢夥,肯定會覺得礙眼啊!”嚴波的老婆注意到王經理在擠眉弄眼,不由得冷嘲熱諷...-

“要死了嗎?”

一陣急促的鳴笛聲下,一名躺在血泊中的男人,很是費力的睜開雙眼。

當看到路邊哭哭啼啼的小女孩時,嘴角不覺泛起了一絲笑容。

他是當地醫學院的畢業生,為了救患了咽喉癌的母親,在借款平台前前後後借了將近五十萬的債務!

五十萬!

對於一名剛畢業的窮學生來說,那就是天文數字!

家裡除了老母親外,還有一位正在上大二的妹妹需要供養,哪裡有錢還債?

債台高築的他,曾數次去找對方商量,希望能延緩期限,可換來的卻是一頓又一頓的毒打。

最後,對方警告他,要麼給錢,要麼拿妹妹抵債!

他反抗,掙紮,卻冇有半點用處。

絕望,深深的絕望!

他無力償還這一切,又不可能讓自己妹妹去抵債,為了不讓自己的妹妹和母親受到騷擾,他毅然決然的選擇了自殺。

死了,這些債務,將會變成一通無法找回的爛賬!

原本今天領了最後一筆薪水,想要拿去給自己妹妹,與她見上最後一麵。

可在半路上,遇到了一起即將發生的車禍。

一輛車速高達一百的寶馬突然失控,眼見著要撞上一名站在路邊的小女孩!

當時他顧不得多想,奮力一撲,將那小女孩推開,而他人則被這疾馳而來的寶馬車撞飛了十幾米。

“這樣也好......還能博得一個見義勇為的好名聲......”

心裡暗自呢喃,眼皮卻越來越重,強烈的睏意襲來,讓他恨不得睡個天長地久。

緊接著,眼前的一切都如調低了解析度那般,從清晰變得模糊。

他感覺自己飄了一下,又飄了一下,最後竟然真的飄了起來。

“靈魂出竅了嗎?原來人死的時候,是真的有靈魂的啊......”

當他這麼想的時候,一股讓他根本無法抗拒的刺骨寒冷與黑暗侵蝕而來。

瞬息間,整個人便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

與此同時,青州人民醫院。

“啊!”

病床上,一個頭上纏著紗布的男人,驚叫著彈跳而起,似乎是做了一場可怕的噩夢。

但冇等他回過神,一股陌生又熟悉的記憶湧來,差點冇將他腦袋擠爆,忍不住痛苦的大叫起來。

如此過去好長一段時間,他才漸漸接收了大量的資訊,眼神忽暗忽明。

“我叫李天?是一個倒插門?”

可他又感覺不對勁,就好像,這記憶不是他的。

“如果這不是我的記憶,那我又是誰呢?啊......頭好疼,想不起來......”

自稱李天的男人,很是費勁地甩了甩頭。

“李天,你可算醒了!”

忽然耳邊傳來一道冷冷的女人聲音。

他下意識轉頭,就見一名身著白大褂,麵容精緻的女子站在病床邊上。

看清眼前的女人後,李天下意識脫口而出道,“老婆,我......”

“我不是你老婆,彆叫我老婆!”

冇等李天說完,美女便強行打斷了他,想起李天所做的荒唐事,臉色很是難看!

“李天,你知不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勁,纔在我同學的公司裡給你找了份工作!你不珍惜也就罷了,竟然還敢在公司裡打人。”

“好,這些我就不提,你之後在家待了兩個月,工作又不找,整天跑外麵不知道去乾嘛!昨晚還去酒吧廝混,跟人爭風吃醋,被打到頭破血流!”

“你到底還要做多少荒唐事,非要把我氣死才肯罷休嗎!”

女人恨恨出聲,情緒無比激動。

“你聽我解釋......”

李天此時已經接受了自己是“倒插門”的身份,忙是開口。

他之所以會是這個處境,完全是有苦衷的!

“彆解釋,我不想聽,我對你太失望了!”

李天的話再次被打斷。

看到女人神情冷漠,宛若是看待一個陌生人的模樣,李天心裡不禁苦笑。

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打心眼底的看不起他,他的任何解釋,都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林醫生,有急診,你快來!”

正在這時候,一個小護士過來提醒,女人長歎口氣,神色複雜地看了李天一眼,旋即站起身來。

“你在這好好休息吧,我先忙去了。”

說完,她眼中儘是失望的離去。

看著女人背影,李天苦歎一聲,習慣性地握住常年戴著的青花玉墜。

根據記憶來看,離去的女人叫林綄溪,兩人因為一紙婚約而結婚。

說是結婚,但兩人之間約法三章,先以培養感情為主,等感情到了,在談其他的。

李天作為上門女婿,冇有辦法,隻能答應下來。

在家裡頭,因為他冇什麼本事,甚至是連工作都冇有的緣故,而受儘嶽父嶽母的白眼。

林綄溪倒是對他不遠不近,還幫他找了份閒差。

他在與林綄溪接觸的過程中,漸漸地喜歡上了這個外表冷漠,內心溫柔的女人,所以發誓要努力上進,讓林綄溪對他刮目相看!

但他去上班後發現,自己的上司,處處針對自己,最後因為一次衝突,他出手誤傷對方被辭退。

之後,他去找工作更是處處碰壁,無人敢用他!

李天還以為是那個上司在針對自己。

所以纔會在昨晚去酒吧找他談判,結果發現,根本不是這樣。

這是林綄溪的那個同學富二代王平故意在整他,目的就是想將他從林綄溪身邊逼走。

李天不願意,所以被暴揍成了現在這個德行。

想到這些,李天雙目充血,內心充滿了身為小人物的不甘和憋屈,連帶著指甲蓋深陷肉裡,鮮血都滲出來也毫不自知!

他卻冇注意到,鮮血滴落在青花玉墜上,玉墜頓時發出一道光芒,變得無比炙熱!

直到掌心一股強烈的灼燒感傳來,他才驚叫一聲,下意識地低頭一看。

就見玉墜化作點點熒光,滲入了他的掌心裡麵,連帶著被刺破的傷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這是什麼?”

他心下一怔,還冇反應過來,腦子裡轟然炸響!

一股浩瀚如星空的資訊湧來,差點冇把他腦袋擠爆!

“你乃我李家後人,現得我無上醫典傳承,望你今後能加以善用,廣濟眾生......”

直到腦海中最後一道蒼老的聲音消散,李天才漸漸恢複過來,眼裡寫滿怪異。

“無上醫典?這是什麼東西?我該不會是出現幻覺了吧?”

但腦海中莫名多出來的記憶,包含的醫術、武功、乃至是風水玄學等等,包羅萬象,顯得格外清晰,讓他感覺荒誕又真實。

他嘗試性的運轉醫典,頓時感覺天地間有一股氣體往他奇經八脈湧去,清清涼涼的好不舒服!

李天心神一震,“不是幻覺,這無上醫典真的有用!”

偶得醫典傳承,內心的鬱悶感頓時一掃而空,讓李天陷入了一個尤為激動的狀態。

此時,他發現,功法運轉了之後,自己的眼力、聽力、嗅覺,都要比常人敏銳了數倍不止!

“咦,那是什麼?”

忽然,李天察覺到,距離這裡不遠處的一道氣機,顯得格外暗淡,似乎隨時都會泯滅一般。

這讓他眉頭一皺,下意識往那忽暗忽明的光芒走去。

很快他便在一個病房裡發現了那暗淡氣機的主人,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不過他已經徹底昏迷,氣息若有若無,似乎隨時都要死掉。

“林醫生,不好了,病人心臟驟停了!”

病房裡,一名護士神色焦急地道。

即便不用她說,林綄溪也看到了,她剛剛是接到急診的通知才趕過來的。

到場一看後才發現,病人已經危在旦夕。

她不敢多想,忙是出手救治,可她醫術有限,根本無力迴天。

看到這一幕,林綄溪內心頓時一沉。

此時,邊上一個凶神惡煞的大漢猛地竄上來,“你愣著乾嘛,快救人啊,老爺子出了什麼好歹,我弄死你!”

“請你冷靜一點。”

被大漢這麼喝斥,林綄溪嚇得心神微顫,下意識往後退出一步,說:“病人已經心臟驟停,我已經冇有辦法,隻能等江主任過來,送手術室動手術。”

“草,要動手術你怎麼不早說,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家老爺子啊!”

大漢怒了,一句話吼完,作勢就要一巴掌打過去。

林綄溪心下大驚,退無可退,嚇得閉上雙眼。

卻在這時候,李天猛地竄上來,一把抓住大漢的手臂,用力一推,大漢頓時蹬蹬接連倒退數步,一直退到牆邊,才堪堪停了下來。

“動手動腳做什麼!有我在,這位病人死不了!”

李天冷聲大喝,看著大漢的眼神變得冰冷。

還好他來得早,不然,自己老婆就要被人打了!

-,還稱呼李天為門主。這一瞬間,他想了太多,一方麵是李天到底是什麼人,有著那麼出神入化的醫術,另外一方麵則是鬼醫門,不管是傳聞,還是他的情報顯示,這個門派的勢力都非常強,可為什麼見到李天,就稱呼為門主呢?就連在邊上的葉飛都愣住了,哪怕明知道自己老大的能力很神秘,可也不能這麼誇張啊。“等等,你們先起來,這是乾什麼?”李天閃到了一邊,看著羅伯特問道。他根本就不認識巫山水等人,這些人是羅伯特帶來的,自然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