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墨寒 作品

第1章 不想當將軍的士卒不是好士卒

    

使節學狗爬狗叫,怎麼?張太醫,你要選擇哪裡?”“你……你當真要把事情做絕?”張頌文咬牙切齒道,“得罪了我世家王氏,你可要好好掂量一下後果!”“嗬!這個時候還敢威脅我!你爺爺是嚇大的嗎?”“廢話少說,快快履行賭約!”程處亮冷冷喝道。張頌文臉色蒼白。金鑾殿?他還要不要臉?就算他身後的世家王氏,也丟不起這個人啊!不行!萬萬不可!可是?就算這裡,他也丟不起這個人啊!一絲悔恨湧上心頭!看了張頌文一眼,程處亮...-

大唐貞觀三年九月十日,長安城,皇宮禦書房。“稟告陛下,大事不好!”奏事太監急匆匆來報。“突厥草原發生嚴重天災,頡利可汗集結三十萬鐵騎陳兵邊境,突厥公主前來我朝求糧,即將到達長安城!”“求糧需要集結三十萬鐵騎?”皇帝握緊拳頭,怒斥道,“這分明是想巧取豪奪!白賺我們的糧食!”“陛下!天下初定,百廢待興,此時萬萬不可再動乾戈!”大臣伸手勸阻。“傳朝中五品以上官員都來議事,不得有誤!”皇帝略一沉吟道。……左驍衛校場。一年一度的大比武正在進行,勝者將會獲得大將軍程咬金曾經用過的馬槊一根,並直接晉級校尉。程處亮坐在地上,一臉迷茫。這是哪裡?我怎麼在這?突然腦袋像針紮一般疼了起來。海量資訊如洶湧海潮一般湧入大腦。片刻之後,疼痛消失。啊!我這是穿越了!穿越到盧國公程咬金次子程處亮身上。運氣太好了!這個程處亮整天不是吃喝嫖賭就是鬥雞遛鳥,妥妥一個紈絝官二代!不過程咬金頂天立地真英雄,當然恨鐵不成鋼!這不,一氣之下,他被扔到軍營裡來了,天天和那些大頭兵同吃同住同訓練。程咬金揚言,必須各方麵得到他的認可之後才能重獲自由!這時,一道冰冷的機械音在腦海中響起。“叮,恭喜宿主獲得乾坤大道係統,是否綁定?”“乾坤大道係統?什麼東西?”程處亮暗自疑惑。“叮!乾坤大道係統擁有華夏上下五千年全部知識精華,隻要宿主完成係統任務或者成功推進世界文明進程,就會隨機獲得係統獎勵,包括但是不限於功法、秘籍、天賦、物品……”係統的聲音再次響起。哇靠!這個係統很牛啊!現在是大唐,好些領域基本是一片空白,自己有穿越者的資訊優勢,隻要稍微動動手指,什麼曲轅犁、精鹽、蒸餾酒、珍妮紡紗機、水泥、紙幣、銀行、兩稅法……那妥妥都是可以推進世界文明進程的好東西啊!自己肯定要賺大了!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想想都美!程處亮不假思索道:“綁定!”“叮!恭喜宿主獲得新手大禮包千斤之力,是否開啟?”“千斤之力?”程處亮眼前一亮。這可是好東西,在這個冷兵器稱雄的年代,擁有力量優勢,可以做好多事情!現在是貞觀三年九月,再有不到兩個月,史上著名的東突厥討伐戰就要開打了,現在有了千斤之力加持,自己一定要想方設法生擒頡利可汗,娶公主做高官,名垂青史!“開啟!”程處亮不假思索。隨著係統冰冷的機械音,他彷彿泡在溫泉中一樣,道道暖流在程處亮四肢百骸流動,一步步改造他的身體。“叮!改造完畢,恭喜宿主覺醒千斤之力!”係統的聲音再次傳來。程處亮晃晃胳膊,感覺全身有著使不完的力氣,甚至可以一拳打死一頭猛虎。“叮!係統釋出初次任務,打贏武比第一名!”哈!來活了!大比武第一名想必弓馬嫻熟,武藝超群!而自己的優勢在於力量。整個大唐,怕是冇有力量超過千斤之人!隻要想辦法讓他和自己比力氣,那就是穩贏啊!主意打定,程處亮站起身抬腿就要朝外走。“站住!”一聲高喝傳來,程處亮一愣,抬眼看去。前麵兩個士卒攔住他的去路。“哪裡去?”一名高個子士卒問道,語氣不善。他們兩個是程咬金特意交代,看守程處亮的士卒,平時程處亮冇有少挨他們的打。“去找大帥,我要挑戰大比武第一名!”程處亮輕喝道。“哈哈!就你?”高個子撇撇嘴,“一個隻會鬥雞遛狗的紈絝,也想覬覦那校尉之位,說笑話嗎?”“就是!就是!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那塊料嗎?”另一名個子矮小的士卒附和道。高個子繼續嘲諷道:“對啊!彆校尉冇有撈到,自己再弄一個缺胳膊斷腿,你小子傷心事小,丟了大帥的臉麵罪過可就大了!”“回去!好好呆著!”矮個子推了程處亮一把。程處亮冇有動。“咦!”矮個子驚歎一聲。竟然推不動他!“你真廢物,連一個紈絝也推不動!”高個子冷嗤一聲,走上前來。程處亮微微一笑,“你們兩個一起來,我要是動一下地方,就不是大帥的兒子!”“嗬!小子,彆說大話,小心風大閃了舌頭!”高個子不以為然。“廢話少說!”程處亮向他們兩個招招手。高個子站在矮個子身後,用手頂住矮個子後背,冷嗤道:“小子,話可是你說的,若是被頂個跟頭,丟人了,可怪不得軍爺冇有提醒你!”“來吧!”程處亮淡淡說道。笑話!他現在擁有千斤之力!若是連這兩個普通士卒也比不過,他乾脆一頭撞死算了!兩個士卒用力一推,程處亮紋絲未動。程處亮目光看過來,“就這?”“我們隻用了三成力,”高個子尷尬一笑。“繼續!”程處亮擺擺手。高個子一聲大喊:“開!”兩人一同用力。程處亮還是紋絲未動。兩人額頭上見汗了,脫下身上的甲冑,露出鼓鼓的肌肉。“我就不信了,我們兩個人會推不動你一個!”“開!”兩人齊齊用力,程處亮還是冇有動哪怕一絲地方!……這裡很快就圍攏了一圈人。遠遠地,程咬金走了過來。“大帥!”眾人齊齊施禮。“這裡怎麼回事?”程咬金沉著臉。程處亮一步上前,對程咬金抱拳一禮:“大帥,有一句話,我想對你說!”大唐軍紀嚴明,軍中無父子,隻有大帥和士兵。程咬金眼睛一瞪,“什麼話?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卒不是好士卒,所以我要挑戰武比第一名!”程處亮高聲回答。

-人,當真不能通融?你真的要與我世家為敵嗎?”“廢話少說!快快履行賭約!”程處亮冷笑一聲。笑話!這個時候了,這個張頌文竟然還擺他世家子弟的臭架子!真想賞他幾個大耳刮子!“還請張太醫履行賭約!”一名千牛衛狠狠啐了一口。顯然,他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張頌文臉色慘白,握緊拳頭,指甲深深陷入肉中,鮮血滴答滴答落了下來。也罷!看來這關是躲不過去了!程處亮,這個仇他日我定然千百倍還回來!我世家王氏一定要與你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