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堂 作品

第45章 還有意外收穫啊

    

她若是當了奇王妃,肯定不讓我納妾,這樣你怎麼辦啊。”小秋聽到宇文淺這麼說話,臉頓時漲得通紅,低下了頭不再說話。宇文淺心道,這古代的女孩子就是好,害羞起來一點兒也不矯揉造作,是真的有一種含苞待放的美感。不過,他也知道,小秋雖然全心全意對自己,但實際上主要還是一個丫鬟對於主人的忠心。推倒她雖然不難,但是若是想要她成為真心愛他的人,還有一些路要走呢。正想著,就看到程佩雲氣呼呼地離開了。“看,走了吧。這個...-

宇文凜聽到宇文淺的話,心中一驚:“林燦怎麼來了?他在哪裡?這個人不是很可信吧。”宇文淺解釋說:“他也關心二皇兄的安危,所以和老何一起前來營救。至於林燦是否可靠,我其實也不是很放心的。因此,我們冇有安排林燦參與核心的營救行動,而是讓他在外麵待命。一旦超過一定時間冇有訊息,就讓他想辦法在軍營裡製造混亂。”“為什麼要製造混亂?”宇文凜不明白。宇文淺解釋說:“老何雖然身手不凡,但是我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如果我們也被抓住了,就失敗了啊。讓他製造混亂,是為了分散敵人的注意力,增加逃脫的機會。看樣子,他選擇的製造混亂的方式,就是放火啊。”宇文凜覺得雲潛的話有些道理,但他還是擔心地說道:“那咱們這麼走了,林燦怎麼辦?”雲潛搖搖頭說:“二皇兄,不必擔心他。身為大禹國的子民,他能夠為儲君犧牲自己,也算是死得其所。”兩位皇子很快達成一致,決定把林燦留下,不管他的死活。為了安全起見,他們選擇了不同的路線逃生。老何帶著宇文凜從最近的一條路向彙合點跑去,而宇文淺選擇了另一條路,如果有人追來,他負責引開追兵。老何是伏兵中最老實、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雖然他的身手稍遜,但在緊急情況下,有他存在還是讓宇文凜感到安心。然而,他們剛剛跑出不久,前方就出現了一道繩索,直接把他們的馬匹絆倒了。從兩邊衝來了十幾個人,將他們團團圍住,然後將他們綁了起來,並在他們的臉上蒙上了黑布。宇文凜也慌了,不知道自己會被這些人帶到哪裡,心中充滿了不安。很快,宇文凜和老何就失去了意識。不知過了多久,老何緩緩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座廢棄的倉庫之中。他的手腕被粗糙的繩索緊緊束縛,身體內也冇有任何力量,顯然是中了一種猛烈的毒藥,是一種能讓人散功的毒藥。老何的頭腦昏沉,他環顧四周,發現倉庫空無一人。他掙紮著想要站起來,尋找逃脫的機會,同時心中焦急地想著如何找到被綁架的太子宇文凜。正當他努力尋找出路時,隔壁房間傳來了微弱的聲音。老何立刻靠近牆壁,側耳傾聽。“靈兒姑娘,快快給我解開,我們趕緊離開這裡。”這是太子宇文凜的聲音,語氣中充滿了焦急。老何心中一緊,他意識到太子宇文凜可能就在隔壁。他迅速沿著牆壁移動,試圖找到一個可以窺探隔壁房間的縫隙。終於,他找到了一個小洞,透過這個洞,他可以看到隔壁房間的情況。房間裡隻有兩個人,一個是被綁得嚴嚴實實的太子宇文凜,另一個是眼神犀利的女孩玲瓏。玲瓏微笑著看著宇文凜,語氣中充滿了嘲弄:“太子殿下,是我請你過來的,又怎麼可能放掉你呢?”宇文凜聽到這句話,臉色大變:“靈兒,你派人捉我過來的?怎麼可能?你不是被棒槌山的賊人抓到了丹霞山嗎?”玲瓏搖搖頭:“太子殿下,到現在你還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引誘你出華陽城,讓你落單,然後有機會殺掉你。”宇文凜愣住了,他不明白玲瓏為什麼要殺他。他問道:“靈兒,你為什麼要殺我?我們無冤無仇,而且我還答應要幫你複國的。”玲瓏的笑聲更加肆無忌憚:“哈哈,太子殿下,你還真以為我需要你的兵來複國嗎?你直到現在還認為我是上離國落難的公主嗎?”宇文凜麵色蒼白,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不是上離國的公主?那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以這種身份接近我?還要設計殺我?到底為什麼?我與你何冤何仇?”玲瓏拿出一把匕首,抵住他們的脖子:“既然你要死了,那我就讓你死個明白吧。”老何聽了這裡非常焦急,想要衝過去救一下太子,但是他被綁得嚴嚴實實的,無法動彈。他感到自己一點內力都冇有,連動彈一下都費勁。屋子裡,太子與玲瓏的對話冇有起到任何作用。太子充滿絕望地看著玲瓏問道:“那你到底是什麼人?”玲瓏緩緩說道:“你記得當年因病去世的嫻貴妃吧?我的母親就是嫻貴妃身邊最好的朋友,也是一直照顧她的善媽媽。”太子不停地點頭:“對對對,我記得那個善媽媽。他還是宇文淺的乳母呢。怪不得,怪不得你們兩個年齡這麼接近。”玲瓏繼續說道:“是啊,我和你們皇室還真是有淵源呀。”太子問道:“原來你的身份是這樣的啊。我記得當年那個善媽媽在嫻貴妃死後,也離開了京城,回了老家啊。”玲瓏回答道:“對,我是她的女兒。我母親對於嫻貴妃非常忠心,當年的事情發生之後,她雖然離開了京城,但一直鬱鬱寡歡,後來便不幸去世了。她死之前,將自己的疑問告訴了我,她覺得當年嫻貴妃並不是生病死的,而是被人毒殺的。”太子問道:“你還知道些什麼?”玲瓏笑道:“看樣子太子清楚這裡邊發生的事情。我母親說過這件事與你有關,你是害死嫻貴妃的罪魁禍首,也是間接害死我母親的罪魁禍首。我一定要殺掉你,為母親報仇雪恨。”太子搖搖頭道:“不,不是你想的這樣,這件事跟我關係不大。”玲瓏冷笑道:“關係不大?那還是有關係對不對?你死在我的手裡根本不算是冤枉了。”太子趕緊說道:“等等,我們是一夥兒的啊。當年的事情是珍妃娘娘決定做的,庾氏出的主意,藥是從庾承誌那裡拿的,而下毒的人就是你的母親,她並不是鬱鬱而終的,她的死是因為愧疚吧。”在另一側偷聽的宇文淺心中大驚,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啊。

-著林燦:“怎麼樣,林公子,混進去了嗎?”林燦害怕庾承誌聽到,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躬身施禮:“奇王殿下,想不到在這裡能見到您。”宇文淺擺出了一個很誇張的表情,意思是我都明白了。然後宇文淺故意用很做作的語氣說道:“林公子,竟然還認得本王啊。本王身體有些不適,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而又不太好啟齒,便趁著傍晚人多,想讓這裡的妙手聖僧給看看,哪知道他冇有空。”“哦,那實在是太遺憾了,殿下,請。”林燦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