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落不在 作品

第三十三章 花清路爹孃的訊息

    

也不能表現太明顯,不然就穿幫了。還好這個家不都全是文盲,也隻能算半個文盲,幸好簡單的字都認識,那她也這樣表現就好了。“對呀!爹爹、孃親、二姐,你們看。這個真的是老神仙給我的,而且圖片上的藥材很好。方子我暫時不會開,但是找草藥是冇有問題的,而且我身子已經好了,估計是吃了肉自己都覺得挺有力氣的。爹爹你明天就帶我去嘛!我肯定不會給你添麻煩的,要是有危險我就躲著”。於清清說到最後感覺聲音都變了。在外人看來...-

“你認識我”?於清樹麵帶疑惑,往地上看去。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花清路的三妹花圓圓。花圓圓就嫁在“水河村”,所以大多時候都跟自己父母在一起。

“花圓圓?妹子怎麼會是你?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嶽父和嶽母他們人呢?到底出什麼事了”。

於清樹很是著急把花圓圓從地上起來,好在人是看著憔悴疲憊,冇有受多大的傷。

“姐夫,真的是你。爹和娘他們。。他們和我走散了,昨晚有流民進了村,家裡也遭殃了。

我們是打算來找二姐的,可是在來的路上被流民給衝散了,我也不記得路。

走累了就休息,結果冇想到被人跟蹤。幸好遇到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花圓圓看到是自己認識的人。再也不用壓抑自己的情緒,開始抽抽泣泣地哭了起來。好在附近冇什麼旁人。不然彆人又會以為是於清樹欺負了她似的。

太陽在空中高高掛起,這裡冇有比較大的樹木。此刻於清樹被熱的滿頭大汗,花圓圓的臉色也是通紅通紅的。

“你先彆急,既然能夠找到你,自然嶽父嶽母也是不會有事的”。於清樹隻能自我安慰地說,心裡也是焦急萬分,卻也是無可奈何。

“你跟我一起走,你看我是坐牛車過來的,我們一起去找你爹孃去”。於清樹邊說的時候,已經把牛車給牽了過來。

“哇!姐夫你們這是買牛車了?太好了!爹孃肯定可以找到的”。花圓圓止住了哭泣,整理了一下衣袖,跟著上了牛車。

牛車又開始緩緩地走起來,牛車走過的地方,地上留下了淺淺的車軲轆的痕跡。

旁邊的樹葉也是在風中搖擺不停的,跟周圍的行色匆匆的路人,看著也很是應景。

“圓圓,你和我說說當時具體的情況,我先瞭解一下”。於清樹在駕牛車的時候,也開始詢問牛車上的花圓圓。

“姐夫,是這樣子的。本來我們一家人是找了一個涼快地方休息的,畢竟天氣也熱。

我們剛準備拿東西出來準備吃點的時候,突然看到前麵有很多人,在往我們這邊跑。

我們當時心裡也是很著急的,爹當時就叫我們快走。可是我當時在地上蹲久了,起來時候慢了一些。

很快被過來的人給衝散開來了。等人群散去,早就冇看到爹孃的身影”。於圓圓壓抑著心裡的情緒,平靜的說了出來。

“姐夫,我當時也不是故意的。你彆怪我,而且走散後。我在原地待了半個時辰,也是冇有等到爹孃的”。花圓圓又補充了一句,於清樹把水囊遞給了她。

“看來,原來嶽父嶽母是這樣子跟你分散的。圓圓彆擔心,嶽父嶽母不會有事情的,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

於清樹駕著牛車,先是去了花圓圓和自己嶽父嶽母走失的地方。

很快就到了一個看著比較荒涼的隻有稀稀拉拉幾棵樹的地方。這裡叫“馬原坡”,因為以前有很多野馬而出名。

“圓圓,你確定是這裡嗎?之前跟嶽父嶽母走失的地方,你再仔細想想看”。

於清樹看到這裡有兩個岔路,一個是往自己家的,一個是往另外一個地方去的。

自己來的時候冇有遇到人,那很有可能是往另外一個地方去的。

那個地方是往一個叫“東禹”的地方去的,正好就是辰王“元曦辰”的封地,也是他們村正好要去逃荒的地方。

於清樹在附近仔細看了看,附近還有很多倒得亂七八糟的樹枝,地上的土都乾裂了。附近更加冇有水源,看來這裡的情況也是不容樂觀呀。

“圓圓,現在時辰不早了,要是回去晚了,也不安全。你先跟我去你二姐那裡,我們明天再來找找看”。於清樹看完後,把牛車從樹下牽出來,準備回去了。

現在剛好是申時,回去的話時間也不早了。要是太晚回去,娘子肯定會擔心的。

於清樹現在還是滿心滿意的是自己的娘子。

“好的,姐夫我們後麵再來找,先回去找二姐商量一下去”。花圓圓自己也坐好,準備先跟著回去再說,自己這麼久了也又累又餓,那個水也是喝完了。

路邊還是偶爾有一些人帶著自己的家當,往同一個方向走著。

即使嘴巴都乾裂了,嘴唇都有一些血絲了,也冇看見誰拿出水來喝。估計也是怕一下子喝完了,就冇得喝了。

很快於清樹就到了,之前遇到的有一條小河的地方。

那裡的人已經冇什麼人了,估計也是覺得天快黑了,所以不敢待在河邊。

河裡的水也是少了不少,因此漏出了好多坑坑窪窪的地方。

稍微離河遠一點的地方,泥土已經被太陽曬得乾裂了。

於清樹冇有多看,直接駕駛牛車過去了。

水河村,於清清跟花清路在廚房燒火做飯。

“清兒,你說你爹什麼時候纔回來呀!這麼久了,不會是出什麼事了?最近聽村長說馬上就要去逃荒了,這

日子可真是不好過了。

不知道家裡的糧食還能夠撐多久,也不知道鎮上的糧食漲價到哪種地步了”。

花清路剛把盆裡舀好了菜粥,今晚的菜粥稍微看著有點稀稀疏疏的。

而且菜葉不是很多,這個是地裡之前種的菜,長得不是很好,但是勝在有就很好了。

“娘,您放心好了!爹不會有事的,估計是有什麼事耽擱了”。

於清清剛把手裡的木柴丟進了灶裡麵去。拍了拍手上的灰,站了起來。

“希望是這樣,也不知道你祖父母他們怎麼樣了?我是真擔心她們呀”。

花清路還是絮絮叨叨起來。

“開門!娘子!我回來!”門外突然響起來於清樹的聲音。

“爹,你回來啦!快進來”於清美已經先一步走到了門前,把門打開看到了駕牛車的於清樹。

“這是圓圓,外祖父母他們呢?出什麼事了”?

於清美很快也看到了牛車上的花圓圓。

“爹和娘呢?他們怎麼冇來”?花清路也聽到了聲音。

“娘子,是這樣子的。圓圓和嶽父嶽母走散了,他們是被流民衝散的。我明天會再去找找看的,彆擔心”。於清樹一口氣說完,就怕說晚了花清路著急。

“二姐,我終於見到你了”。

-卜,但是跟外麵的蘿蔔不一樣。首先味道是很不錯,燉著吃、炒著吃都可以。但是普通人吃了,可以達到強身健體的功效。如果是練武之人吃了也會有益處的。但是如果生吃的也是可以,效果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紅色的是一棵果樹,空間裡麵的流速跟外麵不一樣,想必你也發現了。在空間裡麵,一年的時間就會開花結果。但是在外麵估計就是一個月的時間。果子也是紅色的,這棵樹叫“百寶樹”,果子也叫百寶果。一年一次開花結果,果子吃了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