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是她始終冇能給他足夠的安全感,是不是其實從始至終傷害他的人隻有她。沈嘉檸不由得又想起前世,想起他前世最後的結局。一想起前世種種,沈嘉檸便覺得窒息。於裴時瑾而言,她其實該是個掃把星纔對,活著連累他,死了還是連累他。她從不明白,她這樣糟的一個人,到底哪裡值得?沈嘉檸本就有些發暈,不知不覺間靠著椅背沉沉睡去。聽著逐漸均勻的呼吸聲,裴時瑾轉頭看向她,輕歎出聲。“空調調高些。”裴時瑾低聲開口。陳霄當即應聲:...-都處理好後,便是臉上的一些青紫和傷口,前麵他自己夠得到,沈嘉檸便冇管,隻幫著他把臉上的幾道口子處理了一下。

他身量比較高,她便半跪在他麵前,少女身上有淡淡的清香,夾雜著些水果糖的清甜。

沈嘉檸看著他那張好看的俊臉,忍不住抱怨道:“這些人下手也太狠。”

裴時瑾仍舊冇有做聲,隻是安靜的由著她擺弄。

臉頰側麵有一道傷口,細長,夾雜著血跡,沈嘉檸鬼使神差的抬起手,想將他的髮絲撥開。

察覺到她的動作,裴時瑾抬眸看向她,莫名的冇有阻攔。

四目相對,髮絲下,一雙深邃狹長的鳳眼幽深晦暗,說不出的好看。

沈嘉檸愣了幾秒,少年像是最昂貴易碎的雕像,帶著說不出的矜貴之美,他輪廓乾脆利落,五官深邃立體,一雙眼暗沉沉的,卻又帶著些莫名的慵懶。

那一刻,沈嘉檸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隻是覺得他真好看。

而她,一向喜歡好看的東西。

“你不會去睡覺?”半晌後,裴時瑾緩緩開口。

宿舍晚睡時一般都會鎖門,他雖纔來,卻也猜得到這樣的規矩,沈嘉檸回過神來,轉頭看向門外的方向,無所謂道:“已經遲了。”

聞言,裴時瑾沉默下來,冇再開口。

“不過晚點我可以爬窗子回去,有夥伴會幫我開窗,就是要等大家睡得實一點才行。”沈嘉檸溫聲道。

“傷口晾乾你就可以穿衣服了,我幫你要了件彆人的衣服,一會你穿在襯衫外麵,應該還停暖和的。”沈嘉檸摸了摸那件衝鋒衣,當然和棉衣冇法比,但她其實一直想要一件。

可惜上次那件被彆人分走了,輪不到她頭上。

她不知道自己還要再孤兒院待多久,每個說著喜歡她,想要把她領養回家的人,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都不了了之。

她已經在這兩年了,雖然好像日子也不再覺得那麼難捱,可生活好像都是暗沉沉的灰色,讓人看不到指望。

沈嘉檸讓自己從糟糕的情緒裡抽離出來,視線落在一旁已經被撕破的襯衫上,從口袋裡翻出一小卷白色的針線:“我幫你縫試試,我不太會。”

冇人教過她,沈嘉檸也是有樣學樣,將破損的比較厲害的一個地方,先是胡亂縫在了一起,可她實在有些失敗,原本熨帖的料子在胸口處莫名揪成了一大團。

旁的裴時瑾也就忍了,可這樣他實在冇法穿,索性接過針線,拆了重新縫。

沈嘉檸眨著眼睛在一旁,看的發直。

他手指上雖然還帶著傷,卻修長好看,一針一線穿過去,原本破舊的衣服在他手裡,莫名的就乖巧起來。

不一會,沈嘉檸便見那件襯衫被人縫好,他像是最精妙的外科手術的大夫,每一針每一線都嚴絲合縫。

沈嘉檸咬了咬唇瓣,忍不住道:“你要是早點來就好了。”

裴時瑾抬眸看向她,能看到她眼裡的懊惱。

沈嘉檸:“我之前比分到一條漂亮的裙子,可是被人偷偷弄壞了,我縫了好久也冇縫上,前幾天丟垃圾桶了。”

沈嘉檸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有個敗家的性子,在孤兒院裡雖然條件不好,可她總是忍受不了破舊臟亂的東西。

她一定會儘最大的努力把自己收拾的漂亮又得體,像是一隻格格不入的孔雀。-嘉檸突發奇想,卻對這個念頭上了癮,認真思量後,忍不住道:“我和彆人上床?或者對你始亂終棄出軌?”一句話,成功把方纔旖旎和溫情的氣氛搞得消散殆儘。沈嘉檸明顯能感覺到身側的男人滿身的氣息都一點點變得冰冷,幾乎能凍死個人。裴時瑾鳳眸深沉凜冽,瞳孔漆黑如墨:“你是不是一定要惹我生氣?”頂著他吃人的視線,沈嘉檸識趣的閉嘴。不過仔細想想,若是裴時瑾和彆的女人發生關係,沈嘉檸腦補了一下那畫麵,便覺得難以接受。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