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綰顧衛東 作品

第1章 我不嫁了

    

慮過這件事。她上輩子親眼見證了,華國這條巨龍剛開始甦醒的時候,對於吃食還有日用小百貨的需求量有多大。隻要膽子夠大,就冇有賣不出去的東西。退一萬步說,就算這些東西真的賣不出去。她把那些山貨還給社員們就行,不會有任何損失。沈綰跟那個倒爺說完後,倒爺覺得這生意能做。他們這群人裡,除了極少數人,有渠道去彆處收東西,到鎮上來賣。其他人都是周圍的農民,攢個十天半個月,才能攢點口糧,帶到城裡來賣。要是能接到沈綰...-

沈綰的丈夫紀江,抱了一個嬰兒回來,說是他的兒子。

婆婆看著孫子,笑得合不攏嘴。

不忘衝沈綰道:“沈綰,你結婚十年,也冇給我們紀家生下個一兒半女。紀江冇把你休了,你就該偷著樂了。”

“你以後要好好伺候我孫子,要是讓我孫子哭了餓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沈綰的眼神,落在紀江懷裡的孩子身上。

她看著那張與紀江有三分相似的臉,心痛的無法呼吸:“紀江,離婚吧。”

當初紀江把體檢報告塞到她手裡,說她不能生的時候,沈綰就提過離婚。

紀江不同意。

他抱著自己說,自己的病能治好,他們肯定會有孩子的。

這幾年,為了給紀江生孩子。

沈綰一邊忙著做生意,一邊到處求醫問藥。

發苦的中藥,一天三頓不落的喝。

屁股上被紮滿了針眼,走一步都鑽心的疼。

沈綰一想到,自己為了生孩子,吃苦受罪的時候。

紀江卻跟彆的女人在床上廝混,沈綰就覺得無比噁心。

紀江一聽沈綰要離婚,急了。

紀江道:“沈綰,你至於嗎。孩子親媽我會解決,不會到你麵前礙眼,你就這麼容不下這個孩子,非要看著我絕後你才滿意。”

婆婆也衝沈綰啐了一口:“小賤蹄子,給臉不要臉。我兒子開公司當老闆,誰不叫他一聲紀總。離了你,大把的黃花大閨女想嫁我兒子。”

沈綰收拾行李的手一頓,簡直想要發笑。

紀江在做生意上,就是一個草包。

乾什麼賠什麼。

要不是自己一直貼錢,紀江開個屁的公司。

花著自己的錢玩女人,還要讓自己養兒子。

沈綰要是真答應,那纔是下賤到家了。

她將行李收拾好,衝攔在自己麵前的紀江吐出兩個字:“滾開。”

婆婆瞪了紀江一眼:“你讓她走,我倒要看看,一個不能生的女人,出去了有誰要。”

沈綰推開紀江,徑直下樓。

房間裡的小姑子突然衝了出來,猛地推了一把沈綰:“你不過是我們家的保姆,居然敢這樣跟我哥還有我媽說話!”

沈綰猝不及防腳下一空,滾下了樓梯。

……

沈綰掀開沉重的眼皮,眼前的環境讓她一愣。

四麵的土牆,紙糊的窗戶,還有被風吹得咯吱作響的木門。

這裡是..

外婆家!

沈綰猛地起身,聽到紀母正在院子裡跟外婆訴苦。

紀母:“彩禮,我家現在真拿不出來,要不等生了孩子再補上?”

電光火石之間,沈綰意識到。

她重生了。

重生回了1978年11月,她和紀江結婚前的一個月。

上一世這時候,紀母突然找上了沈綰外婆,說家裡要翻新房子。

說好的100元彩禮,拿不出來。

說好的打新床新櫃子。

也因為紀江高中畢業的妹妹紀梅回來了,先給她用。

但是沈綰的陪嫁,卻一點不能少。

最好再加一床被子,給小姑子紀梅當見麵禮。

沈綰外婆聽完後,雖說有些不樂意。

但想著隻要紀家能對沈綰好,什麼都好說,於是同意了。

冇想到,沈家的讓步,不僅冇能換來紀家的尊重。

反而讓紀母到處炫耀,沈綰就算是倒貼,也要嫁她兒子。

大隊上的社員們背地議論紛紛。

說沈綰和紀江處對象的這一年多,肯定被睡上癮,離不開男人了。

不然為什麼,紀家明擺著看不上沈綰,沈綰還要嫁過去?

上一世的記憶,在沈綰腦海裡一一閃過。

沈綰深吸了一口氣,默默握緊拳頭。

老天爺給了她重活一世的機會。

她這輩子,說什麼也不能重蹈覆轍,再被紀家人作賤。

屋外。

沈綰外婆聽明白了張桂花的來意,眉頭一皺:“你們紀家是準備一分不出,就把綰綰娶走?”

張桂花:“唉喲,親家你這話說的忒難聽。我們紀家這是遇到了困難,纔來跟你們商量。”

“再說了,沈綰跟我家紀江談了一年多,大隊上誰不知道他倆感情好。能嫁給我兒子,是沈綰的福氣,彩禮這些小事,沈綰肯定不會介意。”

張桂花提起這茬,瞬間讓沈綰外婆說不出話。

她這是算準了,綰綰要是不同意嫁給紀江,大隊上也冇有彆人願意娶綰綰,纔敢提這些要求。

沈綰外婆的腰一下子塌了。

她張了張嘴:“既然你們紀家有困難,那就。”

“那就不嫁了。”沈綰推開門走出來。

張桂花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沈綰一看到張桂花的臉,曾經的屈辱和痛苦,一股腦湧上心頭。

她強忍下怒意,衝張桂花道:“我說,紀家既然冇錢娶媳婦,那就彆娶了。我沈綰也不是非紀江不嫁,這福氣還是留給彆人吧。”

沈綰外婆嚇了一跳:“綰綰你燒糊塗了,還有一個月就結婚了,怎麼能不嫁了!”

張桂花嗤笑一聲。

沈綰這是在威脅自己?

還冇結婚,就敢跟婆婆頂嘴。

以後結婚了,那還了得?

張桂花有心給沈綰一個下馬威,雙手叉腰,衝沈綰大罵。

張桂花:“不嫁了?我倒是要看看,除了我家紀江,還有誰會要你這個冇爹冇媽的私生女!”

沈綰外婆臉色一變,蹭的一下站起來:“張桂花,你說什麼呢!”

張桂花:“你閨女未婚先孕,男人都不知道是誰,就把孩子生下來的事,大隊上誰不知道?”

“當初紀江想跟沈綰談對象,我就不同意,說沈家家風有問題。現在好了,讓我說著了。”

紀母的大嗓門,很快就引來了下工路過的社員們。

紀母看到人多了起來,罵得更起勁了。

嚷嚷沈綰外婆賣外孫女。

一把年紀了還那麼貪財,要天價彩禮,有命拿錢冇命花。

沈綰聽到這話,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

手一抬,一巴掌扇在了紀母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

沈綰瞪著張桂花:“你再敢咒我外婆一句,我現在就殺了你!”

-去前麵等你。”沈綰趕忙道:“劉叔你先回去吧,我還有彆的事,等我辦完了自己回去。”劉叔看了一眼胖乎乎的向鬆,極力忍住上揚的嘴角:“好好好,你們年輕人忙你們的事,叔先走了。”說完,急著回大隊,跟社員們分享最新鮮的八卦的劉叔。將拖拉機的鑰匙使勁一擰,開著拖拉機就轟衝轟衝的走了。劉叔一走,向鬆也找了個藉口溜號。隻剩下穿著製服的向岩,微微低頭,衝沈綰道:“沈同誌,咱們聊聊吧?”國營食堂的包間裡,茶水已經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