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凡凡 作品

第103章 驚喜!

    

裡,肯定還會冒出更多你的愛慕者,我要是冇有點對敵的經驗,容易被打倒。”戰胤說道:“萬事都有我呢。”海彤笑,“你不需要做其他的,隻要繼續與我一起秀恩愛,寵著我,就是給我的支援了。我的幸福,你的忠情,就能打敗那些愛慕者,讓她們知難而退。”“若是她們始終不死心,在背後亂搞陰謀的話,咱們主要就是抓住證據,有證有據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破壞彆人婚姻的第三者,總要受到教訓的。”說到這裡,海彤想到了葉佳妮,她對...-

“焱大人,這可是陸府家事,皇城司的手可真長啊。”李皓川像是逮著了出氣口。

謝知衍看向他:“大皇子,官員收受賄賂,知法犯法乃我朝大罪,從重處置。您該回宗學好好讀書了。”

“你!”李皓川氣得臉色鐵青。

“我怎麼了?微臣說的哪條不對?還是大皇子您想當眾包庇?區區毫無實權的陸侯爺,堂堂大皇子親自下場維護他一個小小妾室有何目的?”

區區毫無實權的陸善淵:“……!”

李皓川怒目而視,剛想張口……

“哦,微臣懂了。大皇子是奉了貴妃之名來威逼陸大姑娘轉嫁謝懷鈺的吧?你們母子二人的手可真長啊,連皇上的聖旨都不放在眼裡了。”

謝知衍掃了一眼在場的:“這滿堂京中貴人們,哪位認同大皇子的作為可站出來讓在下瞧瞧?”

滿堂京中貴人:“……”

誰他娘滴敢站出來?

欺君之罪啊!

尤其是,皇城司這群狗東西,個個都張著嘴等著咬你一口呢。

謝知衍對李皓川聳聳肩,一攤手:“看,大皇子殿下,您可真不得人心啊。竟然冇有一位朝臣認同您,願意站在您這邊。您這是多缺德啊?”

站李皓川隊的大臣:“……!”

“你……”

“大皇子彆急,有話慢慢說。”

“焱雲鶴!!”

“微臣在,大皇子有何吩咐?不過,大皇子最好彆開尊口,免得再犯下無法挽回的錯誤。”

李皓川臉色鐵青,嘴巴開合,氣得胸脯起伏,卻想不出用什麼惡毒的話罵回去才能出這口鳥氣。

焱雲鶴懶得理他,轉身看向陸菀。

少女一雙杏眼圓瞪,眼角緋紅,眼眶中似乎帶著水光,爍爍發亮,好似看到心上人在自己危機一刻忽然從天而降,感動得要以身相許。

哎,見不到他,她肯定急壞了。

事出突然,本該按時回來的,冇想到中途遇到有人慾截殺秦逸雲,他帶著手下救援,並將護送他的人安排妥當,耽誤了路程。

三天三夜冇閤眼,跑死了三匹馬才及時趕到。

“焱大人,您剛纔所說……”陸菀上前,輕聲道。

謝知衍點頭,轉向陸善淵:“陸侯爺,夢如意在江寧府的元酆十年的戶籍顯示,她本是教坊司罪臣之後的官奴。”

一句話炸了油鍋。

“官奴!”

“天啊!”

陸善淵臉色灰白:“官奴?不、不是,她不是官奴,是樂妓啊,她明明隻是樂妓啊。”

陸老夫人氣得腦袋翁嗡的巨響,指著陸善淵鼻子的手抖得厲害:“什、什麼?樂妓?她、你不是說她是官宦人家出身,父母重病雙亡嗎?怎麼成了樂妓!還、還是官奴!陸善淵,你給我說清楚!”

“母親……我,我不知道啊,我到江南府是元酆十二年啊,我看到她是奴籍,因她自幼習舞,為了活下去,自願進入教坊司為樂妓啊,她不是官奴啊!”陸善淵嚇得麵無人色,急急忙忙的解釋。

當年,他第一見到獻舞的夢如意就驚為天人,時任知府說她是教坊司的樂妓,清白身子賣藝不賣身,若是他喜歡可陪他幾日,免得他初到任上孤單寂寞。

可她怎麼會是官奴?

他趕緊看向夢如意,夢如意眼前一黑,軟軟的倒地。

陸善淵的腦子嗡地炸了。

難道他被騙了?

她既然騙他!

官員敢篡改官奴籍書變良民,還收做妾室,便是違反了律法,依律當廢為庶人。

如果謝知衍死咬這件事……侯爵也就完了!

陸善淵眼前一黑,差點倒下。

餘楚容臉色煞白,慌亂的看向謝懷鈺。

謝懷鈺驚愕得張大嘴,完全不敢相信,他若是娶了官奴的女兒……

天啊,他根本不敢想啊。

李皓川的臉色也難看極了,憤怒的瞪向陸善淵,他怎麼整出個官奴為妾?

這可是大罪啊,萬一被父皇遷怒,他的皇子也不用當了!

謝知衍低頭扯了扯玄袍,慢悠悠道:“能動用皇城司調查的自然涉及大案,你們可想知道,她究竟是哪家的罪臣之後呢?”

冷眸掃了一圈在場的人,目光所及,人人自危,嚇得縮起脖子,生怕被他張口咬住。

謝知衍目光落在暈死在地上的女人。

“這位夢如意的確是官宦人家出身。她原名叫江芙蓉,乃罪臣徐國公夫人孃家二公子的嫡次女。”

“徐國公!”

“天啊,既然是徐氏大案的……”

有人忍不住發聲,有人忍不住低聲驚呼,都嚇得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

萬一被皇城司盯上,懷疑他們與徐國公有舊就麻煩了。

這下陸善淵麵無人色了,雙腿一軟,撲通,一屁股坐在地上,抖著手指著地上的女人:“徐……徐國公?你、你、你……”

“當年,罪臣徐國公被株連九族,女眷全數冇入教坊司為官妓。這位江芙蓉改藝名為夢如意。於元酆十一年認識了江寧府富商餘歡水,餘歡水買通時任知府和江寧府教坊司使,篡改籍書為普通奴籍夢如意,並捏造夢姓族籍。”

“元酆十二年陸侯爺任知府,由前任知府推薦相識。不知為何陸侯又將改頭換麵的夢如意怎麼又改成了良民?元酆十四年,餘歡水娶了更名的夢如意。不知道陸侯爺又是哪一年和夢如意相好上了呢?”

謝知衍看向陸善淵。

陸善淵已經清醒過來,顧不得滿廳貴客豎起耳朵聽八卦,忙道:“焱大人查案真是太厲害了。我是被時任知府和餘歡水騙了,他們說夢如意因父母雙亡身世可憐,不得不自賣進教坊司為樂妓。還說她乃清白之身,賣藝不賣身,若不能贖出教坊司,永遠不能嫁給良民,總有一天會被人糟蹋。”

“我身為父母官,自當憐惜百姓,更想成人之美,所以,就按尋常奴籍可以一千兩銀子贖出的律法替他幫夢如意贖了奴籍,改為良民。”

陸老夫人不相信的看著他:“你說的是真的?”

陸善淵扶住她:“母親,兒子豈敢做違反律法的事情啊?”

“那陸侯爺又是何時與夢如意好上的呢?是在餘歡水娶了夢如意之前還是之後呢?”

謝知衍步步緊逼。

陸善淵佯怒:“焱大人,你莫要信口雌黃,凡事都要講證據的。夢如意與餘歡水還育有一雙兒女,我怎會做出那樣不恥的事情來。餘歡水病故後,夢如意拖著一雙兒女向我求助,希望我帶她上京尋親,母親見她可憐便收留在府。”

滿廳的人神色各異。

就算陸善淵將自己說得多麼無故,富有想象力的人腦瓜子早就想出好幾個版本堪稱小話本的故事了。

就算他說的都是事實,可夢如意進府後揹著嫡妻暗通款曲導致懷孕總是事實吧?

“哦。那麼,夢如意的一雙兒女確定是餘歡水的咯?”

謝知衍看了眼陸菀。

陸菀有些茫然,不知道謝知衍手中還有什麼牌,他抓來一行人又是什麼人。

他今天說的雖然有點驚到她,萬萬冇想到夢如意竟然是徐國公舊案的人。

但,對她來說,還不夠驚喜。

“那……是自然。”陸善淵硬著頭皮。

“嗯,所幸,當年犯案之人抓了幾個,待下官帶回皇城司審問後,便知道真假。”

他指向第一位蒙著眼堵著嘴,長得最肥的一人:“這位就是當年的知府,離開江南府後曾經調任江南東路刺史兼安撫使,不到一年,因年底評級為末等被貶官為縣令。聽聞,那個刺史官職還是陸侯爺給提拔的。”

陸善淵臉色又白了。

當年時任知府無能,皇上也想讓陸善淵有點功績,便將他調去替任。

他是因為推薦了夢如意給自己,為了感謝,動用了點關係給他調了調位置,可他自己不爭氣,冇到一年就被擼了官。

冇想到,時隔多年,還是被皇城司揪了出來。

萬一……他說了實話就完蛋了。

重要的是,當年那件事……萬一被挖出來,那真的天塌下來了!

誰知,接下來謝知衍慢吞吞的話如一顆炸彈,將陸善淵、陸老夫人和剛醒過來的夢如意直接轟到想下地獄。

陸菀聞言卻眼睛一亮。

原來驚喜在這裡!

-醞釀著睡意,冇想到拂曉很快就回來了。“大姑娘,籍書!”“什麼籍書?”陸菀將小話本塞進枕頭底下,人還冇從小話本情節回神。“趙如意的籍書啊。”拂曉眼睛亮亮的,透著興奮。“啊!這麼快,快給我看看。”陸菀大喜。拂曉將一個小木盒遞過來,“青冥說焱爺親自去了開封府,府尹不敢攔著,將籍書親自捧了出來,這個是他親自寫的拓本。”陸菀冇想到焱雲鶴這麼給力,翻開細看,盯著愣神了好半晌。雖然有點收穫,但也有點失望。籍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