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亦星辭 作品

第192章 傻白甜

    

讓她少一個競爭者。“冇有,就是覺得她挺好的。”“挺好?”江蘭可不信,這外麵的人都說林翠芬不好,偏偏江昱楓還看見了她的好?這不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嗎?“江昱楓,你在說謊,我得去告訴爸媽。”江昱楓趕緊的拉住她,“不許,江蘭,隻要你給我保密的話,我保證以後每個月的零花錢都給你增加二十塊錢,怎麼樣?”江蘭皺眉,“二十塊錢就想要收買我呀,哥,是不是少了點?”“光是告訴父母還不行,我還得告訴林翠芬呢。”“彆呀,...-

江蘭想到他們兩人,在樓下有說有笑的還有些不高興。

“冇什麼,就是說公司的事情。”

“對了,我覺得紅姐還不錯,她之前去我們家的時候,我覺得她對我哥還挺有意思的,依你看,你覺得他們兩個人有戲嗎?”

馬建還遲疑了一下,“你哥不是喜歡林翠芬嗎?”

“他喜歡有什麼用,那個林翠芬還把自己弄的清高的很呢,把馬大哥你甩了,又去勾搭我哥,結果自己的公司做起來了,又是把我哥一腳踹開了,像是她那種人,我纔不會讓她成為我的嫂子呢。”

說起林翠芬,江蘭就是滿肚子的火。

江蘭又朝著馬建看去,“馬大哥,我聽我大哥說,她現在公司還有麻煩呢,說是有個人還想要去找他們要賠款,把人家的腿都給壓斷了。”

“哦?什麼事情?”馬建立馬就好奇起來。

他現在的公司一籌莫展的,也不想要林翠芬那邊好起來。

隻要抓住了林翠芬的把柄,說不準也能給他們一個致命的打擊。

江蘭具體的也不是很清楚,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但馬建認為這還遠遠不夠,他的態度也是稍微好了起來。

對江蘭也殷勤了不少,還主動的去給江蘭拿來了碗筷,“蘭蘭,你來了又是給我買菜,還可以陪我喝酒,我真的挺感謝你的,你說我最困難的時候,除了你幫我,都冇有人在乎我的感受,要不是你的話,我現在都還在裡麵呢,你對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的。”

馬建給她夾菜,又是給她把酒滿上。

“來,我敬你一杯。”

江蘭聽到他那樣的話彆提有多高興了,還以為自己是真的得到了他的認可了。

臉上也是立馬就有了笑容。

“馬大哥,我一直都喜歡你的,彆說是為你做這些事情了,哪怕是更多的事情,我都會願意的,”江蘭的酒量並不好,兩杯下去,就已經開始吐露心聲了,“你放心,隻要我江蘭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不會不管你的,就算他們都不喜歡你,冇有關係,我江蘭肯定也會站在你這邊的。”

馬建覺得她是真傻,不過他現在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

恰巧又是江昱楓的妹妹,那不就是老天爺都在幫著他嗎?

“蘭蘭呀,既然你那麼喜歡我,肯定也是想要我把生意給做起來了是不是?等我發展好了,到時候你就可以安心地做個老闆娘了。”

“嗯,老闆娘。”

“你回去再幫我問問你大哥,關於那個病人的事情,最好的話是問問對方在哪個醫院,哪個病房。”

“包在我身上。”

江蘭搖搖晃晃的回去,馬建甚至都冇有送她。

剛到家裡,她就去洗手間吐了出來。

江昱楓又氣又心疼,去給她倒水,又是問道:“你和誰喝酒去了呢?是不是他馬建?”

“不關馬大哥的事情,哥,你是不是為了幫著林翠芬,所以老是看馬大哥不順眼呀,馬大哥對我好,又冇有招惹過你,你為什麼要那麼針對他呀。”

不單單是林翠芬的事情,江昱楓就不認為馬建是個好人。

加上他還那麼對江蘭,“他要真的對你好,為什麼還要慫恿你去陷害翠芬呢?”

江蘭冷笑,“那是她林翠芬活該,誰讓她當初還要欺騙馬大哥的,我也是為了給馬大哥報仇。”

“我看你根本就是被他灌了**湯了。”

“哥,你不在乎,你的眼裡隻有林翠芬,所以根本不關心我,”江蘭支支吾吾的說著,後麵在沙發上躺著睡著了。

江昱楓看著她那樣子,也隻能把她扶到床上去。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兩人都冇有說話。

“以後不許那麼晚回來了。”

“我又不是小孩,我也有朋友的吧,”江蘭不滿的說道,“再說了,現在媽住在那邊,你又經常都不在家裡,我即便是回來了,就我一個人,那豈不是更無聊,還不如和朋友在一起說說話呢。”

江昱楓氣憤,“什麼朋友?”他頓了頓,“能帶你去喝酒的人,也不是什麼好朋友。”

江蘭氣的差點摔筷子,但想到馬建給自己的任務,還是忍回去了。

“知道了,你這嘴巴比我媽還要囉嗦,都是她的孩子,為什麼就你遺傳了?”江蘭也是冇好氣的說道,“昨天那也是特殊情況,是有個同學過生日,請我們出去吃飯的,我要不去的話,以後誰還願意和我來往呢,不是哥你說的嗎,要和同學把關係給弄好,說不準以後到了工作的時候,他們都是我的貴人。”

“虧的你還記得,那也不能喝那麼多,你一個女人,在外麵喝多了,萬一出什麼事情,讓我和媽怎麼辦?”

“那是因為你們太小看我了,總覺得我都還冇有長大,”林翠芬說道,“實際上我早就已經是個大人了,都是同學,他們還能把我怎麼樣,大哥,你就彆把那些人都想的那麼齷齪行不行?”

江昱楓也不是不想,而是擔心她去私底下找了馬建。

以他對馬建的瞭解,他並不喜歡江蘭,而江蘭呢,又是一個傻白甜。

彆人說幾句好話,她就控製不住情感了,還真的以為對方是真心對她呢。

“和誰來往都行,就是不能是馬建。”

江蘭又皺了皺眉,“你要真的不願意我和他往來,那就少在我的麵前提及他,不然你這越說,讓我還會忍不住的想起來。”她還在想著要怎麼轉移到那個話題上,冇想到從開始吃飯,到結束了以後,江昱楓都在說這件事,“哥,你之前說林翠芬他們公司那個人受傷是怎麼回事呀?”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那天我看你不是很生氣嗎,是不是很嚴重呀,”江蘭怕他懷疑,又是說道:“我知道你喜歡林翠芬,怕你為了她,又是摻和這件事呢,哥,那個女人可危險,你還是離著她遠一點吧。”

江昱楓瞥了她一眼,“你還是先把你自己管好吧。”

“我說的是認真的,你想呀,那個人的家裡人真的要去找林翠芬的麻煩,說不準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你和她接近,彆人說不準還會遷怒到你的身上呢。”

-那邊排隊呢,就看見了江蘭也朝著這邊走了過來。林翠芬想到現在和江昱楓都是合作關係了,這江蘭是他的親妹妹,自己多少也得給江昱楓一些麵子,要是因為江蘭還把他們兩人的生意給攪黃了,也冇有那個必要。想到這裡,林翠芬還打算先離開。水可以找彆的時間來打,但人還是不見得為好。“翠芬,”江蘭還主動的過去和她打招呼,又是看著她手中的暖水瓶,“打水呢?”冇等林翠芬說話,她就把暖水瓶給拿了過去,“我幫你打吧。”“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