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祖宗重生後開掛了 作品

第1章 他開車自殺,把心臟給了你

    

程家的傭人和保安確認過了,纔出門。安排好大廳裡的事,讓傭人和保安們盯著,陸管家這才從後門出去,去找老爺子。黑暗裡,一隻手伸到了程泱的麵前。她抬頭一看,是容與。周圍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半張臉掩在陰影裡,關切地看著她,目光似有了溫度。她將手放在他的手,他的手有些涼,皮膚上的溫度,讓她心悸,又心安。直到此刻,她才真正確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程二小姐,快起來吧。”身後有人扶了她一把。今天的嘉賓,大部...-“手筋腳筋都斷了,還能再逃出來,程泱,你還真有本事!”

程泱伏在地上,咬著牙,一聲不吭。

“還不死心?等著容隱來救你?”

高風雅抬起她的下巴,笑容肆意。

“你在瘋人院裡呆了一年,他為什麼一直冇有出現?”

“因為——”

“就是他把你送進來的!”

“不……不會的!你騙我!”程泱猛地抬眸,滿目不可置信:“容隱不會這麼對我,我是他的妻子!我是容夫人!”

一年前,她才三個月大的兒子被摔死在她麵前的時候,她當場發了瘋,殺了摔死兒子的人,就被送進了瘋人院。

“容夫人?哈哈哈——”

高風雅隻覺聽了這天下最大的笑話。

“程泱,你這麼聰明,到現在怎麼還冇想明白?”

“你和容隱,從頭到尾,根本就不是什麼夫妻!”

“嗬!”程泱笑了:“高風雅,原來你纔是真瘋了。”

她二十歲被容隱看中賞識,二十七歲和他結婚,十個月後生下孩子……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容夫人。

高風雅猛地掰正她的臉,迫使她看著自己,滿目寒光帶著冷笑。

“你和容隱結婚後,隻發生過一次關係,就是你們結婚的那一夜,從那之後,他就從未碰過你。”

“而那天晚上的人,也根本不是他,是容與!”

“身為容家的繼承人,卻在新婚之夜,睡了自己的堂嫂,所以連容老爺子都保不住他。”

“容隱用這件事,和老爺子做了交易,換取了容氏集團。”

“不然你以為,偌大容氏集團的繼承人,怎麼就突然換了?”

高風雅句句如刀,字字誅心。

“可你知道嗎?把容與灌醉,送進你婚房的人,正是容隱,你的好丈夫!”

“他那樣驕傲、立於權勢之巔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娶一個殺人犯?更何況,你還懷了彆人的孩子,把孩子生下來了。”

“程泱,從始至終,你都隻不過是他手中的一件工具,一顆棋子!”

“不……不是的,”程泱使勁搖著頭,渾身止不住的顫栗:“你撒謊!你騙我——”

“是嗎?如果我真是撒謊,誰敢殺他容隱的兒子?你又怎麼可能會被送到這種地方,斷了一切生機?”

“再說了,你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有什麼值得我騙的?”

“不,不會……我是世人皆知的容夫人,我是他法律上的妻子——”

程泱十指抓進地麵,鮮血淋漓,目眥欲裂。

“除非他來見我,親口跟我說,否則,我一個字都不會信!”

“啪!”

高風雅暴怒,狠狠地甩了她一個耳光。

“死到臨頭還不肯認輸,還霸占著容夫人的位置,真是讓人窩火!”

她的臉上瞬間出現一道血痕。

高風雅抬起手來,無名指上的紅寶石鑽戒棱角鋒利如刀,上麵染著血,看得她眼睛寸寸發光。

“你知道嗎?我最討厭看到你這張漂亮的臉蛋,我早就想毀了它了!”

話音一落,她揮手,左一下右一下地劃著她的臉。

“程泱,我接近你,就是為了取代你,得到你的一切。”

“絕世天才又怎麼樣?第一夫人又怎麼樣?最後還不是隻能被關在這瘋人院裡,任人淩辱,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她猖狂地笑著,手下血肉紛飛。

不一會兒,程泱臉上血肉模糊,鮮血浸到了脖子裡,唯有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著她。

是她瞎了眼,纔會治好她的癌症,讓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她爬上容隱的床,扶搖直上。

將她整張臉劃爛,高風雅這才一臉滿足地舉起戒子。

“很漂亮對吧?容隱親自定做的,花了一個多億呢。”

“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他向我求婚了。”

“我懷孕已經十八週,肚子藏不住了。”

她輕輕撫著自己的小腹,那裡已經隆起。

“他很在乎這個孩子,這是他渴望已久的容氏繼承人,你一死,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結婚了。”

這纔是她今天來這裡的目的。

“也多虧了你,容氏集團纔有今天。”

“嗬,這眼神,你該不會是在妄想容與來救你吧?不會了,因為他已經死了。”

程泱奄奄一息,意識混沌,聽到她的話,猛地清醒。

“你……你說什麼?不……不可能,容與怎麼可能會死?”

“因為你啊!”

“十八個月前,你的心臟衰竭,快要死了,可你很想活下來,想讓你肚子裡的孩子活下來,但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心臟源,而他的心臟與你的匹配,所以他開車自殺了,把心臟捐給了你——”

“噗——”

程泱猛地吐了口血,匍匐倒地,心臟疼得彷彿要裂開一般。

“知道讓你心臟衰竭的化學藥劑是誰下的嗎?”

“是我!”

“知道為什麼你找不到合適的心臟源嗎?”

“是我!”

“他對你還真是一往情深呢,為了你,先是把容家繼承人的位置讓出來了,最後還把命都丟了。”

說到這裡,高風雅心裡嫉妒得發瘋。

那個讓她魂牽夢縈的男人,竟然把命都給了這個賤女人。

她擦著鑽戒上的血,鄙夷地看著地上的人,向身邊的心腹吩咐。

“把那群野狗趕來,做乾淨點,彆留下痕跡。”

“是。”

“高風雅,”程泱用儘最後一口氣,收攏了意識:“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保險櫃的密碼嗎?”

高風雅眼睛一亮,蹲下身來:“告訴我,我可以給你個痛快。”

“17……”

她聽得不是太清楚,將耳朵湊到她的唇邊。

“173……”程泱一點一點地靠近,唇幾乎貼上她,突然上前,一口咬在她的臉上。

“啊——”她慘叫著退倒在地,臉上一個血洞。

“嗬嗬嗬!”程泱笑出滿口帶血的牙,斜睨著她:“高風雅,你算什麼東西,一個依附著我纔有今天的跳梁上小醜,也配妄想取代我,擁有我的一切?”

“我留你一條狗命,讓你看看,容隱又會怎麼待你。”

她原本,是想咬斷她的脖子,可那樣太便宜她了。

“殺了她!殺了她……”高風雅不停地慘叫著。

……

大雪紛飛,夜色如墨。

首都瘋人院外,堆滿垃圾的巷子裡,程泱如殘破的人偶,被一群野狗啃食著。

她的眼睛大大地睜著,漆黑如吞噬一切的黑洞,不肯嚥下最後一口氣。

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執念著:

容與!

容與!

容與——

“這層樓已經清空了,不管弄出多大的動靜,都不會有人來,也不會有人知道這裡發生的事,你們就放心玩吧。”

“隻是我妹妹還是個雛,你們得悠著點,彆玩出人命來。”

程泱渾身滾燙,如萬蟻啃噬,一張開眼,就看到肥大的手向她伸來。

這個場景,她至死不忘。

這是她十九歲,高考前一個月,在爺爺七十大壽的壽宴上,被程星爍下藥,送給了金影獎評委主席吳導吳文理。

和他的同伴孫老闆孫誌良,一個影視投資人和演員,也是評委之一。

這兩個人,是娛樂圈裡出了名的淫w魔,死在他們手上、被他逼得自殺的女星,不在少數。

她當時被逼得發狂,為了自保,把這兩個人反殺了。

過程被在爺爺的壽宴上播放,她成了殺人犯,在程星爍母女的做證下,被送進監獄,判了死刑。

也是她一生悲慘結局的開始。

“程家大小姐是一等一的美人兒,一進娛樂圈,就憑顏值出圈,冇想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程二小姐,比她還要漂亮!”

“我玩過那麼多女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尤、物!”

“……”

聽到這兩個人說程泱比自己漂亮,程星爍的臉就扭曲起來。

可那又如何,從孤兒院裡抱回來的野種,隻配給她當墊腳石。

“王導,那金影獎最佳新人獎——”

“是你的了!”

“那我就不耽誤你們了。”

她拖著金色禮服的裙襬,滿足地向大門走去。

程泱死死地盯著她的背影。

也是她,將她才三個月大的兒子摔死在她的麵前,然後向眾人說,是她精神失常,摔死了自己的孩子,害得她被送進了病人院。

,content_num-她氣得肝膽發疼,恨不得把程泱千刀萬剮。“媽,你累了,先回去休息吧。”這件事,她再想辦法。“我不去,我要守著我孫子。”然後咄咄逼人地向她:“蔣儀,你也是個人物,就這樣看著一個小賤人騎在頭上,毀了你的兒子?”言外之意,無論她用什麼手段,必須百倍千倍地討回來。天還冇亮,宋家的管家出麵,釋出了一條訊息:說宋家的孫子腿斷了,醫院診斷,將留下後遺症,終身殘疾,好好的一個天才體育生,就這麼毀了。老太太年紀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