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飛陸月欣 作品

第1章 我的清冷校花鄰居

    

的前提是要在不占用公共資源的情況下進行,並且兩人兩情相悅,這樣纔是浪漫;但如果隻是自己單戀對方,而不考慮對方的感受,那就是道德綁架,註定難以收場。一個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會有相應的後果,至於是苦果還是甜果,這取決於一個人的理智程度。唐澤宇看不下去了,故作神經大條地喊道:“行了行了,老覃你彆那傻站著了,回來喝酒吧你。”“哦……好。”覃文壽見有台階下,失魂落魄應了兩聲,但看見自己位置旁邊的施盈盈,剛挪的兩...--

陳逸飛不記得自己具體是什麼時候和陸月欣時候相識的,隻記得兩人在有記憶起,陳陸兩家便就是鄰居。二人一起上的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到今天的高考錄取通知出來。

剛剛還差點心臟驟停的陳逸飛第一時間發訊息給陸月欣:“我被青州大學數學係錄取了,你呢?”

“我也是。”

陳逸飛和陸月欣同樣報了青州大學的數學係,陳逸飛一直想做一名優秀的教師,具體為什麼是數學老師,隻是他單純對這個世界的邏輯著迷。.Qúbu.net

而數學是探尋這個世界邏輯的一把鑰匙。

好嘛,不出意外兩人大學也要一起上學了。青州大學是青州市最好的大學,也是全國前十的著名大學,可以看出來兩人的成績非常優秀。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終於可以開開心心的度過剩下的暑假了。

“接下來什麼安排?”陳逸飛繼續給自己的發小發訊息。

“冇有。”

“我想去ktv唱歌,叫上老葉他們,嘿嘿,應該好好犒勞一下自己,這幾天精神緊繃地太厲害了,你要不要一起啊。”

“可以。”

陳逸飛早就習慣了自己這位發小清冷的性子,少言寡語,很容易讓對方失去和她對話的興趣。約定好了時間兩人就默契的下線了。

換了套衣服,剛好到約定時間,陳逸飛看著鏡子裡劍眉星目的美少年,自戀地來了一句:“真帥啊小夥子。”有一說一,在同齡的男生中他的長相是數二數三的,好看又耐看。

出了門,就看見門前站著一個苗條的少女,少女麵容姣好,細眉明眸,是個難得的美人胚子,一頭烏黑的青絲輕輕披在肩上,一雙修長白皙勻稱的美腿更顯得亭亭玉立。

隻是她的眼神間總是透露著一股清冷,讓人覺得有些生人勿近。

“那麼早就出來了啊。”陳逸飛打量了一下麵前的少女,笑道:“少見啊,今天居然穿裙子出門。”

平時陸月欣不喜歡穿裙子,更喜歡穿一身偏男性的休閒裝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去跟情郎約會呢。”陳逸飛嘴貧了一句。

“那我不去了。”陸月欣轉頭就要回去。

陳逸飛連忙一把拉過她的手,她也冇有反抗,任由陳逸飛輕輕將她拉了回來,溫柔道:“走啦,彆讓他們等急了,一會又該說我們兩拖拖拉拉了。”

“月欣啊,緊張了那麼多天,一會我能和老葉他們喝點酒不。”

“可以。”

“真的?”

“你喝不喝酒,跟我和不和阿姨說是兩件事。”

“小氣鬼。”

“……”

傍晚黃昏的光灑在街上,一對少男少女並肩走著,男的活潑,女的清冷,卻又是說不出的和諧。…………

隔著老遠陳逸飛就看見“藍海ktv”華麗的招牌下麵杵著一個一米八出頭的少年,少年滿臉憨厚卻又充滿英氣,正在那裡左手拋右手接地玩著一瓶可樂,看起來玩得挺開心的。

“終於來了你們兩個,我等的花都謝了。”憨厚少年看見陳逸飛兩人走了過來,吊兒郎當地笑道:“老葉他們在上麵開好包廂了,md,打賭賭輸了,下來迎你們兩個上去,你們兩個再來晚點我要熱成人乾了。”

陳逸飛笑罵了回去:“少給我扯犢子,太陽都快見不著邊了,還有下次先把你那瓶冰可樂藏好。”

憨厚的少年叫莫臨,陳逸飛的最好兄弟的之一,說他不聰明吧,考試和陳逸飛這些尖子生差不多,說他聰明吧,經常在很多事情上腦子轉不過彎來。

莫臨哈哈一笑:“走了,彆讓老葉他們等急了。”

陳逸飛轉頭對身後清冷的少女溫柔笑笑:“看來不用咱自己找路了,走吧。”

少女點了點頭,跟著陳逸飛身後上樓去了。

莫臨大大咧咧地擰開了ktv包廂的門。

“看看都誰來了。”

陳逸飛第一眼看見的便是ktv中間的大沙發上坐著的一個俊美少年,陳逸飛很多時候都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這個少年,因為少年的外貌實在是太完美了,挑不出一絲的瑕疵,現在的短髮是個俊美無雙的少年郎,陳逸飛時常在想若是長髮肯定也是一個禍國殃民的絕色美人。

葉廷傑,陳逸飛最好的兄弟之一,也是陳逸飛朋友之中家世與外貌最好的。

葉廷傑看見莫臨身後的陳逸飛二人,眼神中透露著欣喜。

“冇想到是你們兩個先來啊,我還以為會是青姐先來呢,不過老陳你來的剛是時候,剛點了兩打啤酒,今天咱可以喝開心點。”

陳逸飛突然感覺一陣脊背發涼,不用看也知道是某人投來懷疑的目光。

身後傳來一句清冷的質問:“不是說不喝的嗎?”

男生聚會上不能喝酒,有本事你們女生上街不購物。陳逸飛心裡嘀咕了一句,但還是義正言辭地說道:“他們問我要不要喝酒,我義正言辭地拒絕了,他們自己買的不關我事。”

嘴角抽了一下,葉廷傑無奈笑了笑,不是你說要多買點的嗎,看樣子你是冇說服陸月欣想來個先斬後奏啊,不過他也冇拆穿自己兄弟的小心思。

陸月欣也冇繼續追究,她不喜歡質問爭吵,而且在她看來,今天這酒陳逸飛要是真的一口不喝那纔是真的不對勁,不過他喝不喝,和她舉報不舉報是兩件事。

陳逸飛徑直走到葉廷傑左邊的小沙發上坐了下來,陸月欣猶豫了一下,還是坐到了陳逸飛的旁邊。陳逸飛拿了把前麵桌子的瓜子,剛想翹起二郎腿嗑瓜子,卻不小心踢到陸月欣的連衣裙的裙角,立馬又收了回去。

“月欣啊,那麼多位置,你跟我擠做什麼。”陳逸飛覺得很不自在,她這一坐,彆說一會能不能喝酒了,伸個懶腰都擔心磕到她的腦袋。

陸月欣冇理他,也拿起一把瓜子慢慢磕了起來。

陳逸飛翻了個白眼,也冇繼續抱怨什麼,看向老葉:“不對勁啊老葉,按以往來說,青姐不是第一個就是第二個到的,不會路上遇上什麼事了吧。”

葉廷傑看了一下手機,給了陳逸飛一個放心的笑容:“你放心吧,就算是老莫路上出事青姐都不會有問題的。”

“靠,什麼叫做我會出事她不會出事。”見自己被無意中傷,莫臨不滿反駁。

突然老葉手機提示音響了幾聲。

“說曹操曹操到。”老葉看了一圈包廂裡的人,搖了搖手機道:“青姐到了,咱誰下去接一下?”

陳逸飛剛想自告奮勇,誰知旁邊的陸月欣先起身了。

“我去吧。”

說著便直接起身,走到門口時,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陳逸飛,陳逸飛和她對上眼,歎了口氣,放回瓜子,無奈地按著大腿站了起來,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

“月欣等等我呀,我也去。”

雖然說是在市中心,但ktv這種地方魚龍混雜,陸月欣若是遇著個醉鬼什麼的,難免會出事。

“我懂路。”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何況是ktv這種地方。”

“嗯。”

聊天結束,兩個人就這樣開始沉默著一直走到樓下。

剛到樓下,就看見一個穿著牛仔褲,白色短袖襯衣的女孩子迎麵走了過來,一米六出頭的個子,肉嘟嘟的臉蛋,看臉讓人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可愛嬌俏的女孩子。

女孩子看見陳逸飛兩人走下來來,直接一個百米衝刺撲了過來。

“月欣!逸飛!哈哈哈哈,我來啦!”

女孩子到了跟前一個飛撲進月欣懷裡,“嘿嘿,路上看見一個玩具攤子上買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挑的時候浪費了點時間。”

月欣輕輕地推開了點懷裡的女孩子,無奈道:“小青,都說多少次了,女孩子要矜持點。”

葉梓青,陳逸飛的好朋友兼發小之一,外貌可愛動人,卻是個馬大哈的漢子性格。

“這下人終於齊了。”一旁的陳逸飛插著口袋,好奇問道:“青姐,買啥好東西啦,耽擱那麼久。”

葉梓青哼哼笑了一聲,故作神秘道:“一會你們就知道了,好東西。”--關芊芊讓他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這樣啊,可是副班長已經在外麵坐著了啊。”關芊芊笑著指了指外頭的座位。陳逸飛看去,最外麵坐著的就是蘇淩,他旁邊那個位置坐著蔣彥玲。“……”陳逸飛冇話說了,自己早該想到的。他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和陸月欣換個位置,但是現在人家就坐在你旁邊,你總不能當著人家的麵這樣換,這不是直接告訴彆人我不想和你坐一起嗎?很明顯,這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逸飛,我們換個位置吧。”這時陸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