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厚德 作品

《暢銷小說玄機珠》 第11章

    

若是真有何違法之事,你就坦然承認,接受王法的懲罰。我林家之人不能冇有擔當,犯錯了就要接受懲罰,若是你真有犯法,為父也不能維護於你,但若是你冇有犯法,也不要屈打成招,辱冇了家風。我林家雖然是以打鐵為生,但家風純正,也斷不能隨便受人冤枉!”林厚德看見了長凳上的少年,高大的身軀微微一顫,銅鈴般大眼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腳下一縱,身形如風般衝到了長凳之前,將少年一扶而起,雙眸炯炯地盯視著少年朗聲問道。“父親...《暢銷小說玄機珠》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黃二娟翠,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暢銷小說玄機珠》第11章免費試讀“冇想到此子身體如此不經打!那倒是無法再施以刑杖了,不過此子一口咬定自己並未殺人,若是直接給其定罪,恐怕也會惹來一些非議。既然如此,馬誠,你立即到後堂取來一瓢冷水,先將此子澆醒,待本縣再審問其一番再作定奪!”馮縣令聽完劉師爺的話語,眉頭一蹙而起,臉上露出猶豫不決之色,半晌之後纔對著堂下一名年青衙役冷聲道。

聞聲堂下那名下巴長有黑痣的青年衙役連應了一聲,腳下一縱,一溜煙地跑向大堂後麵的一處小門。片刻之後,黑痣青年衙役馬誠右手端著一瓢冷水從小門出走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長凳上的林若翰身旁,右手一甩,將瓢中冷水傾倒而出。

“嘩!”地一聲,一瓢冷水全部潑灑到了林若翰腦袋之上,瞬間將其頭髮以及脖頸上的枷鎖淋得濕漉漉一片,也將長凳下的青石地麵灑得流水四溢。

隻見冷水剛一澆到少年頭上,頓時其身軀一個激靈,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倒伏的腦袋就從枷鎖上一抬而起,看了台上的縣令一眼,旋即嚎啕大哭起來:“大人!小子並未殺人呀!還請大人再派秦捕頭卻仔細探訪一下,一定要還小子一個公道呀!若是冤枉了小子,讓真正的凶徒黃二逃脫,會使更多人受害,到時也會有損大人的陰德呀!大人不可不慎重呀!”

“小子!到瞭如今還嘴硬!難道你覺得本縣的刑罰太輕了嗎?來人,給我重重......”馮縣令見到少年剛一甦醒立即嚎啕喊冤,不由得勃然大怒起來,又要喊人給少年施以重刑,不過其聲音剛一到半,眸光瞥到大堂正門外一道正欲衝破衙役阻攔進入的人影,口中的話語瞬間一頓而住。

隻見大堂正門處一名身材高大,麵色黧黑,雙眸大若銅鈴,約摸三十餘歲的中年漢子正頂著兩名守門的衙役,一步步地向著大堂中央邁進,臉上神色異常焦急。

“來者何人?為何要私闖公堂?”馮縣令見狀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地大聲嗬斥道。

中年漢子聞聲身形一頓,冇有繼續往大堂內闖入,銅鈴般的雙眸猛然一瞠,朝著馮縣令高呼道:“大人!草民是炎旺鎮鐵匠林厚德!剛剛聽聞犬子林若翰被押解到了縣衙,特意來此旁聽。還請大人恩準!”

“嗯!原來是林若翰家屬!既然如此你們倆個且將其放入,也好讓其勸勸這嘴硬的林若翰認罪,也省卻一些麻煩!”馮縣令聞聲眉頭一皺,旋即臉色一動,似乎想起了什麼,對著門口兩個攔住林厚德的衙役一擺手道。

聞聲門口處兩名衙役驀然一放手,閃到了兩旁,頓時林厚德從兩人中間大步而入,眸光在大堂上一掃,落在了伏在長凳上,身戴枷鎖的林若翰身上,隻見林若翰頭髮濕漉漉一片,猶自向下淌著水,從背後看其臉色一片蒼白。

“若翰!你什麼了?為父不是讓你將小槍頭送往鎮東的霍獵戶嗎?為何會弄到縣衙裡來了?你把事情經過給為父述說一遍,若是真有何違法之事,你就坦然承認,接受王法的懲罰。我林家之人不能冇有擔當,犯錯了就要接受懲罰,若是你真有犯法,為父也不能維護於你,但若是你冇有犯法,也不要屈打成招,辱冇了家風。我林家雖然是以打鐵為生,但家風純正,也斷不能隨便受人冤枉!”林厚德看見了長凳上的少年,高大的身軀微微一顫,銅鈴般大眼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腳下一縱,身形如風般衝到了長凳之前,將少年一扶而起,雙眸炯炯地盯視著少年朗聲問道。

“父親!孩兒不孝,讓你擔心了。孩兒並未殺人,娟翠嫂子是黃二所殺,孩兒是路過烏尾巷,看見了黃二行凶過程,欲要躲藏時被黃二發現,其又要殺了孩兒滅口,然後.......”少年聞聲鼻子一酸,雙眸中淚光閃爍,流下了兩行淚水,對著林厚德一一哭訴起來,將今日說了幾遍的案發過程又向林厚德敘述了一遍,所說內容與先前所述倒也一般無二。

少年敘述過程中,一口咬定是黃二殺人,令得曾經到現場勘察的秦教頭及花仵作等人無不義憤填膺,但在縣令示意下卻也並未立即發作,一直等到少年將案發過程又完整地敘述了一遍,又將縣令如何斷案的過程也簡要地敘述了一遍。

林厚德聽完兒子的敘述,一臉深意地盯著站在一旁的黃二一眼,犀利的眸光如同刀鋒一般,令得黃二渾身一個激靈地打了一個寒顫,身軀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兩步,頭顱一垂,避開了林厚德的眸光。

旋即林厚德向著堂上審訊桌前高坐的縣令一拱手道:“大人!非是小民鬥膽犯顏,實是知子者莫若父!雖然按照我兒所述,說黃二以豆腐殺人,聽起來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十分難以理解。但小兒平時聰明伶俐,若是其所言有假,以其聰慧程度,斷然不會編造出豆腐殺人這樣離奇荒唐的藉口來誣陷黃二,要編造也會編造出一些合理謊言來。現在其既然一直說黃二以豆腐殺人,想必其還真是看見了黃二以豆腐擊殺娟翠妹子,否則斷不會如是說的。另外按造黃二的供詞,說小兒路見娟翠妹子,垂涎其美色,故而當街調戲不成,反而惱羞成怒將其殺害,此事更是不可能發生。”

“哼!林鐵匠!雖然本縣也素聞你為人正直熱情,鄉鄰間對你多有好評。但你如此袒護你的兒子,未免就包藏有私心在內吧?你兒子如今應該有十五六歲年紀了吧?如此年紀,正是開始萌發春心的年紀,其若是因民婦娟翠美貌而對其動了色心,在路上加以調戲,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何以到你兒子身上就變成不可能的事情了呢?莫非你兒子並非男兒不成?抑或你兒子有那斷袖之癖,並非喜歡女人?”馮縣令聞言臉色一冷,拂然不悅道。小說《玄機珠》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將其頭髮以及脖頸上的枷鎖淋得濕漉漉一片,也將長凳下的青石地麵灑得流水四溢。隻見冷水剛一澆到少年頭上,頓時其身軀一個激靈,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倒伏的腦袋就從枷鎖上一抬而起,看了台上的縣令一眼,旋即嚎啕大哭起來:“大人!小子並未殺人呀!還請大人再派秦捕頭卻仔細探訪一下,一定要還小子一個公道呀!若是冤枉了小子,讓真正的凶徒黃二逃脫,會使更多人受害,到時也會有損大人的陰德呀!大人不可不慎重呀!”“小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