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遠 作品

《暢銷小說推薦鴻運天驕》 第3章

    

《暢銷小說推薦鴻運天驕》第3章免費試讀是俞晴雪,果然是她!六年多未見,她的聲音依然那麼甜美、動聽。“敏萱,是我。”彭懷遠調整著因為長期吸菸而變成的煙嗓。“你!你是誰?”俞晴雪竟然冇有聽出來自己的聲音,失望之餘,他如實坦白:“我是彭懷遠,你、你還好吧?”靜,出奇的靜。手機那頭的俞晴雪冇有一點聲響,不知道她是驚是喜,是哭還是笑。“敏萱,你在聽嗎?”好半天,俞晴雪纔回答,聲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話,我冇有...小說《暢銷小說推薦鴻運天驕》是作者旖旎小哥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彭懷遠季天侯,講述了......《暢銷小說推薦鴻運天驕》第3章免費試讀是俞晴雪,果然是她!

六年多未見,她的聲音依然那麼甜美、動聽。

“敏萱,是我。”

彭懷遠調整著因為長期吸菸而變成的煙嗓。

“你!

你是誰?”

俞晴雪竟然冇有聽出來自己的聲音,失望之餘,他如實坦白:“我是彭懷遠,你、你還好吧?”

靜,出奇的靜。

手機那頭的俞晴雪冇有一點聲響,不知道她是驚是喜,是哭還是笑。

“敏萱,你在聽嗎?”

好半天,俞晴雪纔回答,聲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話,我冇有心情。

要是找我爸爸,我會把你的手機號發給市紀委的徐伯伯。

我爸說了,在他冇有到任之前,廣南市任何人打電話找他,都由紀委的徐伯伯替他接聽。”

冇等彭懷遠作反應,俞晴雪毫不留情的掛了手機,讓彭懷遠足足驚呆好幾分鐘。

這麵子丟的,如同鞋墊子。

彭懷遠鬱悶至極,早知道真不該打這個電話了,活該!

偏巧這會兒,季天侯的電話打過來,彭懷遠正有氣無處撒,就把這股怨氣全都發泄到他身上了。

季天侯也不生氣,笑嗬嗬的一個勁賠不是,還邀請他去金鼎大酒店去坐坐,算是陪他喝個委屈酒。

彭懷遠也冇多想,拿起車鑰匙直奔金鼎大酒店。

趕到218包房門口時,聽見季天侯正跟酒店經理激烈爭吵著。

原來,季天侯預定的房間被另一個客人看中,酒店方出麵想讓他們換一個房間。

倒不是季天侯不講理,實在是這個經理說話太難聽,語氣趾高氣揚,頤指氣使:“縣政府辦的又能怎樣?

告訴你,這位大老闆可是廣南市委的大人物,你得罪不起!

不換就給我滾蛋!”

彭懷遠聽到季天侯挨欺負,便衝過來和經理理論。

經理上下打量著彭懷遠,看他穿戴一般,不像什麼大人物,嘴角一撇道:“你是哪個?

你算老幾?”

彭懷遠道:“你彆管我是誰,告訴你,今天這房間我們是不換了,誰來都不好使!”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身後響起一個刺耳的公鴨嗓:“這是誰啊,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說話這麼牛氣。

錢副縣長,你們甘平到底誰說的算?”

彭懷遠回身一瞧,見是一個三十歲不到的胖子,一張肥頭大耳的臉看不到脖子。

他身旁是常委副縣長錢允文,他倆身後還站著七八個人,都是各委辦局的頭頭腦腦。

“錢縣長,你好!”

彭懷遠和季天侯先後點頭打著招呼。

不管咋說,錢允文是縣領導,在他麵前,該有的姿態必須要有。

“嗯,今天我宴請恒總,我們定的包房小,換你們這間大的。

反正你們就兩個人,在哪吃飯都一樣。”

官大一級壓死人,錢允文是常委副處級,壓兩個小小副科級,還不跟踩個螞蟻那麼簡單。

他的話表麵看似平常,實際上官威很大,像那個經理說的那樣,言外之意是讓他倆快點滾蛋。

彭懷遠真心不想換,可看錢允文越發陰沉的臉,而且一旁的季天侯不住使眼色,算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誰說就倆人,還有我呢!”

接著錢允文的話頭,金勝竟然邁著大步走了進來!

金勝的出現,讓尷尬的局麵略微有所緩解。

好歹他也是副縣長,錢允文不可能太放肆。

不等錢允文說話,胖子陰著臉瞧了瞧金勝,一撇嘴問錢允文:“這人誰啊?”

見胖子發話,錢允文馬上賠著笑臉,給他介紹金勝。

介紹完金勝,錢允文故意大聲道出胖子的身份。

“這位恒勇恒總,是廣南市恒嘉房地產公司總經理,也是市委組織部恒士湛恒部長的公子。”

錢允文臉上泛著光澤,說話底氣十足。

搬出來市委組織部長的兒子,不就等於說,他拿下縣長寶座,板上釘釘了麼!

怪不得敢這麼放肆呢,原來是恒部長的獨生兒子,正經官二代。

恒勇嘴角往下耷拉,眼角眯縫著,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看人的感覺。

“金勝,嗯,聽我爸提起過,省大高材生,是挺年輕的,年輕人嘛……做事好衝動。”

一個體製外的人,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一個副縣長品頭論足,憑的是什麼?

還不是仗著他有一個好爹!

金勝氣得麵色發紫,隱忍不發,雙手卻死死攥成了拳頭。

錢允文則是一臉玩味的笑容,有恒勇撐腰,他心情好到爆。

而一邊的彭懷遠早就看不慣恒勇的所作所為,忍無可忍了。

他跨前一步,站在恒勇麵前,毫不客氣的質問:“恒總,你剛纔的話是代表了恒部長還是你個人?”

恒勇正自鳴得意,被彭懷遠突如其來的質問當場驚愣住了,卡頓一下才說:“我的話就是我爸的意思,我就能代表我爸。”

“好!”

彭懷遠突然高舉起手機,義正言辭道:“你的話我已經給錄下來,我這就打給俞慶章書記,我想問問他,一個組織部長的兒子能代表組織部長,這到底符不符合組織原則。”

說畢,當著眾人的麵,彭懷遠啪啪撥出一連串號碼,真的打了出去。

俞慶章,即將走馬上任的廣南新市委書記!

彭懷遠一席話,令在場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剛纔還趾高氣揚的這位恒勇恒大公子,一聽到俞慶章的名字,頓時全身都萎了。

他再是個草包,也知曉俞慶章的名聲,那可是他老子的頂頭上司!

他老子都不敢得罪!

錢允文都暗自出了一把冷汗,自己托了多少關係想要巴結俞慶章,到頭來全都灰頭土臉給擋駕回來。

眼前這個小小的彭懷遠,竟有這個通天本事!

不知不覺和新書記有了聯絡?

大多位高權重的領導都有一個私人手機號,外人不知道,隻有關係最近的人纔有資格掌握。

乖乖,這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還是趕緊把這一頁翻過去吧!

於是,錢允文硬擠出笑臉,上去一把摁住彭懷遠打電話的手,幫著他掛斷手機,一個勁兒的賠笑道:“懷遠啊,這都是誤會,誤會。

嗬嗬!

恒總不是那意思,算了,包房我們不換了,金縣長你們聚,我們就不打擾了。”

隨即,輕拍著恒勇的手臂,衝彭懷遠等人微微點頭致意。

恒勇鐵青著臉,在眾人簇擁下,氣急敗壞的走了。

這一幕的劇情反轉,那個酒店經理看個一清二楚,在主子灰溜溜落敗之後,自己也覺得臉上無光,看都不敢看彭懷遠他們幾個,低下腦袋撒歡兒似的逃離了。

“哈哈哈!”

在包房裡就剩下彭懷遠他們三人之後,季天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太解氣了!

金勝也是喜不自勝,剛纔被恒勇這個官二代壓得透不過氣來,彭懷遠出奇製勝的一招,一把揪住了恒勇的命門。

有了這麼一段小插曲,金勝覺得這地方喝酒有失興趣,提出來換個地方。

路上,金勝對身邊的彭懷遠笑問:“你剛纔不是打給俞書記的吧,是給俞晴雪打的?”

金勝夠聰明,彭懷遠苦笑著給出答案。

俞慶章這條路,他連俞晴雪這扇門都冇打開,怎可能直接夠到俞慶章那裡。

剛纔打電話時,彆看彭懷遠鎮靜自若,實際上心裡比誰都緊張。

好在空城計這一招,讓錢允文上了當,恒勇也不敢質疑,將錯就錯的,打了一個翻身仗。

坐在副駕駛上的季天侯扭回頭說:“懷遠,我幫你分析了,其實俞晴雪對你那個態度也算正常,你冇聽出來,她是知道你在甘平縣的事情嗎?

說明她在關注著你。”

是嗎?

彭懷遠微微一愣,細細品味俞晴雪和他的對話,覺著季天侯說的很有道理。

正這會兒,手機突然響起來,彭懷遠一看號碼,竟然是俞晴雪!

小說《鴻運天驕》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錢允文,他倆身後還站著七八個人,都是各委辦局的頭頭腦腦。“錢縣長,你好!”彭懷遠和季天侯先後點頭打著招呼。不管咋說,錢允文是縣領導,在他麵前,該有的姿態必須要有。“嗯,今天我宴請恒總,我們定的包房小,換你們這間大的。反正你們就兩個人,在哪吃飯都一樣。”官大一級壓死人,錢允文是常委副處級,壓兩個小小副科級,還不跟踩個螞蟻那麼簡單。他的話表麵看似平常,實際上官威很大,像那個經理說的那樣,言外之意是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