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41章

    

考察一下夏正德的人品和能力,但是這並不妨礙在表麵上自己站在夏正德這一邊的。柳擎宇的分析完全正確,在夏正德得知這一次前來拜見自己的人員之中有柳擎宇的時候,夏正德就已經盤算好了,柳擎宇是新上任的鎮長,還是軍轉乾過來的,肯定是冇有任何派係背景,而且關山鎮本來是屬於薛文龍的勢力範圍,如果自己能夠把柳擎宇拉攏到自己的陣營,把他作為一枚釘子打入薛文龍的勢力之內,這對於自己以後逐步掌控景林縣的大權,對薛文龍進行...-

洪三金拿出手機,立刻給自己熟悉的和自己關係不錯的馬蘭村村長田老栓打了個電話,把鎮裡正在舉辦表彰大會柳擎宇卻被排斥在外以及鎮委書記石振強的發言報告的細節告訴了他,田老栓聽完之後當時就火了。田老栓可是自始至終都和柳擎宇奮鬥在一起的人,他太瞭解在抗洪救災的那幾天裡柳擎宇到底付出了多少!尤其是現在,柳擎宇剛剛從馬蘭村災民們的集中區域走訪過,及時瞭解了大家的需求和問題,能夠解決的柳擎宇當場就給解決掉了,不能解決的柳擎宇也承諾這兩天就會把問題全部解決。對於這樣一個能夠全心全意為老百姓做事的鎮長,田老栓從來冇有看到過,也從來冇有遇見過,他太清楚這樣鎮長對於整個關山鎮的老百姓意味著什麼。

田老栓徹底憤怒了!他立刻把所有村民們全都著急起來,把洪三金跟他所說的話簡短的說了一遍,然後大聲說道:“各位鄉親們,柳鎮長雖然年輕,但是他的所作所為我們大家都有目共睹,他是真真正正為我們老百姓辦事的好鎮長啊,但是現在,石振強竟然卑鄙無恥到了這種程度,縣裡的領導更是為虎作倀,你們說,這種事情我們老百姓能忍不能忍!”

“不能忍!絕對不能忍!”

“打倒石振強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村民們紛紛七嘴八舌的叫喊起來,情緒也越來越激動了。

田老栓怒聲說道:“各位鄉親們,我田老栓決定了,就算是我這個村長被免職了,我也要去鎮政府大院內去找縣裡的領導們給柳鎮長要一個說法,憑什麼他石振強屁都冇有放一個就要搶奪柳鎮長的功勞,我堅決要給柳鎮長討回一個公道!是爺們的跟我一起去!”說著,田老栓立刻向外走去!

在田老栓身後,凡是能夠走動的老少爺們甚至是六七十歲的老爺子、老太太們,也全都跟在田老栓的身後浩浩蕩蕩的向著關山鎮鎮政府大院的方向殺了過去。

一邊走,田老栓一邊跟其他村子的村長們聯絡著,當他把柳擎宇的遭遇跟各個村的村長們一說,眾人的情緒立刻沸騰起來!

人心都是肉長的,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誰真正為他們辦事,誰在他們頭上作威作福大家心中有數的很!尤其是這些村長們有些人在縣裡也是有一些關係的,柳擎宇為了向縣長薛文龍要回被截留的資金,在走廊中暴打薛文龍受到處分的小道訊息早就在村長們之間傳開了。雖然大家嘴上什麼都冇有說,但是大家心中早已經認定,柳擎宇的的確確是個純爺們!是個敢於為老百姓仗義執言之人,是敢於為老百姓認認真真的做實事之人。對於這樣的老實人遭受到如此的委屈,老百姓怎麼能夠容忍呢!

泥菩薩還有三分火氣呢!更何況這些老百姓呢!

於是,在田老栓的串聯下,在天王嶺以及其他安全地段安頓的整個關山鎮的老百姓全都沸騰了!一時之間,整個關山鎮四麵八方的老百姓們紛紛放下手中的一切活計,或者扛著鍬鎬,或者是赤手空拳,浩浩蕩蕩的向著關山鎮鎮政府大院方向進發!

-心一戳,長長的悶棍便猶如天線一般自動收縮回去,變成了髮簪一般的物體,韓香怡直接一把插在頭上,猶如小天使一般嗖的一下撲進了柳擎宇的懷中,滿臉委屈的說道:“柳哥哥,你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剛纔董天霸那個王八蛋居然說要讓我當小姐,還把我送到這個房間來要讓我伺候這兩個日本豬,他太不是人了。要不是我隨身攜帶著我的微型悶棍,假裝騙這兩個日本豬說我要去洗澡,趁機取出了我的微型高壓悶棍,把這兩個日本豬給製服了,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