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10章

    

氣得不輕,雖然看不到韓國慶到底在做什麼,但是在這個時候,竟然一點都不為老百姓考慮,柳擎宇已經決定等忙過這一段之後,必須要拿下韓國慶,以儆效尤,在關山鎮樹立自己的威信。不過現在,柳擎宇暫時還顧不上這些,他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副所長賈新宇的電話:“賈局長,我是柳擎宇,剛纔我給韓國慶打電話,他拒絕執行我的命令,現在已經被我就地免職,你現在暫時代理鎮派出所所長職務,你立刻在一個小時之內送5公斤炸藥給我送到關...-

韓國慶一看,立刻圍繞著鎮政府大院開始逃跑起來,那個女人則一把仍掉手中的布娃娃開始瘋狂的追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柳擎宇的眉頭立刻緊皺起來。看向旁邊的辦公室主任洪三金說道:“洪三金,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洪三金低聲說道:“柳鎮長,是這樣的,這個女人是個瘋子,在冇有瘋以前,他天天到鎮政府來上訪,說是韓國慶踹死了他的兒子。”

洪三金剛剛說道這裡,石振強的目光便看了過來,洪三金便立刻住口不再往下說下去了。

柳擎宇一看,眉頭就是一皺。他立刻意識到,這裡麵有問題啊,不過看洪三金眼前這種狀態,恐怕再問也問不出什麼來了。

這時,在石振強的指揮之下,鎮委那邊過去幾個人,已經把那個瘋女人給攔了下來,而韓國慶則被那個女人追得氣喘籲籲的,蹲在地上喘著粗氣。

這時,距離鎮政府不太遠的派出所的人也趕了過來,帶隊的是副所長賈新宇。

賈新宇過來之後,看到現場的情況,立刻先讓兩名警察把那個瘋女人從鎮委辦人員手中接手過來,然後走了過來,看向石振強和柳擎宇說道:“石書記,柳鎮長,趙二丫怎麼處理?”

石振強毫不猶豫的說道:“直接帶到你們派出所看管起來,冇事就不要把她放出來了,儘給鎮委鎮政府添亂。”

然而,石振強剛剛說完,柳擎宇立刻插口問道:“賈新宇,這個趙二丫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一看到韓國慶就發瘋了一般追了過去。”

聽到柳擎宇這樣問,石振強立刻雙眼中充滿嚴肅的看向賈新宇。

賈新宇的腦門上一下子就冒汗了。身為關山鎮的老警察,賈新宇自然清楚這個瘋女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更明白這件事情鎮委鎮政府以前到底是怎麼處理的,他心中清楚,石振強等人是絕對不希望這件事情被捅出來的,但是現在柳擎宇問出來了,自己到底是說還是不說呢?

此刻,柳擎宇的目光也落在了賈新宇的臉上,此刻,以柳擎宇特種兵的嗅覺,立刻便意識到這裡麵恐怕很有故事。而現在,也是考驗賈新宇黨性和對自己是否真心靠攏的時候了。

汗水,順著賈新宇的腦門上劈裡啪啦的往下掉。他的壓力很大。他的內心在進行著激烈的鬥爭。

過了足足有30秒鐘的時間,賈新宇猛的抬起頭來,目光中帶著幾分堅毅的看向柳擎宇說道:“柳鎮長,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年前的一天中午,時任派出所所長的韓國慶和同事們從鎮上飯館喝酒出來的時候,和抱著兩歲大兒子正在街道上走路的趙二丫母子相遇,韓國慶喝得醉醺醺的一不小心撞在了趙二丫的身上,差點把她給撞倒,趙二丫心中不滿便埋怨了兩句,而這個時候,韓國慶突然從趙二丫手中搶過趙二丫的兒子,提著孩子的雙腳,猶如摔麻袋一般腦袋朝下狠狠的摔在地上,接連摔了幾次之後,才把孩子狠狠的丟在地上,隨後揚長離去,孩子在送往醫院的路上便已經宣告死亡了。後來,韓國慶讓人給趙二丫家裡送去了5000塊錢,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但是趙二丫不服,便天天到鎮委鎮政府來上訪,但是這件事情後來被壓了下去,而且趙二丫也被弄到縣裡的精神病醫院住了幾個月,等趙二丫出來的時候人便已經瘋了,不過後來她經常手中帶著貼有她兒子生前照片的布娃娃到鎮委鎮政府門前來晃悠,如果看到韓國慶的話就會發瘋……”

還冇有等賈新宇說完呢,韓國慶已經大聲嗬斥道:“賈新宇,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從來冇有做過那件事情,這完全是你在胡編亂造!”

這時,石振強也怒視著賈新宇說道:“賈新宇同誌,你好歹也是派出所副所長,說話做事要講究良心,講究證據,冇有證據的東西千萬不要亂說。要注意團結同誌。”

這時,賈新宇突然充滿分的看向石振強和韓國慶說道:“石書記,韓國慶,以前這一年來我已經整整沉默了一年了,當時我不敢說,但是現在,我必須要說,就算是你們把我這個副所長的帽子摘了我也要說,否則我良心不安啊!石書記,您也太偏袒韓國慶了!韓國慶,你也太膽大包天了!”說道這裡,賈新宇拿出自己的手機,從裡麵調出了一段視頻打開之後遞給柳擎宇說道:“柳鎮長,您看,這是事發當時街道上視頻監控攝像機所拍攝的視頻錄像畫麵,當時是中午,我正在派出所內值班。當我看到這一幕之後,當時便氣炸了肺,不過當時我相信鎮委鎮政府一定會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的,所以當時啥也冇有說,隻是把這段視頻複製了下來存到了我的手機上。但是後來讓我冇有想到的是,當我出去吃晚飯回來在檢視視頻監控錄像的時候,電腦主機硬盤上的視頻錄像片段已經被刪除了。而後來,雖然趙二丫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訪,但是鎮裡卻以冇有任何理由為由,對此事不予處理。而韓國慶則一直逍遙法外。”

柳擎宇接過賈新宇的手機看完之後,臉色刷的一下就陰沉了下來,把手機遞給賈新宇,隨後邁步向韓國慶走去。

看到柳擎宇走了過來,韓國慶嚇得小臉發白,聲音有些顫抖著說道:“柳

鎮長,你要做什麼?”

柳擎宇邁步走到韓國慶身邊,猛的抬起一腳揣在韓國慶的小腹上,把他整個人踢得飛出去3米多遠,噗通一聲掉落在地上,隨後,柳擎宇再次走了過去,一把揪住韓國慶的脖領子把他從地上給揪了起來,左右開弓一口去就打了20個大嘴巴,直接把韓國慶的臉打成了豬頭,一邊打柳擎宇一邊咬著牙怒聲說道:“韓國慶,你他媽的還算是一個人嗎!那可是才2歲大的孩子啊!是,你是派出所所長,但是誰給你的權力讓你如此欺壓老百姓!誰給你的權力讓你如此泯滅人性!是誰給你的權力讓你如此肆無忌憚!韓國慶,你就是一個人渣!”

“好了,夠了!柳擎宇,你這是在做什麼!你不要忘了,你可是一個鎮長,是誰給你的權力讓你隨意打人!你還有冇有一點黨性和覺悟!”石振強怒聲嗬斥道。不過嗬斥過後,似乎為了緩解和柳擎宇之間的緊張關係,他又語重心長的說道:“柳擎宇同誌啊,你還年輕,前途遠大,做人不能太暴躁了。這對你的前途冇有什麼好處。這事情嘛,可以一點點的解決,不能操之過急,而且就算韓國慶在這件事情上行為有些不當,但是他畢竟是我們鎮裡的高級乾部,我們培養一個乾部不容易啊,必須要給他以改正錯誤的機會!不能一竿子打死嘛!而且韓國慶也是給趙二丫的家裡以一些經濟補償了嘛。”

柳擎宇聽到石振強這樣說,心中的怒火徹底被點燃了,直接走到石振強麵前,用手點指著石振強的鼻子說道:“給他改正錯誤的機會?石振強,真虧你想的出來!你是聾子瞎子還是啞巴?這趙二丫都這樣了你冇有看到嗎?那個兩歲大的孩子已經死了你不知道嗎?這一年多來這件事情你就冇有關注過這件事情嗎?石振強,你這個鎮委書記是乾什麼吃的?這一年多來一個屁都冇有放過一個,你認為你合格嗎?如果不是我發現了,如果不是賈新宇同誌把這個視頻拿出來了,這件事情還會被處理嗎?這件事情的真相是不是依然會被你們繼續埋藏下去!鎮派出所的視頻監控到底是誰刪除的?你們的心難道都是鐵鑄成的嗎?你們的心中還有一點溫暖嗎?你們難道就一點人性都冇有嗎?哈哈,改正?石振強,真虧你想的出來!你還想讓韓國慶怎麼改正?孩子都死了,怎麼改正!改正你老母啊!”說道這裡,柳擎宇氣得又狠狠的踹了韓國慶一腳,然後對石振強說道:“石書記,我提議韓國慶摔死孩子這件事情由賈新宇同誌全權負責,同時上報上級公安部門,協同調查。這件事情,我們必須要調查一個水落石出,必須要給趙二丫,給全體關山鎮老百姓一個交代!不管任何人,我們絕對不允許他把自己的權威淩駕於法律之上,我們絕對不能允許任何人騎在在人民的頭上作威作福!”說道這裡,柳擎宇突然衝著石振強冷冷一笑,說道:“石書記,您是知道的,我馬上就要去縣裡甚至是市裡去籌集救災款了,這件事情我現在肯定是顧不過來了,畢竟全鎮幾萬老百姓都等著救災款來買米下鍋呢,這件事情書記你看著辦吧,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如果這件事情你要是膽敢再徇私舞弊,我就直接把這件事情捅到市裡的媒體上,捅到市紀委和省紀委!法律的公平和正義,必須得到維護!告辭!”說完,柳擎宇衝著鎮政府辦公室主任洪三金招了招手,上了他的私家車,直奔縣城而去,留給了所有鎮委委員一個強勢、囂張的背影!

-來董天霸那囂張的聲音,雙眼中的殺氣更加濃烈了,腳下油門狂踩,原本需要20分鐘的車程,他隻用了不到5分鐘的時間便趕到了,而此時,董天霸那邊早已經準備下了天羅地網。柳擎宇來到大富豪門外。大富豪是蒼山市一家高級娛樂會所,占地麵積10000多平米,雕梁畫棟,外表看起來十分便看到大門口處並排站著8名身穿保安製服的彪形大漢,手中拎著警棍,正在小心戒備著。柳擎宇下車之後,冇有絲毫停留,快速向著大門口方向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