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晚 作品

《完整作品閱讀天階靈藥?高級法寶?她唾手可得》 第50章

    

安)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溫酒飲寒秋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完整作品閱讀天階靈藥?高級法寶?她唾手可得》第50章免費試讀一時大廳竟空出來大半。剩下的人,基本都是司徒青的擁護者,冇了劍拔弩張的氣氛,眾人放鬆了不少。司徒青在萬寶樓傳道授業的事情並冇有大肆宣揚,知道的...完整作品閱讀天階靈藥?

高級法寶?

她唾手可得男女主角(桑晚林芷安)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

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溫酒飲寒秋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完整作品閱讀天階靈藥?

高級法寶?

她唾手可得》第50章免費試讀一時大廳竟空出來大半。

剩下的人,基本都是司徒青的擁護者,冇了劍拔弩張的氣氛,眾人放鬆了不少。

司徒青在萬寶樓傳道授業的事情並冇有大肆宣揚,知道的人不多,否則,以他的聲望,聞聲而來的人,怕是整個萬寶樓都裝不下。

搞事的人走了,桑晚又恢複了淡然的樣子,冇有刻意迎合討好司徒青,這讓司徒青對她又升起不少好感。

司徒青對著桑晚笑了笑,也冇回高台,就站在桑晚身前,坦然的說道:“確實。

如鄭刻舟所說,老夫衝擊丹聖失敗了。”

說到這裡,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茫然。

眾人嘩然,又出言安慰:“前輩,您已經很厲害了......”“您所到達的告訴,是我們可望而不可即的。”

桑晚輕笑著:“司徒長老多少有點無病呻吟了。”

“說什麼呢?”

“你這丫頭......”眾人不解,這小姑娘到底是哪邊的人?

桑晚看著司徒青:“方纔司徒長老說,煉丹師隻不過是更高級的醫師而已,這句話我認同。

我想司徒長老的初衷,應當是告誡大家,勿忘初心。

即是如此,丹宗跟丹聖又有何區彆,以己之能惠及一方,剩下的事情,順其自然就行。”

她的話讓司徒青的心頭一震,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司徒青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似乎明白了,自己衝擊丹聖的時候,為什麼會失敗了。

他年少成名,一步步走到煉丹宗師幾乎冇有受什麼挫折,他將平常心掛在嘴邊,可心底還是難免傲氣,到達宗師瓶頸後,又迫不及待的衝擊丹聖。

內心深處的他,比任何人都執著於更進一步。

以至於這次失敗,他的心裡生出了無法消弭的心魔,鄭刻舟就是看準了這點,所以想在今天加深他的心魔,從精神上打擊他。

司徒青閉上眼睛,再睜開時,眼底已經冇有了半分迷茫。

他感激的拍了拍桑晚的肩膀:“哈哈哈......說的好,是老夫魔障了!

丫頭,你叫什麼名字?”

桑晚不卑不亢:“小輩萬君。”

今日她教訓了彌青玥,又得罪了鄭刻舟,還是不要爆真名給桑家拉仇恨了。

“萬君,好名字。”

司徒青隨口誇讚了幾句,又考問了她一些關於煉丹的問題。

桑晚茫然又真誠的微笑著:“抱歉,我一竅不通!

我隻是路過,聽到您的講解,覺得挺有意思的,就多留了一會。”

司徒青顯然冇想到,桑晚會是個外行。

愣了一下後,寬容的笑起來。

其餘眾人想到鄭刻舟被個什麼不懂的小丫頭教訓,也低低笑出了聲。

先前有些壓抑的氣氛一掃而空。

桑晚發現,鄭刻舟一行人走了以後,剩下這些人身上的戾氣很少。

並冇有因為她什麼都不懂而排斥諷刺,更多的是跟司徒青一樣的包容。

司徒青像是故意為難桑晚,追問道:“你說說看,哪裡有意思?”

桑晚認真的思考後回道:“聽了您說的話,我理解為,煉丹師需要提取每種靈藥的精華,按照一定的比例重新融合。

越高級的丹藥,越耗費精力,所以煉丹師對精神力的要求很高。

我在想,是不是精神力好的人就適合成為煉丹師。”

桑晚的話引起眾人善意的鬨笑。

“哪有那麼簡單!”

“小丫頭太天真,要是煉丹師真有這麼簡單,也不會成為鳳毛麟角的存在。”

司徒青也笑著:“你說的倒也冇錯,但不全對,精神力強於常人,實際上已經具備了成為煉丹師的重要條件。裡,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茫然。眾人嘩然,又出言安慰:“前輩,您已經很厲害了......”“您所到達的告訴,是我們可望而不可即的。”桑晚輕笑著:“司徒長老多少有點無病呻吟了。”“說什麼呢?”“你這丫頭......”眾人不解,這小姑娘到底是哪邊的人?桑晚看著司徒青:“方纔司徒長老說,煉丹師隻不過是更高級的醫師而已,這句話我認同。我想司徒長老的初衷,應當是告誡大家,勿忘初心。即是如此,丹宗跟丹聖又有何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