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南宮寧慕容鳳凰 作品

第六章 不知不覺就出去了

    

時,弄出來的東西。”南宮絕命搖了搖頭,道:“這些東西具體是什麼意思,我也不是很明白,隻聽秦天曾說,這些古怪的符號代表著數字,為父請來了許多博學多才之士,研習多日,卻都覺這紙上東西博大精深,有大學問。”頓了頓,南宮絕命的臉上綻出一抹苦笑,道:“孩兒,你這幾天待在秦天身旁,仔細監視其的所作所為,這買彩票絕冇有看上去這麼簡單。”“.是!”南宮寧眉頭輕蹙,心中卻不以為然。秦天回到將軍府後,又開始埋錢工程。...-

“我的真元竟增長了三成左右,這套神功遠遠超過將軍府裡的功法!”

即使是後人補全的殘缺功法就有如此功效,秦天不敢想象,完整的功法又將是怎樣的神妙。

這時,六名少女已從轎子中下來,秦天立刻調整狀態,再次成為了那個荒淫無度的秦家大公子。

而在六女走後,秦天在小玉去拿宵夜時,一邊翻著霞宇內功心法,一邊暗道:“係統,我現在還剩多少兌換值?”

“宿主餘額:25300。”

“我現在有了內功心法,但缺乏厲害的招式,給我篩選出兩萬兌換值能兌換的招式。”

“是。”

秦天眼前出現藍色螢幕,他迅速的看了下來。

“千鳥,嗯,太耗真元了。”

“寂靜果實,拿來保證睡眠麼?”

“降龍十巴掌第一路,嗯,這個不錯。”

~~。

秦天仔細篩選了一陣子,卻有些難取捨。

好東西實在太多!

因功法之事被坑後,秦天也不願意讓係統為他挑選,費了不少勁,終於選定了一個。

“飛雷神之術,初級版本,空間法術,使用者可瞬移到印符所在,兌換值:21000。”

“宿主,以你此時的真元量,灰雷神之術每天隻能用五次,印符所在的位置也必須在以宿主為中心,方圓兩千米以內。”

“五次就五次吧,兌換!”

這一次,秦天腦海中迅速出現灰雷神之術的使用方法。

然後,秦天就讓小玉去準備紙筆,一口氣寫出了幾十張印符,並讓小玉去尋了些木頭,親自動手雕出了一個個梭形木牌。

“少爺,你乾嘛把這些紙綁在木牌上啊?”

“哈哈哈,小玉,這些木牌你拿到將軍府外去藏起來,回頭把位置告訴我,其它的事你就彆管了。”

秦天將二十個木牌塞到了小玉手裡,笑的像隻狐狸。

小玉狐疑的接過木牌,便蹦蹦跳跳的跑了。

秦天則將剩下的木牌打包裝好,然後愜意的躺到了床上。

第二天一早,秦天便已起床,迎著朝霞盤膝而坐,閉目運功,這霞宇內功心法頗為神奇,他隻坐了一個小時,真元就又增加了兩成,竟突破境界,恢複至煉骨第二重,而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一陣鐘鳴聲。

鐘聲是從皇宮方向傳來的,而皇家的鐘聲,一向隻有在迎接貴客時,纔會奏響。

“定是靈兒到了!”

秦天雙眼微亮,很快,他就看到小玉風風火火的奔了進來。

“少爺,前院正在大擺筵席,好多人都去了,就我們周圍多了好多侍衛。”

“哦。”

秦天眼中寒光一閃,這時,一頂頂轎子卻被抬到了議事廳前

那些奴仆放下轎子就匆忙的跑了。

“小玉,關閉門窗,今天本公子不見客。”

“嗯!”

六名衣著華貴的少女剛一進屋,便發現秦天冇有如往常般懶散的坐在酒桌前,而是站在大廳中,雙眸炯炯發光的看著她們。

“難道,今天這人就要變成禽獸了麼?”

跳了多日的鋼管舞,六女該脫的都脫了,對秦天已冇有秘密而言,並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內心深處甚至還有些期待。

自從進了大將軍府後,六女本就冇了清白,如果能被將軍府的公子寵幸,說不定還能飛上枝頭做鳳凰。

“本少爺今天心情不錯,跟你們玩些其它的。”

秦天壞壞的一笑,六女皆麵露嬌羞,紛紛垂下頭去。

然後,六女就被秦天都拖到了酒桌旁。

“你們吃好,喝好,不要出這個門,彆人問你們什麼,你們都說不知道,明白麼?”

“嗯?!”

六女麵麵相覷,俱覺困惑,最後卻都點了點頭。

“小玉,更衣。”

秦天叫來小玉,又從床底拖出了一個箱子。

白色錦袍,紫色蟒帶,銀絲步雲履,而錦袍胸口上的白額猛虎,更是整個將軍府的標誌。

穿上衣裳,掛上佩劍,秦天瞬間變為將門佳公子,再冇有半點紈絝的模樣。

那六女一個個眼泛桃心,她們也算閱人無數,但如秦天這般模樣的公子,卻已是人中龍鳳,萬中無一。

“小玉,梳頭。”

“是。”

小玉捏起梳子迅速給秦天梳理長髮,並嫻熟的給秦天弄出了一個叉燒包般的髮髻,戴上了一頂白玉冠,瞬間,秦天整個人都化為白雪一般,整個議事廳都跟著亮堂了許多。

“小玉,待會兒待在這裡,哪裡也彆去。”

“嗯。”

秦天瀟灑的揮動衣袖,卻是轉頭看向六女,爽朗一笑,便引發了一陣尖叫。

下一刻,秦天就冇了蹤影。

六女都吃驚的站了起來,小玉也瞪起雙眼,小嘴張大到極限,

幾乎能塞進一個雞蛋了。

將軍府外,一條偏僻的小巷中,秦天撿起地上的一塊木牌,看了看遠處將軍府那敞開著的大門。

秦雲宗穿著黑色錦衣,正站在門口。

此時,秦雲宗仰首挺胸,麵無表情,不怒自威,很有幾分秦贏稷的風采。

而那南宮越,則站在秦雲宗的身旁,穿著紫羅紅綢,打扮的花枝招展。

將軍府門前的整條街都被肅清了,各個房屋間,卻有無數人探出頭來,緊張又興奮的觀察著街道。

很快,秦天就聽到了陣陣鼓聲和吹呐,便見他的父親,秦贏稷身穿紫色錦衣,騎著一頭渾身冇有雜色的白馬,一馬當先的走在前方,其身後跟著六名身軀魁梧,穿著魚鱗甲冑,武裝到了牙齒的皇家武士。

而在六名武士中間,還有一名穿著紫色錦衣,戴著黑色方冠,手拿拂塵,麵若嬰肌,頷下無須,容貌頗為英俊的男子。

那穿紫色錦衣的男子叫周霸天,是大內第一高手,也是皇帝親信,更是伺候了兩朝帝皇,年過七十的老太監。

秦天看著周霸天,雙眸微眯,皇家竟會派出如此人物,足見其對蒼雲仙子的重視。

而很快,他便將目光移向彆處,看到了一輛金色馬車。

車上蓋著金色布簾,雖看不到車上人的模樣,但投射到布簾上的影子卻顯出車中人窈窕有致的身姿,令人浮想連篇。

-萬打過來了,完了,這下真的完了!”南宮寧六神無主,這幾日因平定叛亂而帶來的愉悅和驚喜,此時蕩然無存,少女竟一把拉住秦天胳膊,道:“怎麼辦?現在怎麼辦啊?!”“我去,我怎麼知道?!”秦天的計劃裡,平定這場農民起義後,他會將彩票事業推向周邊各國,並掌控整個蒼梧國的經濟命脈,卻冇料到會引來敵國入侵。“我難道玩脫了?”秦天感覺有些腦殼疼。“我不管,你快想想辦法!”見識過秦天迅速平定起義軍,南宮寧此時也隻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