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32章 馮北番外:(九)

    

視裏放的是體育頻道,沙發角落擱置著苑驍的籃球,全是從九樓搬上來的,像陽台上的啞鈴,跑步機,卷腹器,清一色鍛鍊器械……而臥室衣櫃裏也塞進了不少籃球服和比我大兩號的內褲。我上下滑動喉結,抬手扶了扶金絲眼鏡。天要亡我———88飯桌上,我冷淡臉安靜乾飯。苑驍吃飯也不老實,笑眯眯像在撒嬌,身後好似有條狗尾巴搖啊搖。一隻手看似在替我摁腰,實際光明正大吃豆腐揩油。今天穿的是黑襯衣,他最喜歡這件。他胯下很明顯勃起...-

38

駱尚繼續渺無音訊,但微博上莫名出來了很多他各種各樣的照片。

周扒皮的手筆,有金主捧那就什麽都有,還細心的給駱尚買熱搜,也算是靠帥,博些名氣。

什麽大背頭,什麽軍服……帥的不一般,這可讓馮北饞瘋了。

看得見,摸不著。

駱尚的“冷暴力”,馮北受夠了。

他終於在一天罵罵咧咧給自己捯飭了造型,把駱尚的土狗衣服收好,還冇捨得扔。

換了身自己最洋氣好看的英倫風西服,論帥,不能輸!

他已然開著邁凱輪就打算出城去找駱尚。

路過熟悉的花店時,車輪子停下,雌雄莫辨的大美人頗為慾求不滿,但還是要不情不願的買花花鬨人。

“老闆,有白玫瑰麽?”

花店老闆和馮北是熟人,次次把妹泡妞全是買花一條龍,她回答道,“小少爺,還是老樣子?”

“這回不是以前那些,我認真的。”馮北直接道,“花給我塞滿後備箱,有多少塞多少。”

花店老闆秉承有錢不賺王八蛋的美好作風,“好嘞,保準您抱得美人歸。”

花店員工一群人動起手來,而馮北頗為淡定在駕駛座那等候。

順便繼續發短息,被拉黑的電話號碼總算通了。

39

結果就是駱尚冷冰冰的兩個字,“有事?”。

馮北小臉煞白,氣的手都在抖,他前些日子喝醉還被這小白臉連親帶啃,咋的,現在就有事嗎?

他以前冇少被人罵過是渣男。

敢情自個根本就算不上什麽。

駱尚纔是徹頭徹尾的渣!

40

然而怎麽說呢。

駱尚是真的把馮北一算一個準。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花店老闆問,“小少爺,還塞嘛?”

馮北雌雄莫辨的美人臉在後視鏡裏更顯得唇紅齒白,他咬牙切齒道,“接著塞,紅的藍的都往裏塞。”

媽的,老子真他媽舔狗。

41

成功把自己寶貝車弄得香氣撲鼻。

車速越快,後車廂還會飄出花瓣落到馮北肩膀上,更稱得其臉龐如玉般。

人比花美誠不欺誰。

開了足足兩個小時,總算是能見到駱尚。

片場裏,駱尚過得不是很好,兩天兩夜冇歇息,為了先前趕回北京看馮北,把工作都壓得緊湊。

近乎是忙的停不住。

奈何駱尚是軍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力,他精力旺盛,連軸轉瞭如此久還能保持從容。

而馮北的豪車停在片場,就被眼尖的人看見。

駱尚第一時間知道後,他低笑一聲,五官周正,總給人君子坦蕩蕩的感覺,然而此刻多了些許隱晦的**,彎起的嘴角弧度無疑不是主人的愉悅欣喜導致。

他知道,馮北一定會來的。

42

片場的人都被打過招呼,自然知道這就是大名鼎鼎的金主爸爸。

紛紛散夥,就讓“金絲雀”和金主好好聚一聚……

雖然總感覺兩個人身份對不上號。

但這不重要。

馮北風塵仆仆的來,但彷彿整個人都發光,精緻眉眼充斥著期待,他穿的雅緻,知道自己所有優勢,矜貴又痞氣,眼角紅痕讓人遐想連篇,可是他隻是來給駱尚送花。

後車蓋被打開。

夜晚的清風徐徐吹起,白玫瑰的花瓣揚得自由自在。

駱尚目不轉睛的盯著在漫天花雨裏更加耀眼的馮北,他心臟那端砰砰砰跳動,可笨拙的唇齒不知道如何訴說

他隻能擁抱著馮北,緊緊的,大手輕輕摩挲馮北腰間。

寸頭微微刺得馮北細嫩的脖子作癢。

玫瑰花的花語是熱戀。

所以馮北輕聲道,“駱尚,你應該是喜歡我的。”

-逸注視著捲毛的後腦勺,越看越眼熟,然而怎麽也想不起來。“嘶……”黑白條紋的夏季校服很透氣,窗戶外一陣風吹進來,微涼,席捲胸口那卻突然脹痛起來。察覺自己**兩點逐漸凸起,霍逸臉色不大好看,站起身沉默不語,頗為急躁的走出教室。而苑驍眼底暗濤洶湧,帶些玩味與躍躍欲試,他站起身,很大膽的坐在了霍逸原本的位置上。馮北本想阻止卻被林唐淵叫停,僚機的本能覺醒,唯一的攻林某人在夢境裏都是絕頂聰明。苑驍纔不管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