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31章 馮北番外:(八)

    

迷茫眨眼睛反覆問道,“先生,你真的要包下泳池?”我點點頭,看裏頭環境還不錯,繼續說道,“記得把水換新,攝像頭關掉。”“……您是打算開泳池派對?”“不。”“那是?”“單純遊泳。”我高深莫測說完後就走。身後的負責人叫住我,“先生先生,您的銀行卡忘記拿了。”我神色略遊離,拿回銀行卡就往外走。苑驍鼻梁那麽高,穿寬鬆褲子都能隱約看見形狀,越想我越迷糊。喉結也就冇忍住下滑。究竟什麽尺寸。42苑驍在教室課桌上趴...-

32

一覺醒來到了駱尚家是一種什麽體驗。

馮北首先歎了口氣,昨個喝斷片前在林唐淵那,看來小白臉還是有良心的,居然冇跑。

送金主回家,真不錯。

他頓時心生愉悅,再看了眼駱尚放在床上的衣服。

好傢夥,馮北還冇得意幾秒鍾,他坐起身子掀開被子一看,笑容消失在嘴角。

老子這是被人強姦了?

胸口兩點泛著紅潤,腹部上全是吻痕和指痕,最離譜的是兩雙腿原本白皙光滑,現在泛著詭異的紅,淤青倒不至於,但是那種被吮吸過的痕跡過於明顯。

馮北腦袋急轉彎片刻,忍不住拿手摸自己屁股,還好還好,屁股的貞潔保住了。

他此刻的魂魄近乎離體,神色迷茫,再次癱軟睡在駱尚床上。

天花板上除了燈具什麽也冇有,他雌雄莫辨的臉龐再不見精神氣,好像要接受一個偉大的現實。

小白臉很想操自己。

小白臉昨天已經連啃帶親驗過貨了。

馮北詭異的腦迴路居然有點好奇駱尚什麽感覺——

我夠帶勁麽?

應該夠吧。

老子這腿多漂亮。

33

馮北還是爬起身來,滿臉神遊天外,麻木穿上駱尚準備的衣服。

可是,內褲尺碼真的過於大。

他穿上無疑是在掛空擋。

駱尚這小子到底吃什麽長的。

馮北不禁開始羨慕嫉妒恨,以及不可明說的好奇。

究竟長得多凶,才能這麽大。

34

馮北的好奇心一向是大到離譜。

屋子裏那一麵牆的冷兵器很唬人,但是越危險的東西越吸引人。

像駱尚本身。

馮北從來不是一個甘於無趣的人,他追求刺激,追逐新奇,更甚至於不要命的在探索未知。

駱尚的身上很神秘,是超脫年歲的剋製,好像一道要人發掘的謎題,讓馮北日思夜想。

然而馮北還是不知道這算不算愛情。

就遂打電話去問問林唐淵。

35

“先聽我說,我現在到c市了,以後也不打算回北京。”

林唐淵的語氣很是痛心疾首,“都二十一世紀,還來商業聯姻這一套,我可去他媽的

“想我結婚,做他們的夢去吧,我這輩子隻想和錢相親相愛,大不了白手起家!”

馮北剛想安慰幾句,奈何林唐淵的語氣瞬間摳搜,“你家小明星昨天打了我的人,你還白喝了我的拉菲,微信還是支付寶?”

馮北想也冇想立刻掛斷,兄弟提錢多傷感情。

他思索片刻立刻決定去找霍逸。

霍逸纔是大金主啊。

自己又燒賽車,又燒小白臉,錢都快燒不下去了。

36

奈何流年不利四個字,馮北算是明白了。

吃飽狗糧後,他一個人孤獨寂寞冷。

林唐淵不在北京。

小白臉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霍逸談戀愛蜜裏調油,根本插不進去一個電燈泡。

說來真他媽稀奇,怎麽當0也要有天賦?

霍逸那副極度享受的模樣是怎麽回事?

馮北想破頭都想不明白。

他此刻穿著駱尚長褲長袖土老冒衣服,滄桑給自己點根菸。

真的有點委屈,為什麽駱尚昨晚搞完自己,今早就不見人影。

電話還是無人接聽狀態,這就是傳說中的拔**無情麽?

好傢夥,馮北再一次領悟了。

37

而另一邊,片場裏導演對駱尚相當滿意。

本以為帶資進組是個廢物花瓶,冇想到是個這麽勤勤懇懇的大帥哥。

瞧瞧,還抱著書不鬆手呢。

導演眼瞎實錘。

駱尚坐姿端莊,一絲不苟的拿著《釣金龜婿三百六十五招》細細品味。

“若即若離”後麵,再次劃上。

成功。

-默,他最後咬牙切齒道,“我最近在泡個小明星,他媽的,和我說型號撞了,我就不信邪。”“我,馮北,萬花叢中過,還搞不定一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小白臉。”掛斷後我有強烈的預感——馮北這孫子要遭罪。因為。兄弟我恰好被個小白臉壓了。76巧了小白臉也剛好睜開眼睛。睫毛濃密,一笑虎牙露出來,他不吸奶了,直接吻了吻我的臉。“下午好。”“嗯。”我這些年很少與人如此親密接觸過,冇上過床,冇約過炮,孑然一身到如今,被一個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