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22章 苑狗子番外:(一)

    

的模樣,就是最好的春藥。霍逸半跪著,眉間微蹙,似乎是在嫌性器太大了吃不到精液,他還不知死活的拿手摸著那兩顆沉甸甸的睾丸。行為**到了極致。可霍逸的表情依舊是冷淡的,隻是略帶些好奇,以及隱秘的得逞感。苑驍在想。是他輸了,從開始就輸了。57我嚐完那些精液後,下巴好酸,有些累,雖然腿軟但我還是站起來了。幸虧是包下了整個泳池,要不然明天要上社會頭條新聞。我唯一的想法是這個苑驍的性器太硬了。根本軟不下去,唯...-

1

苑驍高考本打算不去,奈何霍逸在床上連哄帶騙,又是後入式又是自己坐上去,弄得苑驍心潮澎湃。

美其名曰色誘——讓我歇兩天,再操會累死。

於是苑狗子迫不得已幽怨無比地答應了去高考。

他出門前神色微妙,帶點隱晦的**。

穿上霍逸買的白t,鞋子也是霍逸買的,黑白拚色高幫,裏頭的內褲更是。

想起昨夜霍逸在床上迷亂喘息時說的話,“苑驍啊苑驍,你可真他媽帶勁。”

明明是他自己更讓人上癮,怎麽惡人先告狀。

苑驍附身吻了吻霍逸的睡顏,再替他蓋好被子後,神色夾雜色情,喃喃自語一句,“考完後能車震,忍一忍,就兩天……”

裝睡的霍某全身僵硬:……

什麽時候答應的?

可以反悔嗎?

2

反悔也來不及。

霍逸某天思考人生,重重掐著苑驍的脖子。

“當時電梯裏你裝不認識我,還故意說我是買保險的,套路,全是套路,你個小王八蛋。”

苑驍求饒歸求饒,喜歡看霍逸生氣,越看下麵越硬。

精力充沛的年紀大把大把時間可以用來**。

然而……總有不速之客。

苑驍真的非常不理解,為什麽馮北老是來串門。

3

馮北再次魂不附體,癱瘓在沙發上賴著不走。

“馮先生難道冇有自己的事做嗎?”苑驍不解。

霍逸笑道,“他這孫子情場失意,我也不好丟他一個人。”

攤手錶示冇辦法。

苑驍頭頂的狗耳朵微微捲起,有辦法,撥通駱大明星的私人電話。

駱尚的聲音一出,馮北立馬跳起來跑路。

世界一片清淨。

4

高考結束後的整個下午,車停在荒無人煙的郊外。

車震時劇烈到輪胎微微起伏,窗上都氤氳著熱意。

皮質內飾,霍逸冷白色的肌膚遍佈紅霞,再無法冷淡看人,眼角含著淚光,渾身濕漉漉,吻痕在胸前兩點格外明顯,吸吮過度的代價。

苑驍壓著他的大腿,捲毛因操弄的力度微微發顫,他狠狠挺身內射。

“下次去我們第一次吃飯的那家法式餐廳……我早就想在那裏乾你了。”

霍逸無力迴應,臀部後穴已然被碩大的青莖操開,褶皺都不再明顯,顫抖著從裏麵緩緩流出些精液,弄臟了車座椅。

苑驍還慾求不滿的拔出性器,撒嬌想讓霍逸再來一次。

霍逸無聲罵著他混蛋。

5

這談戀愛總得見光,苑驍出櫃鬨得挺大,但霍逸家大業大,又有霍老爺子坐鎮。

苑家父母冇少懷疑自家兒子是被包養,吃了人家的軟飯。

苑某人對此並不想否認。

6

祖父某天夜裏神神秘秘打來電話,“我聽馮北說了,你小子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居然給我找了個男孫媳婦,真有你的。”

霍逸撓撓頭,“要不然?帶回祖宅讓你見見?”

祖父沉默片刻。

苑驍在旁邊都快黯然的扣手手。

下一秒,祖父老人家試探問道,“這個週末還是下個?”

苑驍扛起霍逸就去臥室。

兩箱避孕套,要趕在保質期前用完。

-龐雜,地位超然,才更加懂得安身立派之道,爭取最大的利益,付出最小的代價。“你二人也不要得意,在我陸家主場作戰,我們能動用的手段足以抹平戰力的數量優勢!”陸千秋神色冰冷,一邊出言警告,實則是試圖分散二人注意力,好尋找破綻一擊製勝。“嘿嘿,你指的不會是佈置在陸家各處的隱藏玄陣吧?如果是的話那還真是不巧,在你們沉浸在族比盛會的幾日中,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了。”“什麼!?”陸千秋從剛纔就開始疑惑,為何到了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