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21章

    

,竟敢獨自留下對付我二人?我估計你極限能和玄關中期平分秋色,我一人便足以要了你的小命!”趙家的青年說話的同時便已出手,一上來便是殺招,竟冇有因為陸羽的修為而有絲毫的留手。陸羽麵色平靜,靜息凝神,對方的行動在其眼中隱隱有了瞬息的遲緩。在對方臨近時,陸羽同樣以拳相迎,見招拆招,黃品玄技在他手中發揮出的力量絲毫不遜色於對方施展的玄品初階玄技。拳掌相接,幾招過後,雙方便不再拘泥於手腳,身體各個堅硬的關節部...-

94

四中大門,保安再次看見那輛極為昂貴的豪車。

不再是先前那個冷著臉的西裝男單獨來,副駕駛上坐著穿校服的男學生。

保安愣了愣,心想這一家人長得一個賽一個好。

登記後照常放行,保安忽而一瞥,他近乎雙目瞪裂。

不是侄子嗎??

不是兩個男人嗎??

咋還親上了呢??

保安:……

心死片刻,立刻回到保安亭裏磕到嘴裏三粒急性救心丸。

有錢人真會玩。

95

苑驍的同桌嘴裏還啃著大肉包,一扭頭就見苑驍從豪車裏下來。

再往裏看,駕駛位坐著的男人清俊麵容,然而冇什麽表情,看上去真有氣勢。

96

苑驍和同桌本來是一起走入教學樓,身後車子還未發動,裏麵的人即將把車窗搖上去。

苑驍神色微妙猛然轉身,跑回車窗那探入裏頭……接了個極度纏綿悱惻的吻。

動作實在凶,胯下被寬鬆的校服擋住,因為沉甸甸一嚮明顯。

苑驍的同桌癡傻中,頓時覺得肉包都不香了,他冇有眼瞎,苑驍神色如常回來,漫不經心還在舔舐嘴角的不明液體。

同桌悄悄轉頭,看見先前那個男人在車裏胸膛起伏,緩緩喘氣。

而身邊的苑驍神清氣爽,揚起笑容,虎牙繼續無害的露出。

同桌明白幾天前的避孕套是用去乾什麽了。

他什麽都明白,但又冇忍住問,“苑驍,那是你……”

這個問題冇人回答。

進教室照常上課,苑驍表情莫名詭異

他目光幽幽盯著教室外的天空。

外麵世界廣闊,他迫切想長大,想去保護一個人。

藍白色的校服之前沾著霍逸的精液,洗乾淨後如今再次穿上。

也全當是霍逸在陪他上課。

旁邊的同桌害怕的腳抖,卻忽而聽見苑驍發出略低落的聲音,“我想他了。”

同桌在內心喃喃自語。

好傢夥,男同竟在我身邊——還是個大情種。

97

送完苑驍去學校,整個人渾身都帶勁。

他在身邊腿軟呻吟的都是我。

可正常單身漢該有的自由時間不能少。

我嘴唇被咬得微腫,昨晚上睡覺也被操了幾次,屁股隻是微微發麻,苑驍那小子剋製了。

我真謝天謝地謝謝他。

把金絲眼鏡一扔,我隨意癱瘓在沙發上,剛摸到煙盒,想摁個打火機吞雲吐霧,卻不自知猶豫不決。

把煙盒拿起,再放下。

動作重複了幾遍。

我抬頭看了看牆壁上的鍾表,還有四個小時苑驍才能下課回來。

……

我隻是微微有點不習慣而已,答應他戒菸的事情總歸要做到,言而有信君子乎。

誰讓我比他年紀大。

98

在學校裏完全待不住的苑驍還是逃課了,大課間,學生眾多攢動,他們年輕又熱烈,活在當下,永遠一往直前。

苑驍那道迫切離開的背影很快消失不見。

苑驍加快速度跑出教學樓。

大門保安是不讓出的,他思索片刻,直接翻牆一躍而過。

落地後耳畔吹來輕風,城市裏人潮擁擠,他穿越人海,途徑五環路,路過的風景有些驚心動魄的美麗。

可這些都冇有霍逸重要。

苑驍隻知道,他自少年起就仰望一個人,日日夜夜思念成疾,難以平複想獨占其的野心,**在等待的日子愈發濃烈,他終究是幸運的。

99

當苑驍回到十樓,急切且快速打開門後。

他微微愣住,神情又霎那間幽深起來,像一匹餓狼死死盯著獵物。

客廳裏霍逸腰間細軟坐在沙發上,他**著上半身,手在緩緩摩挲性器,自慰的動作很是熟練。

冷淡白淨的臉龐染上紅暈,他輕輕瞥了眼苑驍,發出低喘聲,被髮現的驚訝轉瞬即過。

霍逸肉眼可見被快感侵襲,被人發現後的刺激讓之更加敏感。

本就是覺得苑驍還要很久才能回來,有些想**,有些想要。

可自己細長的手指滿足不了他,自慰解決不了後穴的濕意。

都怪苑驍。

這一幕太令人血脈噴張,死死烙印在苑驍眼中。

他緩緩關上門,彎起嘴角低笑。

在**裏如火純青,濃烈的精液要貫入愛人的後穴,**的啃咬與強烈的佔有慾…

或許霍逸早該知道。

人生冇有如果。

從第一眼就註定了以後。

十樓的窗戶飄蕩進些許雨滴,滴滴答答的聲音阻擋不了滿室的呻吟與喘息。

**與水聲在碰撞,霍逸聽見苑驍心臟那端的跳動聲。

他在沙發上跪著被苑驍操到**。

指尖都在顫抖。

後霍逸微微抬手,主動和苑驍十指相扣。

100

致親愛的霍先生。

全文完

-控。睡前在含,在吮吸,睡著了還若有若無的舔,更甚至於我起身片刻,他虎牙還在無意識輕咬。腫得紅漲,像剛喂完奶後的濕潤軟滑。隻有苑驍知道口感多好,他在睡覺,還眷戀不捨得發出低吟。我開始想著拔**無情四個字。上床很爽,其餘情感方麵……有點難辦。電話那頭馮北狐疑的嘀咕道,“打你電話你昨個一整天都冇接,現在都下午了,霍少爺你一天到晚在忙啥。”喉嚨有些疼,乾澀,昨個叫啞的,我緩緩回答道:“忙著**。”苑驍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