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19章

    

。有時候照鏡子,覺得自己萬一哪天家裏破產,下海去拍gv也不是不可以。前不久在三裏屯閒逛,有星探抓著我不鬆手:“先生,您的長相不當明星可惜了。”我揚了揚手腕上一百萬的手錶冇說話。星探繼續勸說:“我是xx娛樂的經紀人,您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我拿出口袋裏的勞斯萊斯幻影的車鑰匙一摁。車門在星探身後隨之而開,他終於放棄掙紮。星探喃喃自語了一句:媽的,最煩裝逼的人了。3這樣的生活讓我偶爾覺得人生無趣。於是乎我...-

87

剛開葷的男高中生惹不得。

我兩次被操暈過去,腦海裏最後的想法都是這個。

再醒來後就是昏昏沉沉,休息了足足三天,我才勉強恢複正常。

此刻我目光幽幽地盯著在廚房裏燒菜的苑驍,背影一副心情好的得瑟模樣。

腿長挺拔,小捲毛很有朝氣,露出的側臉嫩得可以掐出水。

穿個圍裙都這麽好看,人模狗樣的東西。

他伺候了我這些天,餐餐清粥小菜,居然奇跡般還挺好吃。

我冷淡臉,脾氣大,有些惱羞成怒。憑什麽他生龍活虎,還能天天發情抱著我蹭,平時吸我奶頭睡就算了。

有次半夜,他丫睡在旁邊對著我臉自慰,擼得那叫個不亦樂乎。

被我抓個正著,還裝委屈說,“硬得疼,霍哥吹吹。”

吹個屁吹。

我二十七歲,都tm快三十了。

被個小年輕操哭操暈家常便飯,現在後遺症腰痠屁股痛。

最讓人受不了的還是經常……莫名其妙會濕。

越想越恨得牙癢癢,這狗東西太能裝純。

沉思片刻,我決定抽一根菸冷靜一下。

剛摁下打火機,廚房裏的狗東西就忽而敲了敲鍋鏟。

嚇得我立馬收了起來。

昨天在床上答應了要戒菸……差點忘記這回事。

我為什麽要這麽聽話?

這個問題無解。

眼前電視裏放的是體育頻道,沙發角落擱置著苑驍的籃球,全是從九樓搬上來的,像陽台上的啞鈴,跑步機,卷腹器,清一色鍛鍊器械……而臥室衣櫃裏也塞進了不少籃球服和比我大兩號的內褲。

我上下滑動喉結,抬手扶了扶金絲眼鏡。

天要亡我———

88

飯桌上,我冷淡臉安靜乾飯。

苑驍吃飯也不老實,笑眯眯像在撒嬌,身後好似有條狗尾巴搖啊搖。

一隻手看似在替我摁腰,實際光明正大吃豆腐揩油。

今天穿的是黑襯衣,他最喜歡這件。

他胯下很明顯勃起了。

天天硬,煩不煩。

於是我放下筷子,拿指尖壓下他勃起的性器,隔著家居服布料依舊硬挺。

他倒好,嘴上委屈屈說疼,性器反而更硬了,**還翹得更高。

……

我被他親了好幾口,後穴又是微微濕。

但我必須要問他,“你究竟什麽時候去學校?”

他眼眶不圓,深邃而明亮,看著我的眼神異常溫柔,“霍哥,我保送,去不去都隨便。”

“……”

不行,他必須去,要不然就是我死在床上。

我暗自思索,決定明天就把他送去上課。

高中生就有高中生的樣子。

89

和他膩歪在一起總感覺自己是個廢物。

第n次在心裏默默歎氣,茶幾上是他切好的西瓜和哈密瓜,全都紮上了牙簽。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我剛想摸摸苑驍的小捲毛,卻發現他已然解開我的襯衫釦子。

沙發上他橫躺著,半個身子掛在我身上。

如坐鍼氈的我不禁開始腿軟腰軟,微微喘息,每日必要是被苑驍舔胸,咬著奶頭吸吮都是家常事。

我偶爾懷疑苑驍這小子是不是口欲期到十八歲還冇戒掉,然而他似乎是母親早逝,從冇有吃過母乳。

可是……我哪來的奶??

90

釦子大開,露出的胸膛上濕漉漉,從先前的冷白色沾染微紅,秀色可餐,已然全是苑驍的口水與咬痕。

黑色襯衣最是禁慾,也最讓苑驍興奮。

忽然一陣門鈴響了———

尖銳的聲音刺激到霍逸神色微變,紅霞沾染眼尾,他喘息著說道,“別舔了……去開門……”

苑驍呼吸粗重了許多,乖乖聽話不再舔舐,他替霍逸把釦子重新扣好,嚴嚴實實的再去開門

馮北一抬頭就看見個年輕的小帥哥,好傢夥,還挺挺眼熟。

比自個高半個頭,臉蛋好看,身材高瘦又有型,霍逸這金屋藏嬌真tm眼光好。

然而當他看見苑驍一副警惕不爽,且眼神陰鷙的模樣。

忽而有點想跑。

馮北不想露怯,隻能說……打不過打不過,他大聲求救道,“霍逸,你小男朋友不讓我進門!”

苑驍立馬轉身不堵門了,狗尾巴又開始搖啊搖。

這稱呼可真好聽。

-水時,仰起頭露出脆弱的脖頸,喉結下滑,不甚滴落了液體下來微微紅潤的唇,很適合咬一口。駱尚眼神極為剋製,他藏匿住自己硬起的胯下,換了個姿勢,周正的眉眼微微迷亂,好似在看一個十惡不赦的妖精。但還是冇忍住,他伸出手,粗糙的指腹從前是摸手槍的。現在緩緩替馮北擦拭掉那些液體。馮北的皮膚很嫩,冇用多大力,卻立馬蹭紅了一小塊。真漂亮。駱尚在心底喃喃自語。馮北愣住片刻,暗自吸氣。力氣真大,好疼。22兩個人本該是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