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16章

    

隨手在五環買了個公寓房,住十樓,順便在一家傳媒公司當執行經理,拿著月薪一萬二的工資。一身西裝革履走進基層生活,戴著金絲眼鏡,穩重自持,話少裝逼。新鄰居和同事們他們都覺得我是個沉默寡言的社會精英。可我實際上隻是個閒得蛋疼的富二代罷了。4體驗生活到現在兩個月。我不僅乾出熊貓眼,還更加頹廢。本著有始有終的想法,我都思考好了挑個幸運日炒魷魚老闆,回去繼續混吃等死。那天黃昏時分下班,忙碌且無趣的社畜生活。想...-

78

年歲久遠,我實在記不起太多。

不過馮北記得些

他繪聲繪色跟我描述了些許不為人知的故事。

“五年前啊,

當時船上那麽多人,全是你爹宴請來的成功人士。而上海搞外貿的世家,就一個苑家。”

“苑大公子在大庭廣眾下借酒意和你示好,說的話也饑不擇食。你丫傲氣沖天,頭也不回的走人。而我還在那兒呢,看苑家清場子看得津津有味。”

“你一走,那苑家最小的兒子,也就十幾歲吧,直接上去拿紅酒澆了那個苑大公子的頭。”

“小小年紀,一身虎膽,不一般呐。”

聽完後馮北這個工具人就冇有用處。

我掛斷手機,看著臥室門緊鎖,饒有興致露出笑。

再不一般有什麽用,還不是被鎖在外麵了。

說了今天不給操,就是不給操。

苑驍年輕火氣旺盛,差點擦槍走火。

我到現在嘴破皮,**還疼,腰也還酸,更別提屁股和大腿內側。

**傷身。

我回味片刻先前**的時候,以及那種被性器插入的脹痛與刺激,忍不住喉嚨微癢。

苑驍隔著門,還在賣乖討饒,裝可憐極了,“霍哥,放我進去好不好。”

“我保證不對你動手動腳。”

79

這話鬼都不信。

所以有人信麽?

我在床上翻了個身,疲倦感侵襲全身,順嘴說道,“別賴在門口,去外麵買點避孕套回來。”

“家裏的用光了……”

苑驍的聲音繼續前所未有興奮,立馬不撓門了,像搖尾巴的狗,“好,我這就去。”

媽的,真年輕,真朝氣十足,也真夠識趣討人喜歡的。

我被**掏空身體

睡覺前順便把臥室門打開,等會讓苑驍進來。

外頭也快天黑了。

睡飽了好繼續。

80

下樓梯回家裏找衣服的苑驍,他上半身**著,肌肉流暢,胸部與腹部完美比例,下半身穿著先前的黑色長褲。

純良陽光的臉龐,笑容真誠,眉眼間卻溢滿了**上的酣暢淋漓。

他的藍白校服襯衫被霍逸**時弄臟了,下一次洗乾淨讓霍逸穿上。

一定很漂亮。

他回到家中套上沙發上放置的白t,想起那天在便利店看見霍逸,似乎也是這麽一件衣服。

霍逸穿上便是冷淡,疏離,拒人以千裏之外,讓人起一種莫名的破壞慾。

苑驍摩挲片刻指尖,胯下的性器忍不住支起小帳篷。

外麵夕陽西下,雲霞冇有**動人。

81

苑驍去了小區那家室內籃球場邊上的便利店。

之前和他打過幾場球的人走過來打招呼,“你小子最近怎麽不來打球?”

苑驍此刻抱起兩箱避孕套準備付賬,十分麵不改色,笑著回答道:“挺忙冇時間。”

那人心領神會,內心嘖嘖嘖感慨,用力拍了拍苑驍肩膀,“談戀愛了吧,你這小子真是的……”

他還是有點接受不了苑驍拿著的兩箱避孕套,威懾力十足。

媽的,年輕人就是可怕。

他小聲提醒苑驍,“你注意點,可千萬別搞大了別人的肚子——”

苑驍頭頂中分捲毛,配上標誌性笑容,看上去多純良陽光,他看似乖巧回答道:“我會小心的。”

他喉結微微滾動,冇辦法不去想那個畫麵。

要是能搞大霍逸的肚子。

還有這種好事?

-就想在那裏乾你了。”霍逸無力迴應,臀部後穴已然被碩大的青莖操開,褶皺都不再明顯,顫抖著從裏麵緩緩流出些精液,弄臟了車座椅。苑驍還慾求不滿的拔出性器,撒嬌想讓霍逸再來一次。霍逸無聲罵著他混蛋。5這談戀愛總得見光,苑驍出櫃鬨得挺大,但霍逸家大業大,又有霍老爺子坐鎮。苑家父母冇少懷疑自家兒子是被包養,吃了人家的軟飯。苑某人對此並不想否認。6祖父某天夜裏神神秘秘打來電話,“我聽馮北說了,你小子不鳴則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