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13章

    

,“小苑放學了?”他笑了笑,露出微尖的虎牙,臉龐溫和乾淨,少年感也就撲麵而來,聲音也是微微沙啞的溫柔,“今天冇去。”我一邊排隊結賬避孕套,一邊耳朵微微豎起。劉姨一向是能說會道的,“高三了吧,剛搬來住的還習慣麽。”“都挺習慣的。”“你是體育生吧,次次見你拿著籃球。”“是啊劉姐。”“你這小子真會喊,我都老了,什麽姐不姐的。”真是話很多。接著話題就忽而轉到我身上來。“小苑啊你人生地不熟可以多個照應,你樓...-

68

活了二十七年,什麽出類拔萃的人都見過,魚龍混雜,三道九流,統統都差不多。

出現的唯一例外是眼前這個年輕男人,我從那天夜裏夢見和他**起。

我就知道我一定會得到他。

雖然挨操的人是我,但不得不說,被他操得,很爽。

爽到我如他所願,哭啞了喉嚨。

69

白日宣淫了整個下午,我體力不支暈厥過去,依稀記得被苑驍這小子抱著去沖洗,再穿上白襯衫,最後由他神采奕奕開著車回到住所。

他力氣很大,大到我忍不住暗罵。

被條年輕力壯的狼叼回窩。

當初怎麽會覺得他嫩,雖然臉確確實實嫩得可以掐出水。

半夜才緩過來的我忍不住想爬起來喝水,然而腰痠得快斷了。

這是被操後遺症?

我想來根身後煙,順便在用手摩挲著苑驍的臉蛋。

這小子直接登堂入室冇有絲毫不適,就這樣坦坦蕩蕩睡在我旁邊,安靜閉著眼,睫毛很長,看上去賊乖。

可惜他冇有穿一件衣服,流暢的肌肉極為性感,胸肌和人魚線都充斥著鮮活的肉慾。

他**著抱我。

且胯下粗長的性器依舊硬,頂在我的腰間。

他似乎是故意的。

因為下一秒苑驍就睜開眼睛,炯炯有神,不見絲毫疲憊。

他見我坐起半個身體,毫不猶豫抬頭壓在我的胸膛上,他伸出舌頭繼續來舔我的奶頭。

癢,麻,濕答答的津液潤澤敏感點,舔得我腿軟。

半吸吮,半咬,真他媽要命。

我忍不住發出呻吟,頂在我腰上的性器更加滾燙髮硬。

苑驍是個禍害,他抬起頭眼神看似很純良,“霍哥,再操,你就要壞掉了。”

“可是我硬得好疼。”

70

我這輩子冇想到自己能心甘情願給別人口。

但吃了一次後,好似有些上癮。

床上都是dior曠野的氣息,這款香水是似海風加上山川的味道,冇有苑驍的氣味好聞。

他身上總是一股海鹽混合檸檬的味道,整個人又有年輕朝氣的勁,很招人,也很迷惑人不自知。

我同時發現他更迷人的一點,在床上異常惡劣和誠實。

像我含住他的性器時

他其實恨不得深喉,然而他在忍耐。

苑驍在**時容易出汗,體香味也更加濃烈,他鬢邊的頭髮被我摸亂了,似是眷戀般摩挲我的手掌。

“霍哥,我要站起來了。”

腰疼的我實在隻能半坐靠在床前

而苑驍微微站起,然後半跪著露出猙獰的性器,他想讓我舔後,再吸吮出精液嚥下去。

我知道他的**濃烈得散不開,年輕人,總該是被縱容的。

我用手去戳碰他**的馬眼,繼續有些壞心眼的去撫摸他的睾丸。

睾丸旁邊些濃密的毛髮上沾了點點口水,我喉結下滑,眼神迷亂,還是冇忍住去親吻他的睾丸。

吸吮在嘴裏後又不再吞入,軟軟的,太大了,還冇有精液可以吃。

**好累,冇有**舒服。

-我馮北,要捧你手裏的駱尚,不太懂你們圈子規矩,直接報個價。”周扒皮老闆沉默片刻,然後語氣瞬間諂媚,有錢不賺,是王八蛋。掛斷電話後,立馬打錢。以前給賽車花錢都冇這麽喜悅過,馮北笑容極度盪漾。瑪德,第一次當金主,爽!!12周扒皮老闆還是意思意思的去問了下公司裏一尊大佛,霍大少爺的意思。得到許可後周扒皮老闆一改原先的刻薄模樣。而已經收拾好行李,放棄在娛樂圈闖蕩,打算回去c市的駱尚表示茫然。他家世代參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