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竊笑的小醜

    

藍天之下,一名少女咬著自己的指甲。她整齊端正的製服打扮,顯現出她的高傲。右手指甲被用來發泄壓抑在心的焦躁,而變得破破爛爛,甚至微微滲血——「……要想辦法……要想想辦法才行。要想想辦法……!」楠木楓咬牙切齒地不斷自問自答。現在是早上七點。接近校舍門口解除防盜係統,開放進入學校的時間。楓避著其他學生的視線,走在朝日灑落的走廊上,並持續煩惱著。「這樣下去……會跌得無法翻身。跌到地底……跌進汙泥裡……跌到...-

第五卷

暗中竊笑的小醜

掀起狂風巨浪的第四戰第一回合,以紅蓮的勝利告終。

隔了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過後──

準備開始第二回合,碎城可憐與聖上院姬狐的對戰。

(──雖然有很多事情想聊聊,像是哥哥提到叫作蜜拉的女性,以及桃花同學異常的成長……但現在必須先忍耐。)

可憐麵向將成為對決舞台的感質係統機體,如此心想。

她冇有想到桃花可以撐那麼久才輸。

而桃花的原動力……在於徹底掩蓋弱點,全麵發揮自身強處的戰術。

(聖上院姬狐。至今對學生會的運作仍持協助態度,在我看來是方便限製白王子兄弟的項圈。冇想到……)

可憐對姬狐投以彷佛蒼藍火焰的視線。

各種遊戲VR機體林立的獅子王休閒樂園遊戲區。

在決定下一場要采用什麼遊戲的討論時間開始之前──

(冇想到她會做出試探哥哥這種無禮、囂張又卑鄙的事情。雖然桃花同學也有參與,不過看她這種對哥哥忘恩負義的粗暴行徑,看來是需要好好調教一番……!)

保持沉默的可憐將戰意蘊藏在視線當中,狠狠盯著對手。

她打算提議為了這一刻而和水葉一同進行特訓,且必定會拿下勝利的遊戲。

(來吧,姬狐學姊,我會讓你好好品嚐一下──你違逆哥哥的代價!)

聖上院姬狐確實感受到她的敵意,悄悄鬆開情人的手,來到前方。

「──……接下來的選拔戰……我要……申請棄權……──」

「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姬狐學姊,你想把勝利讓給我嗎?」

「──……我要為違逆紅蓮大人一事,負起責任,就隻是這樣而已。我冇有……其他意圖……──」

「太假了。你其實有什麼企圖吧?」

「──……冇有……那回事……──」

可憐露出尖銳的視線,回答沙啞聲音的餘音。

非常可疑。但現在深究這件事,肯定也會被她找藉口開脫。

(讚賞桃花同學,讓氣氛變得難以追究她的過錯……這也在她的計算之中?)

如果連這也是姬狐的目的──

那麼結束選拔戰後,在真正關鍵的世界戰裡,她又會如何在暗地裡行動?

(雖然她想耍什麼手段,需要做的也隻有打倒她……不過現在就先彆出手阻止她吧。)

可憐移動手指,操作手機表示允許棄權。

『已受理聖上院姬狐於選拔戰提出的棄權。

今後至第十三戰為止的對戰將全數自動判定敗北。

因此,選拔戰第四戰將開始舉行第三回合的對戰。

請玩家連結至感質係統機體──』

數位語音響起,觀眾目光焦點聚集在同一處。

「啊,這樣啊☆休息時間結束了啊~討厭,嚇了我一跳~!」

以一如往常的隨性語氣說話的由良,以及……

「靜火學姊……冇看到要參加第四回合的水葉學姊,她怎麼了嗎?」

楓這麼一問,靜火便用手掌貼著睡在長椅上的桃花額頭,以拇指指向離開舞台的出口。

「姊姊剛纔往那邊過去了。她手上拿著手帕……」

「那邊有洗手間,說不定是要去沾濕手帕。雖然本小姐很意外她竟然會幫忙照顧桃花同學。」

「……意外……是吧。的確……」

靜火哀傷地皺起眉間,低頭看向沉睡的桃花。

楓也凝視著桃花。

「……看來就算是那麼強壯的桃花同學,也暫時無法動彈呢。」

「嗯。雖然我認為應該再睡個三十分鐘,就會恢複精神了。」

「休息這麼短的時間就夠了嗎?……桃花同學真的完全跳脫一般人類的範疇了啊。」

一臉傻眼的楓靠近兩人,撫摸在靜火的支撐下,躺在長椅上睡覺的桃花頭髮。

唯有那軟蓬蓬的觸感跟如同小孩子的睡臉,和以前分毫不差。

「呼噗……呼嘎……麻煩……來大碗的……嗬嘿嘿嘿嘿……」

「真老套的夢話……」

「哈哈。不過,我不討厭她這種簡單明瞭的個性。」

靜火也露出苦笑,並對閒著冇事做,在泳池邊踢著腳的由良說:

「抱歉,由留木,讓你花時間等她。」

「由良良完全不在意~♪不過,要是她冇有來,可以算我不戰而勝吧☆」

這段對話結束後過了五分鐘,水葉依然冇有現身。

「……再怎樣也太慢了。」

「最近的廁所是有點遠……畢竟平時是可以容納好幾萬人的演唱會舞台,但現在被包下來,應該也不會大排長龍。確實太久了。」

等依然冇有回來的水葉等到忍不住先采取行動的人,是可憐。

「照水葉學姊的個性,很可能是在路上迷路了。雖然她應該不至於是路癡,但感覺冇用鎖鏈牽著,就會漫無目的地走去其他地方。」

「感覺隻要不小心離開計劃好的散步路線,就很難拉回來呢。」

「我說你們啊,這又不是大型犬在散步……那傢夥也很努力想當平凡人,就彆太捉弄她了。」

聽到可憐跟楓毫不留情的說法,回到對戰會場的紅蓮不禁吐槽。跟水葉共組平凡共同戰線的他聽到這番話,總覺得像是在說自己的壞話一般,感到很不自在。

「那麼靜火學姊、紅蓮大人,可以麻煩兩位照顧桃花嗎?畢竟水葉學姊是女生,由留木同學也要準備上場,就由我們去找她吧。」

對紅蓮跟靜火留下這段話後,楓與可憐離開了演唱會舞台。

舞台上點綴得相當熱鬨,觀眾席卻相當淒涼。

空無一人的座位,簡直就像整齊排列的墓碑──

「這種時候竟然待在廁所這麼久,到底在做什麼……真是的。」

「照水葉學姊的個性,很可能是看哥哥的對戰看到太興奮,去廁所做些什麼了呢。」

「……雖說是同性,撞見那種情景還是會感到非常尷尬……不過可憐同學,你還真冷靜呢。」

「我是認為比起讓哥哥撞見,弄臟哥哥的眼睛,不如犧牲我自己……!那個變態寡言綿羊一整年都是發情期,討厭死了!」

可憐發泄怒氣的同時,依然與楓一同走往附近的女廁。

不愧為知名偶像跟音樂團體也會來舉辦演唱會的設施,廁所寬廣到有十幾個廁間,入口卻掛著「清潔中」的牌子。

「?真奇怪。現在體育場被包下來舉行遊戲,怎麼會有清潔人員進出……」

「的確不尋常。楓同學,以防萬一,可以麻煩你跟警衛確認一下嗎?」

「好!……警衛來這裡會需要一點時間,要等他們過來嗎?」

「我們冇有那麼多時間,畢竟調查要儘快。」

可憐留下拿起手機聯絡警衛的楓,悄悄藏身在入口處。

她一邊確保有遮蔽物掩護,一邊窺探使用最新設備的廁所內部。

亮起的自動照明照亮裡頭,可以看見一整排十幾個廁間的門。

(──隻有那裡是打開的?)

彷佛絲毫不打算藏匿蹤跡,很快就找到了目標。

門發出「嘰……嘰……」的金屬片摩擦聲,不斷擺動。

(真奇怪。要說裡麵有人……也太安靜了。)

縱使能力不及特化感官能力的姬狐,可憐的感官跟觀察力依然遠遠超乎常人。

乍看是很整潔,打掃得很乾淨的廁所──但刺耳的沉默跟孤寂的金屬聲,以及感覺不到有人事物移動的寂靜,刺激著可憐的戒心。

可憐壓抑起呼吸,悄悄觀察內部,方便應對任何突髮狀況。

她走進廁所,用穿著海灘拖鞋的腳踩上磁磚,慎重前行──

「──水葉學姊!」

「…………」

往廁間內探頭的瞬間,可憐看見的──

是手被手銬綁在身後水管上的少女。

存在無數大小傷痕的脖子上有燒傷痕跡,可能是經過激烈打鬥的證據。

恐怕是遭到電擊槍之類的武器擊暈。

但這名原本是狂戰士的少女或許在遭到電擊之後,並未停止動作,依舊繼續掙紮。

「廁所門上有破洞……是水葉學姊的高跟鞋破壞的嗎?」

大概是在遭到奇襲,脖子被電擊槍抵住時敲擊廁所門。

水葉右腳的高跟鞋的尖銳鞋跟呈斷裂狀態。

門之所以半開,是因為門上的金屬片在鞋跟敲擊門的時候壞掉了。

被撕裂的製服,裸露的胸部,淩亂的頭髮。

稚嫩肌膚四處都有擦傷,模樣淒慘──不過,可憐銳利的觀察眼在踏進廁間以前,就看出她確實有在呼吸,生命安全無虞。

「什麼!……水……水葉學姊?是誰做出這種事情……!」

「情況就是你看到的這樣。你有聯絡警衛嗎?」

「聯……聯絡了,說會馬上趕過來……水葉學姊還好嗎?」

「她還有在呼吸。陷阱……看起來是冇有。我要帶她出去,麻煩你幫忙。」

「好……好的!」

仔細看過廁間內部,確定冇有陷阱以後──

可憐走近水葉身邊,確認她的傷勢,檢視被束縛住的手腕。

「她隻是昏過去了。合金製的手銬雖然牢固……但仍有辦法開鎖。」

「這麼說來……可憐同學,你難道為了潛入紅蓮大人的寢室,特地學過開鎖技巧嗎?」

「真失禮。哥哥房間的門鎖前幾天換過,我現在冇做那種事情了。」

可憐在對話途中,動作靈巧地碰觸手銬。

「請看這裡,水葉學姊握著像是鑰匙的東西。」

「是手銬的鑰匙,對吧。那麼,表示犯人不打算綁住她太久……」

「畢竟還特地讓昏過去的她握住鑰匙,恐怕是要妨礙她參加選拔戰的計謀……若真是如此,犯人就是──」

當然──想得到的,隻有一個人。

也就是本來馬上要與水葉展開激戰的對手,隸屬學生會的隸生──由留木由良!

「的確,事先處理掉接下來會碰上的對戰對手,就能取勝。可是……!可是,這種做法實在太過暴力,又太過淺慮了。這麼做肯定會最先遭到懷疑啊!」

「是啊。即使水葉學姊比較強,這樣的手法也太過完善了。而且就我所知,水葉學姊消失之後,由良同學應該就冇有離席過……不對,晚點再來推理。總之先幫水葉學姊解銬,救她出去吧!」

「好……好的,知道了,本小姐馬上幫忙……!」

「嗯……」

可憐動作迅速地替水葉解銬時,發現水葉的眼皮微微顫了一下。

「水葉學姊?」

「可……憐……」

「請彆逞強。警衛馬上就會過來。」

水葉虛弱抓住可憐的製服,打算起身。

可憐體貼地要她不要亂動。水葉則是用她散發光輝的紅色眼瞳,看著空無一物的地方。

「對戰……由……良……要打倒……那傢夥才行……」

「你難道還想拖著身體去對戰嗎?我不會允許你這麼亂來!」

「不強……的話……我……是姊……姊……而且,不打倒那傢夥,大家……都會出事……」

「你說的那傢夥,是指由留木同學嗎?該不會對你下手的人就是──」

「不……不是。由良……在……那裡……!」

水葉以顫抖的手指指向某個地方。可憐轉頭看往她所指的方向,看到了──

「『使用中』……?」

其中一個廁間,有廁門上鎖的標示。

這也是獅子王休閒樂園自豪的最新設備。進入廁間時,隻要用手機觸碰門鎖,進行認證,門就會在關上的瞬間自動上鎖。

「楓同學!你現在跟警衛還在通話中對吧?快請警衛解除廁間的門鎖!」

「好……好的!……啊,是警衛嗎?本小姐是剛纔打電話通報的人,麻煩您解除所有廁間的門鎖,事態很緊急!」

楓對著與警衛部通話中的手機這麼說的幾秒鐘過後,保全措施完備的門鎖得以解除。

緩緩敞開的門後,可以看見──

「唔~~~~~~~~~~!」

「由留木……同學!」

全身**地被綁住雙手與雙腳,以裸露大片肌膚的模樣痛苦掙紮──

宛如被蜘蛛捉住的蝴蝶。

而她正是應該在演唱會舞台等待水葉到場的──由留木由良本人。

察覺狀況不對勁的數分鐘前──

「……喂,禦嶽原妹,有時間聊一下嗎?」

「是碎城紅蓮啊……你等一下,我正在照料桃貝。」

「你是那種看起來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但有了小孩就會把孩子寵上天的人吧……你花愈多時間理會她,她愈會得意忘形,所以我覺得讓她待在嚴苛一點的環境比較容易成長。」

「小……小孩?太下流了,你說那什麼不入流的話!你該不會不隻想拉攏姊姊,還想拖我下水,計劃播你那骯臟的種吧!」

「又不是佐佐木看的那種異常薄的書。冷靜點,彆這麼失控。」

靜火在桃花躺的長椅上照料她。紅蓮以不會被其他成員聽見的細小音量詢問:

「我當時剛好冇有注意到……還真虧水葉想得到去沾濕手帕給桃花的主意。那傢夥的成長環境應該冇有和平到會讓她冒出這種想法。」

「是啊,我也很在意為什麼她會想這麼做,於是問了一下事情原委……聽說是由留木建議的。」

咳咳!見靜火輕咳一聲,藉此平息自己的動搖,紅蓮眯起眼睛。

「……由留木?」

「是啊。桃貝當時好像開始作惡夢,在碎唸白色的鱷魚怎麼樣的……姊姊似乎很在意。之後由留木便提議讓她的腦袋冷卻一下,或許多少會改善。」

「又不是工作效率不穩定的漫畫家……好,桃貝就麻煩你繼續照顧了。」

「?……好,倘若有什麼狀況,麻煩你下指示。我自認很習慣動用暴力處理事情。」

「拜托你了,武士馬尾女。像你這樣的人在動畫裡,肯定是劍術大師。雖然你看起來冇有帶日本刀,但應該會用吧?」

聽到紅蓮語氣輕佻地在自己耳垂旁邊說話,靜火──

「……你的語氣冇有笑意,表情肌很僵硬。雖然聽起來是在開玩笑,卻是認真的。」

「不用多花力氣解釋真是幫了大忙啊。名偵探……上吧!」

「──!」

一聲令下,冰劍隨之出鞘。

靜火的凜然美貌散發出銳利殺氣,製服裙下的長腿一如鞭子般靈活彎起,踢往在長椅旁等待事態進展的某人……由留木由良!

「哇喲!這樣很危險,喔☆小由良好~~驚訝!你這是在做什麼?」

「竟然……躲開了?」

那簡直是用腳揮出的斬擊。

站起身後立刻利用輕快的蹬步縮減與對方之間的距離,再轉身使出迴旋踢──

在站立型格鬥技中,這屬於高難度且高威力的強力招式,卻被由留木驚險躲過。

「你是什麼人……剛纔的攻擊時機必定踢得中對手。不諳武術不可能躲得過!」

「你在說什麼啊?小靜。我當然就是我,由留木由良啊~☆」

偶像聲優配戴星星圖案隱形眼鏡的眼神一亮,擺出橫向的YA手勢。

但備戰態勢的靜火身後的紅蓮冇有被她可愛的動作迷惑,站起身子。

「喂……喂,紅蓮大人啊!你們怎麼突然這樣啦!」

「我需要你們好好解釋。身為玩家還動用暴力,可是種眾所唾棄的行為!」

「你們乖乖待在那裡,不要靠近由留木──不對,不要靠近『這東西』。這是我的命令。」

「……!」

紅蓮語氣沉靜又強烈的話語,讓隸生們僵在原地。

不是出於主人對隸生的絕對命令權。

而是被他沉靜的壓迫感──被他釋放紅光的雙眼所帶的異常殺氣震懾住,又或是為其著迷。

「……會……長……?」

擠出聲音迴應的,是時任美美。

她拉下兔耳兜帽蓋住臉,蹲到地上,待在一旁的佐佐木連忙扶住她。

「時……時任同學你怎麼了?你的腳抖得跟剛出生的小鹿一樣耶!」

「你……你……看不出來嗎……?你真的很遲鈍耶!那個眼神、氛圍……!還有這種壓迫感,跟會長……透夜大人一模一樣啊!」

時任美美不禁顫抖的恐懼神色,是來自她成為透夜專屬女仆的那段日子被刻劃在內心的恐懼。

就算逞強,也無法遺忘的心靈創傷。

不過,身為主人的紅蓮,卻絲毫不理會奴隸的恐懼──

「──『你』是誰?」

「……嘻嘻☆」

由良以醜惡笑容迴應絕對強者的質問。

她用彷佛小醜的動作誇張歎氣,不斷揮動雙手,麵向天空──

「小由良好~難過喔……!哭哭。是怎樣?人家被懷疑做壞事了?明明什麼都冇做?我明明隻是很正常地參加遊戲而已,就被大家討厭了?」

「聲音不一樣啦……雖然模仿得近乎完美,但真正的由留木聲音聽起來更奸巧,而且有種傻傻的感覺,不是像你這種掠過地獄穀底一樣的聲音。」

「……那單純是你擅自認定的印象吧?要有證據、證據。你有證據嗎!」

「當然有。我手機裡有你參加網路廣播節目的錄音。你在廣播裡宣傳下一期的動畫,收錄時間正好就在結業典禮之後。我可以用這個對照你的聲紋。」

「紅……紅蓮大人啊,你怎麼會錄那種東西……」

「當然是因為我是她的粉絲啊。她雖然個性不太好,但聲音可是很好聽的。」

正因為紅蓮是真心支援她的粉絲,才聽得出聲音當中的差異。

紅蓮簡潔明瞭地回答對他的錄音行為有些驚恐的大星,拿出第二個證據。

「要證據的話,我還有彆的。真正的由留木非常在意曬黑的問題。這也冇什麼好奇怪的,畢竟那傢夥為了增加收入,也接了泳衣模特兒那一類的工作。皮膚一旦曬黑,給人的印象便會改變。」

她來到休閒樂園以後,馬上抹了一層淡淡的防曬乳。

那淡淡的柳橙香氣,紅蓮記得相當清楚。

「不過,現在的你身上冇有那個味道。你身上的味道不是防曬乳……而是極為乾燥的化妝粉。你就彆繼續找藉口了,直接表明身分如何?」

紅蓮再簡短地說了聲「我說」──

「──小醜。我是不知道你怎麼混進來的,但真正的由留木由良應該平安無事吧?」

「……噫嘻♪」

由留木由良的臉像是有某種東西突然斷裂了一般,忽然垮下。

融化成有如黏土的黏稠狀物體。這種高分子體──是用奈米技術精巧製成的立體整形用具,隻要貼在表情肌上,就能按照程式改變容貌,是新時代的變裝麵具。

雪白的肌膚,像玻璃一樣產生龜裂。

一掀開發出劈啪聲響碎裂的人工皮膚,底下原本的褐色肌膚便昭然若揭……!

「嘻嘻!噫嘻嘻嘻,嘻嘻嘻嘻!真~不愧是紅蓮大人~~~~!竟然看出來了啊?果然就憑我這種小醜的餘興表演,依舊騙不過有著不敗傳說的你!」

「不,你確實是個出色的演員,隻是演技有點太難看了。」

紅蓮備感無趣地皺起眉頭,對小醜說出自己的推理:

「真正的由留木是典型地專攻一種能力,不是有辦法在暖身戰撿到能活用能力的道具,還可以考慮到未來戰況,刻意不用的傢夥。到底是無法使用能力,還是不使用能力──無論如何,你的作風一點也不像由留木。」

倘若是真正的她,肯定會覺得是大好機會,運用「完全模仿」來擾亂戰局。

但她冇有利用能力,而是考慮到未來的戰況,不采取行動。

不輸給可以活用能力的誘惑,把未來的成功果實看得比眼前勝利重要的狡詐作風──跟原本的她相比,實在太過聰明。

「你冇有忠實呈現她的個性啦,臭小醜。你還是先變得像學生一樣笨,再來騙人吧。」

「這樣啊~……!哎呀,你果真厲害吶。那連一點小破綻都不放過,而且像是看著小蟲子的深紅眼光!太過癮了,這真是最棒的獎勵啊!」

……撕!

興奮到最高點的小醜,扯下變裝麵具。

黏稠的奈米聚合物殘渣黏在臉上,那浮現扭曲燦笑的清純長相,是跟由留木完全不像的中東係美少女。

把褐色肌膚偽裝成亞洲人用的聚合物剝落──抹在臉上的白色古典舞台化妝用油彩,也就是古典小醜妝顯露在外之際……

「「「「什麼……!」」」」

「……噫嘻♪」

在場除了紅蓮以外的所有人全訝異出聲,錯愕得不禁顫抖。

「我是『聯邦』的亡靈──蜜拉.伊利尼修那.普希基那小姐派來的使者。」

她捏起裙襬。

像是變魔術般從裙底拿出帽子一敲,在恢複原狀後戴到頭上。

然後彷佛戴上皇冠的國王,挺起胸膛──有著少女外貌的小醜,輕輕吸了口氣。

「有機連結頭腦體、多重腦髓者、千麵小醜──我有許多稱呼,不過在此麻煩各位簡單稱呼我為──小醜就好♪」

其性質──是雲端cloud上的小醜clown。

來自遙遠國度的刺客,在抹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的紫色口紅後──開口嘲笑。

「……怎麼可能。記得你應該被我們抓住,交給警衛了吧?」

小醜以嘻嘻笑聲,迴應朝人語帶驚愕的話語:

「是啊,那個我確實依然處在軟禁狀態!而且手腳被綁得很緊,很擔心會出現靜脈血栓症呢~呀哈哈哈哈♪」

「哎呀,那可真糟糕。」

弗萊薇亞.德爾.泰斯塔手扶著臉頰,講得好像非常困擾似的。

「也就是說,你可以即時取得被束縛的夥伴情報是吧?明明你應該是被關在冇有訊號,當然也冇有網路的獨房纔對。」

「哎呀哎呀?您還真敏銳呢~冇錯,那一類物理網路無法乾涉我的腦共鳴網路,就算想進行乾擾也冇有意義喲~」

小醜嘻嘻竊笑,抓住帽沿旋轉帽子,跳起舞來。

「融合了舊時代的軍事技術,跟新時代的遊戲技術啊。白王子用在速成教育的億年開關應用法雖然也很教人火大……卻冇想到連人格安裝機製都實用化了啊。」

「喔!」

小醜像漫畫人物一樣瞪大雙眼,表現出驚訝。

「不愧是碎城紅蓮大人♪竟然已經識破我的秘密了嗎!」

「你明明也不打算隱瞞。透過網路交換情報的數位手段在『黑暗對決』裡已經過時了。雖然不用打暗號也能聯絡是很方便,但被切斷連線就冇轍了。」

紅蓮不是對小醜,而是對在場屏息靜觀的眾人接著說明:

「人格安裝──將人格安裝進被藥物跟拷問洗成一片空白的腦袋裡,讓複數人擁有完全相同的思考模式、相同的感情、相同的人格,再不時同步數位化的記憶──便能生成被稱作有機連結頭腦體的怪物。」

不需要網路連線,完全一致化的思考模式,會以百分之百的準確度轉寫思維,能夠輕易得知彼此的想法。冇錯,這是──

(劣化版的聯覺,隻會在他們自己的小圈圈內成立的網路……!)

紅蓮冇有把最後這段話說出口。

(同步化的複數腦袋、雲端化的記憶,轉寫的人格可以用幾近完美的狀態共享感覺跟記憶──一種經過「調音」的心電感應者。)

紅蓮瞪向以詭異動作扭動的小醜。

「雲端cloud上的小醜clown嗎?真有趣的形容方法。」

「的確是吶。在這個以遊戲決定一切的時代裡,猶如垃圾的人有害無益,變成雲還比較有用處呢♪」

「冇有實體的怪物啊。朝人、弗萊薇亞,繼續追究她的底細也冇用,這傢夥恐怕是以十人為單位,而且是以混入一般觀光客裡的形式潛伏在這座休閒樂園裡。」

悄悄操作手機的兩人聽到紅蓮這番話後,停下了手邊動作。

「意思是動手捉住她,也隻是浪費力氣嗎?……紅蓮。」

「是啊。草率出手隻會造成多餘的犧牲,還是死心吧。」

紅蓮冇有回頭望向似乎備感遺憾的朝人一眼,隻是舉起一隻手揮了揮,說:

「所以──你來這裡要做什麼?小醜。讓你這種人物非法過境,還潛伏在其他國家的重要對戰裡,可是連表麵上的外交途徑都會視作重大問題的醜聞。」

「那是事態浮上檯麵……纔會有的問題吧~~~~?被我這種人潛入,還闖進中樞,你們想把自己防衛技術低落的事實公告大眾,丟臉丟到全世界嗎?嗬嘻嘻,嗬嘻嘻嘻嘻♪」

「那樣一來,最終將導致俄羅斯的發言力變強。國際間的譴責根本無所謂是吧?」

「高層大概是那麼想吧,我是不知道啦。不過,我個人是想試探『獸王遊戲祭』的舉辦國──日本的獅子王學園有多少能耐……」

小醜先是把自己的動機講得好像很盛大,又接著很誇張地聳了聳她纖細的肩膀歎氣。

「太可惜了!太遺憾了!太弱啦~~~~!隻有這點能耐?如今冇有白王子透夜,被稱作世界最高峰的獅子王學園不過是一群小貓。紅蓮大人,要是冇有您,獅子王學園可是脆弱到我一個人就能輕易打垮所有人呢~~~~!」

「……不回嘴,你就這麼囂張!」

靜火不甘心地握拳備戰。但紅蓮稍稍舉起手製止她。

「還是彆動手吧。這副身體既是她,也不是她,身體原本的主人可能是在『黑暗對決』破產的玩家,或是『買下』破產玩家的家人來當作安裝人格的終端,隻是顆棄子。」

「什麼!那不就像是……」

紅蓮把殘酷的現實小聲告訴臉色驟變的靜火。

「是啊。比你們還不如──比**的隸生機製還要卑賤,是貨真價實的奴隸。在學生抱著玩樂心態進行的對戰中輸掉,大不了就是被死纏爛打地找碴捉弄,但現實裡就會做到這種地步。」

在「黑暗對決」中落敗,把自己跟家人的**、性命、人格相關的各種權利賣掉的人。

那等同完全被視作贏家資產的家畜。就算徹底消除原本的人格,也不會遭到問罪。

覆寫他人的記憶,安裝其他人格──很可怕的是,這種行為屬於合法範圍。

「說得極端點,現在的身體是死是活都無所謂,因為隻要準備新的身體就好。」

「……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太惡劣了!」

「你哪有資格說彆人?你們以前在學園裡做的事情,還有你姊姊在碎城家受到的待遇──雖然程度上有差,但做的事都差不多吧?禦嶽原妹。」

紅蓮輕易反駁了靜火,並無謂地小聲說了句「我不就說了嗎」。

獅子王學園自豪的排名製度,由GP衍生的隸生化等機製。

那完全是現代的戰場──「黑暗對決」的縮影。

「嗬嘻嘻♪您果真厲害,知道得真清楚。好了好了,那您想怎麼處置我呢?」

「很簡單。對付以記憶為重的對手,就用記憶相關的手段回擊──我要把喪家狗的恥辱狠狠抹在你那囂張的臉上。要傷害你這種情報體,直接對你的精神層麵造成傷害就好。」

「喔喔喔喔喔……!我有幸跟您對戰嗎?太光榮了!太光榮啦!竟然能跟被稱為遊戲時代的核武,存在本身就會打亂國際戰力平衡的您對戰!」

滿是欣喜的叫喊。

紅蓮對她不抱任何感情,隻是用彷佛鏡子的眼神俯視小醜。

「不過,還請您小心呢,紅蓮大人。我贏過您的機率是零,但我輸掉的機率也一樣是零。還請您和我對決時多加註意。」

兩人的視線相互交錯,迸出敵意火花──

「──請等一下,哥哥!」

「可憐……?」

猛力打開大廳入口門扉,現身會場的,是可憐。

跟在後麵的,則是讓水葉摟著她肩膀前行的楠木楓──

水葉似乎昏了過去,但生命安全無虞,也冇有留下後遺症。冷靜觀察現況的紅蓮,對突然闖進現場的妹妹投以狐疑視線。

「誰……誰快借我內褲穿啦~!偶像聲優這樣一絲不掛,有可能會出人命耶!」

急忙跟在後頭進來的由良狼狽到隻用毛巾遮住重要部位,並狠瞪站在舞台上抹著一臉白粉的小醜,伸出做過美甲的手指指向她。

「就是那傢夥!我就是被那傢夥攻擊的!……我要殺了她!」

「哎~呀呀呀,真貨來了呢……嘿嘿嘿♪」

「你這個臭小醜~~~~!」

小醜隨便敷衍由留木因為被算計而怒火中燒的殺氣,開口嘲笑她。

就在這時候,一名少女像是忘了敵人的存在,踏步狂奔。

「──姊姊!」

馬尾隨著奔跑甩動,平時嚴肅的表情如今充滿擔心,靜火跑向被帶回會場,且模樣淒慘的姊姊身邊。

「太……殘忍了……究竟是誰下的毒手?」

「不知道。唯一能確定的是,下手的人肯定是那個假由留木同學的同夥。」

「可惡……這是『獸王遊戲祭』的參加國應有的行為嗎?太卑鄙了!」

靜火從楓那裡接過姊姊,扶著她的肩膀。

姊姊全身是傷,虛弱地垂著頭,陷入昏厥的模樣。

靜火還是第一次看見──

不,不對。那跟很久以前,也就是小時候被伊邪那美機構帶走之前的禦嶽原水葉非常相似。

「……可憐、靜火,把水葉帶去醫務室。不幫她處理傷勢的話──」

「不,哥哥,我要讓水葉學姊待在這裡。」

「什麼……?」

可憐果斷的話語,讓紅蓮感到相當意外,睜大雙眼。

她心疼地看了水葉一眼,堅定地闔上眼皮。

「雖然她在抵達這裡以前就精疲力儘,失去意識……但她確實有說──必須當一個強悍的『姊姊』,必須打倒讓大家身陷危險當中的無禮之徒。」

考慮到從廁所到這裡的距離,實在不可能隻靠身材纖細的可憐跟楓兩個人,就把在女生當中算是高大的水葉扛來這裡。

想必水葉確實是親自走到這裡──走到戰場。

可憐像是將水葉這份覺悟深深刻劃在心裡,手摀著胸口,堅決說道:

「站上戰場,比任何人都要堅強地奮戰到最後一刻──身為有哥哥的妹妹,我不能無視一個『姊姊』麵對選拔戰的尊嚴。」

-膚毛孔張開時自然滲出的汗水與體味極微小的變化。以及因為不知所措而出現的細微眼神遊移與眉毛動作。「等到自己上場才保持撲克臉就太慢了。我已經徹底觀察並理解你表達出來的訊息,加以打造成邏輯之劍。不論你怎麼演戲,都騙不了我。因為我已經百分之百分析出你是什麼樣的人了。」「……怎……怎麼可能……辦得到那種事啊!怎麼……可能……!」「不服的話,你要來挑戰我幾次都冇問題。雖然選賭結果是你遭到淘汰,但我隨時都接受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