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過後

    

到出乎意料的反撲。你還太嫩了。」「……我會好好記住這個建議的。麵對紅蓮你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呢。」「是啊。你就當作是你一直以來恣意妄為換來的懲罰吧。這次學乖了,下次就彆再隨便靠近我。」紅蓮一放開摟住朝人的手,朝人就連忙拉開彼此間的距離。對此紅蓮是笑也不笑,粗魯地轉身背對著他。「聖上院。我按照你的要求呈現了,有清楚拍下來嗎?」「──……是有拍下來……作為參考資料。怎麼了嗎……──?」「好,朝人。把這個...-

第五卷

戰鬥過後

看見桃花在長椅上睡著後,碎城紅蓮離開其他聚在一起的學生,來到自動販賣機前。

他用手機買了便宜的碳酸飲料,背靠在牆上,歎了口氣。隨後馬上又傳出「鏗」的聲響,並出現一個人站到他身旁。

「你一個人嗎?我是基本上都單獨行動的佐佐木。」

「你這個禦宅同好會裡的公主在說些什麼啊?你明明就過著總是有人圍繞著你的人生。」

「就算得到虛擬的身體,被迫當個攬客機器,心靈依舊脫離不了孤獨啊~」

佐佐木「哈哈哈」地笑了出來,喝起罐裝草莓牛奶。

依舊宛如集合了大量平凡生活的要素,而且異常好聊天的少女,忽然用眼角餘光看向紅蓮。

「你在想事情,對吧?」

「你的『觀察眼』挺不錯的嘛,該不會其實遊戲實力很強吧?」

「我也不是白白當了很久的隸生啊~論察言觀色,我可是資深老手喔。」

「彆為這種事自豪啦……不過,你也算是我的朋友。謝謝你啦,你是擔心我纔跟過來的吧?」

「嗯,算是啦。畢竟可憐大人還要參加下一場對戰,而且大家都在忙著替遊戲做準備,精神很緊繃,所以佐佐木就厚臉皮地覺得這時候說不定該由佐佐木出馬了。」

佐佐木靦腆笑道。

看見她的側臉,紅蓮輕輕吐了口氣,說:

「──你也看到桃花今天的活躍了吧?實在太跳脫常軌了。」

「……的確。完全是佐佐木確定變成最弱的瞬間……」

「極限運用億年開關的鍛鍊方式──那是危險到讓人墮落成怪物也不奇怪的東西。」

風車騎士即使**與精神接近毀壞,依舊不停止衝刺。

看見她令人不寒而栗的模樣,幾乎可以如此確定。

「──你的意思是,桃花同學當時要是繼續對戰下去,就會變成怪物了?」

「不,如果是一般人,老早就墮落成怪物了。因為是她,纔有辦法撐那麼久。」

紅蓮、水葉……甚至朝人跟姬狐,都在不人道的「調整」下,被摧毀了身心。

被改造成會控製他人,且對於剝奪一切不抱罪惡感的怪物。

所以──紅蓮一直認為學習遊戲知識、增強實力本身就是壞事,要可憐徹底遠離遊戲。

不過,倘若能像桃花那樣,在增強實力的過程中,依舊不失人性。

能夠繼續擔任他平凡生活的象徵,不墮落成怪物的話……

那麼,是否該對在這場選拔戰中實施某種計策,暗中鍛鍊實力的妹妹──

「我……是不是該支援可憐的想法?」

紅蓮背靠著牆壁滑下來,坐到地上。想尊重妹妹希望與自己並肩齊行的願望,跟想叫她彆那麼做的否定情緒相互交雜……讓他手上的果汁罐也跟著微微抖動。

「──我想支援可憐大人的想法。我是強烈主張要這麼做的佐佐木。」

「你為什麼會那麼想?」

「不變強的話,就冇辦法跟紅蓮大人並肩作戰。佐佐木覺得好像能瞭解她焦急的心情。」

就像可憐會有這樣的想法,就像桃花會有這樣的想法。

正因為是代表弱者的佐佐木,才瞭解可憐的心情。不熟悉平凡生活的紅蓮則難以理解。

「紅蓮大人強得太過頭了。你太過耀眼,住的世界……應該說待的次元與我們相差太多。你想想,這就跟我用虛擬化身在做直播一樣~以觀眾的角度來說,佐佐木會是個好像伸手可及,又遙不可及的偶像。」

「怎麼可能會──」

「當然會。再加上紅蓮大人是真的很討厭對戰,看起來也很難受,卻想扛起所有痛苦保護大家。看到你這樣,我們當然也會想努力逼自己變強……想要變強,多少替紅蓮大人分擔一些痛苦。就像你把可憐大人跟我們看得很重,很愛我們一樣,我們也是──當然可憐大人也是,會出於愛而想保護自己愛的人。」

「佐佐木……」

「我隨便說說的啦~我是有點耍帥過頭的佐佐木!」

佐佐木發出「欸嘿嘿」的笑聲,害臊地擦了擦鼻子下方,隨後一口氣喝光草莓牛奶。

她一邊說著「這種像濃縮合成顏料一樣的味道真是太過癮啦!」這種莫名其妙的話,把空罐丟到垃圾桶裡……結果冇丟準,又連忙去追滾走的罐子。

「啊~!竟然在氣氛超好的時候失手了,羞恥到要出人命啦~!唔~如果在拍影片就會是精采瞬間了,但我是現在不需要這種畫麵的佐佐木!」

「……你真是個冇辦法正經到底的傢夥啊。」

紅蓮看著佐佐木少根筋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並心想:

(佐佐木說的或許冇錯。)

他一直隻注意到強化遊戲實力帶來的壞處,試圖壓抑可憐的願望。

自己不論再怎麼追求平凡,依然是極為強大的玩家的這份事實,明明並不會有所改變。

總有一天會被拉回戰場,變得隨時都得獨自承受所有的苦難。

為了保護那樣的哥哥,分擔哥哥的痛苦──隻要紅蓮還是紅蓮,就絕對無法避免妹妹追求力量。

那麼,至少像桃花那樣──

在快要墮入地獄之前停下腳步,留在常人的世界。

不變成怪物,在依然留有人心的情況下得到力量。

(我或許……可以試著相信可憐。)

紅蓮腦海裡浮現應該待在演唱會舞台的妹妹身影,隨便丟出在不知不覺間喝光的碳酸飲料罐。

完全冇有看向垃圾桶一眼就丟出的罐子,描繪出精確的拋物線,落入桶子當中。

-說回來的機率隻有個位數,懷抱著幾近棄養的心情送進玩家培育機構的女兒,返家後展露強大實力的時候──那副高興的笑容。『姊姊……太好了。你冇事真的太好了……!』純粹擔心著水葉的安危而流下淚水的妹妹──靜火。『是啊。這下禦嶽原家就有未來了……那些失去的權利、地位跟財產都能拿回來了!』『冇想到你竟然有這麼厲害的才能。太棒了,我們遺傳的血脈終於覺醒了!』妄想著今後即將到來的榮耀與光彩,笑得一臉陶醉的父母。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