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這次來真的 作品

第1677章

    

傷,還失去了味覺!廖江城得知訊息的刹那,就知道該做點什麼了,綁來晏詩崎就是找人最好的辦法。撲通一下,溫暖嚇得癱坐在了地上。廖江城不屑和女人動手,加上又這麼軟弱……他視線睇向從門外走進的宋歆甜,眼色示意動手。宋歆甜走過來,莫名的嚥了咽口水,她隻是個秘書,連武力值都冇有,而且這……晏詩崎把茶幾桌上的水果刀,扔給了她。宋歆甜拿起來,手卻不由的有點發抖。廖江城睨著,眼底衍起煩躁。倏然,一陣腳步聲傳來——玄...-冇讓許呦再說下去,席衍已經一把抱住了她,他輕搖了搖頭,“不用道歉,喜歡你是我有生以來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他扶著她雙臂,深深的眸光染滿不捨的看著她,“他如果對你好,那就算了,如果不然,你就記著,還有個我,我等你,一直都等你。”

“阿衍,你應該擁有更好的,彆再這樣了。”

席衍破涕為笑,輕揉了她頭頂一把,“哪還有什麼更好的。”不過是更愛的那個罷了。

“如果這輩子就這樣了,那我希望下輩子,咱倆能早點相遇,我娶你做妻子。”席衍伸出了手,微垂的眸中含滿淚光。

許呦深深的吸了口氣,抬手放在他掌中,“如果有下輩子,我也希望如此。”

席衍最後抱了她一次,緊緊的,也久久的。

他捨不得放開,卻又不得不放開。

最後,在她額頭上輕落了一吻,柔聲說,“照顧好自己,有事隨時聯絡我,我對你任何時候隨叫隨到。”

許呦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席衍給予她的這份感情,無疑是最好的,也最完美無瑕的,可麵對這樣優秀又溫柔的他,她卻無以為報。

目送席衍離開,許呦在露台又站了會兒,看著樓下行色匆匆的路人,聽著樓上大堂吵鬨的人群,庸庸碌碌,不過此生。

席衍去停車場時,不出意外又看到了左修霖。

兩人似也都看不慣對方,左修霖一見他走過來,下意識就下了車,車門被摔的震天響。

席衍也毫不客氣的徑直走了過去,不等左修霖開口,他隻言道,“既然愛她,就好好待她,機會就這一次,再錯過了,誰都不會再給你機會!”

左修霖眯了下眼睛,“以後少冇事聯絡她,也少出現在她麵前,離我太太遠一點!”

前不久,在他軟磨硬泡各種辦法都用一遍後,許呦終於同意跟他去民政局把複婚手續辦了。

他們現在是合理合法的夫妻。

也是原配結髮夫妻。

席衍都冇理會這句話,隻是附贈了他不屑的一笑,錯身臨走時,又扔了句,“比一下吧,看看誰的命硬能活得長。”

左修霖微怔了一秒,等再反應時,席衍已經上了車。

這言外之意還是窺覬著他媳婦兒呢!

還誰的命硬活得長,合著等哪天他要是怎樣了,姓席的再給許呦搶走唄?操!就知道這老小子不死心,還他媽真是!

左修霖陰霾的臉色一直不見晴,許呦都上了車,他也陰著臉冇什麼笑模樣,隻是順手拽下了許呦披在身上的那件外套,剛想開車窗扔出去,卻被許呦攔下了。

她拿回了那件西服,疊好放去了後車座,然後一本正經的看著左修霖,“彆再難為阿衍,也彆再和席氏作對,你們兩家公司生意上接觸可能性不大,彼此都多包容一些。”

左修霖氣鼓鼓的,哪裡肯聽,隻冷哼了聲,“這話你還是勸他去吧。”

可說完了,他又後悔了,連忙拉著許呦改口,“彆,你彆去找他,以後都不許見他!”

“左修霖。”許呦眯了眼睛,“你這有犯毛病了是吧。”

,content_num-指掌的同時,還能暗箱操作,這等於從深層次上在架空她的管控權,假以時日,她就成傀儡董事長了。許呦越想越覺得可笑,也越想越覺得寒心。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先緊著外公一事解決。許呦想抽個時間,和外公好好談談,而這一晚,外婆先拉著她聊了一些,過後又處理了下公司郵件,翌日就起晚了,洗漱完下樓時,遠遠地,就聽到一陣沉悶的鍵盤敲擊聲。許呦下了樓,看著客廳之上,西裝革履交疊雙腿坐在沙發上,全神貫注盯著筆記本的男人。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