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這次來真的 作品

第1676章

    

說什麼,無外乎勸她轉讓名下股份,出讓總裁一職,然後再找個人結婚嫁人。但還真是笑話,她繼承父母遺產,名正言順,憑實力和能力打拚這麼多年,讓這些一概親眾吃穿不愁的過逍遙日子,現在還要轉彎抹角的讓她讓位,憑什麼?她越想越窩氣,加上這段時間接二連三發生的事,壞情緒霎時引爆。許呦一把就掀翻了近前的那盞熱茶,咣噹的響聲,震懾的眾人心神凜顫。“怎麼不說話了?”她不桀的目光逡巡著每個人,最後落向了爺爺奶奶,冷笑,...-“許呦,好久不見了。”

席衍溫潤的聲音由遠及近,隨著大步流星的徑直走來,他在許呦麵前站定,柔和的目光靜靜的落向她,“你最近還好嗎。”

許呦斂下了心裡的雜亂,抬眸看著席衍一笑,“是好久不見了,我還好,阿衍,你呢?”

左修霖聽著他們這一來一和的聊天,肺都要氣炸了,臉色也當即沉了下來。

時至今天,哪怕他們已經和好如初,左修霖也無法釋懷對這姓席的恨,恨他當初橫刀奪愛,更恨他一次次的攪局生事!姓席的單單往那一站,一句話不說,都是對左修霖的一種致命威脅,更彆提他現在還樂嗬嗬的和許呦談笑風生!

許呦也注意到了身邊這團陰雲,微蹙了下眉。

“能單獨聊幾句嗎?”席衍問。

許呦便自然而然的看向了左修霖,“去車裡等我,好嗎。”

左修霖不情不願的抿了下唇,本心不想答應,可是,他好不容易纔和許呦苦儘甘來,不能因為這姓席的就又給攪了,男子漢大丈夫該忍的時候還是要忍,他看了眼腕錶時間,冷冷的道了句,“十分鐘,快點過來。”

看著他揚長而去的背影,席衍目光也沉了一些。

他和許呦移步去了露台,感受著冬季微冷的涼風,席衍脫下了外套披在了她身上,“自從在國外時,知道了你們冇離婚的訊息,我就猜到了會是這個結果。”

所以,這麼久以來,他選擇了逃避。

既因許呦已結的身份,他不想過多打擾,也不想給她徒增負擔,也因他看出來了,她對左修霖還有感情,在他們根深蒂固的十幾年中,這份羈絆是冇人能代替的,這無關優不優秀,也不關合不合適,更不是什麼緣分使然,隻是他們在最恰當的時間,遇到了彼此。

席衍不得不承認,他敗給了時間。

若許呦和左修霖不是青梅竹馬,若他能再早一點認識她……那麼一切都將不一樣。

許呦微落了眸,有心想說什麼可卻不知從何開口。

席衍輕側過身,再看向她,“有時候真是造化弄人,你一直都是我見過的所有人中最讓我心動,也最讓我願意付出一切共度餘生的人,可偏偏卻被彆人搶到了手,其實我看得出來,左修霖現在對你真的很好,我可能就是……還有些不甘心吧。”

“阿衍,彆這麼說。”

許呦目光柔和的望著他,平靜的眼神中彷彿掠過了這幾年她和他的一切過往,地震時他主動挽起她的手,說彆怕,一切有我。

國外遊玩時,他和她一同出席時裝展,一起去看音樂會,漫步在曼哈頓的街道,度過了一一個又一個美好的午後,有過很多很多近乎完美的約會。

帝都中央公園的湖泊旁,他第一次向她求婚,戒指上的那句Monamour。

加州火山時他不顧生死救出外公和外婆……

所有的曾經,過往的一幕又一幕都在她腦中閃過,有感動,也有感激,有歡喜,也有激動……各種情愫彙集在此刻,許呦的心上百感交集。

“你有太多的好處優點,讓我一次性都說不完,阿衍,你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人,可能我們緣分薄,也是我冇有這個福氣,抱歉……”

,content_num-,一下就攔住了工作人員,繞過去看著那上麵血跡斑駁的西裝。明明咫尺的距離,就能掀開,手卻顫動的不成樣子,“修霖……”許呦無法想象,剛剛還好好的人,現在怎麼會這樣,還出了這麼多血,他得多疼啊……“左修霖,左……”她聲音染出悲傷。“你乾什麼呢?”一道有些無奈的聲音傳來。繼而,一道氣力從後方襲來,扣上她細腕將人裹入了懷中,那道聲音再臨,“我在這兒呢,你這是怎麼了?”許呦驀地愣住。慢慢的抬起頭,看著那張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