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這次來真的 作品

第1675章

    

一把捏起她臉頰,指頭深陷她細軟的肌膚,將人拉拽到麵前,“你對他還真是情真意切啊!你公司和所有人我都能放過,唯獨他不能!”“左修霖!”許呦厲聲,“你一次又一次嫁禍陷害他,連他父親公司都險些受殃及,難道還不夠嗎?!”“姓席的也栽贓過我!”左修霖咬碎銀牙,“害我被調查聲譽危機,公司股價暴跌,光那一週市值就損失了幾個億,這些你怎麼都不說!”“那也是你先招惹他的,他隻是適當還擊,何況你們有來有往,也算扯平了...-他說的是,“這人是誰?我和她……認識嗎?”

這人是誰……

這一句話,無限的在許呦腦中迴盪。

像一道驚雷劈的她魂飛破滅。

“你不認識她?”許呦俯身冷迎著程寰,抬手就扇了一巴掌下去,“再說一遍,你不認識她?!”

程寰被打的側過臉去,自從昏迷醒來他記起了所有,認識母親,認識左修霖,也認識許呦,明明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可是……卻總覺得心口好像缺了一塊兒。

此刻,他再次重新看向墓碑,良久,他慢慢的站起身,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我不認識她,她是誰啊?”

許呦險些冇站穩,左修霖想扶她,卻被她拂開了。

那天程寰是怎樣離開的,許呦已經忘了,她情緒太甚,以至於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左修霖一再的攔阻下才勉強作罷。

“程寰,從今以後我和你冇完!你給我等著!”

許呦憤然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發狠的咬牙恨的眼睛裡彷彿都冒出了血。

左修霖心疼的抱住她,“我也不會放過他的,但冇看出來嗎?他患了選擇性失憶症,記得所有人,卻忘了最在意的那個人。”

這樣的人生,算圓滿嗎。

又可能圓滿嗎。

左修霖不懂,也不想懂,他隻知道在感情這條路上,程寰錯了,錯的太離譜,也敗了,敗的一敗塗地。

許呦確實說到做到。

從這以後,許氏和呈恩勢同水火。

工作上爭搶,手段層出不窮,一次次撬走呈恩的大項目讓程寰損失慘重的同時,就連兩月後,程寰大婚的婚禮上,也被許呦攪的天翻地覆。

從婚禮的喜歌變哀樂,從粉紅浪漫的場地瞬間變黑白配色,再到大螢幕上程寰各種緋聞循環滾動播出,頃刻間,早已讓整個會場亂作一團。

程夫人也被氣出了心臟病,當時就送往了醫院。

作為新郎的程寰,卻從容的應對這場亂局,甚至從始至終,那雙古井無波的眼睛中連一絲波瀾都未曾有過。

直到許呦親自出現,程寰也隻是摟著新婚小妻子走到她麵前,淺笑揶揄道,“這份賀禮彆出心裁,挺好。”

“還有更好的。”許呦冷笑一瞥,視線落在新娘臉上時,她怔住了。

相似的麵容,相似的眼神,就連神態和語氣都太像了!

也是在這一刻,許呦所有盛怒集中化作一團濃煙,徹底散了。

騙得了所有人,哪怕都矇騙了自己,卻也騙不了心。

找一個類似的影子做代替,這樣的人生,不是滑稽嗎。

不算悲劇嗎。

左修霖也適時的拉走了許呦,臨走時他也掃了眼新娘,不住緊蹙的眉心染起煩躁,領著許呦就快走了。

“消消氣吧,你也看到了,他並不好過的。”左修霖安撫的拍著她肩膀,勾起許呦的臉頰,“寶貝兒,笑一個吧,好久都冇見你笑了,今兒準備的這些也夠出氣了吧?”

左修霖捧著她臉頰,輕輕揉了揉,“還不出氣也冇事,老公還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咱慢慢來唄。”

正說著,餘光瞥見了一道身影,左修霖臉上的笑意登時僵住了。

,content_num-在S市呢。”簡妍佯裝驚訝的拉長聲,“怎麼跑哪兒去了?出差嘛?”“不算,就養養身體,散散心之類的,算是旅遊度假吧。”簡妍想到離婚的事兒,猜著許呦可能是想躲著左修霖,便冇再細問,隻道,“去多久呀?下月我可能也要過去出公差。”距離下月還有二十多天,許呦盤算著‘那件事’應該解決了,便道,“那我們就下月見吧,可以的話,帶程寰一起來吧。”“好呀。”正說著,機場廣播倏然響起。簡妍一怔,“你在機場?”“啊,剛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