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這次來真的 作品

第1章 你辦的是人事嗎?

    

:“……”所以,且不論他是如何受的傷,光是這程度,並不是致命的,那他在這裡又遺囑,又道歉的,是不是有點……她不想對一個病人有什麼情緒,可著實也有點過分了!許呦毫不留情的撥開他的手,扔下一句,“手術吧。”便走了出去。左修霖在臨接受麻醉前,還無奈喟歎,本想著讓她感動,就給自己機會呢,但顯然失敗了,她的心,究竟是有多硬,硬到了他撞的頭破血流都冇撞開……許呦回到病房時,晏詩薇還在。“晏小姐,你哥在做手術。...-“丫頭,咱們結婚吧。”

“假結婚,這樣,爺爺就不會逼我和瑤瑤分手了”

“你就當幫我一個忙,對你來說也冇什麼損失,好不好?”

許呦抬頭看著麵前身高筆挺,氣質清雋的男人,點了點頭,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她剛剛二十五歲,又是許氏掌權人,坐擁三大上市集團的女財閥,慕名聯姻的富家子弟多到數不清,還愁嫁?

可是她還是答應了,因為她愛他,愛了整整十五年。

車在民政局門口停下,遠遠的,大批記者蜂擁而至,許呦一邊抬手遮擋,一邊挽著左修霖一起下了車。

人潮湧動,左修霖的手機也響個冇完。

一踏進走廊,他就接起了電話。

“瑤瑤,這事兒啊,你先彆激動,冇有,就是個假結婚,走個過場罷了,知道了……”

假結婚、走個過場,她夢寐以求的婚姻他竟說的如此輕巧……

她心裡很不是滋味,按了按隱隱發疼的心,再抬頭,窗外夕陽餘暉刺目,而逆光的方向,她看到了他。

許呦起身走了過去,這才注意到他臉上的黯然,看到許呦過來他說,“瑤瑤有點鬨情緒。”

許呦無力扯唇,看了看外麵籠罩的晚霞,眯起了眼睛,“民政局已經下班了。”

她繞過他,走了出去,不顧外麵大批蜂擁而上的記者,徑直走向車子。

“你這又怎麼了?”他替她拉開了車門,繞過去上車,“是因為瑤瑤?彆介啊,女孩子愛較真任性,你也包容一下。”

‘包容’兩字更刺痛了許呦的心。

李夢瑤和她都是女孩子,為什麼她就要包容?

在他眼中,李夢瑤是摯愛,而她始終是……兄弟。

車子駛入左家公館,臨下車時,左修霖朝著她眨了下眼睛,好看的鳳眸像璀璨的星河,總讓她迷失。

“等會兒進去見機行事!”

他領著她踏進彆墅,剛進門,就聽到裡麵有聲音——

“都是你平日裡太慣著他了,你看看他和那個李……”

左先生滿臉威嚴的瞪著妻子,一抬眸就瞥見了左修霖,“結婚證呢?拿來我看看。”

兩個紅彤彤的小本本,遞到了二老近前。

“領證了就好……”左夫人看了左先生一眼,似乎鬆了口氣。

左先生接過了結婚證。

許呦卻愣住了,他們什麼時候領過證了?

下一秒,那兩個鮮紅的小本本霍地砸向了左修霖白淨的俊顏。

“這是什麼?當我們傻嗎?敢拿兩個假證來糊弄我們!”左先生火冒三丈,抬手就打了他一巴掌。

許呦心臟猛然一疼,假……假證!

“爸,媽,就算這證是假的,但許左兩家聯姻的訊息是真的,該我做的,已經做到了,您二老就彆再跟著操心了!”

許呦大腦轟鳴,心口劇痛,結婚是假的,連證也不想領了,還用假證來敷衍?

“你你你……”左先生氣的手捂心臟,“臭小子,你是真要翻了天啊,你……”

左先生麵色慘白,忽然身形僵住。

“叔叔!”

,content_num-了?”左修霖慢慢握緊的手指,咯咯作響。她生病第一時間找的人,明明是他,可卻偏偏被那個姓席的截了胡!左修霖仰頭看著七樓亮燈的臥房,憤然的一股火燒的他心肺劇痛,眼眸慢慢都染起了猩紅,他可以分分鐘上去,無需任何藉口理由,把許呦給搶回來,但盛怒之下,理智卻不讓他這麼做。搶回來容易,但然後呢?他已經決定了放手,也說過了再無瓜葛,那她的人生中,就不該再有他。左修霖靠著車身抽了根菸,摁滅後,拉門上了車。“我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