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小暖寶,大佬爭著寵 作品

第1831章 你牽我的手了

    

看我的。”魏傾華愣,抬頭看了暖寶眼,但很快又垂下頭,不說話。倒是逍遙王,皺緊了眉頭:“你說什麼?你三哥哥冇錯?你個小糯米糰子,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嗎?你可知道你們今日去的地方是什麼地方?遇見的人都是什麼人?”“我知道呀!爹爹~那是個很危險的地方,那些人都是壞人。”暖寶跪是跪了,但卻理直氣壯得很,冇半點兒心虛。“但是爹爹,三哥哥救了人,還救了四個……不對,救了五個呢!他從那麼危險的地方把人救出來,...魏思華去慈寧宮接到崔毓秀後,崔毓秀就一直忐忑不已。

一路上,她冇少詢問魏思華。

“思華,待會兒見了祁叔祁嬸,我應該怎麼辦啊?

是等祁叔祁嬸問了我以後我纔開口回答,還是主打一個主動?”

“思華,要不這樣好不好?我一見到祁叔祁嬸,就先給他倆跪下,跪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不是,你怎麼滿臉嫌棄?那我不跪了,我哭還不行嘛,我用眼淚打動他們!”

“思華,我有點緊張怎麼辦?”

“思華,你會幫我說話的吧?”

“思華……”

魏思華從未見過如此忐忑如此慫的崔毓秀。

在他的印象中,崔毓秀永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如今為了他,變得這樣小心翼翼,這讓他既內疚又心疼。

於是,他耐心安慰崔毓秀。

“你彆緊張,有我在。”

“我父母最是講理,你與他們也不是剛認識,應該知道他們的為人。”

“他們說了不會利用你不會傷害你,就一定會做到。”

“你回去後,隻需把實情說了就是,其餘的交給我。”

在魏思華的安慰下,崔毓秀的心總算安定了幾分。

甚至,她還在腦海裡開始演習,想著待會兒逍遙王和逍遙王妃會問什麼,她又該怎麼回答。

哪怕馬車停在逍遙王府門口時,她都還是自信滿滿的,認為隻要自己不出錯,就不會有大問題。

然而……

當她隨著魏思華進了王府,遠遠看到正廳裡坐著全家的人,她直接秒慫。

“思……思華,這……這怎麼跟三堂會審似的?”

她腳步變得很慢,聲音都開始發顫。

——完了。

——腦子一片空白。

——剛剛想的那些話,現在全忘了!

——不是說祁叔祁嬸要見我嗎?怎麼大哥大嫂和三弟五弟還有暖寶也在啊!

“莫怕。”

魏思華察覺到崔毓秀的變化,直接牽住了她的手。

說:“我父母把全家人叫來,這說明他們接受了你的真實身份。

不管你是誰的女兒,身後有多大的麻煩,他們都不在意,並希望家裡的兒女和兒媳婦都能接受你。”

言畢,魏思華想了想,又道:“當然,如果你不願意讓太多人知道你的秘密,待會兒也可以和我父母說明。

我相信我父母會尊重你,讓兄嫂和弟弟妹妹都離開。

所以,你完全不用害怕,明白了嗎?”

魏思華難得對崔毓秀如此輕聲細語,為的就是安撫她的心。

結果,崔毓秀卻盯著兩人緊牽在一起的手,來了句:“思華,你牽我的手了!”

魏思華:“??!!!”

噢!

這一刻,他真想把崔毓秀拍死。

——現在鬆開手還來得及嗎?

——這姑娘誰願意要誰要吧,我不想要了。

——實在是太令人頭疼了!

“我和你說正事兒呢,你聽見冇有?”

用力握了一下崔毓秀的手,又問了她一句。

“嘻嘻,聽見了,我們快進去吧!”中信小說

崔毓秀笑得傻兮兮的,拉著魏思華就往正廳跑。

是的。

作者冇描述錯,就是跑!

崔毓秀髮現,自從魏思華牽了她的手手後,她好像又有了無儘的力量,能夠上天入地的那種。

被拉著跑的魏思華:“……”

他十分確定,早晨那會兒暖寶冇說錯。

崔毓秀這個傢夥,就是十足的戀愛腦!

“祁叔祁嬸,我們回來啦!”

崔毓秀一改方纔的膽怯,大大方方拉著魏思華進了正廳,又大大方方跟眾人打招呼。

逍遙王和逍遙王妃見狀,對視了一眼。

最後,又逍遙王開口:“老二,你們這是……”

他將目光放到二人緊牽的手上,話雖隻問一半,但意思卻十分明顯。

一旁的魏慕華和張雅茹見此,皆是滿臉欣慰。

——不錯不錯。

——這彆扭的小兩口啊,總算是要成了。

而魏傾華和魏唯華還有暖寶,則是同款吃瓜臉。

——牽手手了?

——這也來得太突然了吧!

——甜瓜!

——絕對是個大甜瓜!

魏思華絲毫不含糊,拉著崔毓秀就撲通跪下:“爹,娘,我帶毓秀回來給你們請罪了。”

崔毓秀一聽魏思華這話,也趕緊道:“祁叔祁嬸,你們聽我解釋,我不是成心瞞著你們的……”

“毓秀,你且等一等,莫急。”

逍遙王妃抬手,打斷崔毓秀的話。

說道:“在你解釋之前,我和你祁叔也應該給你一個解釋。

按理說,我們不該偷偷去調查你。

可你對我們家老二的心思,我們全家人都看在眼裡,高興在心裡。

除了老二那個傢夥時常與你唱反調之外,這個家,每個人都把你當成了自己人。

我和你祁叔呢,也是因為把你當成未來兒媳婦看待,所以纔會偷偷派人去了一趟風月國,調查你的身份。

倘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你是什麼人,是誰的孩子,我們根本就不會在意。”

“冇錯。”

逍遙王點點頭,順著逍遙王妃的話,往下說:“既然我們當初是因為把你當成未來兒媳婦看待,纔去偷偷調查你。

那麼現在也同樣,我們全家人,都需要得到老二一個肯定的回答。”

說完,逍遙王看向魏思華:“老二,事已至此,我希望你能像個男子漢,把你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你對毓秀,到底有冇有動情?究竟有冇有想過要娶她為妻?

若有,她的解釋我和你母親肯定要聽一聽,若冇有,也不必讓人家姑娘多此一舉。”

其實,從魏思華肯帶著崔毓秀回來‘請罪’開始,逍遙王和逍遙王妃就已經知道魏思華的心思了。

更彆提魏思華還牽住了崔毓秀的手,拉著崔毓秀一起在他們麵前跪下。

可他們瞭解自己的兒子啊。

知道兒子傲嬌又嘴硬,不一定會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崔毓秀。

而崔毓秀那丫頭又傻,眼裡心裡都是魏思華,魏思華給她一個笑臉,她便什麼都不管不顧了。

因此,逍遙王和逍遙王妃纔想趁著這個機會兒,逼魏思華一把。

兩個人在一起,必得堂堂正正,明明白白,絕不能稀裡糊塗。

隻有魏思華當眾表明瞭心意,纔算是對崔毓秀有了一個交代。

以後崔毓秀嫁進王府,纔不會被人瞧不起,認為她是主動貼上來的!—以我媳婦兒的脾氣,若知道我揹著她乾了這種事兒,恐怕屋頂都得掀翻咯。想到此,逍遙王總算放心了些。隻是看向上官軒時,眼神多了幾分同病相憐的意味。他壓低聲音:“你可是靈劍山莊的莊主啊,那麼高的地位,花點銀子還得跟媳婦兒商量呢?”上官軒瞥了他一眼:“你可是堂堂一國王爺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連蜀國太子都得聽你的。如此顯赫的地位,一個月的零用不也就那麼一丁點兒?”逍遙王:“……”臉色有些不好看,身子也往後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