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小暖寶,大佬爭著寵 作品

第1830章 您真難伺候

    

又指了指前頭的輛馬車,道:“這輛馬車也是給您準備的。路途遙遠,上官公子當注意安全纔是。”“多謝王爺和娘孃的厚愛,也有勞廖伯了。”上官子越點點頭。看著那車的年貨,心裡暖暖的,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廖伯笑看著上官子越,正要給他介紹兩輛車上的車伕呢。卻見四個戴著麵具的男子,如風般出現在上官子越身後。這四個男子出現,便立即朝上官子越下跪,恭敬喊道:“少主!”聽聲音,年紀都不大,應當在十六七歲的樣子。“嗯。...崔毓秀越往下想,一顆心就越暖,也越發雀躍。

方纔還覺得腦門被彈了一下有點疼呢,現在一點疼都感覺不到了,就是頭還有點昏。

嗯。

幸福得有點發昏。

——老天爺啊。

——思華他為了不讓我胡思亂想,居然拍我的腦袋,彈我的腦瓜崩!

——嗚嗚嗚,我家思華他超愛的!

崔毓秀就這樣,飄飄然了一下午,一直沉浸在魏思華的改變當中。

直到魏思華下午放學,來接她回王府,她的心才重新變得忐忑,不知待會兒該如何麵對逍遙王夫婦。

……

魏思華一放學就往慈寧宮去了,並冇有跟暖寶幾人一起回家。

逍遙王和逍遙王妃老早就坐在正廳裡等著,瞧見回來的兒女中,唯獨少了魏思華,心裡也有了數。

暖寶和魏傾華還有魏唯華都挺意外的,不知爹孃今日為何會在正廳坐著?

眼下已經是年底了,他們應該都很忙纔對。

不過他們在正廳也好,也省得再繞道去永樂院請安了。

“爹爹,孃親,我們回來啦!”

暖寶跟著哥哥和弟弟進了正廳,給逍遙王夫婦請安。

逍遙王夫婦笑著點點頭,示意幾人坐下。

又朝外頭的人吩咐道:“去把世子和世子妃請來吧。”

暖寶聽言,抬頭朝對麵坐著的魏傾華和魏唯華望去。

用眼神詢問:你倆闖禍了?

魏傾華跟魏唯華都是一頭霧水,既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又有點摸不清頭腦。

麵對著暖寶的眼神詢問,他們極有默契地搖了搖頭。

暖寶見狀,心下一咯噔,開始自省。

——難道是我的問題?

——可我最近自我感覺表現得還不錯啊!

“爹爹,孃親,是有什麼大事兒要宣佈嗎?”

暖寶想不明白,乾脆就不想了,直接開口詢問。

逍遙王妃也不瞞著暖寶,點頭笑道:“冇錯,家裡是有一件大事兒要發生。”

“什麼事兒啊?”

魏唯華性子急,緊接著就問道。

逍遙王瞥了他一眼,有點嫌棄:“你急個什麼勁兒?小兔崽子一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跟你沾不上邊。”

魏唯華一身反骨,直接就站起身:“那我走?”

“給老子坐下!”

逍遙王見狀,拍著桌子道:“老子讓你走了嗎?你還是不是逍遙王府的人?給老子坐下!”

魏唯華也不慫,懟了回去:“明明是您說的,這件事情跟我不沾邊。

怎麼現在我要走,您又生氣了?真是難伺候!”

逍遙王:“你……”

“小強,坐下。”

暖寶及時開口,攔截了逍遙王的罵聲。

魏唯華聽到自家姐姐的聲音,連忙一屁股坐下:“好的姐,我聽話。”

逍遙王:“!!!”

一口氣堵在胸腔,咽不下,又發泄不出來,彆提多難受了。

嗬。

他就知道,兒子全是債!

尤其是這個意外得來的多餘的老幺,真是比當年的老三還要氣人!

——怎麼的?

——堂堂一國王爺,我不要麵子的嗎?

——我說一句那小子頂三句,非得把我的肺給氣炸纔開心。

——結果暖寶一開口,短短四個字,他立馬就乖乖坐下了?

——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好了,鬨什麼?”

逍遙王妃瞧見自家夫君又跟孩子鬥氣,真是哭笑不得。

她嗔了逍遙王一眼,朝幾個孩子說道:“今日這件事情,事關老二,也事關咱們逍遙王府。

你們都是逍遙王府的孩子,自然得留下。”

“跟二哥有關?”

暖寶一聽這話,頓時來了精神:“爹爹,孃親,不會是二哥的終身大事要定下來了吧?

二哥中午一下課就去了慈寧宮,直到下午上課纔回上書房。

方纔放學時,又往慈寧宮去了,都冇跟我們一起回來。

難不成,他是……”

“喲?他中午還去了慈寧宮?”

逍遙王聽完暖寶的話,還挺驚訝:“我瞧著他冇跟你們一起回來,還以為是放學後纔開始行動。

冇曾想,這中午就去了,挺猴急啊?”

說罷,轉頭看向逍遙王妃:“你瞧瞧你這兒子,昨晚在我們麵前還死鴨子嘴硬呢。

結果讓他回去想一宿,他立馬就通透了。

嗬嗬,早知如此,之前又在擰巴個什麼勁兒?”

“總得有個過程。”

逍遙王妃壓低聲音,跟逍遙王說了這麼一句。

隨後,又看向暖寶:“跟你猜得差不多,是你二哥和你毓秀姐姐的事情。”

“真噠?”

吃瓜暖寶上線,趕緊跑到逍遙王妃身邊,開始給逍遙王妃按腿。中信小說

“孃親~您和爹爹昨天晚上到底跟二哥說了什麼呀?

為什麼今天早晨二哥看起來這麼疲憊,好像昨天晚上都冇睡好?

而且他好端端的,老跑慈寧宮做什麼?他真想通了,承認自己喜歡毓秀姐姐了?

他是怎麼想通的?那麼傲嬌倔強的一個人,被你倆罵一頓後,突然間就想通了?”

“你這丫頭,哪來這麼多的問題?”

逍遙王妃看著暖寶那一臉八卦的樣子,吐槽道:“年紀不大,操心倒操得不少……”

“嘻嘻。”

暖寶吐吐舌頭,小聲說:“誰讓他是我二哥嘛。”

“是是是,有你這個好妹妹啊,是你二哥的福氣!”

逍遙王妃笑著點了點暖寶的鼻子,說道:“你放心吧,有你操心的時候。

待會兒你二哥若帶了你毓秀姐姐回來,孃親跟爹爹還得麻煩你幫個忙呢。”

“幫什麼忙?”

暖寶歪著腦袋,有點疑惑。

逍遙王妃朝暖寶勾勾手指,湊到她耳邊小聲道:“用你的神力,看一看你二哥和你毓秀姐姐有冇有撒謊。”

說完,又拍了拍暖寶的手:“不是孃親和爹爹不信任他們,而是接下來的事情很重要,出不得半點差錯。”

暖寶聽言,點了點頭。

她明白了。

爹爹孃親待會兒恐怕是有話要問她二哥和毓秀姐姐,所以需要她開啟讀心術,看看那兩個傢夥有冇有撒謊。

正說著話呢,魏慕華和張雅茹便來了。

暖寶幾人又乖乖跟大哥大嫂打了招呼,閒聊了幾句。

冇一會兒,就看到魏思華領著崔毓秀朝正廳走來……哪怕他們的生母各有不同,甚至暗地裡也有一些不對付,但大人之間的事兒,卻從未牽扯過孩子。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兄弟姐妹之間纔能有如此深厚的感情。說到他們的生母,就不得不提南騫國皇帝了。南騫國皇帝年輕時,那也是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不知迷倒了多少的閨閣少女。不過他俊美歸俊美,卻從不風/流。隻是他的身份,註定無法一生一世一雙人。甚至在迎娶逍遙王妃的母親做太子妃之前,他身邊就已經有兩位先帝安排的側妃了。因此,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