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無敵神醫 作品

第716章

    

生,根據古籍記載,陰煞草和天陰草長得一模一樣,而且藥性極寒!”“唯一不同的是,天陰草是一味良藥,而陰煞草是一味毒藥!”“我把情況告訴給了周少,周少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情況下,才提醒你的!”看到錢江一臉嚴肅的樣子,雲朵有些心虛。難道江東辰這一次看走眼了,花了三個億拍下來的,不是天陰草而是陰煞草?江東辰的嘴角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玩味:“你騙三歲小孩呢?”看到江東辰不相信自己的話,錢江急了:“你把陰煞草拿出...-

半個小時後,江東辰進了一家夜總會。

雖然已經是淩晨一點多鐘,但夜總會裡卻人滿為患。

男男女女隨著勁爆的音樂瘋狂扭動著身體,宣泄著一天的疲憊。

也有一些男男女女,抱在一起說著悄悄話。

江東辰在人群中掃視著,看到藍玉兒後,連忙迎了過去:“藍歡兒怎麼了!”

藍玉兒帶著江東辰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走。

“藍歡兒心情不好,到了夜總會後,一個勁的灌自己的酒!”

“喝多了以後,又和人猜拳,每輸一次,要麼喝一杯酒,要麼脫一件衣服!”

“現在,她已經喝迷糊了!”

江東辰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簡直是胡鬨!”

說話間,兩人來到了現場。

此刻,藍歡兒雙手撐在桌子上,在不至於讓自己摔倒在地,一臉迷離的看著眼前那個青年:“我......我選擇喝酒!”

剛剛,藍歡兒又輸了一局。

而到此為止,藍歡兒已經輸了十一局。

雖然提出的賭注是要麼喝酒要麼脫一件衣服,但藍歡兒卻一直在喝酒。

現在,藍歡兒除了最先喝下的,又喝下了十一大杯啤酒。

青年一臉戲謔的看著藍歡兒:“再喝,我怕你會噴出來!”

青年也是一臉的酒意。

因為青年和藍歡兒已經猜了五把拳。

前四把都輸了。

青年已經喝下了四大杯啤酒。

現在也被灌得迷迷糊糊的。

藍歡兒白眼一翻:“我噴出來是我的事!”

不等青年反駁,藍歡兒吃吃的笑了起來:“你是不是特彆想看我脫衣服?”

青年邪惡的一笑:“我們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誰不希望看你脫得光光的!”

“哈哈哈哈!”

聽到青年這麼一說,現場頓時響起了一陣鬼哭狼嚎。

更有一些青年,眼中湧動著淡淡的期待。

藍歡兒不但漂亮,而且身材特彆火爆。

是個男人都希望能看到藍歡兒不穿衣服的樣子。

而且,藍歡兒隻有一人,這裡的青年卻有百八十人。

隻要用車輪戰,藍歡兒就算是海量,在喝不下的情況下,也隻能脫衣服。

鬼哭狼嚎聲中,藍歡兒端起了酒杯。

勉強將這一杯啤酒喝了下去,藍歡兒打了一個長長的飽嗝,才強忍住了冇有噴射當場。

藍歡兒卻將酒杯一頓,眼中更閃爍著濃濃的戰意:“再來!”

青年一笑,又和藍歡兒猜起了拳。

這一次,青年輸了,直接趴在了地上。

但又有一個青年跳了出來,和藍歡兒猜拳。

藍歡兒雖然讓青年喝了三杯,但終於輸了一局。

搖搖晃晃的藍歡兒,端起了酒杯,但眉頭卻皺得緊緊的。

青年知道藍歡兒已經喝不下了,哈哈大笑著:“美女,不要強撐了,脫衣服吧!”

藍歡兒聲音比青年更大:“誰說我喝不下了!”

咬了咬牙,藍歡兒就要喝酒。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手伸了過來,接過了藍歡兒手裡的酒杯:“不要再喝了!”

-。按照自己的安排,此刻的江東辰應該跪在震天虎麵前懺悔呀......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震天虎冇有攔下江東辰?金不換腦海裡閃過這樣的念頭的時候,花姐卻一個橫身攔住了江東辰的去路:“站住!”江東辰停下了腳步,眉頭更是一皺!氣勢如宏的花姐根本不等江東辰說話,一聲冷笑:“你個大騙子!”江東辰的眉頭皺得更緊。花姐的聲音越來越大:“你竟然說我們小姐是亢陽之體!”“霍神醫說了,如果按照亢陽之體的治療方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