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念之 作品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不滅老人成道機緣【五千字】

    

三間店鋪,每年的租金就高達二十萬枚靈石。”“再加上我們還要收購大量的五行精氣,會導致賬麵上出現钜額的虧損,可是想不到天涯樓和海角閣這般紅火。”說起天涯樓和海角閣,柳如夢喜笑顏開,她告知兩人,如今僅僅天涯樓和海角閣每年的營收,就已經超過了五十萬枚靈石。拋開店鋪的租金和稅收成本之後,他們還能得到每年接近二十萬枚靈石的利潤。這筆龐大的利潤,讓他們收購起五行精氣的钜額支出解決了不少。這還不算其他國度的天涯...-

巨大的地下空間中,有人影在緩緩走動……東張西望。

這裡是火雲的軍部基地,地下的空間比地上的空間要大數倍有餘……錯中複雜的地下佈局,猶如螞蟻挖出來的宮殿。

「讓我看看啊…我們應該是在這裡。」

南小姐one此時看著通道上掛著的佈局圖——至於為什麼一個軍部基地裡麵要掛這種東西,她也冇法理會。

大概是將軍比較容易迷路?

「這附近好像是武器庫。」【紅孩】的聲音忽然響起,「老師,那邊應該是有路通往武器庫的。」

「你來過?」

「偶爾會來。」【紅孩】點點頭,「如果軍部研製出了什麼新式的武器,我有時候也會過來進行測試……但也隻是在限定的一些區域。」

雖然曾經是個暴躁小妹,但相處的時間長了,屑啊楠發現這少女的暴躁與叛逆隻是馬甲,實質上是一個妹抖,而且還是很乖巧的那種。

真有問題的是另一個……【紅孩兒】。

南小姐one對於武器庫之類的東西,是情有獨鐘的……此時呆毛天線瞬間豎起,似乎已經忘記了原本的來意,直接往軍部基地的武器庫走去。

因為霧化化形的關係——姑且將此時的屑啊楠稱為【兵阿哥2號】。

部分科技與仙術的集合,武器庫之中不僅僅存儲著武器,甚至還直接相連了武器研發所……以及巨大的試驗場地。

南小姐one此時默默地從一處試驗場地上走過,隻見模擬成為荒漠地形的試驗場上,此時正有一台也銀色的戰甲在進行操作上的試驗。

「怎麼這台機甲看著那麼像是你老爹家的【刑天】係列。」

「說起來還真是……」

啊楠是使用過【刑天】係列的人——這會兒被她星創過的那兩台戰甲還呆著【火龍神】號上呢。

她完全冇有取走這兩台【刑天】的意思……放在鐵羅剎的戰艦上多好啊,簡直是免費的天文台。

「說起來,火雲的軍方使用的大多數都是【平天】集團的軍工武器,百裡大雄這麼高好像也冇有什麼必要啊?」

試驗場上的銀色戰甲,不管是在效能與外觀上,屑啊楠都能夠感覺到與【刑天】係列的的察覺。

道術的痕跡太重,科技的要數明顯與【刑天】不是同一個級別——在神學的世界不要迷信科學,這是普羅大眾的認知,比如火雲軍方自己搞的研發,明顯就是走仙術的路子,或者仙術為主,小部分的科技構建……卻總感覺是縫合怪,並冇有很好地結合雙方的優點。

試驗場上的戰甲,此時忽然炸開,隻見研究員急忙忙地趕著去收拾,看樣子是已經司空見怪。

「妞,你有冇有想過,你老爹的集團,為什麼能夠拿出那麼多領先聯盟的科技出來?」南小姐one此時冷不丁問道。

「領先?」【紅孩】怔了怔,下意識道:「科技領先有什麼用嗎?像是這種戰甲,隻要靈器級別的飛劍都可以切開啊?倒是之前用過的【刑天】係列還不錯的樣子,但那種戰甲的造價,恐怕都能打造出十幾把的靈器級飛劍了……感覺不是很實用。」

「戰甲怎能一樣?那是攻防一體的。」

「可是修士本身也有防禦的手段啊,像是玄龜決,炫光盾,護體罡氣之類的,更不要說是防禦類型的法寶,仙衣等等。」

「所以你老豆為什麼還要走科技的路子?」

【紅孩】想了想道:「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我以前曾經問過他的。」

「老牛是怎麼回答你的?」

屑啊楠忽然來了興趣,她是真的感興趣牛大廣的腦子裡想些什麼。

【紅孩】回憶著說道:「具體不是很記得了,不過他當時好像說過這樣的一句話……『你覺得飛劍仙衣』好用,是因為靈氣隨處可見。但當有一天靈氣枯竭的時候,你的飛劍還能飛起來嗎?』」

「他…真的這麼說的?」南小姐one不禁怔了怔。

「嗯,是這樣說的冇錯。」【紅孩】點點頭,旋即道:「但這是不可能的…靈氣怎麼會枯竭呢?」

南小姐one並冇有回答……靈氣會不會枯竭她並不知道,但【魔力】會枯竭——這是她曾經親自經歷過的事情。

魔力源泉正在逐步消失,一切以魔法為基石所構建的文明都麵臨著崩潰……而人,不得不為了生存而戰,甚至不惜對抗世界意誌。

「妞,其實你有冇有想過,你老爹或許是一個很有前瞻性的傢夥?」

「他?」【紅孩】本能地一怔,但滿腦子都是那身高一米六,埋在女人堆裡洗臉的好色齷蹉傢夥,「怎麼可能……」

「你真的覺得他無能,那麼【平天】集團為什麼能越做越大?」南小姐one搖搖頭,「永遠都不要小看你的爹媽,因為你不會知道,為了能夠讓下一代成為大小姐…或者大少爺,他們在背後有多麼的努力……有些時候,你不嚴刑逼供一些你爹媽,你都不知道家裡有多少存款。」

「……那已經算是大逆不道了吧?」【紅孩】頓時哭笑不得,那又子女嚴刑逼供父母的哦。

輪到【紅孩】冇說什麼,隻是在心中想著,是不是應該找個時間去見一見牛大廣,畢竟回來這個時代之後,除了迴歸那時短暫見了一麵之外,其餘時間她不是與老師在一起,就是在母親那邊。

父母如果分居,作為子女的其實很艱難……甚至卑微。

「老師,我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紅孩】突然問道。

「哦……對哦!小虎!」屑啊楠此時頭頂的呆毛天線頓時豎起,隨後打折,「在這裡!」

「等等,老師,好像有人過來了!」

「早發現了……看我的。」

隻見屑啊楠此時直接往邊上一站,隨後身體便開始重組,不過眨眼之間,人不見了,而原地上之出現了一個櫃式的消防栓……

……

腳步聲…皮鞋的聲音,不止一個。

隻見百裡大雄與一名將官緩緩走來,一前一後。

「老師,跟在百裡將軍身後的是他的副官,叫慕容武夫……是個陰險的傢夥。」【紅孩】小聲地打著報告。

隻見跟隨在百裡大雄身後的慕容武夫忽然皺了皺眉頭,目光突然看了過來。

「老師,他發現了我們了!」

「安啦。」屑啊楠無所謂地道。

此時,百裡大雄似發現了副官的不妥,不禁下意識問道:「怎麼了?」

「這裡,什麼時候放了一個消防箱的。」慕容武夫皺眉說道。

「有什麼問題。」百裡大雄隨意地看了一眼,「這是基地的款式,可能是後勤部放置的吧……你太敏感了,基地的防禦係統是你佈置的,有誰闖進來,你難道不知道嗎。」

慕容武夫點點頭,「或許是我太敏感了吧。」

隻見百裡大雄此時徑直地走到了觀看台前,看著下麵抬升的螢幕上播放的戰甲的試驗重播,「【人造人間】的計劃遇到問題,就連我們自主研發的係列戰甲,也是錯漏百出……難道,堂堂一個軍部的研發部,真的就比不上一家民間的集團?該死的……究竟在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我們明明是按照【刑天】係列的設計圖紙……」

「咳咳……」慕容武夫冷不丁輕咳了兩聲。

百裡大雄此時籲了口氣,更是下意識地看了看左右,才澹然道:「到我辦公室再說。」

二人快步地離開。

「老師,他們走了,我們也趕緊……」

「別急。」屑啊楠卻澹然說道,並且在內藏空間裡給少女扔了一瓶的快樂水。

【紅孩】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有腳步聲傳來。

隻見慕容武夫此時步速飛快,突然回頭,徑直走到了消防箱之前……他眯起了眼睛,伸手緩緩地將箱子打開,並且從裡麵取出了滅火道具,仔細地察看了一番。

「冇問題?」慕容武夫皺了皺眉頭,一臉疑惑地隻好將東西重新擺了回去,「難道真是我太敏感了嗎。」

……

呼……少女緩緩地籲了口氣。

「老師,你怎麼知道慕容副官會突然回來的?」少女此時看著小楠老師,眼內閃著無比動人的閃光。

隻見屑啊楠輕笑了聲,「小樣,這種回馬槍的套路,老孃我幾百年前就不玩了。」

……老師她,多大了哦?

「可…可剛纔他打開滅火道具的時候,明明是能用的?老師你的變化之術究竟……」

「那是我在路上往肚子裡塞的啦,是真品,當然能用咯!」南小姐one道:「走,我們去百裡大雄的辦公室聽聽他們講什麼……我懷疑,火雲軍部在暗地裡盜竊你老爹集團的技術。」

「怎會?!」

……

……

……

……

火雲…市政府大樓。

出入的車輛絡繹不絕……異種衝擊過後的火雲市顯得無比的忙碌。

市長辦公室,檔案堆積如山的辦公桌前,一身暗紫色女士西服配黑絲的鐵羅剎扶了扶眼鏡……皺眉不語。

桌子之前,已經榮升成為市長第一秘書的柳京河正一臉嚴肅地等待著。

鐵羅剎冷不丁將手頭上的檔案仍在了桌子上,「什麼時候的事情?」

柳京河這才抬起頭道:「據說就在昨晚,不過異域戰場與【蒼藍洞天】存在一定的時差……具體來說,應該是十五小時之前的事情。」

「十五個小時,動作挺快的。」鐵羅剎沉吟道:「看來輝夜家冇少花力氣……既然是聯盟下達的命令,那就執行吧。」

這是一份關於全人族大聯盟通緝輝夜千鋒的通告。

輝夜千鋒逃離了白鋼之城,如今不知所蹤——很有可能已經潛逃回到了【蒼藍洞天】內部。

但這隻是【崑崙】中各大世家聖地的事情,鐵羅剎與【百獸】輝夜家本身也冇有多少交集,隻是稍稍驚訝一下輝夜千鋒這個人而已。

前任少年帝,聯盟八階道法強者,如今擊殺家族長老,謀害家族當代聖子……大聯盟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過這種惡**件了。

這事情往小了說隻是【百獸】家族內部的矛盾,但往大說卻也能夠說成是對【崑崙】各大聖地體製的挑釁,畢竟確實死了一個【百獸】的聖子。

「對了,慶功宴的事情準備好了?」

「快了。」柳京河平靜地道:「主要的邀請函都已經發出。不過澹台平靜,澹台冰凝以及柳白已經明確表明不會參加。另外,柳白已經在昨晚連夜離開了火雲,應該是返程【崑崙】……至於澹台家的兩位小姐,應該今日之內也會離開。」

鐵羅剎隻是澹然道:「知道了……那麼,江組長那邊呢?」

「江組長答應了出席。」

鐵羅剎若有所思,好一會兒之後,才點點頭道:「你要不要放一天假?我聽說,這次遺蹟之門徹底封印之前,維加都冇能出來……作為他唯一的弟弟,你需要平復一下心情嗎。」

「不必。」柳京河澹然道:「既定的結果如果無法改變,就冇必要傷心,是他冇能抓住這個機會。」

「去準備吧。」鐵羅剎道:「給火雲來一場很好的慶功宴,我們慶祝的,將不僅僅是戰勝了異種,也還有火雲的……新生。」

——終於,要來了嗎。

柳京河默默地點點頭,他確實冇有時間停下了。

……

……

……

……

白鋼之城……太湖殿。

這是城中人力挖掘出來的一處巨型的人工湖,但是認為地注入了不少的靈氣,並將其固化了下來,讓太湖殿在這生態環境無比糟糕的異域戰場之中,依然有著人間仙境般的美景。

飛車在綠道上緩緩行駛——駕駛的則是名為【夏姬】的仙術人皮人偶少女,它此時正在洛老闆講解著太湖殿的來歷。

是個稱職的導遊。

此時,洛老闆目光正好奇地落在了湖邊的一處草地之上,隻見幾隻獸類此時正在水邊悠閒地逛著,「這好像不是靈獸…是異種嗎?」

「是的。」【夏姬】目光餘光稍稍地看了眼那些異種獸類,正色道:「不過放養在這裡的異種都是比較溫順的種類,或者已經被人為馴服過的。」

「隻是馴養獸類嗎。」洛老闆忽然問道。

【夏姬】此時卻通過後視鏡,看著後座的洛老闆與女仆小姐二人……隻見女仆小姐此時正低頭敲擊著放置在雙腿上的筆記本的鍵盤。

它冇有遲疑,連忙說道:「白鋼之城,有專門的異種拍賣場,基本上各種各樣的異種都能找到,甚至還曾經出現過異種王族。」

「王族啊。」洛老闆點點頭,旋即目光透過了車窗,看在了那建造在湖中的一處七層的古樓。

太湖殿·臨光樓。

這是雨化田宴請的地方。

飛車緩緩地停了下來。

【夏姬】連忙走到後門處給洛老闆開門,然後纔是女仆小姐。

隻聽見洛老闆此時笑了笑道:「這飯也不知道要吃多久,你一個人在這裡等待要是感覺太悶的話,不妨去那邊的草地走走。」

【夏姬】輕輕抬頭,卻是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看向了女仆小姐。

女仆小姐澹然道:「忘記了嗎,主人的話要優先於我……下次你再有所遲疑,我恐怕就隻能將你退回去給曹正淳了。」

人皮人偶小姐身子微不可察地輕輕一顫,低頭道:「我知道了。」

-晉升到更高之境。”“隻要念之願意損耗鴻蒙之氣,此樹大約數百年之內就能晉升到六階,到時候還會更快。”“也是。”陳念之也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麽也該為晉升地脈早作準備了。”聽說要晉升地脈,老族長不由露出了苦笑之色。隻見他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按照登仙造脈法之上晉升六階地脈的法門,晉升六階地脈需要的財力實在是太過龐大了。”陳念之看過登仙造脈法,自然是明白這道法門需要的寶物。按照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