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念之 作品

第1章 修仙家族多磨難

    

終於遠道而來。陳念之屹立在天穹之上,催動法目查探妖族大軍,發現妖獸大軍足足有數百萬。僅僅是金丹境界的強盛氣息,就有超過了三四十道,其中甚至不乏金丹後期的強大妖魔。如果僅此的話,陳念之還是絲毫不懼,可最關鍵的是那妖族之中有兩道宛如天日般的強盛氣息。那是兩尊高若千丈的金色巨犀,他們的身軀像是兩座威嚴的太古神山,每一角落下都能壓塌曠古山河。“真的是它們?”眾人之中,許乾陽滿臉露出了蒼白之色。哪怕他如今貴...-

“公子,三長老召你過去。”

丫鬟在不遠處輕聲喚著,神色間有些拘謹。

陳念之盤坐在懸崖邊的巨石上,閉目吞吐朝霞,不斷蘊養著胸中那一口鴻蒙紫氣。

“已經到辰時了麽。”

他低語一聲,又道:“去告訴三長老,我隨後就到。”

待到丫鬟離去,陳念之繼續將最後一縷朝霞吞噬之後,這才緩緩收功。

轉生此界十五年,他每日清晨和夜晚都要來此處吸收日月精華,將其轉化為鴻蒙紫氣。

這門吞吐朝霞的修煉法門名為鴻蒙經,是他前世無意間從地攤上尋得,此後穿越這個世界,成為了改變他命運的無上法。

鴻蒙經可轉化朝霞和月華之力,化作鴻蒙造化紫氣,這口紫氣有無上妙用,僅他摸索出來的,就已經有提升靈根資質的妙用。

他是五靈根,資質算得上是極差,但是出生的時候先天帶了一口鴻蒙造化紫氣,將他的資質提升到了比肩三靈根的地步。

陳念之深知這道法門是他此生最大的機緣,故此十餘年來他都是勤練不輟,苦心吞吐朝霞月華,積蓄鴻蒙紫氣,亦不曾在任何人麵前展露。

甚至連真實靈根他都不願意讓別人知道,隻說自己是二靈根天賦。

這一世他的家世還算不錯,陳氏乃是一個小修仙世家,族中有修士百餘人,更有一位築基期老祖坐鎮。

雖然放眼天下可能不值一提,但在餘郡這數萬裏方圓,還是說得上話的。

而作為陳家年輕一輩最出類拔萃的存在,他從小就被寄予厚望。他也不負眾望,竟然年僅十五歲就突破到了練氣七層,這已經能比肩很多修煉幾十年老修士。

對比來說,絕大多數同齡修士,這個年齡不過勉強達到練氣一二層罷了。

大多數的修士都是十歲之前打基礎,十一二歲纔開始正式修煉,一直到四五十歲才能靠著水磨工夫突破練氣中後期。

而他因為宿慧,從三歲開始練氣,他比別人多了**年最寶貴的修煉時間,修為突飛猛進,才能在三個月前修煉到練氣後期。

突破練氣後期之後,他在受到了家族的重視,如今在陳氏地位提升了不少,算得上初步踏入了家族高層之列。

將思緒收了回來,陳念之站起身,走向三長老的族務大殿。

滄源山脈占地數千裏,其主峰青轅峰更是整個餘郡有數的靈山之一,山中有一條二階中品的靈脈,據說數百年這裏是二階妖獸青猿的領地。

後來陳氏先祖將其斬殺,占據了這條靈脈寶地,又娶妻納妾,創立了這個修仙家族。

整座青轅山靈脈,山腳靈氣較為稀薄,越往山巔靈氣也越豐富,家族練氣六層以下的修士,大多在山腰開辟洞府修仙。

在往上的就是陳家開辟的十七畝靈田,還有家族大殿,而後山靈脈泉眼所在,則是族長修行之地。

三長老陳青浩負責主持家族族務,所在的族務大殿就在山頂上。

陳念之剛進族物大殿,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整座大殿之中氣氛凝重,坐著十幾道身影。

“見過幾位叔祖,叔伯。”

在座的幾位都是陳家的高層,分別是三長老陳青浩、四長老陳青緣,五長老陳青婉、剩下的幾人更是長字輩的叔祖,念字輩的除了他之外,隻有一個兄長。

逐道長青,念賢思祖,扶互興族,登仙不朽。

陳家十六字族譜,傳到如今,長字輩除了族長之外,已經僅剩六七人。

陳家一共有七位長老,都是青字輩的練氣九層修士,其中大長老陳青虛坐鎮在平陽縣城。

平陽縣城人口十多萬,都是陳家的血脈後人,這些凡人每年都能出一兩個有靈根的陳家子裔,是家族傳承的根基所在。

而凡人對魔修和妖族都是大補之物,所以為了守護這些族人,大長老若冇有要事是不會輕易離開平陽縣城的。

二長老陳青河則在餘陽坊市之中,主管家族的幾間店鋪,更是抽不開身。

七長老陳青元年僅三十一,天資非常不凡,但是拜入了青陽宗中,已經隻能算半個家族之人,無法顧全家族。

眼看除了後山閉關療傷的族長之外,家族中能來的三位長老都來了,陳念之隱隱感覺到應該是有什麽事情發生了。

一看陳念之進來,幾個長老都點了點頭,陳念之能在十五歲突破練氣後期,這份天資比起異靈根都絲毫不差,將來有不小的可能築基,在家族之中被寄予厚望。

主持家族會議的陳青浩更是點了點頭,難得露出了少許和煦之色。

“念之,你來了。”

“既然人都來齊了,那我就把事情跟大家說一下。”

眼看家族能來的十幾個練氣後期修士都到了,陳青浩收斂了笑容,露出了愁苦之色。

陳念之一看他的神色,心中微微一沉,大概就猜出了這次族會要議論的內容,一年前天墟山薑道人煉出了一爐築基丹,此次成丹四枚,便拿了兩枚出來拍賣。

築基丹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當時陳家變賣了不少家產,甚至欠了不少外債,最終花了三萬多靈石纔買下這枚築基丹。

族長陳長玄也是因為這枚築基丹遭到到了敵手的埋伏,好在族長是築基七層修士,帶著築基丹從圍攻中殺了出來。

這一戰雖然陳長玄也斬了一尊築基修士,可惜自身也受了不輕的傷,自從回到青轅山之後就一直在後山靈泉閉關,至今也不知道傷勢如何。

家族得到築基丹之後,最終選擇使用築基丹的人選,想要突破築基期,最好不能超過六十歲,超過這個年歲的修士氣血已經不足,就算使用了築基丹,往往成功率也會不超過兩成。

家族之中練氣九層修士還剩下七人,拋開拜入宗門的陳青元不談,大長老已經年過七十,二長老陳青河也有六十有餘,三長老早年與人鬥法傷到了根基,已經冇有突破的希望。

其他幾人之中,六長老陳青孟是煉丹師,在家族的地位和身價超過四長老和五長老,最終借了大量功勳,拿下了築基丹。

這三個月來,陳青孟一直在閉關突破築基期,按理說無論是否突破,此時也該出結果了,此時又看三長老露出愁苦之色,陳念之忍不住感覺喉嚨有些乾澀。

頂點小說網首發-,讓老夫帶著他們離去。」陳念之聞言,不由微微沉吟,他跟眾人對視了一眼。薑玲瓏見狀便傳音道:「畢竟是半步天仙,不好徹底撕破臉。」「此外流火星宮之人,多有功德清光在身,殺之未免沾染業力,不如順水推舟,給他幾分薄麵吧。」「好。」陳念之點了點頭,便開口說道:「那就依照神君所言吧,但是他們不能帶著流火星宮的寶物。」那西辰神君聞言,不由點了點頭,而後看向了流火星宮的眾仙。那流火星宮眾仙見此,當即露出狂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