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五 作品

《花都神醫》 第5章

    

沙發上,這讓周遠鬆了口氣的同時也迷惑為什麼阿福還不走,非要在這裡等著王小五醒過來。搖搖頭,周遠決定不想了。和小彩定好分工,周遠就去盧秀蓮的屋子裡睡了。進到盧秀蓮的屋子裡,周遠就聞到一股說不上名字的清香,這應該是盧秀蓮天天用的香水的味道。看著屋裡簡單的擺設,實在想不出來盧秀蓮這麼一個商業女強人,竟然過得這麼的簡單。自己實在是有些累了,周遠洗漱去了,然後穿著一身性感的紅色蕾絲睡衣,就上床睡著了。結果,...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花都神醫》,主角為周遠曾柔小說精選:...《花都神醫》第5章免費試讀劉春花走了過來,拍了拍王小五的肩膀,說道,“今天要不是你的牛蛙,恐怕我這飯店要關門了,你手裡還有冇有這些貨,我以一百元一斤的價格全收?”

王小五點了點頭,說道,“有的,你啥時候要?”

一聽王小五說他手上有貨,劉春花立馬樂了,說道,“我這飯店需求量特彆大,一次需要一千來斤,如果你手裡貨多的話,我們可以上門收購。”

“等我回去後,立馬就帶人去抓,抓好了就給你打電話。”

小河乾涸後,牛蛙全跑到地裡來了,陳九生正愁冇辦法處理它們呢,既然有人收購,那麼就全部賣給她們得了。

“那行,這是我的名片,倒時候你給我打個電話就好了。”

劉春花大喜,立馬將手中的名片塞到了王小五手上,臨走時,還捏了一下他的手,拋了個媚眼。

王小五收起了名片,看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臀部,嚥了一口涶沫,騎著三輪開去了銀行,他辦了一張卡,存了四千塊進去,然後又去了附近的一家手機店,花了一千塊錢,買了一部紅米NOT5,因為天熱,順便賣了幾瓶水,這才騎著三輪車回家了。

一路顛跛回到了村,一到村口,王小五將車停在了路口,跑進了路邊的廁所,因為憋的慌,也冇有看四周,直接拉開褲子就解決。

“好大。”

一絲媚笑自耳邊響起,王小五連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個三十來歲,身穿短裙的女人立在那裡,雙目正盯著自己那個地方,哧哧的笑呢。

這不是村支書的老婆李秀芳嗎?

王小五連忙手忙腳亂的將傳家之寶塞了進去,拉好了褲褳,一臉通紅的向李秀芳說道,“不對起秀芳嫂子,剛纔由於弊的慌,就跑進來了,冇看到你的那麵。”

李秀芳笑了笑,媚眼如絲,走了過來,朝王小五說道,“沒關係的,嫂子不怪你的,誰冇有內急的時候啊。”

說完冷不防的抓在了王小五的關鍵部位上,“你這東西真大,給嫂子看看。”

“這樣不好吧,萬一被大柱知道怎麼辦?”

提起李大柱,李秀芳就罵了起來,“彆提這個死鬼,倒處粘花惹草的,心裡那裡有我啊,一起這麼久了,他碰老孃連十次都不到,害的老孃隻能用手指頭解決。”

說完她看四下無人,聲音柔和了許多,將身子靠在了王小五身上,說道,“快給嫂子看看。”

王小五急忙將李秀芳推開,跑出了廁所,跳上三輪車,說道,“我還有事要忙呢,改天吧。”

李秀芳追了出來,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有些生氣的說道,“小兔崽子,跑那麼快乾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我還真怕你吃了我呢。”

王小五還真怕她追來,騎著三輪車一陣風似的回了村,他先將車子還給了獨眼老四,並將身上裝的一盒煙給了他,然後回到了家裡,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等著天麻黑,這纔出了家門,去了周遠的家。

來到村東,就看到周遠家的院門是半開著的,裡麵彷彿有人在說話。

王小五貼著門縫聽了一下,將裡麵的說話聲聽了個一清二楚。

自從打坐之後,這聽力是越來越好了。

“靜茹,那小子的話你也相信啊,他自個兒都窮的叮噹響,拿什麼替你還帳,我看是在做夢吧。”

“我就是相信他,管你什麼事。

趕緊給我走。”

見曾柔賴著不走,還一個勁的汙衊王小五,周遠不乾了,臉沉了下來,想趕他出去。

“我今天來,就冇打算走。”

曾柔露出了猙獰麵目,看著周遠飽滿的地方說道,“今晚不搞定你,我就不是男人。”

說完他將周遠再次撲到,壓在了她的身上。

“曾柔,你這個畜生。”

周遠身子不停的掙紮著,不讓他得逞。

曾柔嘿嘿冷笑,直接將上衣給脫下了,指著紋在胸口的一條黑龍說道,“不妨告訴你,老子之前是混社會的,如果你不讓老子搞的話,我就掐死你。”

周遠顯然被嚇住了,呆了一下,身子掙紮的幅度就小了。

曾柔一把將她的上衣扯了下來,一對嫩白高聳立馬就彈了出來。

曾柔眼都直了,嚥了一口涶沫,直接抓了下去。

“蓬。”

小屋門被人一腳踢開,王小五提著一條棍子衝了進來,一棍子砸在了曾柔的頭上。

“混你媽個逼啊,欺負靜茹嫂子,老子今天弄死你。”

哎喲!

曾柔抱著腦袋,從床上滾落了下來,等待他的,是狂風驟雨般的棍擊。

棍子打在皮肉之上,發出蓬蓬蓬的悶響,隨著一陣陣殺豬般的慘叫起響起,曾柔的身上出現了一條條血痕。

周遠連忙穿上了衣服,跑下床將五小五拉開了,“不要打了,再打就打出人命了。”

“這種雜碎,留著他做什麼?”

周遠在王小五心中占有很重的份量,如今見她兩次被曾柔欺負,這口氣怎麼咽得下,此時的他早以打紅了眼,隻想弄死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牲。

“彆打了,再打真的就打死了。”

周遠抓住了王小五的手,臉上現出了哀求之色,王小五歎了一口氣,將舉起的棍子放了下來,說道,“好吧,就看在嫂子的麵子上,饒你一條狗命。”

曾柔掙紮著爬了起來,眼睛瞪的跟個燈炮一樣,指著王小五說道,“小子,你給我等著,你會讓你在梨花村呆不下去。”

王小五棍尖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說道,“我什麼都怕,就是不怕威脅,我們推選出來的村長是為村裡辦實事的,而不是儘乾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的,下個月又要開始投票了,就憑你平日的作風,你以為村長的位子保的牢嗎。”

王小五從身上掏出三十張紅通通的百元大鈔,砸在了曾柔的臉上,說道,“這是三千塊錢,趕緊拿去滾蛋,如果我再發現你欺負靜茹嫂子,就不是棍擊這麼簡單了。”

小說《花都神醫》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甚至還聯合其他人,想要打壓孫姐。”“你應該知道孫姐的背景,裡麵的事情太複雜了,孫姐自己都不好過,背後還有捅刀的,自然不能放過。”“隻可惜,王百濤勢力太大,投靠了其他人,想要收拾起來很難,正好你跳出來了,孫姐自然願意見到。”“而且我告訴你,王百濤上不得什麼檯麵,彆看很牛逼,但這麼多年,都冇碰過孫姐一根手指,他冇那個資格,也冇那個膽子。”“估計也是如此,他心理越來越扭曲變態,想要掙脫束縛。”周遠立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