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尾維新 作品

後記

    

種有趣的作品,小說是一種正經的作品這種漠然地劃分的矇昧看法,或許可以比作這種看法被擊碎時的暢快感吧。理所當然的,初中生的數學課程中不會出現蒙提霍爾問題,也就是說它並不會對學校裡的授課產生直接的推動作用,但這種事根本無關重要。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在向少女發問了:“還有嗎,這類問題!”“有啊,有好多。”少女微笑著答道。“想要多少都可以教你。如果能讓阿良良木君,對數學變得更加喜歡的話。如果讓你可以一直喜歡數...-

第一卷

後記事到如今,當我想起人類記憶力的隨意性的時候,要問是不是忘記的事情在自己心目中就不存在的話,實際上也並不是這樣的。忘卻和消失是兩種不同的情況,就算以為自己忘記了,實際上也還是記得的——不過現在我也不是說這個,而是關於因果關係的話題。也就是說,就算忘記了自己過去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學會騎自行車的,也不會因此而突然間變得不會騎了。雖然完全不記得自己在什麼書上讀到過,但從那本書裡獲得的知識現在也還能加以靈活運用,就是這樣的感覺。忘卻是不會發生連鎖的。說得具體一點就好像事件的記憶和對非事件的記憶的區彆似的,要把這些東西混為一談其實也並不正確,不過當我們暫時把這些問題撇開來考慮的時候,“就算忘記了也不意味著等於冇有發生過”這個事實,也總會給人帶來一種鼓勵。在不確定的世界裡還存在著確實的東西,這應該可以獲得一種很強烈的錯覺吧。說起錯覺,在這種情況下最棘手的是並不僅僅是忘記了,而是記憶錯誤的情形。也就是說就算本人以為自己記住了學會騎自行車的具體過程,但實際上卻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或者把學到知識的書誤會成另一本書——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在這種時候,所謂的世界其實就是由不確定的東西構成的。什麼是正確什麼是不正確,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假。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將這句話發過來說,變成必須以“如果我的記憶不確定的話”來逐一確認的人生也實在有點悲慘。所以那樣的疑問也許還是忘掉會比較好呢。

話說本書是物語係列的第15彈,第十五冊。不必多說,這是西尾維新史上最長的係列作品,寫到這裡我都已經有點昏頭轉向了。十五冊,這可不是能輕易向彆人推薦的長度呢。要讀十五冊書可是一項大事業哦。站在作者的角度來說,也同樣會有如臨大敵的感覺,總是不敢輕易落筆。所以為了讓心態迴歸原點,我再次以百分之一百的趣味寫成了這本書。有趣味的感覺就是最好的。既有趣,也有味。所以這次為大家送上的是《終物語(上)》、《第一話

扇公式》、《第二話

育謎題》、《第三話

育迷失》。

在第二季中一直神秘兮兮的忍野扇,現在也終於開始摘下她的神秘麵紗,所以這次就讓她榮登封麵了。VOFAN老師,真的非常感謝你。接下來的故事還要延續到下卷,我會儘量避免在上卷和下卷之間插入一本中卷的。

西尾維新

-道還冇有吸取剛纔保齡球對決的教訓麼。雖然這種挑戰性的姿態很值得人學習,但是我真的搞不懂這種接二連三地被下戰書的狀況是不是真的可以叫做約會。我的腦海裡甚至冒出了『難道她為了準備晚上跟父親約會而把我當成實驗品了?』這樣的疑問,但是對於戰場原提出的雪恥挑戰,我當然也不得不接受了。在有所虧欠——或者說是有弱點的時候,還真是不堪一擊啊。雖然這也許應該被稱為戀愛的弱點。「我先來,你就好好聽著吧。」戰場原說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