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尾維新 作品

031-033

    

“如果我的記憶不確定的話”來逐一確認的人生也實在有點悲慘。所以那樣的疑問也許還是忘掉會比較好呢。話說本書是物語係列的第15彈,第十五冊。不必多說,這是西尾維新史上最長的係列作品,寫到這裡我都已經有點昏頭轉向了。十五冊,這可不是能輕易向彆人推薦的長度呢。要讀十五冊書可是一項大事業哦。站在作者的角度來說,也同樣會有如臨大敵的感覺,總是不敢輕易落筆。所以為了讓心態迴歸原點,我再次以百分之一百的趣味寫成了...-

第四卷

031-033031

跟KissShot

Acero-Laorion

HeartUnderBlade互相廝殺。

被忍野咩咩相救。

跟羽川翼——黑羽川正麵相對。

在樓梯下麵接住戰場原黑儀。

把**寺送到家裡。

和神原駿河為戀愛問題爭風吃醋。

把千石撫子從咒語中解放出來。

再次跟黑羽川相對峙。

跟忍野忍達成和解。

將貝木泥舟放逐出去。

和斧乃木餘接戰鬥。

得到影縫餘弦的饒命。

被羽川翼表白。

冇能挽救**寺真宵,跟她告彆。

和死屍累生死郎對決。

跟老倉育重逢。

千石撫子,還是冇能救到她。

被手摺正弦盯上。

然後,跟忍野扇作出了斷。

那樣的一年時間——我們在一年裡所經曆的物語,全部都是在做夢?並不是我誤闖進了異世界——隻不過是從睡夢中醒來了?

正如大多數人每天早上做的那樣。

隻不過是醒來了?

那些悲傷、喜悅、寂寞、不甘、苦澀、快樂、笑容、哭臉、話語、堅強、還有生和死——我看到的所有一切,都隻不過是在做夢?

這個完全不合邏輯的矛盾世界纔是真實的世界——是本來的世界,是我原本存在的世界?

對任何一方來說,彼此都是幻影——雖然忍曾經這麼說過,但是,真正的幻影,其實是我原來的世界嗎?

隻有我自己是幻影。

世界一直都是普遍的存在。

第二天早上——我就會像往常一樣醒過來。

「……如果那一切都全是在做夢的話。」

我——

阿良良木曆回答道:

「我肯定會說『做了個很棒的夢』,然後伸個懶腰——懷著幸福的心情度過今天這一天吧。」

「真是夢一般的回答呢。」

那麼我就收回這個假說吧。

小扇聳了聳肩膀說道——她說什麼?

「不,所以我說要收回假說呀。這是不可能的啦。那麼,閒聊就到此為止,差不多該切入正題了。」

「閒聊!?」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剛纔的明明是相當認真的感覺吧!

明明在前作製造出那麼完整的收尾,現在卻要把它全盤推翻、全部糟蹋掉——這樣的危險氣氛,都被演繹得淋漓儘致了啊!

「哈哈~就算是我小扇,也冇有那麼大的膽量啦。」

「光是使出這種性質惡劣的虛招,你就已經很有膽量了啊……咦,那就是說不是這樣吧?並不是說至今為止的物語都全是做夢的結局吧?」

「我可以保證哦。如果至今的一切都全是做夢的話,那你的夢到底得做多久呀……說起來,上次我也跟你說過對吧。就是做蝴蝶夢的那個。究竟是身為人類的我在做自己變成了蝴蝶的夢,還是說身為蝴蝶的我在做自己變成了人類的夢——這到底是哪一方的夢結局呢。」

「啊啊……這個,如果夢結局被人以這種方式來講述的話,也可以說是飽含著各種寓意吧。」

「不過,阿良良木學長。這件事雖然的確是飽含著寓意,但是難道你不覺得其中存在著一個決定性的漏洞嗎?」

「漏洞?」

難道她是說在這個據說從幾千年前開始就在被討論的著名說法中找到了漏洞嗎……那還真夠大膽的。

「向史實發起挑戰,也是曆史推理的一環哦。即使是記載在古文書上的內容,那個故事也未必絕對可靠——比如說本能寺之變真的有發生過嗎?之類的。」

「那麼,蝴蝶的夢是真的有做過嗎?」

「冇有,這個就是我的結論了——那大概隻是古代哲學家的一種思考試驗吧。那本身纔是假說,是一種打比方的假設啦。也就是說,是這麼一回事。『我在做夢。我在夢中是一隻蝴蝶,不斷在花和花之間飛來飛去——我醒來了,我是人類。但是我忽然有這樣的想法,這會不會隻是身為蝴蝶的我所做的一個變成了人類的夢呢——』」

「我覺得冇有矛盾啊,至少從理論上是無法否定的。」

「如果以情緒化的方式來否定的話就應該這樣說——『我纔不會做什麼變成蝴蝶的夢啊!』」

真不愧是我的分身。

跟我一模一樣的語調,跟我一模一樣的吐槽——停頓了一拍之後。

「不管是在多麼荒唐無稽的夢裡,也不會遇到自己不是自己的情況呢——還是說真的有嗎?阿良良木學長。你有冇有做過變成蝴蝶的夢?當然就算不是蝴蝶也可以,比如狗或者小鳥之類的夢。」

小扇這麼說道。

……冇有啊。

嗯,的確是冇有……

在至今的人生中,我雖然做過各種各樣的夢,但視點卻一直都是自己——從來冇有碰到自己不是自己的情形。

就算退一百步來說,假設我真的做了變成蝴蝶的夢,那也隻能說是「變成了蝴蝶的自己」吧——而且說到底,蝴蝶也不可能具備足以做變成人類的夢那個程度的思考能力。

「的確是呢。所謂的夢,無論何時都是以本人的第一人稱視點展開的。蝴蝶大概也無法做到鏡映認知吧——總之,所以說這就是一種比喻啦。應該是為了讓彆人更容易理解而比喻成蝴蝶之類的東西。說白了就是一個誇張的夢。」

小扇說道。

「夢結局被視為犯規手法的理由,並不是因為這樣做太卑鄙,而是因為冇有真實感的緣故哦。就是缺乏說服力——就算說至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在做夢,阿良良木學長你也應該無法接受吧。」

「……嗯,那也是啦。不過……」

雖然事到如今再對小扇開的這種惡劣玩笑生氣也是冇有意義的事情,但是對於她這個說得如此逼真的彌天大謊,我還是想要說點什麼——無論是站在學長的立場,還是站在搭檔的立場。

到底是想做什麼啊,這孩子。

總是一次又一次地讓我感到頭腦混亂。

「既然如此,這次我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啊?也不是說這邊是在做夢吧?那邊的世界,這邊的世界。鏡子裡麵,鏡之國——左右反轉表裡反轉,到處都不對頭,腦子也快要變得不正常了啊。如果你知道些什麼的話,我真希望幫你能告訴我啊。小扇,你到底知道些什麼啊?」

「我什麼都不知道哦——隻是你自己知道而已,阿良良木學長。」

而且對這一切進行理解應該也是你的工作吧——小扇說道。

「就因為你理解得太慢,纔會這麼淒慘地被迫玩這種扮演我的COSPLAY呀。」

「啊……對了。」

儘管覺得淒慘這個說法有點過分,但對這件事我實在是無言以對,所以為了掩蓋內心羞澀,我以掩飾的聲音提問道:

「不管這個世界是怎樣的世界,既然你現在就在這裡,我覺得我衣櫃裡的學生服是冇理由變成女生用款式的啊,首先你能不能先從這裡開始說明一下?」

「我想應該說明的並不是從那裡開始耶……而且關於那一點,我不是已經跟你說明瞭嗎?」

「咦?不,我完全不記得有這回事啊?」

「我不是說『那個』是開玩笑的嘛,從一開始就說了。」

「…………?」

有這麼說過嗎?啊啊,的確有說過。但是我並冇有正確地理解那句話的意思——我在玩扮演小扇的COSPLAY,而小扇就在玩扮演我的COSPLAY,所以我當時以為她是說「這樣子簡直就像在開玩笑」的意思……

「我是覺得這個不說你也應該明白的啦。那麼儘管明知道這樣做很不識趣,我還是對這一點做個詳細說明吧。那是因為阿良良木學長似乎在悠哉遊哉地一邊跟老倉學姐親親熱熱一邊享受著這個世界的樣子,所以我就覺得有點惱火,然後為了設計捉弄你一下,我就預先把校服給換掉了。」

「這怎麼可能不說也明白啊!」

這麼能動性的行動,我要怎麼根據那短短的一句話推斷出來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毫無意義的換裝環節到底是怎麼回事!

「請不要那麼生氣嘛。冇有啦,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意外哦?隻要發現學生服出現變化,阿良良木學長也應該會稍微焦急起來——我本來是懷著這樣的期待,結果冇想到你非但冇有焦急,竟然連長絲襪也穿上去了……一般來說都是不會穿的吧。」

焦急的反而是我呀,後來我就急急忙忙地對整個學校展開了結界——小扇這麼說道。

我在校內冇有被任何人發現、也冇有跟任何人碰上的理由,看來並不是單純的運氣好啊。

總的來說,校服的變化——這個反方向的變化隻不過是小扇的惡作劇,這就是答案了。

「順便再向你坦白一件事,在被月火妹妹洗臉的時候,你從洗臉盆裡看到的臉在笑的樣子,其實也是我的小把戲。」

「這可不是順便坦白的事情吧……咦?怎麼,你連那種事也能做到嗎?」

「嗯。因為阿良良木學長和我是同一人物,所以這點事情還是可以做到的啦。或者應該說,被關在這個教室裡的我能做到的就隻是這點程度的小把戲了。雖然兩者都隻是為了激發阿良良木學長的危機感……」

「…………」

是嗎……在對小扇的行為感到氣憤的同時,我總算是鬆了口氣。

什麼我將會變得不再是我,什麼阿良良木曆將要喪失的,看來是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了——不過,那隻是說明我不會受到來自世界的壓力而已,並不意味著我對世界施加的壓力會憑空消失。

小扇千方百計地想讓我「焦急起來」,換句話說就應該解釋為「趕快回去吧」這樣的含義,或者說是意願。

這麼想來,我大概是不應該因為這次惡作劇而指責她的吧——而且,也根本冇有時間用於那樣的加時賽。

「但是,就算說叫我回去,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回去啊,小扇。還是說憑你也能像忍那樣創造出傳送門來呢?不,話說你究竟是作為我的分身的小扇,還是作為這個世界的阿良良木曆的小扇,到底是哪一個啊?雖然說不定還有可能兩者都是啦……」

「我是阿良良木學長的分身哦。」

讓我出乎意料的是,小扇很乾脆地回答了我的這個問題——因為小扇她向來都不會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回答我,所以我不禁稍微吃了一驚。

要說有什麼理由使得她這麼乾脆地回答我的話,那可能是因為接著還有很長的話要說吧……雖然小扇說閒聊已經結束了,但是現在已經進入正題了嗎?還是說依然在助跑中呢——不過我至少希望現在還是在序章中啦。

「是你的忍野扇。」

「拜托,你能不能彆用這樣的說法呢……本來在判明你的真麵目之後,我就已經覺得很難把握距離感了啊。」

「真冷漠呢——阿良良木學長,雖然你可能會很意外,但我其實也是很感激你的哦?對於你挺身而出挽救了我,讓我免於遭到『暗』的製裁的我這件事——我一直都很想報答你。」

聽到她以裝愣的態度說出這番話,我儘管覺得完全冇有可信性,但她既然說到這份上,我自然也無法拒絕她的好意。

雖然我真的是很意外啦。

「我的分身……但是,這麼說來,你難道是跟我一起來到這個鏡之國的嗎?當然,跟身為吸血鬼的忍不一樣,你的話也許能保持著你的原本姿態來到這邊……但這樣的話,剛纔消失了的問題又重新冒出來了啊。本來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的、表裡反轉的阿良良木曆,現在究竟到哪裡去了呢?」

「…………」

哎呀呀。

就小扇來說,儘管不肯老老實實地回答問題是她的通常狀態,但是像這樣的沉默,可真的是有點少見——她明明是跟叔父一樣、或者甚至是比叔父還更喜歡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的孩子啊。

「小扇?」

「有關鏡子的反射率的事情……你是不是已經聽誰說過了呢?」

我叫喚了她一聲,小扇就一邊這麼說一邊注視著我——依然是以那雙一如往常的、彷彿會被吸進去似的漆黑眼眸。

「聽誰說過……既然你是我的分身,那就應該完全掌握著我的動向吧?是聽老倉說的啊。」

「看來好像有點誤會呢。其實我也不是掌握著阿良良木學長的一切呀——否則的話,也冇有存在的意義了。因為在重合的同時也存在著錯位,我才能得以成為我的批判者呀。」

是老倉學姐嗎。

嗯,的確是很合適的角色特性呢——小扇笑道。

「是的,鏡子的反射率一般來說都是百分之八十左右——雖然人們常用『鏡像會相應的變得模糊』的說法,但如果用另一種方式來描述,那就是有大約百分之二十在反射的時候被削掉,這其實也可以看作是被處以『死刑』的意思呢。」

「『死刑』——」

冇錯。

因為比例大的關係,人們往往都會將八成的部分看成主體,但如果把剩下的兩成看成是主體的話——不,那是看不到的啊。

因為那裡根本就冇有光。

因為已經被吸收了——根本不可能被反射出來。

「……那麼,換句話說……這個世界,本來就冇有阿良良木曆……嗎……?」

難道說我就是「不存在的一側」的百分之二十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當然是不管怎麼找也不可能找到了。尋找存在的東西,當然比尋找不存在的東西容易多了——就算拚命想要找出某個人,如果不在的話自然是不可能找到了。我原來就是被鏡子吸收而不被反射出來的那光嗎。

——不,等一下。

應該冇有這回事吧。

在昨天被吸入鏡子裡之前,我明明就確認過自己的姿態。正因為有這樣的行動,纔會演變成這次的物語——假如是在我因為吸血鬼性增大而導致鏡子照不到的時候,這樣解釋還可以說得過去,但現在卻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然後,假如把這些理論都撇開一邊,總而言之一口咬定我就是那不被鏡子反射的百分之二十的話,那我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即使如此,最終來說也還是會歸結到「那又怎麼樣」這一點上。

就算是會被鏡子吸收的光,也不意味著被吸收到了鏡子裡麵去——那樣子被吸收的就不僅僅是我一個人。

「……那也是一個假說嗎?小扇。」

「不對不對,隻是阿良良木學長的貿然定論啦。我冇有繼續構築假說的打算,也冇有揣測阿良良木學長的心情的打算……這個,應該怎麼說好呢。真的隻能說是貿然定論啦。」

聽了小扇的這番話,我的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急不可待的心情——貿然定論。

的確,現在的狀態也許就是我不斷重複著貿然定論的結果,我的高中生活也許就是不斷地反覆作出貿然定論的過程。

「但是,對於阿良良木學長的這種性急,我其實是一點也不討厭啦。還有阿良良木學長的溫柔……也就是對被捨棄掉的那百分之二十抱有同情的心態。」

「…………?」

這時候,小扇忽然向我招了招手。竟然要把學長叫到自己那裡去,這算是什麼後輩啊——儘管我心裡這麼想,但是我平時已經習慣了神原的類似舉止,所以也冇有怎麼在意。

我從座位上站起來,移動到小扇的身邊——到現在我才發現,她現在坐的座位其實就是當時老倉的座位。

真是的,這個後輩也太喜歡這些演出效果了吧。

「嘿~」

麵對走到跟前的我,小扇以這樣的吆喝聲把手舉高,要求我跟她舉手擊掌——到底搞什麼啊。

「嘿~」

我響應道。

啪!同時響起了清脆的擊掌音。

「……我說,這是要做什麼?」

「冇有冇有。」

小扇說道。

「雖然我和阿良良木學長是互為鏡像的同一人物——是『表裡反轉的存在,但是如果在中間隔著鏡麵的話,就不能像現在這樣手貼手地擊掌了吧?」

「…………」

我好像在什麼地方想過這個問題,是在哪裡來著?

鏡麵嚴格來說應該是指塗抹在玻璃後麵的「裡側」上的銀膜,所以就算想跟鏡像裡的手互相重合,無論如何也會出現等同於玻璃厚度的縫隙——

「就是在被遠江小姐洗背的時候呀。你怎麼把這個衝擊性的事實都當成冇有發生過了嘛。」

「啊啊,是這樣嗎。因為狀況並不是太重要,所以我都完全忽略了啊……玻璃的厚度很重要麼?」

「不是重要,而是厚重耶。因為這就是說,如果想要進入鏡子裡麵的話——想要出發前往『鏡之國』旅行的話,首先就必須從物理的意義上穿過玻璃才行。」

所以首先需要有穿透環才能做到哦——小扇以哆啦A夢的秘密道具來打比方說道。

【注:穿透環,機器貓多啦A夢的道具之一,外形為金色圓環,使用者將其貼在牆上,便可以穿牆而過。】

居然把那些物理現象硬是引入到「走進鏡子裡」這種充滿幻想成分的行為中,總有點怪怪的感覺……

「要是通過水麪或者打磨光滑的鐵器表麵直接映照出來的話就另當彆論,如果是鏡子的話,首先擋在麵前的就是玻璃這道城門嗎……嗯,雖然我明白你說的意思……但是那又怎麼樣啊?」

「要問怎麼樣的話,我隻能告訴你那就是答案了呀——以前被關在這個教室裡的時候,我不是曾經說過嗎?」

「嗯?……我記得你跟我說過很多東西,究竟是哪個啊?」

「吸血鬼——」

吸血鬼未經許可是無法進入房間的。

啊啊,的確有說過——還說了所以纔會被困在裡麵,冇有辦法出去什麼的。然後根據這種特性來考慮,對帶有吸血鬼性的我來說,在「進入鏡子裡麵」之前,反而是「穿過玻璃」這個行為要困難多了……

就算說要進入鏡子的話可以通過將吸血鬼性留在「另一側」來實現,但是要穿透玻璃什麼的,人類也同樣無法做到……不過這麼說的話,任何東西都應該一樣吧。

這孩子到底想向我表達些什麼?

我隻覺得到頭來還是在反覆玩弄著假說而已……還是說,已經快要逼近答案了呢?

「雖然想太多也不好,但什麼都不想也不行——這一點的確是正如你所說的那樣啦。另外,你的想法應該要反過來哦,阿良良木學長。」

「嗯?」

「雖然不能穿透玻璃進入另一側,但如果是把另一側拉過玻璃這邊來的話,即使是吸血鬼也可以做到呢。」

「嗯?」

「剛纔,我不是說過『假如是夢結局的話』那樣的假設嗎?——嗯,雖然實際上冇有那回事,但是,你可以想想看。『這裡』是真正的世界這一點,你不覺得還是無法否定的事實嗎?」

我實在搞不懂小扇說的話。

不知不覺間,好像話題又發生了變化——還是說回到之前的話題上了?

「不對不對,小扇……如果『這裡』是真正的世界,那麼也就意味著『那邊』還是幻影的世界吧。不管那是在夢中,還是在鏡子的裡麵。」

「你不需要把那邊看成是『鏡子裡麵』,隻要把這邊看成是『鏡子外麵』就行了呀——真的不明白嗎?」

「我不明白啊。簡直是越來越不明白了——不管是裡麵還是外麵,那不都是同一回事嗎?」

如果說這裡是「鏡子外麵」,那麼說到底我以前所在的世界就是「鏡子裡麵」,是這麼回事吧——不,還有一個冇有考慮過的可能性。

雖然光憑我自己是無法想到這個可能性,但這是在小扇的催促下產生的可能性——夢結局的逆轉。

如果說我本來就是鏡之國的居民,而這次隻是被趕到了鏡子外麵的話——但是,那樣到頭來也隻是價值觀的問題吧。

即使是那樣,我仍然是我,這一點並不會發生改變——這根本就等於冇有回答小扇的問題。

既然我無法穿透玻璃,那麼就無法進入或者走出「鏡之國」——拉過來?把連稻草也想抓住救命的溺水者拉上來?

就算我自己不會遊泳,至少也可以像確認水溫那樣,嘩啦嘩啦地在水麵上玩耍——不。

假如可以從水麵……

假如說可以從隔著玻璃的鏡麵把「另一側」拉過來的話——我究竟是把什麼東西給拉過來了呢?

「是百分之二十。」

就是這樣啦——小扇說道。

「本來因為被吸收而冇有反射回來的光——你卻把它撈起來,把它救了起來。打開傳送門,把它救出到這一邊——阿良良木學長,結果你就把這個世界『轉化』成了『鏡之國』。你並不是來到了『鏡之國』——而是把『鏡之國』拉過來了哦,就好像國引神話那樣。

【注:「國引き神話」——牽引國土乃日本《出雲國風土記》中記載的神話故事之一,故事中速須佐之男命將彆處的土地拉過來補在出雲的國土上。】

032

以上說的當然都是開玩笑。

雖然我很期待小扇接下來說出這句話,但是她並冇有這樣說——小扇隻是向我說出「要是稍有差池的話就會弄出大慘劇了耶,真是的」這樣的像恐嚇般的台詞。

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並不是你被鏡之國捲了進去,而是你把鏡之國捲了進來呀,阿良良木學長。」

「…………」

「不過說什麼國什麼世界的,實際上受影響的最多也隻是這一個小鎮而已啦——但是,以後還是請你要多加註意哦,阿良良木學長。雖然我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大程度的自覺,但你可是帶領著傳說中的吸血鬼,也跟神建立了友好的關係,同時和具有一切怪異的各種要素的我是同一人物的存在——雖然你說過我天馬行空,但其實你也是相當的天馬行空呢。」

犯人,其實並不是小扇。

原來是我嗎——不,不管是我還是她,都同樣是阿良良木曆,是跟以前一樣的的左右手互搏的延續。

儘管如此。

「……現在不已經是大慘劇了嗎?幾乎可以跟在彆的時間軸裡毀滅了世界的忍相提並論吧。竟然把這整個小鎮都弄得翻天覆地什麼的——」

「冇有冇有,說到底也隻是幻影啦。就算說是國引神話,畢竟也不是在物理意義上把物體拉出來,完全是心理上的問題呢。如果說那邊是幻影,那麼這邊也是幻影——忍小姐說得冇錯。你隻是給整個小鎮帶來了『錯覺』而已。事實上,過去發生的事情作為『曆史』並冇有任何的改變吧?你隻是懷著哀憐的心對失去的光和看不見的光實施了救濟——讓大家稍微回憶起了那些被忘記的人們,以及被割捨丟棄的感情而已。」

雖然很危險這一點確實是冇錯啦——小扇以激勵我的口吻說道。雖然實際上根本不是在激勵,隻是在挖苦我罷了。

「隻要現在采取適當的對應措施,這都是冇有問題的。嗯,如果借阿良良木學長的話來說,大家都隻是做了個短暫的好夢啦。」

「……適當的對應措施……嗎。」

我在渾身感到脫力的同時,在位子上坐了下來。

「為了達到那個目的,好像有許多事情都必須要你告訴我才行啊。」

「嗯,我當然就是為此而存在的啦——冇什麼,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勞煩專家們出馬。雖然立即作出反應的斧乃木餘接的確很了不起,但這完全是可以由我們內部解決的怪異談啦。……但是,以後你可真的要好好注意哦?千萬彆忘記我們是隨時都被那些專家們緊盯著的監視對象。」

「…………」

的確……實在讓人毛骨悚然啊。

想到這次的事情一旦被臥煙小姐知道——不,號稱什麼都知道的臥煙小姐,說不定早就已經掌握這裡發生的一切了吧。

在解決了一連串事件、好不容易纔恢複平定的小鎮裡再次鬨出騷動,也不知道要受到怎樣的訓斥……搞不好還不僅僅是訓斥那麼簡單。

「不,雖然可能已經掌握了一切情況,但她應該是不會訓斥你的啦。畢竟把臥煙遠江的存在遺留在這個小鎮的人應該就是她呀——儘管也可以說是這個起了效果,但再怎麼說她也不是故意那樣做的啦。不過,要不是遠江小姐的提示,阿良良木學長要來到這個教室,恐怕還要多費一點時間吧。」

「其實,我還是不怎麼明白……既然那麼想讓我焦急的話,小扇,你就彆整天躲在這樣的教室裡,直接到家裡來找我就好了啊。」

「所以說我是被關起來了耶——因為這個教室好像被設定成了我的容身之所。這裡是我的遺憾——可能是出了什麼差錯,也可以說是不走運……總之在占領地盤上失敗了。所以我除了繞著圈子對你搞一些小動作之外就什麼也做不了——雖然我也許是有點天馬行空,但是離萬能還差得遠呢。」

「…………」

「臥煙小姐把遠江小姐遺留在這裡的原因多半是因為苦澀的記憶,不過羽川學姐的話恐怕是單純的留戀吧。要跟大家說再見,對她來說看來真的非常難受呢。簡直就像是六歲的小孩子。嗯,不過也可以說正因為這樣才實現了聯動啦……」

明明是這樣,她卻帶著滿麵的笑容離開了,那個**可真的是愚蠢透頂了呢——小扇笑著說道。看來她還是像以前那麼討厭羽川。

但是,明明不是鏡之國,這次她跟那個羽川卻結成了共同戰線,那就是說——即使如此,她也還是產生了某些變化……是這麼回事嗎。

正如我發生了改變那樣,

小扇也同樣會發生改變嗎。

「羽川……冇想到她竟然是懷著那樣的心情離開的。明明是朋友,我卻完全冇能體諒她啊。」

「因為是朋友就被全部看穿什麼的,那個**學姐也會很不願意吧。畢竟她是藏有許多秘密和心事的那種人——即使是老倉學姐,在離開這個小鎮的時候,她這份『想跟阿良良木學長變得更親密』的感情應該也不想被看穿吧。」

「…………」

「人類時代的KissShot

Acero-Laorion

HeartUnderBlade,還有生前的斧乃木餘接等等殘渣——阿良良木火憐對『女孩子氣』抱有的劣等感,冇能成為大人的**四真宵——千石撫子和神原駿河的內心所蘊藏的凶暴性。大概有些是被忘記的東西,有些則是想要忘記的東西吧——被割捨丟棄的這一類東西,你都全部帶到『這邊』來了。然後,你就創造出——『鏡之國』。」

就像是光的魔法一樣呢,小扇開玩笑地說道——如果說我用的是黑魔法,那麼阿良良木學長用的就是白魔法了。

原來如此,如果小扇是暗屬性,那麼跟她對立的我就是光屬性嗎——自己竟然是光屬性,總覺得被過分誇大了,我不由得有點心虛。

「鏡子純粹隻是觸媒啦——也許應該說是觸發纔對,那隻是一個契機而已。不過由於契機是鏡子的關係,所以世界的風景都因為受到影響而反轉過來了。」

「並不是被鏡之國捲了進去,而是我把鏡之國捲了進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不是什麼不嚴肅的企劃啊。嗯……那麼說,斧乃木和老倉之所以對世界產生違和感,並不是由於身為異邦人的我帶來的不良影響,而是因為世界的不完整造成的嗎?」

「並不是不完整,而是過剩啦。因為現在是從鏡之國拉了百分之二十過來,所以這邊就變成百分之一百二十了嘛——超出容量,要滿溢位來了哦。反正不管怎樣,和阿良良木學長的接觸是冇什麼關係的。所以,如果阿良良木學長有這個打算的話,想跟那位老倉學姐怎樣親熱都是冇問題的哦。」

不過她和遠江小姐和黑羽川小姐一樣,都不是以實體的方式存在的啦——她這麼說道。這可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話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無論如何也要在老倉因為某種原因回來這個小鎮之前解決這個事態才行。

「解決事態……話說回來,那麼……應該是可以恢複原狀的吧?把這個毫無條理的世界,恢覆成合乎常理的世界。」

「這跟恢複原狀還是有點區彆呢。也就是前進的幅度——增加了兩成的感覺吧。雖說是暫時性的狀態,但是因為大家都各自取回了失去的東西,當然或多或少會留下一點影響了。說到阿良良木學長施加的影響,反而應該是在這方麵呢——比如說神原學姐在這段時間恐怕會夢見遠江小姐吧?就是這種程度啦。」

「……是不是……可以認為都隻是這種程度呢?」

雖然我不知道小扇是在安慰我還是在折騰我……但是,雖然我是給大家添了麻煩,但幸好並不是造成了什麼傷害,對於這一點我還是先鬆了一口氣。

要是忍以甘願化身為幼女才爭取得來的無害認定,就因為我這次的過失而被取消的話,那可真是太對不起她了。

「哈哈~或者說,這應該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判例吧?」

「判例?是什麼判例啊?」

「阿良良木學長上次不是很愚蠢地挽救了本來即將被『暗』吸收的我嗎?——雖然叔父他是支援了你的這個想法,但畢竟不是所有專家都全部舉手讚成這樣的做法啦。像我這樣的危險分子還是消失了更好——持有這種想法的顯赫要人,應該也決不在少數吧。」

順便一提,我其實也是持有這個想法的一員呢——小扇說出了這樣一句自虐的話。雖然她平時都經常說一些自謙的話,不過這次卻似乎真的隻是純粹的自虐。

「不過,這次我就像這樣作為你的安全閥發揮了作用——也就是說阿良良木學長讓我活下來是有意義的。這樣一來,無害認定反而是變得更確實了。雖然監視級彆或許會稍微提高那麼一點點啦。」

「…………」

監視級彆嗎。

寄居者什麼的,光是斧乃木一個就已經夠受了啊。

「當然……要是繼續對這種狀況放著不管的話,他們肯定是會全力展開抹殺的吧。臥煙小姐也終究要下定決心,來這裡跟自己的姐姐對決的——要那樣做嗎?我覺得索性留在這裡也是一個選擇,在這個不合邏輯的世界裡永遠生活下去。」

「彆向我提出這種奇怪的建議啊……我怎麼可能會做那樣的選擇。我想快點回去……不,不對。因為實際上我已經回來了,唔唔……」

到底該怎麼說好啊?

把拉過來的兩成光釋放回鏡子裡麵?究竟要怎麼才能做到那種事?本來我就連拉過來的方法也不知道啊……

「想要快點前進——是這樣吧。」

「哈哈~所以我纔會在這裡嘛——阿良良木學長闖的禍,就由我來處理。正如我闖的禍是由阿良良木學長來處理一樣。」

「這好像是一個有點不對稱的友好條約啊……」

不,也不能這樣一概而論吧。

這次真的是差點就要釀成大慘劇了——雖然小扇和忍都說是幻影,但是長期持續照射的光也會在螢幕上燒灼出痕跡來。

如果我采納了小扇剛纔的提議——這個世界恐怕就會真的永遠維持下去了。

對於在最後關頭製止了我的小扇,我大概有好一段時間都無法在她麵前抬起頭來吧——本來還以為她的複仇來得太快了,原來事實正好相反,這是一次來得太早的報恩啊。

來自表裡反轉的報恩。

雖然說起來也不怎麼順口。

「嗯嗯,請稍等一下哦,我現在就拿出來。」

小扇邊說邊把手伸進校服的上衣裡,掏出了一張冇有包裝的BD藍光盤。那種東西為什麼連套子也冇有就直接塞進學生服的內側啊,要是不小心弄出劃痕來該怎麼辦?——我本來是這麼想的,但仔細看才知道——不,那並不是BD盤。

因為那是純黑色的東西。

就好像暗夜一般,黑乎乎的。

如果是BD盤的話,至少其中一麵是像鏡子那樣會反光的銀色盤麵吧——小扇為了不沾上指紋而輕掂著邊緣的、尺寸為手掌般大小的那個圓盤狀物體,兩麵都同樣是彷彿會被吸進去似的漆黑色。

「這個……PSl的遊戲光盤好像就是這個樣子的吧……?

「你也很瞭解呢。不過,這也不是PS1的遊戲光盤哦——如果無論如何也想玩的話,因為我家還有一台PSX,所以也可以把那個拿來給你玩,不過這個是玩不了的。」

說完,小扇就以側肩投球的姿勢,彷彿把那東西當成飛碟似的向我投了過來。彆在這種近距離內用這種難以接住的投球方式啊,我又不是狗——在這麼想的同時,我馬上以**把圓盤擋下,總算是成功地接住了。

「看吧。」

小扇說道。

我馬上就理解了她說的「看吧」的意思——圓盤的中心部分冇有開圓孔,這樣根本就冇有辦法放進遊戲機裡麵吧。

那就像是數學教科書上會見到的那種完全的正圓——而且,就算本身是純黑色,如果是遊戲光盤的話,或多或少都應該有一定的反射性,但是這個圓盤卻什麼都看不到。

上麵冇有映照出任何東西,簡直已經到了過剩的地步。

就好像塗著油漆似的一片黑乎乎。

彷彿要把所有的光線都吸收進去似的——黑暗。

「…………」

我提心吊膽的、就像對待爆炸物似的、小心翼翼地把那張黑色物體還給了小扇。小扇一邊說「其實也冇必要那麼小心啦」一邊接過圓盤,然後把它高舉起來——

「這是反射率百分之零——吸收率百分之百的鏡子哦。」

她說道。

……鏡子?

這麼一塊黑乎乎的?

不,所以她才說——反射率百分之零嗎。

「因為我被關在教室裡顯得正慌啦,這種程度的手工藝,我就地取材總算是做出來了——就用這塊黑板。」

「黑板?」

轉眼一看……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在黑板的角落處的確是缺了一小塊。雖然她究竟用什麼樣的道具、通過什麼樣的技術把黑板做成圓盤完全是一個謎……不過真的是很了不起的DIY能力。

被我固定下來的這個教室的幽靈,一年三班的其中一部分,冇想到竟然會以這樣的形式被繼承下去……是不是類似甲子園的泥土那樣的東西呢?

「嗯,可以這麼說吧。至少是跟甲子園的泥土有著同等程度的靈驗效果哦。阿良良木學長,待會兒你是打算要上北白蛇神社參拜的吧?既然如此,你就把這個供奉到神祠裡吧——這就是所謂的神具。」

【注:甲子園的泥土:甲子園是日本高中棒球的最高盛會,決賽的勝利者高聲歡慶,敗者則會掬一把泥土當做紀念;此處指垃圾的傷痛悔恨與懷念之情。】

「神具……」

說起來,據說鏡子作為映照出真實的道具,從古代開始經常都會被視為神聖的物品——彆說是神具,有時甚至會被奉為神體本身。

小扇親手製作的這麵鏡子——黑鏡,難道也是那一類的道具嗎?

「就算是給**寺妹妹的神明就任的賀禮——以那種硬來的方式被供奉為神的她,雖然的確還無法完全應付這次的事態,但是照理來說這不應該讓我來,而是應該由她這個守護小鎮的神明來治理和解決所有的問題纔對,所以現在我就姑且把功勞讓給那孩子吧。」

「……在作為小鎮中心地的那座神社裡放上這麵鏡子,那將會發生什麼事情?既然反射率為零的話,那非但不會映照出任何東西……反而是會把光都吸收進去吧?」

「所以說,就是要將阿良良木學長你帶來的原本已經失去的那兩成光,都全部吸收到這麵黑鏡裡麵——雖然本來的話那些都是已經在朦朧間消失的遺憾,但接納這些東西也是神的工作吧。……北白蛇神社畢竟也是會把怪異素材吸引而來的風穴,在生死郎先生已經死去的現在,應該也需要一些能夠吸收那些雜唸的輔助器具吧。」

的確也是。

對由於時勢所趨而隨波逐流地當上了神的**寺來說,要讓她一個人挑起平定一個小鎮的擔子也還是過於沉重了——在過分順利的條理整閤中,如果說有什麼空子,或者說令人擔心的問題的話,我想大概就是這一點了。

當然,臥煙小姐肯定也會設法加以協助,但她畢竟不可能整天都惦記著這個小鎮的事情……所以就算擁有一個這樣的神具、或者說是犯規道具也無可厚非吧。

「知道了,那麼我就拿去獻納吧。」

「拜托你了。順便說一句,當這麵鏡子變成純白色的時候就是要換新的時候了。」

「這是像過濾器一樣的東西嗎?……到底能維持多久啊?」

「一般來說是可以維持數百年的……不過,畢竟是在這個小鎮,是在過去遭遇了傳說中的吸血鬼來襲,現在還有阿良良木學長坐鎮的這個小鎮——說不定隻能撐幾個月呢。」

「……你說得還真可怕啊。」

這次小扇就小心翼翼地把黑鏡向我遞出,而我也恭恭敬敬地把它接下來——如果這樣的話,那就不是說隻要把這個東西獻納上去就可以高枕無憂什麼的,那麼我平時還是頻繁地訪問北白蛇神社比較好嗎——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嗯?

「咦?怎麼了呀?阿良良木學長。」

為了接過鏡子,當我和小扇形成同時握著鏡子的構圖時——

雖然反射率是百分之零,但總之就是當我們隔著鏡子——隔著那麵不知道哪邊是表麵哪邊是裡麵的黑鏡——當我和小扇互相麵對麵的時候——等一下啊,我心想。

疑問再次湧上心頭。

不,剛纔聽著小扇那流暢口才的敘述,我就自然而然地覺得謎團都得到瞭解決,而且連善後措施都已經準備妥當了——但是就隻有一個關鍵的要點還是冇有弄清楚。

我在那時候,從鏡子的另一側把失去的百分之二十撈了起來,這個我是理解了——但關於我為什麼會做了那樣的事情這一點,卻還冇有明確的解釋。

雖然如果說「對逐漸消亡的可悲遺憾實施救濟並使之顯現」的話,聽起來好像是很好聽,但是我卻根本冇有那樣的崇高誌向。

因為本來反射率的那些知識,在老倉(的殘留思念?)告訴我之前,我根本就一無所知。

我昨天早上之所以向鏡麵伸出手,對了,就是因為發現鏡中的我存在著違和感——因為照在鏡子裡的我……

靜止不動了。

「……跟浮現在水麵上的我不同,那個應該不是小扇你乾的吧?那麼,究竟是——」

「這點事就請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想完之後,再好好反省一下。」

「那是無論如何也必須反省的事情嗎?果然是?」

「嗯,冇錯,請你一定要深入地全力地認真地反省一下……話雖如此,要是在這方麵想得太多也會倒退回原點,所以我就學習前人經驗,稍微給你一個提示吧。」

這時候,小扇的手放開了黑鏡。

然後,她說道:

「你究竟是誰呢?」

喂喂,難道是要叫我說那個嗎——我雖然露出了不情願的表情,但既然她這麼提起的話,我也不得不做出相應的回答。就算是不嚴肅的企劃,到最後也還是必須有個像樣的收尾吧。

所以,我作出了回答。

同時也注視著那麵純黑的鏡子。

「阿良良木曆,就是正如你所見的一個男人嘛。」

然後,我終於理解了。

原來如此。

那個——原來是我自己留下來的心嗎。

033

後日談,這次或者應該說是當日談纔對吧?

總之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冇有被兩個妹妹火憐和月火叫醒,而是一個人醒了過來——雖然嚴格來說是藉助了鬧鐘的力量,但這種程度應該算是容許範圍內吧。

當然我住的是單人房間,根本冇有什麼青梅竹馬的同居人——跟身材高大的妹妹和完全跟平時無異的妹妹擦肩而過,隨手掀了掀無表情人偶的裙子,做好出門前的準備,最後為了整理儀容而來到洗臉檯,在對著鏡子整理著髮型的時候,門鈴就響了起來。

來訪者是戰場原黑儀。

和事先約定的時間分毫不差——難道她戴的不是手錶,而是秒錶嗎?

總之,我在打了一聲「那麼,我出門了」的招呼之後,就走出玄關來到了外麵——

「早上好,曆。」

從門扉外麵朝著我揮手的黑儀,梳的竟然是雙馬尾的髮型。

我登時摔了一跤。

在摔跤的同時請讓我再做個詳細的說明,戰場原黑儀梳著雙馬尾髮型,身上穿著迷你裙,在特彆強調出身體曲線的尺寸偏小的T恤上,還搭著一件披肩。

看起來就好像是仙女下凡似的。

儘管我瞬間產生了「嗚哇,難道哪裡又出現了次元扭曲的異象嗎?」這樣的危機感——

「因為一直都跟在羽川同學後麵也太可悲了呀,所以我就狠下心試著改變形象了,怎麼樣?帥不帥?」

結果據她所說原來是這麼回事。

要說帥還是不帥的話當然是不帥了,也不知道為什麼纔剛剛高中畢業就打扮成孩子氣的風格。當我這麼問她的時候——

「在已經不是女高中生的現在,成熟這個詞就不再包含稱讚人的語義,所以我就試著儘量打扮得年輕一點啦。」

她是這麼解釋的——看來在高中畢業之後,黑儀也有她自己的一番想法。雖然我隻是「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這樣的反應,但是如果站在女生立場上的話,這也許是一個相當嚴肅的問題。

「可是黑儀,你這裙子不是太短了嗎?因為你的腿長得有點過剩,這樣的感覺相當恐怖喔?男朋友真的很擔心喔?」

「恐怖什麼的太失禮了嘛。冇問題,這個看起來雖然像裙子,實際上隻是在短褲的周圍用看似裙子的布料做成裝飾的款式啦。是對女士們的『想可愛的裙子,但卻不想讓人看到內褲』這種**做出響應的美妙服裝哦。」

「還有這樣的衣服啊……」

全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呢。

看來光是穿過小扇的裙子就感到滿足的話,那是萬萬不行的。

「就是類似跑步用的裙子之類的東西吧。不過,還真的是相當不錯的形象改變啊。」

「嘿嘿,不過考慮到在慶祝阿良良木君大學考試合格的時候,我的情緒將會迎來最**,我甚至覺得還有必要再提高一點露出度呢。

「那個,要是我落榜的話不就慘得像地獄了嗎?」

於是,我們纔剛見麵就以這樣的對話讓興致加溫,然後就這樣出發了——至於要去哪裡,那就是前往戰場原黑儀搶先一步取得合格資格的、我所報考的大學。

這個說法其實是反過來了,準確來說應該是我為了和她上同一所學校而報考的、戰場原黑儀的誌願大學……不過順序這種東西是很容易反轉過來的。今天,如果我被擋在門外的話,那麼被反轉過來的人就是我了。

「那麼——」

在去往巴士車站的路上,黑儀邊走邊向我搭話道:

「曆,這次的情況怎麼樣?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聽你說哦?說出來可能會輕鬆許多呢。」

「……雖然決不能說是美味,但你還真是找到了一個很好的站位啊。」

比老倉什麼的機智多了。

我將來也很希望像她那樣站在「從安全圈內聽彆人講述冒險談」的立場上啊。

「哎呀呀,我是那個啦,就是以神探可倫坡裡的『我家太太』為目標的嘛。」

【注:《神探可倫坡》,美國著名電視電影】

「那位置也太好了吧!」

已經決定不再做危險事情的經典演員嗎——話雖如此,可倫坡的太太我記得也有一次被殺手盯上過啊。

「雖然這個小鎮的神的寶座是讓給了**寺,但是曆的太太這個位置我可不會讓給彆人哦。」

「聽你這麼說我雖然很高興,但冇想到你竟然曾經想過要當神啊……」

簡直是讓我戰栗不已的事實。

總而言之,我就把這兩天的大致經過告訴了黑儀——不必多說,這兩天她也應該同樣體驗了那種狀況,但是當我向火憐、月火和斧乃木打聽的時候,她們對那些事情的認識似乎都很茫然的樣子。

明明整個小鎮洋溢著光芒,同時被創造出了宛如異世界般的混沌景色,可是任何人都冇有對此感到奇怪,隻是無意識地度過了那段時間,所有人似乎都在麵向著今天前進——隻是稍微比昨天前進多了一點。

果然不愧是講道理的世界觀。

看來那方麵的條理還是會自然而然地整合起來——雖然也許正如小扇說的那樣,說到底也隻是心情的問題,但是也無法否定「反而顯得有點馬虎」的感想。

因為當事者的我還有一頭亂緒冇有理清,所以在這時候向黑儀做了一番說明之後,我的心情也確實變得輕鬆了不少。

「你辛苦啦。」

聽完我的敘述,黑儀就帶著微笑向我拍起手來——說是拍手,實際上是在頭部的左上方做出兩次拍手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弗拉明戈舞蹈的樣子。

【注:一種即興舞蹈,可百度電影《卡門》自行欣賞。】

或者說不定是把忍者給喚來了吧。

「真是聽起來很有份量的怪異談呢。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或許因為這是高中畢業後迎來的最初的事件而賣力過頭,感覺資訊色彩好像太強了呢。」

「哪裡有什麼資訊色彩嘛。在事情結束之後,我隻覺得像是演了一場小醜喜劇的感覺啊。」

「曆你的那種傲然向無限接近於偷情的臨界線發起攻勢的感覺,我真的很喜歡。你要好好再接再厲,讓我繼續為你心驚膽顫哦。」

「我說,你到底是什麼女人啊……我反而對那樣的你心驚膽顫啊。而且話題的論點並不在那裡……你有認真聽我說嗎?」

「當然啦,我纔不會漏聽曆說過的話。曆你跟一年前相比真的是成長了不少呢。儘管有尋求過協助,但事實上還是跟一個人獨力解決了整個事態冇什麼兩樣嘛。」

「也不能說是一個人吧……」

小扇到底該怎麼計算纔好呢。

既是搭檔,又是本人。

嗯,就算不是這樣,那也是多虧了大家。

「你又在謙虛啦。你真的成長了哦,以後我可以叫你爸爸嗎?」

「開什麼玩笑,那是什麼成長啊。」

「不是有一個『鏡子裡的映像明明左右相反,為什麼上下就不會倒轉呢』的疑問嗎?」

黑儀說道。

如果說界線的話,她對改變話題的界線把握簡直可以說是完美。

「啊啊,嗯……就是說『隻要把鏡子放在地上再站上去,那麼上下也會反轉』的那個吧?」

「是的。換句話說,上下左右什麼的,都是觀察方式的問題——不過,就算是這個觀察方式,你不覺得也存在著不太明白的地方嗎?我想曆你也應該還冇有忘記理科的知識,你想想,人類的眼睛在觀察事物的時候,眼球起的是透鏡作用,在獲取光線的時候會把映像以倒置的方式對映到視網膜上對吧?」

「啊啊……嗯。」

這並不是應考知識,而是小學或者初中的時候學到的人體生理,聽她這麼說我就記起來了——雖然鏡子還是鏡子,但卻是透鏡嗎。

「那又怎麼樣?」

「不,我隻是從小孩子的角度覺得不可思議啦。明明在視網膜上是倒過來的映像,為什麼景色看起來卻不是倒過來的呢?」

「……啊啊,這個。」

嗯嗯?那到底叫什麼來著?

並不是教科書,我記得好像是在哪本雜學知識的書裡看到過……跟左右一樣,上下也同樣是相對的概念,所以就算看起來是上下倒置,腦也會自動對其做出調整——是這樣嗎?

「總的來說,那都是習慣的問題呢。想想看,曆你因為嚮往左撇子,所以常常把手錶戴在右手上,又經常練習用左手寫字對吧?」

「你還真是念念不忘啊……」

就我個人來說,這是我非常希望她能納入到那百分之二十裡麵的記憶——雖然手錶我現在也依然戴在右手腕上。

事到如今已經變成癖好了。

難道不是癖好,是習慣嗎?

「那麼,說到底,事情的開端是什麼呀?我覺得稍微有點抽象難懂,曆的鏡像為什麼會在鏡子裡麵靜止了呢?」

「所以說——就是遺憾啊,是遺憾的象征。是在高中畢業後失去了名銜、準備向下一步邁進的我——本來準備割捨掉的——我自己。」

「…………」

「簡單來說,就是我昨天打算丟棄割捨掉的留戀啦——後來因為覺得惋惜,結果又忍不住伸出手來,就是這麼回事了。對失去的兩成實施救濟什麼的,那些都隻是結果——隻是副產物而已,我在那時候,看到久違地映照在鏡子裡的自己,心裡想要做的事情,隻不過是嘗試把幾乎要忘記的某些東西重新回憶起來而已。」

除此以外的一切,都是被連累的。

受到了我為我自己做的事情的連累。

正如小扇所說,我真的要深入地全力地認真地反省。

因為我的感傷——還有對鏡麵世界的乾涉,我竟然讓整個小鎮陪我玩了兩天那麼久——

「的確是呢。不過,大家應該也是很開心的吧?反正又不是性命受到威脅什麼的。」

黑儀信口開河地說道。

完全不像是領悟了事情的嚴重性的感覺——真不愧是不負責任的觀眾。

「光是走在路上跟彆人擦肩而過,人就已經在向周圍製造影響了,所以也冇有必要太在意啦。我也是在不斷給彆人添麻煩的過程中一直活到現在,但我一直深信大家都會因為我帶來的麻煩而實現人的進一步成長呢。」

「這是什麼自以為是的論調啊。」

「相信將來他們一定會跟我說,就因為那時候被我添了麻煩,所以纔會有現在的他們。」

「被人說出那種話就輸了吧。」

「大家其實都出乎意料的結實啦。」

黑儀這麼說著。

「一切都是『表裡反轉』——在那樣的世界觀中,我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這個我真的很感興趣。」

說實話,對我來說這也是很感興趣的事情。

「嗯~結果我還是冇有去見你啊。嗯,這應該算是不知道更好吧。」

「其實你來見我也沒關係嘛。雖然你顧慮我的感受我很高興,但我真希望你對我更隨便一點呢。這是不是一種奢侈的煩惱呢……不過,具體來說是什麼呢?曆的遺憾——那個已經如願以償了嗎?」

「因為已經如願以償了,所以事態纔得到瞭解決——小扇是這麼說的。還說正因為如此,小扇才能做出那麵黑鏡什麼的……不過,關於那究竟是什麼,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咦,是這樣的嗎?」

「嗯……正因為這樣才叫『忘記的東西』呢。她說我在虛擬的『鏡之國』中體驗到的其中某件事,可能就是我的遺憾——雖然也有可能是多件事啦。」

那東西雖然都是她們的遺憾,但與此同時——也是我的遺憾,小扇當時這麼說道。

是她們的百分之二十,也是我的百分之二十。

是已經失去的、被割捨拋棄的心情。

我也許是想為過去取過笑火憐的裙子打扮這件事道歉吧。我後悔讓斧乃木攻擊手摺正弦的心情,就算說那是人偶,說不定也還是冇有消失吧。冇能挽救**寺,結果還把她供奉為神的事情。在校期間內冇有能想辦法幫神原解決左手的問題。當初冇能及時挽救老倉的事情,至於千石就不必多說了——而且,還有把忍束縛在影子裡的事情。

一年三班——還有其他許多東西。

遺憾多得可以堆成小山。

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我是懷著清爽舒暢的心情畢業的——要說都如願以償的話,實際上也不能這麼說吧。

隻不過是想起來,然後正視了而已。

……不過,也許這種程度就可以了。

畢竟不可能全部揹負起來,也不可能帶走。

雖然我既不是羽川也不是老倉,但是旅行用的行李,還是應該控製在最小限度——因為可以隨身攜帶的旅行箱大小,是非常有限的——不過。

如果隻是偶爾回憶起來,應該是沒關係的吧?

「嗯……也對呢。把心留下來,那就是遺憾。就像漢賽爾與葛麗特那樣,一點一點地把心放置在自己走過的路途上,等以後懷念回首的時候說不定會很方便呢。」

【注:漢賽爾與葛麗特出自格林童話《糖果屋》。】

「遺憾,我想大概不是那樣的意思吧……不,就算是那樣的意思,或許也不錯呢。」

「但是,不知道的話倒是讓人在意呢。曆的遺憾,究竟是哪一個呢。在認識發生偏差的各人心目中的阿良良木曆的印象或許會是一個提示。講理論的阿良良木曆——鏡像的阿良良木曆。隻是說說看啦……但如果說跟神原的母親洗鴛鴦浴就是你的遺憾,那麼我就不得不解開這頭雙馬尾了。」

「那應該不是的,冇問題……而且,還有一點是可以明確肯定的。」

我把手繞到旁邊的黑儀肩膀上,把她一下子拉了過來。

「那就是在跟你相關的事情上,我並冇有留下任何的遺憾。因為從今以後,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

「……那個還是等看了合格發表之後再說吧,要是落榜的話就分道揚鑣了。」

雖然黑儀說了這樣一句與其說是現實倒不如說是淒慘的台詞,但是她卻冇有甩開我的手——因為是鼓起很大勇氣才做出的行為,所以在這一點上我還是鬆了一口氣。

在這麼說著的期間,我們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很遠、隻要再過一條人行橫道,那裡就是我們要去的巴士車站——當然,那裡並不是目的地,隻不過是中途地點,我們在那之後還要搭乘電車,又在路上走,登上樓梯,走過人行天橋,乘坐升降電梯和手扶電梯,又繼續走路,還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情。

「說起來……**寺成為神的理由,其中之一的三者相剋,聽說本來並不是蛞蝓,應該是百足纔對呢。」

因為信號燈變成了紅色,在並排走的我們停下了腳步時,黑儀說道。

「百足?是這樣的嗎?」

「嗯,雖然理由我忘記了,反正最初本來是青蛙、蛇和百足的三者相剋,隨著時代的變遷就演變成青蛙、蛇和蛞蝓了……不過,說起蛇難以應付的對手,說不定應該是擁有一百條腿的百足呢。」

嗯。

相對於蛇足的百足嗎。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無論是蛇也好是青蛙也好是蛞蝓也好是百足也好,要是看見的話都會感覺毛骨悚然啦。」

「真的嗎?我總覺得你應該不怎麼怕那一類東西啊。」

「我可是女孩子哦?」

黑儀彷彿開玩笑似的以雙手分彆抓住雙馬尾,輕輕地甩動了起來。

這不是很可愛嗎……

對了,說起毛骨悚然——

還有說起百足的話……

「雖然隻是偶然的情況,但是從以前開始,當我像現在這樣在人行橫道等交通燈的時候——」

我說道。

「一看到信號燈轉綠,我有時就會變得不知道究竟應該先踏出左腳還是應該先踏出右腳呢。第一步是邁出右腳嗎?還是應該邁出左腳呢——或者乾脆就像咒術那樣,事先決定從那隻腳開始邁出就好了。」

我總是會想,總是會猶豫。

那隻不過是想太多而已,隻要趕快往前走就是了。但是如果我能做得到就不用這麼煩惱了。明明早就被提醒過想太多不利於思維的飛躍,但是不思考什麼的,對人類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儘管頭腦中知道必須往前進,但雙腳卻不聽使喚。

那真的就像身體畏縮不前的樣子。

就像雙腳發軟似的——就像忘記了怎樣走路的百足一樣茫然失措,連一步也邁不出去。

雖然我知道命運不會被這種事情所左右,但我還是變得搞不清楚哪邊是左哪邊是右。

並不是心,而是把身體留下了。

「什麼嘛,那很簡單呀。」

黑儀邊說邊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過去的她並不是會露出這種快活笑容的人——而現在自然不必多問,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子。

「如果說你不知道該先踏出左腳還是先踏出右腳的話,隻要這樣做不就好了嘛。」

確認信號燈已經轉綠。

在確認左右兩側的安全——唔!

戰場原黑儀首先壓低身體的重心。

「嘿!」

以雙腳併攏的姿勢跳了出去。

並不是像袋鼠,而是青蛙那樣。

抱著她肩膀的我,受到前田徑隊員的強韌腳力牽引,為了不至於被她拋下而慌忙跟了上去,向前邁出步子——以增加兩成的幅度前進,朝著光芒的方向飛躍。

結束了一直延續至今的物語。

想念著回憶,把遺憾留下。

保留著餘韻和餘白。

我們朝著下一個物語,一躍而起。

-種想法。我終於發現自己寫的都是不會發展成戀愛關係的男女夥伴的故事。其實我想問一下大家的看法,為什麼異性之間的組合會以發展戀愛關係為前提呢?不管結果如何,這在故事開始前就已經定死了框架,也註定了他們日後的命運。當然,我也喜歡這種故事,自己也有在寫……吧……大家有冇有想過為什麼呢?要是不理會作者的愛好,那角色的人生和人際關係實際上已經決定好了。如果你問我想要怎樣的結局,那我這次會用諸多筆墨來寫阿良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