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尾維新 作品

後記

    

‘在教室之中,一年三班的成員都座無虛席地集中在那裡’。冇錯,你用的是‘成員’這個說法,而並不是‘一年三班的全體學生’。原來如此,隻要是班主任,那也可以說是一年三班的成員之一,所以就算班主任參加學級會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啦。”“…………”“現在回想起來,阿良良木學長在介紹三十八名登場人物的過程中,都幾乎用‘學生’、‘男生’、‘女生’、‘校服’、‘同班同學’、‘一年級生’、‘高中生’、‘社員’等詞語來定...-

第三卷

後記話說,有一個說法是「無法挽回的失敗」,不過仔細一想,「可以挽回的失敗」這種東西,我總是搞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既然已經失去、已經落敗的話,就算後來做了什麼成功的事情,之前的事情也不會變成冇有發生過吧——不過,無論是後悔還是反省,就算失敗也不會變成冇有發生過,但是人還是可以選擇忘記的。這個意見聽起來倒是有值得深思的價值。也就是說,所謂「可以挽回的失敗」,就是取得足以忘記過去失敗的大成功,是這個意思吧?以不幸的過去為動力的成長故事,也許並不是意味著把不幸當成幸福的基礎,而是積累了足以讓自己忘記過去的未來吧——反過來說,人也有可能會積累起足以將現在的幸福徹底摧毀的不幸,所以我認為實際上在幸福和不幸之間是不存在那樣的因果關係的。即不是反義詞的感覺。

好像說得有點亂了,現在來整理一下——或者說我隻不過是在把成功和失敗、幸福和不幸的定義隨便捏來捏去而已——幸福與不幸並不是心情上的問題,而隻是純粹的記憶上的問題,我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也就是說,人類的最強能力實際上可能就是「忘記」。不過並不是說隻要隨便使用這種能力就行了。這一點,我想已經由阿良良木曆君、戰場原黑儀和羽川翼在作品中曆時一年、在現實中曆時十年來為我們作出證明瞭。

那麼,這次為大家送上的是物語係列最終季事實上的最終卷『終物語』的下卷。回想起來,當年在小說現代增刊Mephisto上刊載『黑儀螃蟹』,已經是2005年9月號的事情了——那本來是單獨一作就完結的短篇小說,但冇想到竟然會一直寫到2014年的現在,與其說是難以置信,倒不如說是大吃一驚呢。我想這裡既有十年來一直閱讀至今的讀者朋友,同時也有昨天纔剛通讀了全卷的朋友,在各位讀者的支援下,我終於寫完了『化物語(上)(下)』、『傷物語』、『偽物語(上)(下)』、『貓物語(黑)(白)』、『傾物語』、『花物語』、『囮物語』、『鬼物語』、『戀物語』、『憑物語』、『曆物語』、『終物語(上)(中)(下)』等十七冊的係列小說。在此之後,還有最終季的再終卷『續·終物語』的可愛出版,由此來達成物語係列的真正完結。是很可愛的哦。那麼,本卷『終物語(下)』,包括第五話「真宵地獄」、第六話「黑儀約會」、第七話「扇黑暗」。

封麵是在天文館裡的三股辮髮型的戰場原小姐。實在太棒了,非常感謝VOFAN老師。不管忘記什麼都絕對不會忘記感恩的心,我今後也會繼續努力奮鬥的。

非常感謝大家的閱讀。

西尾維新

-表麵看來懵懂,但自我主張意識非常強。「算了,不現在給也行。你下次再給我吧,我們約好了。那我就給你指示移動的最佳位置吧。」「居然還說最佳位置……」「就是佈滿沙塵的坐墊。」「佈滿沙塵的坐墊不是很容易被髮現嗎?」在我們還糾結移動位置時,已經看到忍和神原停止爭吵了。「我知道了,跟你約好了。下次一定給你做超級好玩的事。」我被她玩到筋疲力儘了……聽到我的話,斧乃木醬馬上說:「真讓人期待,鬼哥哥有多好玩呢,脫了...